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谁来抢救DApp?

2020-01-09 14:00:00

去中心化应用能否摆脱“币思路”。

编者按: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作者:JX kin,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成人内容DApp哈希宝贝停运,去中心化应用的生存状态再次令人关注。

2018年,一些区块链从业者认为DApp将在2019年爆发,实际情况是DApp悄然走向谷底,公链的性能不足、场景匮乏、用户少等问题环环相扣,难以实现盈利是更为现实的问题。

直到去年下半年,去中心化金融概念DeFi崛起,成了公链应用热议的方向,但总数量看,DApp产品仍在占比更大博彩场景中徘徊。

区块链分析网站Dapp.com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10个不同公链上,游戏和博彩类DApp的用户数量大约是DeFi的4倍。只有在以太坊上——DeFi应用的最大聚集地——用户数超过了游戏和博彩。

去年第四季度DeFi当道时,EOS和TRON公链上悄然冒出一类抽奖型应用,多数带着骰子、卡牌等游戏,本质上仍是博彩。相较而言,游戏类应用显得暗淡,DappReview显示,ETH、EOS、TRON三大公链上,7日交易额排名前10的应用中,没有游戏DApp的身影。

当公链连带着DApp都陷入发展困境时,行业里出现了“DApp是个伪命题”的声音。仍有人在这条路上前仆后继,DeFi替代游戏,博彩应用穿上“抽奖”外衣再吸流量,币安收购了数据服务公司DappReview……这些现象如同DApp的抢救行动,但良药到底在哪?

哈希宝贝之死再现DApp短命趋势

哈希宝贝(hashbaby)倒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12月31日,这个基于EOS构建的成人内容应用停运。

谁来抢救DApp?

近30天哈希宝贝的活跃用户和交易额走势

至于停运的原因,创始团队称“与资本运作失败有关”。其公告显示,团队为了给早期投资人市场回报,将14万美元资金交给了投资方了得资本运作,但二级市场上出现监管风险,项目迟迟无法上所回笼资金,导致资金殆尽。

不过,了得资本否认哈希宝贝团队的说法称,这是 hashbaby 项目方跑路后散步的虚假消息。

总之,项目方不干了。公开信息显示,哈希宝贝构建在EOS主链上,以提供成人内容服务为主,创始团队来自台湾。2019年1月,该DApp的测试版本刚上线一个月,创始人Mark宣称平台注册用户超过8万,峰值日活4万,日浏览量4000以上,这些数据还剔除了羊毛党。

彼时,这款人气爆发的DApp也因主打情色内容引起争议:有市场、有用户,但成人内容踩雷,面临监管风险。后来,创始团队那句“民众也有低俗的权利”迎合了少部分簇拥。

不过一年时间,哈希宝贝就“楼塌了”,成了 DApp生命周期短的缩影。有数据统计,目前市场上存活时长超2个月的DApp仅有20%~30%,大部分应用的真实活跃用户不足10%。

DApp这种去中心化应用风起于2018年,那时,EOS、TRON两大打“性能牌”的公链主网先后上线,基础设施选择多起来的2019年,曾被预测为DApp的爆发元年。除以太坊加密猫来带的游戏场景外,博彩类应用在两大公链上成规模地出现,EOS和TRON一度被业内称作“博彩链”。

不过,应用数量的爆发并没有带来用户规模的突破,缺乏真实用户成了各种DApp的压力。此外,公链性能不足,无法支撑大规模应用落地,也让DApp市场渐失人气。

DappRadar数据显示,去中心化应用的用户数量从去年5月份的11万人,下降到12月初的4.1万人,缩水了62%。10个公链平台上,活跃DApp的数量也从529个减少到370个,市场上有用户活跃的DApp不到总量的十分之一。

抽奖类博彩应用再次活跃

截至2020年1月8日,DappReview统计,以太坊、EOS、TRON、IOST、NEO、ONT等15个公链平台上的DApp,累计4102个。其中,基于以太坊开发的DApp数量为2125个,占总量的一半以上;EOS上有647个;TRON上有651个;IOST上有43个。

谁来抢救DApp?

蜂巢财经根据DappReview数据整理

这些DApp主要集中在游戏、博彩、金融等领域。2019年第四季度,突然冒出了一个抽奖分类,成为近期EOS和TRON上活跃度最高的应用。细看发现,这类抽奖应用仍偏博彩属性,如EOS上近7日交易额排名第一的BigGame游戏中,也包含了上庄牛牛、终极德州、红黑大战、掷骰子等4款棋牌包装下的博彩游戏。

抽奖类DApp交易额较大的应用主要分布在EOS和TRON这两大有“博彩温床”之称的公链上。其中,基于TRON构建的抽奖应用有207个,近7天的交易额最高的应用为WINk,达5900万元,也是TRON链应用中的翘楚。

WINk原名为TRON Bet,是波场网络中的头部DApp。今年7月更名为WINk,其代币WIN在7月登陆币安Launchpad,成为继BTT之后第二个登上币安的波场代表,而这款号称抽奖的游戏中,骰子、老虎机都充满了博彩色彩,连真人直播也包括21点、乐透这类赌博娱乐玩法。

TRON链的应用中,近7天交易额排名前10的DApp中,仅有一个为非抽奖应用。EOS链也差不多,抽奖DApp在近期活跃度明显,341个应用中,近7天交易额排名前10的应用中,有7款提供抽奖。

在EOS上,游戏应用已被去中心化交易所和抽奖应用占领,后者中的“王者”BigGame近7天交易额为8300万元。

以太坊上,抽奖应用也是热门款,累计数量在410个,比EOS和TRON上抽奖DApp都多,但用户量相对较小,近7天交易额排名第一的是dice2.win,金额为3700万元。

相较而言,以太坊上主流应用集中在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场景上,近7天交易额排名前10的DApp里,除了2款是抽奖应用外,其余皆为DEX和DeFi应用。交易额排名第一的是借贷类产品Compuond,近7日交易额为9950万元,知名度更高的MakerDAO排名第二,近7日交易额为4250万元。

从数据上看,博彩、抽奖类应用主要活跃在EOS和TRON上,DeFi应用的增长则主要集中在以太坊上,超过75%的DeFi应用程序在以太坊上处于活跃状态。

行业对DApp的态度改变

2019年上半年,DApp市场缺乏真实用户,开发者推出的应用难以在市场上找到需求点,去中心化应用几乎被判了死刑。

公链性能不足限制了去中心化应用的落地场景,从根儿上导致DApp无法与传统互联网的App产品匹敌,很难吸引大规模用户使用,只能继续游走在小众、灰色的地带。

去年年初,有公链为了吸引开发者来构建应用,曾举办过各种黑客马拉松活动。一名公链的运营人员透露,一些开发者借机薅公链羊毛,拿了社区资金,搭建完应用后就消失了。有公链创始人在谈到怎样扩展开发者资源时直言,“我们不要开发者了,他们薅完羊毛就走,上线了产品但不管死活。”

公链行业人士对DApp这种去中心化应用的态度也开始出现了不同声音。去年9月,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主办的区块链全球峰会上,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就提到,DApp或许是个伪概念。他认为,公链和DApp集中陷入发展困境,原因在于它们执行的是加密货币的思路而不是应用的思路,人们需要的是区块链的技术特征,但并不是去中心化。

不过,行业头部企业的动作又释放出积极信号。

去年12月,币安收购了DApp数据统计平台DappReview。回应这一收购案例时,币安方面表示,整个 DApp 目前还处在相对早期的阶段,持币用户的 DApp 渗透率大概只有 2%,短期内向圈外扩展不容易,币安的加入可以把 DApp 曝光给更多的持币用户,帮助转化流量。

“‘链上应用’仍然是区块链大规模普及缺失的一环。”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说,币安和DappReview的共同目标应该是推动区块链的应用和普及。

当下,DeFi代替游戏崛起,博彩类应用换上抽奖“马甲”重新登场,都暂时缓解了DApp市场向下的困境,而能否抢救DApp的关键,不仅在开发者和公链,帅初的“思路观”同样值得深思,在发展公链和DApp时,行业什么时候才能从“币的思路”转向“用的思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蜂巢财经News

特邀作者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

总文章数: 70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