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2020-01-07 12:05:00

谁来打扫一地鸡毛?

文 | 黄雪姣  编辑 | Mandy王梦蝶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2018 到 2019,众多“区块链大佬”跌落神坛。白皮书上“明星云集”的项目名不副实、丑闻频发、非正常死亡,数见不鲜。

这样的故事到了 2020 年的新年,仍在上演,仍有人深陷其中。

曾因李国庆站台宣讲而备受瞩目的水晶链(CRYSTO),一路高开低走:成立一年后创始团队反目,CTO 称要将 CEO 告上法庭;上所时间一再拖延,曾说登陆三大最终只上了 Biki、玩客家、UPEX,且价格从未高于公募,维权之声一浪接一浪;私募投资人甚至在上所数月后,连代币的影子也没见到。

这看上去简直是一个参与者人人都是输家的项目。

那么,究竟这个曾被比特大陆、策源创投、量子链、DFund 等一众知名投资人押注,成立一周就获得 1200 万元融资的项目如何步步落到这般田地?钱都去哪了?

是“大佬”在处心积虑“割韭菜”还是有人偷梁换柱、从中渔利?个中曲折,真相究竟如何?

Odaily星球日报今天来好好扒扒 CRYSTO。

原高管、私募投资人双双起诉

CRYSTO 项目于 2018 年 7 月立项,定位于无形资产垂直公链,落地后可支持版权确权、内容分发、权益碎片化交易等。

作为李国庆离开当当后深入参与的第一个项目,CRYSTO 颇受资本市场欢迎。

成立之初,CRYSTO 除团队外别无其他,但“吴忌寒、李笑来、帅初等就因一个电话或者一条微信就出资支持了”。由此,CRYSTO 在一周内即完成了约 1200 万元的天使融资,被一众知名投资机构星认可。

该轮的一位投资人向 Odaily星球日报介绍,CRYSTO 当时估值 1.5 亿元(约合 2100 万美元),投资人打的是币,拿的是股权,但当时约定,股权会映射到项目代币 CSO 的私募投资部分。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至 2018 年 11 月,李国庆多次接受币圈媒体采访,表示自己看好区块链技术,并为 CRYSTO 打广告。 

2019 年 2 月,李国庆官宣从当当离开,并加入 CRYSTO 生态任旗下 DApp 的 CEO,此后更是亲自上手,在 CRYSTO 官方社群进行直播。

至 2019 年 4 月,CRYSTO 估值翻番,达到 4000 万美元。

但 CRYSTO 的光环并没有闪亮多久,甚至结局还不如那些作鸟兽散的“普通项目”,而是公然开撕。

Odaily星球日报获悉,CRYSTO 原 CTO 缪凯近日准备起诉 CRYSTO 的运营公司——文旗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理由是该公司违反协议、未给缪凯承诺的 607.6 万枚 CSO。

2019 年 12 月 31 日,缪凯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文章复盘自己在 CRYSTO 的经历,并表示“CRYSTO 的收尾,交给律师处理,似乎是更好的选择。”

Odaily星球日报就此采访了缪凯和若干 CRYSTO 的投资人,以一窥 CRYSTO 目前的处境和走向这一结局的原因。

作为 CRYSTO 的原始发起人之一,缪凯是 CRYSTO 此前的境内主体——海南水晶区块链公司的三大股东之一,持股 15%,另外两位股东分别为马铭泽(持股 60%)和李国庆(25%)。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已于 2019 年 5 月申请简易注销。

而当前,CRYSTO 的另一公司(也是其微博主体)北京文旗天下仍在运营,缪凯持股 15%,李国庆则不在股东之列。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根据自述文章,缪凯在参与 CRYSTO 期间,负责团队招聘、白皮书撰写、公链开发、激励计划制定等讨论和决策。 

至 2019 年 5 月,“因创始团队成员间方向和理念差距太大”,缪凯放弃公司股权及所有职务,离开 CRYSTO,但获得了 607 万枚未解锁的 CSO。据缪凯介绍,双方约定其中 80% CSO 于 2019 年 7 月 1 日行权(也即给到缪凯),剩余 20% 至 2020 年 2 月 1 日行权。

但直到现在,缪凯也未收到协议约定的代币。

另一边厢,CRYSTO 的早期投资人也向文旗天下发了律师函,诉讼理由同样是未收到应得代币,并要求退还投资款。

据接近该投资人的知情人士透露,该投资人在 CRYSTO 天使轮时投入,投资额不超过百万元,其中半数的资金为代人投资。

此外,Odaily星球日报了解到,CRYSTO 多数投资方均未收到应得代币。Odaily星球日报就此向比特大陆、硬币资本、量子链、DFund 和 Spark Capital 等多家投资方求证,其中三家机构明确表示从未收到代币。

在这个行业里,项目方与私募各种反目成仇的故事已经屡见不鲜,但拿了钱,上所数月就是不打币的,也是少见。

公募投资人发起千人维权群

除了团队内部矛盾、私募投资人亏损有待解决,CRYSTO现在面临的,还有数百甚至上千人的公募散户维权。

如前所述,CSO上所价格仅为公募价的1/2,上所之后币价又一泻千里,至今更是跌去了80%。所以,从购买的那一刻起,公募投资者即沦为了永无机会回本的“接盘侠”。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据 CRYSTO 的一位投资者介绍,2019 年 6-7 月份,CRYSTO 开始对接数个社区和代投人,以平均售价 0.1 USDT 的价格开启公募(ICO),大约 1 个月之内,募集了 100 万美元(约合 700 万元)资金。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某 CRYSTO 代投提及和官方合作及代币定价

该投资者给我们发了一张当时的消息,并表示,这些所谓的战略投资,几乎都是社群在联合 CRYSTO 项目方做公募。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小周是众多公募投资者之一。他本职工作是某互联网产品运营,兼职炒币。2019 年 3 月份之后,行情止跌回升,他被无端拉进各种炒币群,其中就包括了由 CRYSTO 代投拉起来的群。 

谈起 CRYSTO,小周直言,最开始是被“水晶”这个名字所吸引,以为它能成为乌合小币中的”一朵清莲“,加上项目此前有大佬和机构站台,在观望半个月后,他向群主(代投)购入了不少 CSO。

但就在 1 个月后(2019 年 8 月),CSO 以 0.06 USDT 的价格首发 Biki,比公募价 0.1 USDT 低了一大截,让小周等一众投资者傻眼了。

小周心想,此前 IEO 流行”打折上币“,CSO 为博热度如此做倒也情有可原,毕竟市场向下趋势愈发明显。但没想到的是,CSO 开盘即巅峰,此后短时最高价格也仅涨至 0.078 USDT,远不足以回本。

于是,用户群瞬间变成了维权群。

“光我知道的 500 人维权群就有 3 个”,小周说道,“但几乎没用,这边,自己的代投开始信息不回电话不接,而 CRYSTO 官方则采取了解散用户群的极端手段。”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如上图,CRYSTO CMO 白晶晶在解散公告中言及给投资者退币。但据小周介绍,所谓“退币”,从给出的回购价(按照 0.06 USDT 的开盘价)上投资人就亏了,而且,这种回购也只是给到部分“闹得凶”的用户。而很多经代投参与的投资者,官方根本不认。

表面人人都是输家的项目,谁是赢家?

从明星项目到各路人马维权,CRYSTO 的坠落似乎在一开始就埋下伏笔。

在缪凯看来,大佬投资、站台的初衷不是为了这么割用户,但在项目发展过程中,负责人马铭泽的“创业初心和责任心”成疑,导致了后续的系列事件。

“我相信无论领头的国庆,还是后续李笑来、吴忌寒、帅初、丹华资本等,都是因为支持区块链行业结合落地的实际业务才投资的,项目的初心并不是单纯的割韭菜挣钱。可惜,项目后续进行时,无论在资金使用、还是业务方向上,创始团队之间似乎意见不太统一。“缪凯在文章中复盘道。

“我第一次觉得,可能找错了合伙人是在去年(2018 年)底。2018 年下半年,币圈遇冷和运营业务进展缓慢,原计划于 12 月上线的指阅 DApp(研发已完成)被莫名叫停,经董事会协商,项目方向转为公链。我开始怀疑,不是因为项目方向调整,而是(合伙人,也即操盘人马铭泽)缺乏责任感和对创业初心的偏离。”

关于项目从 DApp 变为公链的是非,我们已经无从考证,但关于马铭泽资金使用缺乏透明度、让项目走上直接割韭菜的道路倒有迹可循。

缪凯在文中继续道,“我负责技术团队时,用仅仅不到 50 万的工资成本研发公链,加上 DApp 的研发成本,整体费用也就100多万,项目见面会和行业酒会(所用资金)都不到 1000 块,已经尽可能省钱,这些都有当时的审计为证。但对于其余 1000 多万的投资款在何处使用,虽然我曾多次在董事会内质疑,但具体资金使用与决策,并不在我的控制范围内。”

转型公链后,马铭泽接下来要做的,似乎不是要如何建设生态,而是如何赚一笔快钱。

“当合伙人开始讨论邮币卡、传销盘的时候,你会突然发现,你想讨论的业务落地、技术细节、运营执行基本上没人关心。而当交易所上币私下沟通、老鼠仓配合回扣这类信息传到我耳朵里时,我想是时候拉到台面上来做选择了。结果,很遗憾,经过董事会二选一的投票,我黯然退出。”据缪凯自述,这成了他离开 CRYSTO 的直接原因。

一位散户投资者赞同缪凯的说法,从马铭泽团队的发币、上所的“事迹”可知,其正如俞渝此前在朋友圈所言,是个实打实的“小骗子”。

该投资者也表示,项目的直接操盘手虽是马铭泽,但当初投资人认马铭泽,也是信赖”大佬的眼光”。马铭泽追随李国庆数年,据公开资料,马铭泽原任李国庆秘书、当当网无线事业部总经理,负责技术和市场。

有意思的是,按照 CRYPSTO 的进度计划,先上线水晶Ex 交易平台,再发行水晶Ex 平台币 CSX 和项目代币 CSO,同时上线“早晚读书”,CSO 流通的载体水晶商城和公链至少要到 2020 年才能上线。

如今,2020 已至,但 CRYPSTO 上线的各项目和代币近乎扑街。CRYSTO 官网已经不能正常下载其 APP,水晶Ex 官网已无法打开、平台币不知所踪,CSO 暴跌了 80%、与此同时很多投资者还未拿到币,而早晚读书,早已和 CRYPSTO 没有关联,计划中的“水晶商城和公链”,想怕也不会再有。

CRYPSTO 问世之时,多少从业者也曾认真探讨过“区块链 + 内容版权”的机会和挑战。当时,人们设想这一项目将遇到的挑战是:视频、音乐、出版等各个应用方向都需要解决海量资源的存储问题,以及相关的审查机制、激励机制等产品设计能否做好。

事实时,在离那些实际问题十万八千里、第一步还没迈出时,项目就倒下了。

维权能有结果吗?

对于最近的维权声浪,仍在运营 CRYPSTO 业务的 CEO 与 CMO 似乎并不在意。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投资者称要起诉 CRYPSTO 时,CEO 马铭泽的态度是“那你去起诉啊”,而 CMO 白晶晶,此前曾作在多个社群中宣讲。

团队反目、投资人维权,李国庆站台的CRYSTO有赢家吗?

在应对散户时,白晶晶一般以“上币费、回购加起来一共亏了 100 多万,四五个月没发工资了”等说辞推脱。 

Odaily星球日报也向马铭泽和白晶晶求证了团队与投资人皆未收到代币是否属实,有无进一步回应,截止发稿前,两人均未回复消息。

让团队主动负责已不现实,那么可否借助法律手段?

小周摇摇头,“我们的维权群拉起,但又多次解散,为何?我们也反思了,在参与投资数字货币时,流程的不正当性让投资者的权益没一点保障。”

“首先,很多人是通过代投买的币,现在代投这层中介已经溜之大吉找不到人,微信又不定是实名的,很难告他;其次,哪怕是和马铭泽团队直接买的币(比如私募投资人),你抓着这么个公司主体想要起诉,但走民事诉讼的话你需要向警方提供对方的姓名、身份证、住址等,绝大部分投资人都不知道这些,怎么立案?”

说完,小周卸了口气,以“就当是币圈给我上了一堂课”,结束这次复盘。

原创文章,作者:黄雪姣。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黄雪姣

资深作者

黄雪姣

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注明职务与事由。

总文章数: 39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