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发币狂人祝雪娇

2020-03-18 11:43:00

看好通证经济,于是发了4个币。

编者按: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作者:凯尔,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消失在公众视野许久的Kcash钱包创始人祝雪娇,因为两个新币种,又被一些投资者提及。

今年2月,中文名为路网的项目在20天内连续发行LOON(Loon Network)和LCT(LoonChain)两个币种,并上线数字资产交易所HCoin。

上线40天来,LOON高开低走,急涨5倍后又迅速跌去80%,濒临破发;LCT则在开盘后高位震荡。两个币种共用一版白皮书,现阶段还无实际应用场景,成交量低迷。

虽然路网团队信息未公开,但在HCoin大户群中几乎人尽皆知,祝雪娇是路网背后的运作者。他曾多次以路网项目方的立场与投资者互动,还曾为LOON喊单。路网客服证实,该项目确由Kcash孵化。

蜂巢财经多次尝试联系祝雪娇,询问他在路网项目中担任的角色及Kcash的运营状况,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2017年以Kcash钱包项目闻名币圈的祝雪娇,曾多次表达对通证经济的看好。他甚至将他的能力“通证化”,发行以其姓氏命名的“祝币”,进行通证实验。

祝雪娇主打的KCASH币至今已较众筹价破发96%,曾险些因流动性不足遭大所下架。如今,KCASH在市场上关注度减弱,祝雪娇又将与他关联颇深的两个新币种推向了二级市场。

有投资者认为,无论是KCASH还是路网的双币,都没有实质性应用,存在归零风险。“或许接二连三发币是他的伟大实验,但失败的后果要由真金白银投资的用户承担。”

连发两币 客服证实系Kcash孵化

2月6日,HCoin上线了春节后的第一个币种LOON,同一时间,数字货币钱包Kcash的创始人祝雪娇在HCoin大户群中频繁露脸。

交易所的币种介绍显示,LOON币的英文全称为Loon Network,中文名是路网,于2020年1月9日发行,总量为21亿。路网定位为去中心化的跨链借贷网络,提供撮合借贷服务。

无论是路网的官网还是白皮书,都没有团队介绍,从公开信息看,这个项目由谁操持不得而知。

2月14日,LOON又上线了另一家名为雪碧的交易所。截至3月16日,LOON上线二级市场的40天后,该项目除了发布官网和白皮书外,根据规划,还将在今年4月上线Loonly Planet APP,这是一个移动端借贷平台,LOON币在其中可以用于还息、抵扣手续费等。目前,该App暂无动静。

尽管尚无应用,LOON在市场上已有了价格。40天来,LOON经历了高开低走,上线当天,从0.01USDT迅速拉升至最高0.05USDT,最终收于0.033USDT。次日,LOON调转车头,暴跌39.7%,收于0.013USDT。此后,LOON再未站上0.03USDT,持续震荡下行。3月16日,LOON报价0.0106USDT,濒临破发。

发币狂人祝雪娇

LOON高开低走濒临破发

急涨急跌的LOON,让投资者刘枫(化名)遭受损失。他在开盘当天以0.03USDT的价格买入LOON,但次日一大早LOON就开始暴跌,恐慌下,他在0.02USDT附近清了仓,一天时间亏损超过33%。让刘枫更加郁闷的是,项目方是谁都不知道,“想维权都没处去”。

相比于小散户刘枫的一头雾水,在HCoin的大户群中,几乎人人都知道,LOON与祝雪娇关联密切。2月10日前后,祝多次在HCoin交易所的“至尊大户群”中与投资者互动。其中,一名投资者艾特祝雪娇说“LOON搞起来啊”,祝雪娇随即回应称“放心,要下车的先下。”还有人让祝“拉一下”,得到的回复是“准备了半年,不会瞎搞的”。HCoin的投资人刘江也在群中督促祝雪娇维护好项目。

除了这些项目方姿态的回复外,祝雪娇还多次为LOON喊单。群聊记录显示,他曾表示“建议梭哈LOON”、“LOON今年必须飞,拭目以待”。

从币价表现来看,被祝雪娇充值信仰的LOON走势并不乐观。在HCoin上,LOON的成交量已连续多天低迷,3月16日,LOON 24小时交易量仅为24738枚,约合1830元。曾有投资者抱怨,“LOON 24小时成交量还没我的持仓量多”。

仅一个多月时间,新币种LOON的热度已经消耗殆尽。有人发现,2月26日,又一个以“路网”为名的币种LCT在HCoin上架。币种介绍中,LCT是路网主网LoonChain的公链币,发行总量同样为21亿,其白皮书与Loon Network 完全相同,其中并无LoonChain的相关信息。

路网的产品还未落地,主网上线遥遥无期,两个姊妹币相继在二级市场募起资来。LCT的走势较LOON好了不少,从0.01USDT最高涨至0.083USDT,现于0.06USDT上下震荡。但与LOON相似的是,LCT的成交量同样低迷。3月16日LCT的24小时成交量为25448枚,约合11451元。

一个月内,路网项目两币连续登陆二级市场的速度令人咋舌。团队信息不公开,大户群的聊天信息将“双币”发行方指向祝雪娇。对此,蜂巢财经多次尝试联系祝进行核实,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予回应。

蜂巢财经向LOON客服询问项目团队背景,对方表示,路网是Kcash孵化的项目。对于为何连发两币,对方没有正面回应,只甩下了官网链接和白皮书称“可以了解下”。

破发96% KCASH险遭大所下架

在币圈,祝雪娇最知名的头衔是数字货币钱包Kcash的创始人。作为钱包服务商,Kcash与同行imToken、比特派不同,是少有的发行了数字资产的钱包。

2017年12月,Kcash以约0.0726美元的众筹价发行了Token KCASH。时值牛市,KCASH在2018年先后上线了OKEx和火币两家头部交易所,上市之初价格迅速上涨,根据非小号数据,KCASH于2018年1月9日达到0.4197美元,相比众筹价翻了5.78倍。 

这个价格也成了KCASH的历史最高价。之后,KCASH开启了连续一周的暴跌,2018年1月17日,KCASH跌至0.1746美元,相比高点跌超58%。

KCASH急涨急跌的走势几乎与LOON如出一辙。此后,KCASH一直震荡下行,目前,KCASH报价0.0027美元,破发超过96%。

高开低走的KCASH让不少看好它的投资者损失惨重。巴比特论坛中,有用户痛斥其为空气币,缺乏应用场景和实质价值。

一名接近上线KCASH的某头部交易所人士透露,KCASH还曾因交易量和深度不足险遭下架。该人士称,2018年3月,该头部所工作人员曾提醒祝雪娇,KCASH的交易量和深度距离满足用户交易需求的标准仍有较大差距,希望在Token下线公告出台前尽快调整,Token一经下线将永不上线。随后,祝雪娇回复,“正在弄这个,我们抓紧。”

在火币上,KCASH的BTC和ETH交易对在4月出现了成交量激增;OKEx上有KCASH的USDT交易对,2018年3月,KCASH币价持续下行且成交量低迷,最低日成交量仅有82万枚。当年4月,KCASH成交量突然激增,最高单日成交量达到8.8亿枚,比一个月前翻了107倍。

发币狂人祝雪娇

2018年3月KCASH成交量低迷后激增

从结果上看,KCASH交易量突然增长避免了被头部所下架的命运。但它交易量增速之快,也被外界质疑存在刷量行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高度破发、险遭退市的KCASH在二级市场都难言成功。尽管如此,创始人祝雪娇仍在业内积攒了些许名声。资料显示,他毕业于清华大学,曾在2013年开发比特币钱包YardWallet,当时还是应用派。后来开发的Kcash钱包曾对外公布过用户数据——2018年用户量突破百万。

这一年也是祝雪娇频繁对外发声的一年。在众多公开场合中,他多次表达看好通证经济,但通证如何落地成为经济的动力?2年后,答案未现,倒是又多了两个上二级市场的币。

祝雪娇似乎很热衷将一些概念“币化”。2018年7月25日,他在个人公众号上表示,万物皆可通证,并宣布将他的能力通证化,发行“祝币”。祝雪娇称,他将建立一个一百万元的资金池,将这部分资产的收益通证化,所有持币用户都能分享到资金池的收益。他言明,这是一次实验,“目前只发布800枚祝币。”

“祝币”后来再无下文,这场实验的结果如何难以被外界悉知。2019年以后,祝雪娇逐渐消失在公众视野,KCASH也在破发的道路上一走到底。

三币齐跌 投资者斥为祝氏三刀

进入2020年,币圈的各行各业已经历了多轮洗牌。Kcash在钱包市场上的声音也如同它的币价一样高开低走。

Kcash官方微博最近一次发声停留在1月2日,已超过70天未更新,官网的iOS企业版钱包也无法下载。对于钱包用户来说,这一切影响并不大,毕竟可以迁徙到其他钱包产品。但对于持有KCASH的投资者而言,币价低迷导致的亏损是实打实的伤害。

尽管已经严重破发,KCASH在二级市场仍有大幅波动。LOON币上线交易所的3天后,KCASH币价涨到年内高点0.00839美元,但随后又一路下行,最低在3月13日跌至0.00207美元,跌幅达到75%,超过同期比特币的跌幅。

同一时间段,与祝雪娇关联紧密的LOON也从0.02美元跌至0.014美元,跌幅达30%。

受近期大市场影响,LCT无法企及其上线当天的0.083美元高点,10天内都徘徊在0.06美元,且单日交易量持续保持在1万LCT左右,仅是上线初期动辄60万到70万LCT的零头。

一名投资者称,无论是KCASH还是LOON和LCT,现阶段除了炒作之外没有实质的用处,“3个币就像3把镰刀,能多割一个是一个。”在LOON上栽了坑,他表示不会再参与和祝雪娇有关联的项目。

发币狂人祝雪娇

Kcash钱包创始人祝雪娇

有币圈从业者曾说,发币如同发债,项目方应对投资者尽责。但从行业现状来看,绝大多数币都难逃破发命运,根据火币研究院统计的数据,新项目破发率超过90%。而区块链创业者祝雪娇,也随着币价的破发逐渐透支其个人影响力。

几天前,一名国外的加密货币从业者Vanalli在Medium平台上描述了他所看到的发币乱象:他曾提供支持的Authorship项目在募集400万美元后被创始团队放弃,币价归零;Leadcoin筹集了5000万美元,用于建立一个营销人员购买潜在客户的平台。两年后,几乎所有的团队成员都离开了,只剩下一名员工来负责电报群,每三个月进行一次无关紧要的更新,以使该项目“活着”的幻想永存。

Vanalli表示,他曾认为从事加密工作是有史以来最酷的事业,但两年后,他看到太多的项目团队在募资后套现离场。他痛斥,大多数发币项目都是骗局。 

同一批人或同一个项目方发双币甚至多币的现象一直在币圈上演,前有交易所满币网的CONI和CFT,后有元界的ETP和DNA。

大量的发币、收割乱象,几乎让通证因募资成了区块链世界的原罪。而格外热衷于发币的祝雪娇,也因接连参与发行“空气币”遭到投资者的指责。一名投资者感叹,发币或许是他的伟大实验,但因此而亏损的投资者永远失去了真金白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蜂巢财经News

特邀作者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

总文章数: 9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