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SERO基金会全球首席战略官: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了一个技术上非常领先的公链项目

2020-03-18 17:49:00

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了这样一个技术上非常领先,且有技术特色的公链网络的项目,而不是只技术角度出发而设的一个实验性的项目。

TONY TANG(唐双庆)系华尔街衍生品专家、全球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资深人士。

自1992年起先后任职于所罗门兄弟、贝尔斯登、法国兴业、花旗集团、德意志银行等国际顶级金融机构,并均任董事总经理;

现为道为资本联合创始人及执行合伙人,SuperPay首席战略官CSO;

SERO基金会并出任SERO全球首席战略官。

SERO基金会全球首席战略官:为什么我们会变成了一个技术上非常领先的公链项目

刚才主持人介绍了一下我的职业背景,其实我跟SERO团队另外的三位创始人的教育背景一样,我只是被金融业耽误了的一个理工男,我是同济大学电子工程系的本科,是美国的伦斯勒理工计算机工程的硕士,但是我在硕士学位拿到了以后,在环球的大型金融机构里做衍生品和量化交易,当时这个工作基本上都是理工科出身的人,所以我是通过这样一个职业的切入点入行金融这个行业。

 在我随后的20多年的比较漫长的金融生涯里边,我在投资银行和商业银行一共跨了三个非常主要的机构金融的领域。

1、环球的宏观衍生品的交易。

2、环球的资产证券化交易。

3、环球的资产和财富管理。

 在这样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当中,我一直是带着理工男这样的教育背景来看待金融活动,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发觉一直有这么一个痛点,就是我们所处的那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金融,它事实上能够为实体、现实生活解决的那些痛点的手段,从很光鲜很高大上的角度来看,它能够解决的东西却非常有限。

 而这里面的原因,透析到最终,可以总结为这么一句话,就是从我们所理解的信息科技开始走到今天,它一直是一个中心化处理信息的系统,它的中心化的所有的需求来自于一个无法把信任分散开来,必须通过多级传递的中心化的过程,让公众把信任委托给层层分级的这些中介机构。

 所以说实现今天我们金融世界功能的工具,实现现实世界当中金融功能的信息工具,它就是一个多层传递的中心化的信息处理系统。而中心化系统的建立,它必然表明了入场的监管成本和其它的基础建设的成本,和隐性的隐含的生育成本,都是高到了普罗大众非常难以进入的这样一个层面。

我这里说的普罗大众既有纯粹TO C的、个人的基础的金融行为,也有中小微企业性的经营行为。这些行为要能够让它们自由的进入非常高障碍的基于信任的中心化系统,这个我们知道是非常难的。

那么我心中的疑惑一直是持续到了看到了中本聪的第一个去中心化信息处理系统,分布式记账的系统,也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比特币公共治理的区块链诞生的那天起,我看到了我心中认为的去中心化系统的这么一个梦想世界的开始。

从那一天起到今天,已经是10年过去了,这个当中整个区块链的技术和它的理念和各种变形和各种的衍生形态发生了突飞猛进的变化,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至少个人越来越看到能够走向把这样一个原来初始推出来作为一个实验这样一个标杆,这样一个demo的系统,越来越走向了能够被用到真实世界的这样一个前台的这样一个位置,在此我想和各位分享一个非常重要的理念上的区别。

就是区块链的这些项目在外面,我们到底如何从大板块来对它进行一些区分,这一点我发觉可能很多炒币的也好,你要说它是币投资人也好,都不是非常清晰的这么一个概念。就是说几乎所有的公链的区块链项目,它是可以去被切割为两个很大的板块的。

第一个板块就是以标杆式的比特币系统为代表的,我们把它称之为叫资产类的。它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上面的币它的代币本身不需要有它明确的使用价值,它本身就是可以被投资人认定为它本身就是价值,它本身可以无理由的具有价格,我想把它比拟为金属里边的黄金。

各位非常熟悉的股神巴菲特先生对黄金有过这么一个描述,他说黄金是什么?黄金就是你花900块美元从地里把它挖出来,把它练成一坨坨的块,然后通过一堆的市场流转,变成1500块美金,再由一群投资人把它买回去,买回去了以后把它锁在一个柜子里,重新埋回地下。从非常生动的描述当中我不需要说各位就可以直觉的理解,是不是每一个区块链的挖矿这个动作,POW挖矿这个动作是不是都可以被非常1对1的代入到巴菲特先生描述的这样一个行为中去,那么问题就来了,在真实的物理世界当中,各位有没有想过,除了黄金以外,还有没有人说对任何一个其它的金属,它做的动作也是这样做的。

比如说铜、铝、镍、锌、铅,大家可以想象任何一种金属有没有任何一个人把金属的操作和对黄金的操作是一模一样的,花很多钱把它买,我从地里挖出来,练出来,弄成一坨坨的块压成一块块的条,然后就把它锁在一个箱子里,又埋回到地下去。大家想停下来想一想,天下所有的金属里面除了黄金,还有哪个金属是被人们来这样对待的?我们可以很确认的,要知道除了黄金以外,没有任何一个金属值得人们这样去对待它。事实上除了黄金以外,任何一个其它的金属,你的开采、挖掘投入的钱,到最后必须是把它变成了一种能够被使用的商品。

它的商品的价值必须要能够覆盖你去挖矿,把它练出来这样一种生产的成本,才会有人去干这件事。也就是说在物理世界里边,不是所有的金属都可以毫无理由的凭借着它自己是个金属就可以承载价值。也就是说不是每一种金属,甚至于说99.999%的金属,它根本不具有天然的资产属性,每一个金属它之所以能够值得被人家去挖,值得被买卖,它必须展现它的工业和使用属性。如果各位能够把这个概念牢牢的记在脑海里,你回过头来再看币圈,各位能不能给自己打一个问号?你放眼望去,看到所有有价格的,所有的在被炒的、所有的在流通的,所有的在交易的币种里面,你能够告诉你自己哪几个它事实上是在行使着黄金的价值,它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使用属性,而只是被挖出来,这样无理由的在被交易。

请各位带着刚才我说的金属的概念,来认真的考问你自己一下,外面这么多林林总总的币当中,你能识别几个是具有自身价值的币,在区块链的发展过程当中,你可以去看看排名市值排名前百的,应该有三四十种。它们事实上就是在模拟比特币,它事实上是比特币的儿子、孙子、重孙、它事实上是不能展现它们的使用价值的。如果对这样的低的投资,我就等于说告诉你,在物理世界里面,你对某一种金属的投资,你是在期盼着它某一天也获得黄金一样的地位,这个是我们当时在设计超零的时候非常认真考虑的,说我们会不会也要打造一个供电项目,它到最后就是一个本身承载价值的一种资产。我们的团队开始研发超零项目之前,给出的回答是非常坚决的否定,这是不可能在长期的情况下面能够得到社会认同,能够得到投资人认同的。

因为就像金属一样,除了黄金以外,你每一个金属必须具有实用性。所以超零在它诞生的第一天起,带着这样的使命被设计出来的,简单说就是得好用。那么在区块链的发展历史上,第二个非常重大的标杆式的突破,一个具有使用价值,另一个著名的公链网络,也是各位耳熟能详的以太坊,大家也是肯定非常清楚的知道,以太坊除了说把资产和资产的流动行为用分布式的记账系统记下来了,它并且把处理资产和处理交易的这个代码流程也作为一个分布式记账的对象,这个是以太在数据结构上的一个重大突破,以太另一个商务模式的突破,第一次在区块链里面引入了使用价值这个概念,以太是以gas流动费用作为计价,是来对它的以太币进行一种叫价值赋予的这么一个定义的。

如果各位带着这个思路去看一看,你马上就会发觉这么一个问题,如果它的定位是以交易gas费,你对网络的使用费用来定义它的币的话,我可以轻松的告诉各位,它今天的币价是不可能支持一个现实生活当中有意义的这么一种支付系统的支付费用的,你是根本任何一个有商业意义的应用,是根本无法可能支持这样昂贵的gas成本的。

这个是我们在设计超零的时候,立即想到的另一个必须要在现实世界当中解决掉的问题。我们不仅是要设计一个被使用的这么一种工具,它的价值最后必须不能是以昂贵的一种支付成本来体现它的价值的。在做生意的人当中,第一个直觉就会知道,它一定是做不成这个生意。如果我们创设超零不是来闹着玩的话,我必须要规避这个特点,于是我们的设计理念里面已经看到了,超零的价值不能是作为一种交易成本来作为提前方式。

最后我们要讲到超零的一个大家都非常熟悉的概念,就是它的隐私保护和匿名交易的特点。这个也是我们综合了的,在超零诞生之前,我们通过了非常严密的论证,非常彻底的研究,发觉这也是公链世界当中要做到一个真正有商务意义,一个具有分布式金融应用的核心功能,要达到核心功能所必须具有的一个特点。用相对快的这样一种速度来做到绝对的隐私保护。带着这样的一些核心的考量,带着真实的去解决商务世界当中的问题,带着这些非常具体的一些考量,我们是倒过来来设计出超零现在各位所能看到的技术特点。

也就是说超零并不是一个从技术出发到技术落地设计好的技术币,它是一个由商务诉求由真实世界的应用,倒推到它所必须具有的技术特点的一个项目。那么超零公共维护的网络,到底能够解决一些什么样的现实问题,我也在很多次分享当中讲到了,我们超零的网络,如果你把它想象成是一个分布式的操作系统的话,它主要是承载三种在商务应用当中的生态的集群。

它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实际上是跟我们国家现在大力推广,包括我们习主席大力主持主推的,在后面的作为国家的核心基础建设当中要进行的,它实际上支持的是一个联盟链的概念,我们超零是可以用公链的技术来实现联盟链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技术突破。那么我们第1个生态集群就是供应链管理和供应链经营。 

第二个问题是生态集群,是隐私数据的存储和管理,以及匿名支付。这是第二个生态群,这充分利用了超零的目前世界上现在目前最快的零知识证明的技术,所以我们第二个生态集群叫隐私数据管理,隐私数据存储和运营支付,它们是一个归属于一个生态集群里的。

它要解决的第三个问题是如何在链上进行数字化的智能资产管理,这里也包括了数字证券化这样一种金融技术。以上三个总合起来是我们当初设立或者说设计超零公共网络它的底层功能的时候,带有的要解决的现实世界当中的问题,所必须具有的技术是倒过来来设计了它的核心的技术构架,带着这些商务的使命和现实世界当中痛点解决方案的使命。那么可以倒过来看为什么我们具有这些技术特点。总结是:

第一我们有着最快的零知识证明的加密技术。

第二,我们具有非同质化的数据表达结构,也就是说我们在底层是彻底重新构架了以太链的数据表达方式。

第三,我们用了最快的最高效的虚拟机来执行智能合约。

那么现在给大家一个比较具象化的这样一个应用,它是归落在我们第二个生态集群里面的,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应用。举个例子,就是说比方说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个项目,它 是一个真实世界当中的商务项目。

比如说你是欧洲的一个传统家族,你是经营的行业是为奢侈品,大牌奢侈品供货的,做精加工的。这面临一个什么问题?面临你去采购来的这些高等的原材料、高质量的钻石,非常高质量的皮革,非常高质量的羊绒,你这些采购的这些最初始的原材料,因为你是对奢侈品供货的这些原料的供应的这些国家,往往是处在世界上最不靠谱的,这些国家我也不说了是吧?什么反正都是天天可以闹军事政变,绝对不靠谱的政府手里。如果说你是这样一个处在当中的这样一个贸易商, 你现在面临一个挺大的问题,你是好好做生意的人,你像这些人采购了50万,比方说欧元,你是没有任何要逃税、避税或者是猫腻的事,你是想向它支付50万欧元现金这样一个硬通货去采购。

但是作为原始材料的生产者,它非常怕自己的国家就收到了硬通货,50万欧元,它国家就拿去了,然后给了它一堆它自己国家的纸币,硬通货,如果生产者它拿在自己的手里,等到来一个什么军事政变,就直接收归国有了,由这些不靠谱的国家,它根本是缺这样的硬通货的。但如果它拿了纸币毛病一样大,回过头来睡一晚上就贬值了30%。这个钱在他心中是完全不牢靠的。所以这些人会要求你是贸易商对吧?你对下游像这些奢侈品品牌供货,你对上游是向它们采购,它们会要求你给它比特币,它会要求你给它某一种数字资产,能够让他睡得着觉。

从你的角度来说,你可以非常合法,因为在境外你买比特币买数字资产是合法的。如果你通过了自己很正规的KYC通过了身份验证,你是可以买100万欧元价值的比特币的,这个对你来说没问题。你的问题出在哪?你的问题是出在你合法买完了以后,你比特币就要拿来做连续不断的支付。而这个时候为你造成的麻烦就大了。因为你本身并没有想偷税漏税,你没有动机的。但是你的比特币的交易本身是对矿工而言,对第三方而言是完全开放完全可追踪的。你虽然没有任何动机要去干什么不合法的事,但是上面频繁出现的以法币购入的比特币,并从你的账户里在流通,并由于彻底的无隐私保护,这实际上对你造成了非常不利的一个商业影响,你收钱那个人他的问题解决了,而你的问题出来了,那么像超零这样的一个隐私保护体系就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实际上可以把比特链当成一个金库,我把贸易商合法获得的比特币当成金库里存着的黄金,我们用原子跨链技术把这一笔数字黄金质押到超零的网络上来,把它质押出来的资产刚性的数字资产,用加密技术打包变成了另一种完全具有隐私和匿名性的一个流通代币,这相当于回到了美国布莱布雷顿森林法案以前的时代。也就是说每一个流通的美元,它背后实际上是对应着美国的联邦储蓄银行,埋在纽约地库里的一单位的黄金。所以大家可以清晰的看到,埋在那地底下的黄金,相当于你这位贸易商在比特链上的比特币,它实际上从来不换手的,它从来没有换过手,但是由它做抵押产生的代币。也就是纸票子的美元可以进行无数次的匿名和隐私的换手。像这样一个商业应用,超零公链能够实现它,它像是一个铸币的机器,我们作为超零网络的投资人,作为超零网络的矿工,我没有任何理由要给你提供这样白白使用,我这个网络白白像你打造了这么一台铸币机器给你用,没有任何理由的。

那么任何一个想要实现它商务生态的,刚才我说的就这样一个贸易商,你必须要采购我超零币作为一种和你的质押出来的资产共同被押进智能合约的这样的一种使用费,请各位注意,我这个时候对超零币的这个的行为以及我后来作为支付的这样一个行为,不是把它当成gas费来使用的,而是根据你代币的流通的统计特性,你质押了以后,你必须要把币烧掉,重新回给合约的建设者,你必须用这样一个方式来购入。超零币并且用这样一个方式把购入的超零币入合约,然后随着你生态代币的流通的使用再把它支付出来。

所以这样一种方式更像是一个支付公司的方式。讲到这里,各位应该有这么一个概念,超零的价值不在于它是可以被挖出来可以被炒,而是在于我们真正要解决的这些商务生态里面对它的使用价值的一个刚需。如果说我刚才说的三个生态群里,每个生态群有3~4个典型的应用,每个应用都需要压入2000万到5000万个sero币,大家就可以非常简单的算一下,一共有多少个sero token是要被产业要被商业,要被真实场景拿去作为它合约下面的抵押物,并且反复的流转、买入、使用和买入使用,大家就要轻易地算一下,就可以知道,整个sero能够被挖出来的,以及能够在流通的它共的总供给量有多大,我为什么要非常认真的跟各位介绍这一点?

想让各位知道,由于sero在设计的第一天起,就没有想把自己冒充为假黄金,是从它设计的第一天起,就把它设计为一个有用的工具。我之所以这么认真的跟各位分享,这个是想让各位清晰的知道,超零币最后的价格必须是由它的价值来实现的。也就说不管各位用什么样的投资技巧去炒,最终我们sero的项目团队是希望每一个投资人都在心里有一杆秤称出来的是超零币的使用价值,从资产定价的理论上来说,价格它是可以上上下下偏离价值的,但价值永远是给价格的锚定,就像一艘船一样的,在大风大浪里它飘上抛下都可以,但是如果它有一个锚,把它挂在你船身,在多大的风浪当中,它都是会有自己一个终极的定位!

原创文章,作者:小屋住得下。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小屋住得下

特邀作者

小屋住得下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7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