星球日报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当当和比特大陆管理权之争有何相同又有何不同?

2020-05-08 08:00:00

没想到,2020 开年,两家科技公司的高层都陷入了所有权争夺的漩涡。

编者按:本文来自 区块律动BlockBeats(ID:BlockBeats),作者:0x29,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没想到,2020 开年,两家科技公司的高层都陷入了所有权争夺的漩涡。

先是闹得沸沸扬扬,引得一大波吃瓜群众围观的李国庆「抢公章」夺权事件,然后是上周,吴忌寒和詹克团的比特大陆夺权大战再起波澜、陡生变故。

这两家公司的相同点都是,夺权双方曾共同创立公司,打下江山,因为各种原因,两人分道扬镳,先是其中一人隐退,后面都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夺权之战,事件直到现在还在胶着。

在这两场争斗中,夹杂着夫妻、兄弟间的恩怨情仇。表面看,俞渝和吴忌寒暂时遇挫了,李国庆控制了公章,詹克团近两次的申诉也获得了法院和司法局的准予。

当当和比特大陆管理权之争有何相同又有何不同?

但这两场现代版的「宫廷巨变,夺玺登基」,到底正不正当?当当和比特大陆的控制权会不会因此生变?吴忌寒和詹克团,俞渝和李国庆,最终谁能赢?我们从公司历史、员工口碑和法律层面,分析了其中的可能性。

公司历史层面

1992 年,俞渝从纽约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MBA 毕业,开始自己的投行金融生涯。与此同时,李国庆则是国内众多想下海的公务员的其中一员,在一次出国考察的途中,两人相识了,随后恋爱三个月就迅速结婚了。

恋爱时,两人就经常讨论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以及当时全球范围内崛起的商业新物种「亚马逊」,想做 B2C 电商,一定要有一个切入的领域,有着多年图书出版运营经验的李国庆当然希望能够通过图书切入,于是便有了做「中国亚马逊」的想法。

当时,俞渝已经自己成立了一家 FA(财务顾问)公司,而且有很多笔成功融资的交易,可以说对一级市场投融资非常熟悉,于是,当当很快就去找风险投资,说服 IDG、LCHG(卢森堡桥集团,该公司拥有欧洲最大的出版集团)等投资人共同投资了 800 万美金,俞渝也关了自己成立多年十分赚钱的 FA 公司,和李国庆回到中国,俞渝的家人一度认为她疯了。

从这个角度看,说当当是李国庆创立的不公平,尤其在 2000 年前后,第一次互联网泡沫的烧钱大战,要是没有俞渝拉来的 800 万投资,当当怕是连网站都很难搭起来。俞渝是当之无愧的 Cofounder(联合创始人),之后当当的数次融资包括在美的 IPO 上市,也都是俞渝主导。在股权层面,俞渝也没处在绝对少数过。

当当和比特大陆管理权之争有何相同又有何不同?

然而在业务层面,虽然早就说要进军全品类电商的当当却始终没有走出图书这个领域,直到 2010 年上市,图书销售仍然是当当的主要利润来源,但由于在各个品类的探索,加之上市后的不错表现,让其他电商平台感受到了威胁。

同年,京东宣布全面进军图书领域,开始疯狂的补贴,最高时候全场满 500 减 250,京东并不是为了赚取图书行业这点微薄的利润,而只是接着自己非公开公司不惧亏损的优势,打击当当进军全品类的野心,随着京东的补贴大战愈演愈烈,当当的利润和用户直线下滑,财报公布后,股价更是一泻千里,直到退市,也没能在恢复当年的荣光。

后续移动互联网浪潮掀起后,当当在社交电商时代,更是毫无作为,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反倒是退市后,停止了大量无谓的推广预算与各种不必要成本的降低,让当当开始盈利,专注在图书销售也让当当与淘宝天猫,京东,甚至拼多多等财力雄厚的电商平台不再是竞争关系,所以图书领域也再也没爆发过价格战,而这也是俞渝主导当当期间的「功劳」,直到 2018 年,当当居然还有每年 4 个亿的净利润。

再看比特大陆。

吴忌寒从北京大学毕业,拥有经济学和心理学双学位,他视巴菲特为人生偶像,毕业后吴忌寒成了一家风投公司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2011 年一次偶然机会,他接触了比特币,然后花了三天时间研究了技术要点,随后决定投资比特币。

在 2011 年,吴忌寒和好友科幻作家长铗等一起创办了比特币资讯网站巴比特,一起翻译比特币文章。年底,吴忌寒第一次把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翻译成中文。直至今天,中文互联网上传播量最大的还是吴忌寒翻译的版本。

2012 年 8 月,被币圈称为「烤猫」的蒋信予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制造 ASIC 矿机,并通过众筹计划为矿机的研发生产进行融资。吴忌寒倾其所有,购买了虚拟股票 15000 股。后期他回忆说,「投芯片成功的概率只有 3 成,钱只能投一次,不成功就倾家荡产了」。

烤猫公司创造了历史,他们开发了世界上第一个比特币挖矿芯片,从此,比特币世界的挖矿历史,从 PC 端挖矿走进了大矿主挖矿的时代。而烤猫公司的矿场每个月能挖出近 4 万个比特币,吴忌寒和烤猫因此身价大涨,拥有了千万身家。

2013 年初,吴忌寒决定创办比特大陆,他找到了技术合伙人詹克团共同研发蚂蚁矿机,并在 2015 年年初,推出了第五代蚂蚁矿机,奠定了比特大陆在挖矿市场上的霸主地位。

比特大陆在 2016 年底拿了一轮非常关键的融资,这轮融资在 2017 年中正式公开,由国泰创投,红杉资本,新天域资本,创新工场,IDG 资本,北京市集成电路产业国际基金共同投资 5000 万美金。正是这轮融资,给了比特大陆成为比特币霸主的资本,而这轮融资,也是吴忌寒主导的,用当时一些一级市场的投资人的话来说,一级市场投资圈只认吴忌寒。

当当和比特大陆管理权之争有何相同又有何不同?

从两家公司的发展历程看,无论是俞渝,还是吴忌寒,都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主导的位置。

员工口碑层面

无论是哪家公司,相较于高层的争权夺利,对员工来说,更可能是希望公司能少点撕逼和争权夺利,多点实干。

虽然李国庆指控俞渝不成立董事会、不分红,且在新冠疫情期间裁员,但随后当当网已经对此作出回应,而现员工的态度,更多是支持俞渝一方。

比如李国庆「抢公章」事件发生后,当当网当即称公章已挂失,李国庆是在使用挂失的公章演闹剧。当天,公司副总裁阚敏还在媒体电话会议上,直言想对李国庆说:「离当当越远越好。」根据他的表述,公司掌握在俞渝手中,管理层都站在俞渝一边。

当当风波中,由于俞渝多年来一直负责实际管理,获得员工的支持可以理解,但反观比特大陆,即便吴忌寒隐退了一段时间,但和詹克团发生夺权后,没想到这家公司的员工竟多数站队吴忌寒。

吴、詹两人都是比特大陆缔造者的身份,但 2019 年底吴忌寒回归时,就被认为是「回来拯救这家公司」,有人直言「吴更像是比特大陆的精神领袖,逻辑性很好。」

詹克团当权时,疯狂砸钱搞 AI,最终成绩平平,按照吴的说法,「詹克团在 2018 年作出的芯片投片决定让公司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造成直接损失 15 亿美元。」虽有加密熊市的原因,但比特大陆 2019 年交出的成绩并不好看。

很多人将原因归咎于詹克团,认为是他让比特大陆「走偏了」。

也因此,比特大陆的很多人在吴忌寒隐退时就希望他回归,在去年 10 月他重掌比特大陆大权后,有人专门印了「I LOVE JIHAN」的衣服以表达对他的支持,甚至在吴重掌比特大陆的消息发出后,BCH 的市场价格快速拉升了 7%。

毕竟曾是比特大陆的掌舵者之一,在丧失对比特大陆的控制权后,詹克团没停下夺回公司的步伐,他表示将拿起法律武器,重回比特大陆。

根据吴说区块链的制图,比特大陆股东中,除了中间投资人,吴忌寒阵营占到了 54.06%,而詹克团阵营只占 36%。目前来看,詹克团要想重回比特大陆掌权,只能通过诉诸法律的方式,寻求破局。

法律层面

如今,关于当当网和比特大陆两家公司的大权拉锯战还在进行。

从法律角度看,公章是公司的财产,不属于任何个人,具体公章由谁保管应该是公司内部自行决定的事项。李国庆抢公章的行为出乎所有人意料,但整个过程没有暴力冲突,他以股东名义控制公章,后续当当网报警,也没有传出李国庆违规的消息,足以说明他带走公章,这个程序本身并不违法。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去年 10 月,吴忌寒根据香港公司股东决定,将北京比特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自己,随即宣布解除詹克团一切职务,正式回归,重新执掌比特大陆。公章是一家公司的重要物件,但公司的控制权问题,仍然主要围绕在股权主导方面。

当当的这场风波之所以没有很快落下帷幕,问题就出在俞渝和李国庆在股权数量上各执一词,在认定当当网的运营主体上有分歧:是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还是北京当当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据京都律师分析,北京当当网是当当科文的全资子公司,而后者股权结构中,俞渝占股 64.2%,李国庆只占 27.51%,没有董事会,只有一名执行董事,就是俞渝本身,而且还担任法定代表人。

再说到比特大陆,这家公司没有 VIE 架构,开曼公司 100% 持股香港公司,而后者 100% 持股北京公司,而北京公司又是比特大陆的主要经营实体,其唯一的股东是香港公司。现在,作为香港公司的执行董事的吴忌寒,通过香港公司一路更改了北京公司的法人,在法律上,吴忌寒合法合规,执掌比特大陆「名正言顺」。

不过,詹克团还在试图「突围」。在被「收走」控制权和投票权后,他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去年 12 月,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冻结福建湛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36% 的股权份额;二是申请撤销北京比特 1 月份法定代表人变更,暂时得到海淀区司法局的支持,但司法局的复议决定尚未经过法院最终判决,最终能否得到法院支持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但比特大陆显然对此并不认可,官方发布的声明中多次强调「北京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由其唯一股东香港公司及其唯一董事吴忌寒决定」,并将詹克团可能采取的行为定义为「破坏行动」、「严阵以待」。

从目前的牌面看,俞渝似乎不会输掉这场争夺战,而作为香港公司执行董事的吴忌寒,也不太可能败退,毕竟无论是从股东,还是员工的角度,两人已经在业绩上证明,自己确实比对方强,能带领公司更好地走下去。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区块律动BlockBeats

特邀作者

区块律动BlockBeats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131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