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2020年,公链该何去何从 | FAT论坛

2020-01-11 12:42:00

现阶段单独一条链并不能满足应用层的需求,公链应该加强多链之间的互操性,打破数据孤岛。

2020年,公链该何去何从 | FAT论坛

2019 年 1 月 9 日,由Odaily星球日报主办的 2020「FAT」高峰论坛暨颁奖典礼在北京落下帷幕。

本次论坛聚焦四大议题,包括:区块链如何为产业赋能,2020 公链的破局之路,资管赛道的未来机遇,仍在频繁出手的基金偏好什么标的。在四场主题圆桌中,嘉宾们从不同的视角分享了他们的思考,带大家回顾 2019、预判趋势。

其中,「公链的2020」圆桌论坛由Multicoin Capital 执行董事Mable Jiang主持,并邀请到了五位嘉宾,分别是:Solana创始人Anatoly Yakovenko、Algorand Foundation运营主管Fangfang Chen、Taraxa日本负责人Chris Dai、Conflux商务技术总监尚书和Parity亚洲工程总监、前Zilliqa联合创始人、CTO贾瑶琪。五位嘉宾各自对目前公链生存现状以及2020年公链的下一步该如何走进行了分析和预测。

对于今年即将上线的以太坊2.0,五位嘉宾均持乐观积极的态度,Parity亚洲工程总监、前Zilliqa联合创始人、CTO贾瑶琪和Conflux商务技术总监尚书均认为以太坊2.0最大的特点在与分片技术,目前来看的可行性非常高。

对于2020年公链赛道的发展趋势,Algorand Foundation运营主管Fangfang Chen和Taraxa日本负责人Chris Dai认为现阶段单独一条链并不能满足应用层的需求,公链应该加强多链之间的互操性,打破数据孤岛,形成更加开放的区块链的互联网场景。   

Solana创始人Anatoly Yakovenko将目前区块链的发展现状比作1996年的互联网,认为两三年后,区块链领域可能很快就会出现一个类似谷歌的存在。

以下为圆桌讨论速记整理(有删减):

Mable Jiang:大家好!谢谢大家今天来参加这个活动,也感谢Odaily今天给大家准备了这么一个高大上的环节。首先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Multicoin Capital的执行董事Mable Jiang。我们基金在整个加密货币市场里面投资一级和二级的多堆栈生态,从公链到应用层。首先请几位嘉宾一一为大家做自我介绍,以及介绍一些你们自己的项目。 

Anatoly Yakovenko:谢谢Mable,大家好,我是Solana的联合创始人兼CEO,Solana是一条高性能的公链,我们不用分片、侧链等技术,依旧为用户提供了更加高的TPS和区块吞吐量,我们现在的TPS可以达到每秒50,000。 

Chris Dai:大家好!我是Taraxa日本负责人Chris Dai。Taraxa是公链,专门是为IOT的应用而产生的公链。我们很关注在IOT应用上面使用Taraxa公链来处理很多的交易,今天很有幸被邀请到这里。谢谢大家!

Fangfang Chen:大家好!我是Fangfang Chen,是Algorand基金会的运营主管,Algorand是一个Pure of Stake的公链项目,去年(2019)6月份主网上线。去年11月份我们的Algorand 2.0版本也正式推出,并上线了一些比较重要的智能合约,还有资产的多功能转账功能。很高兴今天有机会跟大家一起探讨公链行业的发展前景。

贾瑶琪:大家好!我是瑶琪,是Parity亚洲的工程总监。Parity目前最主要的两个项目,一个是为大家所熟知的Polkadot,主要用来做不同链之间跨链的协议。另一个方面还有Substrate,一个区块链的通用框架。因为在中国目前有很多联盟链的场景,使用Substrate可以在15分钟定制一个属于自己产品理念的区块链系统。 

尚书:大家好!我是尚书,我来自Conflux。今天是代表烤仔来的,烤仔在微信小店有销售,大家如果喜欢可以买一只回家。Conflux现在是全球速度最快的PoW公链,性能问题不是PoW的问题,是比特币的问题。所以我们通过全新的树图技术解决了PoW的性能问题,现在内部在公开测试网里面测试到的TPS大概在3000到6000,5秒钟上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是延迟性,我们可以做到23秒钟确认,这个数据应该是在现在所有公链里面最快的。谢谢大家!

Mable Jiang:谢谢各位的精彩介绍。今天这个圆桌请到了或多或少都算是以太坊的挑战者。接下来你们觉得作为公链来说,整个生态会怎么发展?还有包括现在比较有名的像以太坊2.0大家怎么看?    

Anatoly Yakovenko:在我看来,以太坊2.0把赌注押在几乎可能出现的问题上,这些问题真得不太好解决,但是他们的解决方案非常具有理论意义,我对他们非常的尊重,但是我认为将来我们会在公链的性能上提出更多的解决方案,会有一个更大的突破。

我认为在两到三年后,公链的发展空间会很大 ,1996年互联网有4亿青少年用户,而现在区块链已经有了5亿的钱包用户,所以如果你把现在的区块链比作1996年的互联网,两到三年后的区块链也就是1997到1999年的互联网,区块链领域可能很快就会出现一个类似谷歌的存在。所以我的预测是,三到五年之后,区块链领域将出现独角兽应用。

Chris Dai:我把以太坊看作一个先驱者,它把区块链领域的知识和最新进展传播给广大区块链领域的用户。但是任何一条单独的公链并不能满足市场的所有需求,针对这一点,开发者们不得不提出更多具体的产业的解决方案,因为目前单独一条链并不足以支撑目前全球各地用户所需要的各种应用,因此,也正是基于此,我们专注于物联网领域的区块链解决方案。我相信目前市场上也有很多不同的公链在针对不同类型的应用提出对扩容性的解决方案,我们期待以太坊2.0在这方面也将有所进展和突破。

Fangfang Chen:首先,我非常尊重以太坊,他已经成立了五年,是受大家认可最强大的公链之一,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以“太坊杀手”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在以太坊面前依旧很渺小,目前我们在整个区块链生态所扮演的角色很小,我非常认可短期内我们大家为了吸引了一些资源和开发者们的注意而相互竞争,但是我希望未来有更多公链能够跑出来,然后我们可以互相学习对方的创新之处,我们也可以相互合作。

其次,说一下接下来公链生态的进展,我认为对于很多项目来说2020年将是赋有挑战的一年,但是长远来看这对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行业将会挤掉一些投机的泡沫,而那些优质项目将会表现地更好。2020年,很多优质公链项目的主网将会宣布上线,例如Dfinity、Oasis等项目,我们非常激动能够看到他们上线,到时候公链之间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

贾瑶琪:以太坊2.0讲的更多是分片和PoS,其实Vitalik在2015年就已经有了最初的构想,在过去大概四年间eth2.0的设计经过了几十次的变更和迭代,就是为了寻求在理论以及实践上有更好的结合。但是目前来看,它的可行性是很高的。在加入Parity之前我是负责Zilliqa分片设计以及实现,我已经看到分片技术确实是可以做出来的,能够感受到未来以太坊2.0会有更快的实施。

目前来看,大家知道市面上有很多公链,某种程度上已经解决了可扩展性的问题,但是从过去一年的情况来看,不管是投资人,还是市场的反映,越来越倾向于解决更加现实的问题,公链有没有更好的落地场景。不管是海外比较流行的开放式金融,还是国内现在各种各样的联盟链的落地场景,大家都在探索有没有真正可以为开发者以及企业能带来利润的区块链应用场景。

同时正如刚才几位嘉宾提到的,目前市面上已经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公链,包括各种各样的联盟链,除去可扩展性问题,大家都在解决另一个问题是互操作性的问题。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大家不希望公链、联盟链变成一个个信息孤岛,而更多的是大家可以互通互联合作起来。Parity做Palkadot很重要的愿景,就是希望联通不同的公链、联盟链以及各种各样的场景去打破数据孤岛,然后形成更加开放的区块链互联网场景。    

尚书:以太坊2.0更大的特点在于分片,整个2019年大家能感受到即使分片出来了又能怎么样?我们感觉在未来公链可能要在两个点上施力:

第一个,技术层面上依旧还有空间,如何能够让用户转化成区块链用户的成本更低,这可能是需要公链去努力的地方。现在所有的公链在这一层做的都不够完善,小白需要了解很多东西才能够用,而且互联网传统的羊毛出在猪身上的逻辑在区块链上也做不了,所以这是公链可能还有机会去改造的地方,至少我们能够降低用户的转化成本。

第二个层面在于大家一直在寻求的落地,我们觉得落地之前一定需要有两个东西:第一个用户身份上链。第二个相关的资产,这个实际上就是稳定币。但是这两个东西如果要在链上实现,就得依赖于监管,各个国家的政府应该尝试如何去监管公链,才能让公链长出更多的落地应用。

Mable Jiang:谢谢各位嘉宾非常有意思的回答,尤其是像刚刚Fangfang Chen、Chris Dai也提到了觉得在未来有具体的应用场景会单独做一个链,而不是一个链做所有的事情。接下来的问题是,大家有没有可以值得分享的公链应用场景?    

Anatoly Yakovenko: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要说一下我之前的工作背景,我之前是在高通做操作系统和无线网络相关的工作,所以我也会关注和研究4G和5G的一些区别。我们发现由于 4G 网络和 5G 网络信号塔的有效距离的不同,如果美国需要 5G 覆盖整个美国,那么信号塔的密度将会大大增加,这也就导致了更多的计算节点之间需要进行价值的流转和信息交换,而这正是区块链的绝佳应用。而作为互联网级别的高性能区块链 Solana,我相信它是可以很好的满足这个需求的。实际上我们已经与 Verizon 进行了合作,在这方面进行落地推进,相信不久就会有新的消息公布。

Chris Dai:目前Taraxa已经上了测试网,目前我们正在测试网上去开发落地场景,现阶段我们的主要客户还是在日本市场,我们与日本的物联网公司达成了落地合作,我们为这些物联网公司提供数据溯源、用户信息上链、资产管理等业务,为数据、交易、合同签约等提供链上证明,我们还与日本最大的街机租赁公司、日本最大汽车生厂商,以及日本停车场达成深度合作。

Fangfang Chen:我简单地举三个Algorand最近应用落地的实例。其中的一个是我们和World chess国际象棋的组织,他们决定用Algorand的平台做“混合IPO”。11月份开始已经进行了证券化,把他的资产Token在Algorand平台上分给一些有资质的投资人。在今年World chess会在伦敦证券交易所AIM上面进行传统市场的IPO,拥有这些Token的人可以用Token换股票或者也可以留着股权,在他们有新的投资人之间进行交换。所以这是其中的一个例子,通过利用Algorand触达到平台来发行他的Token资产,蛮有创意的融资的一个方式。

第二个例子是我们和意大利出版协会有合作,他们之前跟大学和区块链公司通过Hyperledger做版权管理的一个解决方案。经过了解他们觉得Algorand是一个足够的开源平台,同时又能够达到足够的扩容性,所以在我们平台上进行版权管理。因为协会每年会发出120万的执照,允许别人去用他的作家或者他的出版商的版权,保证创造者能够得到回报。

最后一个例子是12月的时候跟东南亚的社会经济体机构来合作,他们想做micro finance微金融,通过免息来给穷人贷款,提供他们创业最初的资金,决定在我们的平台上发行他们Token和交易的流程。

贾瑶琪:Parity 在Palkadot这边也是三个例子:一个是美国那边叫做Mediledger,他们是使用Substarte区块链开发框架,开发了医药的供应链系统。另一个可能大家听说过一个项目叫Polymath,他们现在使用Substarte开发开放金融相关的系统。另一个是叫做Shift做去中心化的云服务平台。他们比较有意思的是直接使用Substarte区块链开发框架,开发自己对应的联盟链、公链系统,相对于传统去开发智能合约,对于他们来说有了更广阔的开发空间以及开发环境去做自己想要实现的落地场景。

尚书:Conflux还是把自己更加定位在提供底层基础设施的角色上面,2018年上线了很多的公链,如果我们现在的打法跟2018年大家的打法是一样的话,我们没有做过任何形式的IXO,在资金层面上应该是没有任何的优势。所以在2020年我们准备上线的时候想去换一个思路看这个问题:公有链究竟给上层提供什么?我们现在的思路还是两个方向走:

第一个在应用层面上给大家提供更多的是底层的技术服务,这个技术服务不仅仅在于公有链,我们认为公有链layer1是做结算的,更多的是做价值的转移,这里可能会有两个部分的价值,第一个是资产类价值、第二个是劳动力价值,在这个层面上提供了DAO的基础设施来做劳动力价值的转移,提供了DeFi底层基础设施,也就是去中心交易所Dex来做资产的价值转移。所有上层的应用都可以借助这两个基础设施来去搭建自己的服务。

另外一方面是,今天正好跟上海市政府在上海成立了公有链研究院叫树图研究院,主要研究公有链技术。除了给大家提供基础设施以外,还会给大家去寻求更多的政策,如何能够给更多的有想法的应用赋能,能够让它在我们的链上长得更大,在整个生态里面长得更加的顺畅,我们期待着2020年是否会有一些新的变化、新的东西出现。

Mable Jiang:谢谢各位嘉宾,如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直接对接到每一位演讲者,有什么具体问题可以具体探讨。谢谢大家!

原创文章,作者:王也。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王也

新锐作者

王也

区块链搬运工,爆料请添加微信:hao1250549397

总文章数: 303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