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国家信息中心朱幼平:链改是唯一出路

2020-01-20 13:00:00

我们进入到了链改2.0时代,区块链的应用要开始结出果子来。

编者按:本文来自星传媒STARMEDIA(ID:Star_Media1),作者:Darcy,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星传媒:2020年您更看好联盟链还是公链?

朱幼平:2020年所有的技术都要着眼于“用”,先是商业逻辑要通,再根据具体应用场景选择用什么链。

比如说,现在有一种商业模型涉及跨国的用户,那么用公链显然更合适。如果说这个业务本身就需要在授权的情况下进行,那么,联盟链就很好。如果能够适应应用场景,只有区块链思维,甚至不用区块链的技术也是可以的。

就像人民银行发行DC/EP,虽然有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思维,但不一定就用到我们之前所知道的区块链技术;Facebook发行Libra,它们背后所用到的拜占庭协议、MOVE算法乃至整个顶层设计,都不是我们所认知的区块链技术。但它们都是联盟链的思想。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留下的关键,是它的逻辑。

这种逻辑是有价值的,只要在这种逻辑里,用公链、联盟链、还是一种新的技术,都是可以的。

但从我国现实的情况来说,在金融、政务领域——尤其是政务方面,区块链的需求量可能更大。所以在咱们国家,联盟链比公链应用在中国落地的情况更好,发展得更快。

就像陈纯院士讲的,联盟链有更多的应用场景,更多的应用机会。

星传媒:目前很多企业都在做联盟链,但是联盟链一多大家就会产生疑惑“我们现阶段需要这么多联盟链吗”,您是怎么看的?

朱幼平:我倒赞成2020年,大家八仙过海、各显其能。

大家现在提出这个疑问,可能是基于互联网的发展来考虑的。

互联网没出来的时候,都是企业网、内部网、局域网。TCP/IP协议出来后,互联网的两个方面被打通了,一个是地址,一个是交换。打通以后,现在的互联网变成了一个统一的、公共应用的平台。但是现在区块链这样一个行当,都是山头林立,链与链之间没法达到共识,也没法交换账本数据,都是各自操作,容易造成资源浪费。

但是我觉得要考虑行业充分竞争的需要。经济学上讲,竞争就是重复,没有重复就没有竞争。搞几条链或者国家拿一条链出来然后大家一起用,这样虽然逻辑上直观讲似乎很节约,但是它牺牲了竞争,牺牲了优胜劣汰的逻辑。

如果说只有一条联盟链打天下,那这个技术就变成垄断了。现在区块链应用没有做起来,区块链万链齐发,有利于提高区块链的技术水平,让区块链的应用发展得更充分,也有利于和实体经济结合得更为成熟。

所以2020年,我很鼓励大家发展各自的链。我认为在新鲜事物刚刚开始的、很多问题还没有确定方案的情况下,大家还是要充分地竞争。只有充分地竞争,优胜劣汰,最后才会形成几条比较强、比较优秀的链。

国家信息中心朱幼平:链改是唯一出路

星传媒:那么,公链在接下来一年要怎么发展?您觉得,涉币公链还有机会吗,要如何破局?

朱幼平:对公链不能一棍子打死。首先,公链平台的思路与技术经历了多年的试错,它是有价值的。其次,通过公链,区块链在全世界形成的共识,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基础。但是,如果它们不跟实体经济的链改结合的话,这个逻辑是不闭环的。

未来发币的以太坊也好,二级市场的交易所也好,它们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底层的定价平台。这个定价平台一定要成为链改项目的优选平台。如果做到了这一点,那么这个行业依然能够重获价值,发扬光大。否则的话,最后要么就被淘汰,要么就会被随后出现的主流公链所替换。

所以我的建议是,这些公链项目应该早做准备,多做企业链改项目,进一步在这方面去发力、去谋划,让一些优秀的链改想法和项目落地,成为杀手级应用。

星传媒:您认为2020年区块链会在那些领域形成爆发呢?

朱幼平:我认为2020年就是“链改元年”。我把链改分成了1.0和2.0,以习总书记讲话为分野,之前叫链改1.0,这就是一个试错阶段。习总书记讲话之后,叫万业可用,我们进入到了链改2.0时代,区块链的应用要开始结出果子来。

我之前在做培训,是一个知识分享者,现在我把定位改了,从“喊一嗓子”的人改成了“送钱策划”的人。我们要让区块链逻辑和实体业务结合起来,要变成一个财富增长的应用模型。今年我就做了这方面的一些探索,希望能够落地,我大致把这里面划分了几个圈。

第一个是币圈,币圈现在最要紧的就是改正。

不论是IEO还是交易、挖矿等,为什么最后都没有持续?因为它所谓的创新都只是在一个击鼓传花的模式里转圈,还是后面的韭菜为前面的人买单。这样的模式最终会毁了区块链。

只有拥抱链改,让之前发币平台和交易平台成为链改的定价和优选平台,赋能实体经济,创造新财富,这才是正确的路。依靠割韭菜的空气币,这个方向是不对的,现在的严监管也透露出这样的信号。

第二个是链圈,即无币区块链,链圈要赋能。如果不和实体企业结合,链圈就和以前的系统集成公司没多大区别。链圈要发展,就要和实体企业结合起来,要为实体企业赋能,这是极为迫切的。

第三个是互联网圈,互联网现在面临着转型问题,转型的原因我举国内外的两个例子。

国外比如说Facebook发币,为什么Facebook要发币?因为它原来是凭借27亿用户来做广告盈利,之前大家的隐私意识比较薄弱,所以业务比较好开展,但是随着用户隐私意识的提高,Facebook再想做这个业务就必须要获得用户的授权,但是27亿用户的授权几乎不可能实现。所以现在Facebook必须拥抱区块链,把27亿用户变成支付结算的“基础设施用户”,才能激活这个商业模型,所以它必须要转型。

国内以阿里巴巴为例,阿里巴巴有四大相对赚钱的业务。

首先是淘宝业务,目前淘宝最大的问题就是假货问题,还有刷赞评级问题,这些没办法通过互联网手段解决,必须拥抱区块链寻求新的解决方式。区块链能够通过它的信任机制和溯源机制,建立一个真货市场,建立客观的信用积分系统,利用发行通证把原来那种电子商务的商业模式升级到区块链的商业模型,解决它在电子商务里面真正的痛点。

其次是支付宝业务。现在支付宝虽然走出了国门,但是仅限在东南亚一些地方,日本、韩国大多数国家还是不接受支付宝,因为支付宝建立在这种中心化的信用机制下是行不通的,假如建立在一种区块链平台上,我相信一定会引起全球各个金融机构支付结算的需求。

再一个是小微贷款,小微贷款用区块链做底层的信用,能够把过去抵押贷款变成信用贷款。区块链具有去中心化、不可篡改、透明开放的特点,用来做信用积分,既客观又公正,效率还高,所以它也在用区块链技术来升级它的小微贷款,最根本的是把他原来的抵押贷款变成信用贷款的模式。

最后是阿里云,针对云计算,区块链提供的是分布式存储,安全计算功能。目前中心化计算存在很多问题,像我们经常看到安全问题,人为因素很多。以后“云”肯定是与分布式边缘计算结合,如果是分布式,数据业务就会安全得多。

如果互联网不转型,未来就会被区块链业务全面改变,所以2020年,互联网必须做出改变。

第四个圈就是政府,政府这方面应用有很多,政府目前在做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区块链可以提供一个非常好的治理模式。

比如说发币,人民银行发行DC/EP,这个媒体讲的很多,我就不再赘述了;还有就是区块链发票,区块链发票会把账务系统全部革新,现在已经开始实施了;第三个就是存证业务,用来做法庭的存证,这个业务正在大规模的开展,这个存证应用扩大后甚至都能做区块链法庭;

第四个,一网通办,这是建立在数据共享基础上,都能通过区块链升级改造。过去为什么没有效率,因为政府各部门分割,数据孤岛,数据共享都是个责任的问题。有了区块链,防篡改,能够实现不同部门的数据流通真正共享,真正实现一网通办,让我们交税、办护照、办身份证等很方便;

第五个就是监管沙盒,区块链基础上的监管沙盒现在成为了政府监管金融甚至各行各业一个平台。此外,在国有企业改革、一带一路建设、智慧城市、扶贫等方面,区块链都可以提供一些新的思路,这些方面值得探讨。

还有一方面是产业区块链,叫万业可用。区块链能够将消费者转变成企业的参与者,分享企业的发展红利,这样能够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进而扩大企业的用户规模,同时帮助销售。

此外,区块链还有一个机制可以帮助企业做升级。众所周知,工业时代到了晚期后,传统企业产能过剩,产能过剩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工业化的简单高效的批量生产已经难以跟上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以前穿同一款喇叭裤是时髦,现在穿就是撞衫,这是历史的一个进步,代表大家开始要求个性化。

所以个性化的生产是未来,但是这种生产需要解决两个痛点,第一是要把消费者的个性需求的数据准确传达给生产者。在这种情况下,区块链的防伪防篡改的特点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第二个是一个更大的功能,利用区块链的融资的功能,信用平台的功能,通过信用积分将资金有效地传达给创新项目,可以在不牺牲批量生产效率的情况之下,解决个性化的需求,从而获得一个全新、智能化的财富增长逻辑,这样我们人类才有希望走出过去经济紧缩的这种雾霾,带来经济复苏。

这种逻辑是什么呢?它包含提高协作效率的信用机制、提高大家的创造力和积极性的通证激励、能够把生产组织扩大化的社区机制,我把它概括为数字加技术加通证加社区,这种新型的数字时代的财富逻辑,替换掉工业时代的物理化学能源技术、公司、股票或者银行存贷,会比工业时代财富增长的逻辑要高级的多,它也会发展好几百年。

所以现在已经到了一个区块链的时代,它是一种新的财富增长的逻辑,这个逻辑万业均可用。

当然在这个里边还是有一些好的项目会优先发展,比如说用户规模比较大,产品服务价值比较高,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比如溯源之类的技术难题,并且管理到位,这样的项目会率先的拥抱区块链,率先实现链改。我相信未来的机会就是这样。

国家信息中心朱幼平:链改是唯一出路

星传媒:在这些领域中,2020年您最看好区块链应用在哪几个领域的落地呢?

朱幼平:这几个圈里,目前我最看好的一个是政府区块链应用,当然互联网转型也是我认为目前会发展比较快的领域。

但是从能量强、价值大的角度考虑,真正有价值的有两个领域,一是“万业可用”实体经济赋能,因为这是解决我们到数字时代的财富新模式的问题,是解决经济增长达百年的模式的问题。第二是金融彻底升级改造,我们都知道,区块链是一种代码信用,这种代码信用和我们传统机构的信用合起来,会对我们的金融系统进行升级改造,会让我们未来的金融系统信用更高、成本更低、速度更快、更容易做风控。

所以我觉得,未来要在传统的企业和金融方面发力,这两个领域才是解决人类未来经济增长问题的最根本的两个领域。

但是这两个领域链改现在最困难。金融为什么困难?因为金融现在活得很舒服,你要让他大规模用区块链来升级改造,他们现在还不具备这种积极性。“万业可用”也很困难,因为现在的政策监管跟链改还没有完全匹配,此外,万业要拥抱区块链还需要有一个很长的过程。但是我相信,这两个才是未来区块链真正最有价值的方向。

星传媒:2020年DC/EP会迎来一个怎样的发展,它具体会用到多少区块链技术?

朱幼平:央行现在对于DC/EP的表态都比较低调,这种低调是对的。因为公众现在对于DC/EP处于各种期待中,有说上国际竞争赛道的,还有说是金融体系的升级改造,要克服的矛盾太多了,矛盾一多它就可能也发不出来。所以目前来看,2020年让DC/EP先发出来,再慢慢谈怎么走。

然后谈第二个问题,目前数字法币没有说用的是区块链技术,或者说用不用区块链技术,我觉得意义已经不是太大了。

我今天一直有提到区块链逻辑或者叫数字货币的逻辑,这是因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经过了11年的发展,真正留下的不是他原来的技术解决方案,而是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一些治理逻辑,这个治理逻辑是非常优秀的。

比如数字货币钱包,它有一个UTXO的结构,要到中央的数据库里面把余额加总再平账,这东西就是区块链的逻辑。再比如说央行数字货币双层发行和双离线的支付,用到的就是区块链的思维。

所以我认为区块链技术用与不用已经不是太重要,重要的是安全、高效、可信,这是区块链思想带来的。

那么未来的数字货币这个应用,从国家层面来讲,它是有巨大的前瞻性的和前景的,这个东西已经产生了一些正向效果,至于是不是要挖矿机制,要不要链式的数据账本结构,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做链改。

如果说将来数字法币提升了我们整个经济系统的效率,我们不会在乎用什么加密算法,不在乎用什么区块链,我觉得适合的是最好的技术。

星传媒:好的,十分感谢您的解答。

小结:本次访谈,朱幼平一直在强调两个概念:链改和区块链逻辑。在他看来,2020年就是链改元年,也是区块链的破局之年,在接下来一年的发展中,联盟链与公链必然要与链改挂钩,要落实到区块链应用中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区块链的思想与逻辑给当前万业的发展带来了无限的想象与可能,在这个逻辑中,用什么技术变得不再重要,适合的就是最好的。

朱幼平认为,未来万业均可拥抱区块链,区块链将在政务、互联网、智慧城市、扶贫、产业升级、金融等各个方面会给出更多的方案,2020年,留给我们的是更多的新期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传媒

特邀作者

星传媒

了解区块链,首选星传媒

总文章数: 4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