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资产升级下一步走向哪?我们和几位加密金融资深从业者聊了聊 | FAT论坛

2020-01-11 13:20:00

作为小散,定投比特币可能才最稳健。

资产升级下一步走向哪?我们和几位加密金融资深从业者聊了聊 | FAT论坛

人们常说,想要一个赛道快速地发展、盘子快速地扩张起来,少不了机构投资者、高净值人群的进场。 

从2019年人们最期待的Bakkt 上线就可以看出,加密世界的人们无比期待着这些掌握着大额资金的金融巨鳄们参与到加密货币中来。作为加密金融服务商是离高净值用户最近的一群人,他们最懂机构投资者的需求和喜好,他们如何解读专业投资者眼中的加密世界?阻碍机构用户携带大额资金进场的拦路虎又是什么?

1月9日,由 Odaily星球日报主办的2020「FAT」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上,贝宝金融联合创始人王立、BitUniverse创始人陈勇、Axonomy创始人兼CEO陶曲明、Cobo高级副总裁李尧、RenrenBit联合创始人王威以及Odaily星球日报副主编郝方舟展开了一场有关「资产升级的明天」的对话。

在本次的圆桌对话中,我们不仅讨论了高净值人群的出手偏好以及他们眼中的加密货币行业,分析了2019年爆火的DeFi的未来,还为散户投资者们带来了有关如何找到优质资产、如何进行资产配置上的建议。 

以下为经Odaily星球日报编辑整理的分享原文,enjoy:

如何让高净值用户进场

郝方舟:很多新入场的抱着赌博的心态来到币圈,可能是晒晒币,开一开高杠杆,做一做金融衍生品。我们知道要想改变这群人的行为或者改变他们的认知非常难,所以做市场还是倾向主要先抓大户,去找高净值的人群。所以想请教一下台上的各位嘉宾,面对传统金融和目前币圈用户画像非常的差异化,以及做市场上面会有什么样比较好的办法以及怎么才能让中国真正的有钱人能够看到比特币?

陈勇:恰巧由于我在互联网工作很长时间,以前是在金山,后来在猎豹,也有很多朋友最后去小米、去腾讯,至少他们也算高净值用户群体吧。我觉得今天高净值用户群体有两种类型:

第一类是把比特币当成资产配置。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在做资产配置时,一是要有安全的购买通道,解决场外交易OTC的需求,二是交易以后的比特币的安全存储和理财需求。

第二类是国内高净值用户群体,更多是会采用通用的像买矿机的方式(配置资产)。

他们怎么看待这个行业的?坦率来说,所有理性人群看待这个行业还是看的比较长远。

对于比特币,他们是一致看好的。一波理念比较超前高净值用户群体把比特币看成能跟所有央行主权货币对冲的第二种货币,所以一部分人在很早的时候就拥有了一些比特币。

另外,1CO那一波带动了整个加密货币行业,尤其是以太坊的兴起,使得更多的人更深刻地理解比特币。比特币随着一轮一轮新的加密货币的兴起,越来越受高净值用户群体的接受和认可的。

陶曲明:当前的金融体系是过去几百年的时间里逐步建立起来的。而比特币从开始至今也就十来年的时间,整个的加密数字产业或者数字资产从0开始到今天达到了大概2000亿美金的规模,其实已经发展得非常快了。

讲到选择大客户,我觉得不管是数字金融还是传统金融,商业的本质没有改变,区块链改变的不是商业的本质,金融行业最重要的是风险控制。区块链行业从业者一方面是要为用户创造真实的价值,另一方面为用户创造真实价值的同时,也要面对像区块链这样新的技术仍存在不少技术风险、业务的风险等方方面面的风险的事实。

对于所有的团队来讲,大家都还是在尝试、摸索、不断创新,从客户身上了解这个市场真正能够为用户带来真实的价值在什么地方。

当然,大客户相对理性的程度会更高。

李尧:我们看到的市场情况是,中国的大型矿工,资管团队和早期入场的传统大佬至少持有了80%的数字资产。散户数量虽大,但是他们的资产量其实非常少的。

我把高净值用户怎么看待比特币这个话题延伸一点,传统金融机构怎么看待这个行业?

因为Cobo做的是托管方,跟大量的传统金融接触,迄今为止有四个挑战使得传统金融机构不敢贸然进来:

第一个挑战是牌照,目前国内没有托管牌照,Cobo拿到了香港牌照,新加坡开放了交易所牌照,但严格意义上的不是纯数字资产托管牌照,是传统牌照的延伸;美国两个月前在某一个洲刚刚开放数字货币托管牌照的申请,这会是一个利好。

第二个是保险,在传统行业里面,尤其是大型的托管方等是可以寻找到保险公司为金融机构提供保险服务的。因此传统金融机构一旦进入到数字资产领域也会问我们是否有保险,但这样的问题回答起来十分有挑战性,因为数字资产的特殊性难以追踪和有效信息的缺失等。

第三个是审计,迄今为止我们虽然可以看到普华永道、毕马威可以对数字资产做审计,但是这个行业非常非常复杂。举个例子,一个交易所一天的快照数据大小可能有几十个G的存储空间,这将极大的增加了审计公司的工作量和审计难度。

第四个是如何让法币合规的进来,如果能够把刚刚所说的几个问题,保险、牌照、审计、法币合规进入问题解决掉,则对传统的金融机构进入这个行业是非常具有吸引的。

高净值用户进入这个行业一定是看传统金融机构是否能够进来,传统金融机构进来了才能吸引他们进来,他们的钱一般是让传统金融机构帮助投资的。

如果问高净值用户对比特币怎么看,一般他们将比特币定义为“另类资产”进行配置。而让他们大规模进来的第一步便是让传统金融机构先进入这个行业。

DeFi是2020年的爆款吗?

郝方舟:你们怎么看待DeFi的2020?

王立:没有绝对的中心化,也没有绝对的去中心化。现在很多自称DeFi的,去中心化程度也不一样。

从纯金融的角度,金融里面基础业务是存贷汇。存贷业务核心是杠杆,存贷业务并不适合做去中心化。如果把信用中介去掉了,其实就没有杠杆了,有信用才有杠杆。

当然,有的场景里边不需要杠杆或者不需要信用的,比如汇的业务,如去中心化交易所,如支付和传统金融里面的票据结算、去中心化的托管,等等都是很好的方向。

现在的DeFi领域只有MakerDAO做了出来,其他都基本都在模仿,所以大家都在往存贷业务上去搞。但我觉得有点局限了,大多数都只是在Maker杠杆上再加杠杆而已。杠杆加的越高,确实就越容易暴跌。

我看好的方向是去中心化托管。因为托管是最需要信任的,如果说没有人能够提供这种信任,任何一个现在的中心化管理公司精算师还无法精算出比特币或者数字资产的丢失风险,就无法为风险定价,所以也就没有人能承保。

陈勇:今天越来越多DeFi演化出来的去中心化的金融,它的技术设计已经比以前单纯的货币的设计要更复杂,并且还没有很长的时间去考验。技术本身的完善度和丰富度有待考验的,还需要有更长的时间去看去中心化的金融。单纯的去谈中心化和去中心化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他们的出发点是不一样的。

陶曲明:DeFi 这个词出来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我自己觉得比特币就是第一个DeFi产品,从无到有,互联网发展到一定阶段,从信息的处理到比特币开始出现以后,互联网可以处理价值的存储和价值的转移。

DeFi和CeFi不是对立的关系,而是不断的把业务创新的边界扩展,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就像今天讲到国家也开始考虑稳定币,大家会发觉不管是政府,还是像Facebook互联网企业也看到真正的颠覆性和巨大的效率提升。所以说,大家也会从中吸取营养,然后在不同的场景当中去做不同的场景。所以不管是CeFi还是DeFi,最终还是要回到商业的本质和金融的本质——效率的提升,真实价值的创造。

通过过去一年多的发展,我们看到有些东西规律化,初步可以看到有一些阶段性结论,可能DeFi的东西更适合变成未来的数字金融,所以我更喜欢把DeFi叫做开放金融,以互联网的方式,高效、低成本地展开新型的金融服务。

我个人觉得DeFi这个东西可能比较适合作为未来开放金融的基础设施,就像一个汽车的底盘、发动机、轮胎这样的基础,直接面向散户用户、大众用户,现在还不是时候。

刚刚主持人在问2020年有没有机会看到跟实体经济的接轨,我个人认为可能今年还看不到。

原因很简单,区块链能够保证的都只有链上的资产和链上的数据所谓的不可篡改。如果今天把实体的资产或者任何实际商业当中的信用、数据上链,现在基础更链,还有很多基础设施的问题要去解决,还做不到。这些事情还离我们比较远。

我们比较看好的比特币跟DeFi结合。目前大概整个DeFi的市场容量最多也不过几十亿美金的规模。如果能够把比特币加进来,相信会让现在的DeFi至少扩大一百倍的规模。

王威:我们其实做的是金融,给有钱人理财,给缺钱人融资。

我们看这个事情的时候,首先看用户对产品的应用型,包括现在做中心化,很多用户说搞不懂产品,太复杂了,毕竟比支付宝还要复杂,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如果再做DeFi的东西,用户更搞不懂了,这是产品应用。

第二个是产品能不能满足更多的需求,就是刚才这位哥们说的比特币的问题,现在只是以太坊,那你怎么把比特币放进来?这是需要时间周期的,但是客户的需求就在那个地方,看你怎么快速的去满足他,让他享受到区块链加密货币金融服务,这是第一优先要做的事情。

其次,DeFi跟CeFi到底趋力在哪个点?解决什么样的事情?我感觉DeFi未来一定是终极形态,最重要的问题是解决信任的问题。DeFi代码直接就在链上,任何一个人只要懂代码就能查他的执行结果,查他的执行代码,不需要谁来背书。

但刚才说的产品应用性的问题,能不能满足用户需求的问题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去做,可能是两到三年,甚至三到四年。

李尧:我们发现在2019年上半年整个DeFi市场价值只有2.7亿美元,到现在大概应该是8.9亿美元了,近3倍的增长,说明市场是非常稳定的上升阶段。

也就是说,机遇肯定是存在的,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创业者进来。

重点讲一下挑战,刚刚的嘉宾也讲到,第一个操作门槛太高,我们普通人很难进入进来,所以我们可以看得到,目前全球DIFI用户不足2万人;第二是合约层面,目前大型DeFi产品都是基于以太坊的合约开发的,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到底安全吗?可能并不见得。当如果用户把10亿美元资金全放在基于智能合约的产品里面,我相信黑客足够有动力用1亿美元的成本去盗取10亿美元。

如果未来DeFi想更好的落地化,一方面是提高其易用性,二是提高其安全性。

对于2020年,我个人比较看好在比特币层面的DIFI产品落地,毕竟其活跃度是以太坊的3倍,RSK将会是一个不错的尝试。 同时,对于去中心化保险及去中心化的供应链金融的应用也比较看好。

郝方舟:这个问题我之前在DeFi专场也问过,但我本人比较喜欢今天的这个版本。从CeFi的角度评价DeFi,大家可能少了商业客套,多了真实。

如何找到优质资产

郝方舟:第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各位怎样才能寻找到真正的优质资产?

王立:其实这个世界永远不缺资产,缺的是优质资产。我们怎么做的呢?贝宝在9月份或者10月份以前只接收比特币做质押物,以太坊都不接。这个是很简单的逻辑:从商业的角度,从最好的资产做起,最好的资产做得有瓶颈了,再往次一级的资产去做。

缺资产是这个行业所有的从业者都会遇到的问题,这个行为处于非常早期,有些现在大家能够有共识的优质的资产,可能每个人标准不一样。

比特币在这个行业里边算全共识的。以太坊在这个行业里很多人是不认的,这是第一层的资产,再往上还有很多的资产。比方说比特币超额质押的债权,这一块资产是很优势的资产。此外,头部交易所也是非常好的资产,交易所是马太效应非常强的细分行业。

总的来说,行业太小,但是在极速扩大,需要越来越多优秀的人进来,把原来传统世界成熟的商业模式、金融的模式、符合人性的东西,带到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里边,自然而然很多优质资产就出来了。

从我的角度,现在这个阶段优质资产只有比特币。

陈勇:我觉得现在的行业优质资产少之又少,如果今天我要去找资产的话会从三个角度:第一个是把比特币单拎出来,它就是最好的优质资产。但凡能够让比特币不断变多的方式都可以参与。

第二个是有清晰商业模式的一些产品,目前看来像交易所或者提供借贷服务的钱包,他们发行的Token。

第三个是有流量和具体用户使用场景的产品。

李尧:看行业看这十年的发展,前几年主要是散户为主,遍地都是黄金,遍地都是资产,只要你坚持。后来在2017年开始机构客户进来了。

预言一下在2020年整个行业怎么发展,上游的矿机生产商和矿池,我们说比特币没有减半之前是每年3%的增发,减半之后1.5%,所以矿业很难在成为主流的优质赛道。未来的矿业和矿机生产商在会有在行业地位中逐步趋势,因为它的资产端是受限的。

哪些资产端会提升呢?应该是券商和交易所,因为交易是长期存在的。这就类似于中国有上交所、深交所,美国有纽交所、纳斯达克;而他们的流动性主要靠券商提供。同时对于未来券商的话语权会上升,要知道现在券商在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流量也快超过70%了,因此未来一些资产只要围绕交易端进行衍生,一定会成为未来创业者的主要赛道和优质的资产。

这个结论也可以通过头部机构押注的创业赛道进行佐证,他们这几年一个投资是交易赛道,第二个是合规赛道。交易比如像券商这样的交易赛道,会有高盛、摩根的创业者涌入这个方向;合规的如投合规的交易技术、合规的反洗钱监测手段,包括合规的托管方。这些可能就是比较好的资产端了。

资产配置建议

郝方舟:对普通的投资者,2020年在做资产配置的时候有什么建议?

王立:根据个人的风险偏好,尽可能多持有比特币,合理配置一些杠杆,杠杆不要太高,尽可能多持有比特币的头寸,设定好自己的止损价格,当然,一定要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

陈勇:每个人在做投资的时候,一定要意识到自己有哪些方面懂得是比别人更多的。

陶曲明: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讲,目前阶段很简单就是比特币。如果你还想在比特币之上跑赢市场,那就是可靠的基于比特币的币本位的理财产品。

王威:2020年要看清现实,整个行情也不是特别好,包括实体经济都不是很好,多提高认知,因为你的认知超过大多数人可能就会挣钱。

李尧:对散户而言就是定投比特币。

原创文章,作者:昕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昕楠

新锐作者

昕楠

微信号:16601131135

总文章数: 391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