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2019-12-27 14:14:00

“中本聪这么做是不对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 Conflux中文社区(ID:Conflux-Chain),作者:杀生,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所以,中本聪这么做是不对的。”沙县小吃的老板拍了拍手上的面灰,埋下头说道。

说罢,敞开马甲露出了插在胸口口袋里的冷钱包与BTC纪念章,并示意我挪开一个位置让他坐下。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我与同事在公司对面的沙县小吃叫了葱拌面和蒸饺吃得正香,聊着区块链之时,情绪激动我拍案而起,高声朗诵:

“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徘徊。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警察,都联合起来了。”

沙县小吃的老板拿着抹布擦了一下我的桌子说道“这是GCD宣言,这么说,是同志了?”

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夹起葱拌面就往嘴里送,并喃喃“嗯嗯…”

“所以说,中本聪这么做是不对的。”

我虎躯一震,“你怎么这么说呢?!”心想,他怎么能这么诋毁我的偶像。

“时间要回到08年奥运会,有个老外来看奥运会”,老板把抹布放在一边,顺手点起一支烟,吐出一个圆圈,好似一个“$”的形状。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此时我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脸相油腻黝黑的中年老板,他好像看到了我眼中的疑惑,便继续说道:

“那个老外好像身上一分钱都没有,眼看大中午饥肠辘辘却没钱吃饭,我这店虽小却也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了他的窘迫,便招呼他进来….”

我从疑惑变得不耐烦,忍不住出言打断他,“你的意思中本聪来过北京?”

老板没有理会我,“他当时也是像你一样,背诵了一段共产党宣言,所以我就给他端了几笼蒸饺。”

“老板你是不是脑子瓦特了?”我情绪激动地说道。

“你看到墙上的菜单了吗?”他问我,

“什么意思?”

“它看似是菜单,其实是一门被冷落的中文编程语言——易语言。”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我的同事翻出电脑,几行菜名敲入电脑,惊呼“难道,这墙上是一个共识协议?”

此时,老板拿出一笼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蒸饺,“蒸饺代表着交易手续费Gas。”

然后俯下身,贴在我耳边说道,“你以为我们只是一家小吃店?其实是我们是一种联盟链。”

脚尖碾灭地上的烟屁股,他眼神坚毅地看着远方。

“沙县小吃是区块链?!”我惊呼。

“我们不是为了赚钱才在全世界开了十万家店的。无论走进随便哪一家店,菜单都是一模一样。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其实是为了推广区块链,才与他们在街头设立实验室。”

“他们?”我和同事疑惑了,难道还有别人参与进来?!

老板笑了笑,眼神不经意地瞥向了街上。

我顺着他的眼光,“难道,兰州拉面和周黑鸭也……?”

“何止,还有新疆大盘鸡和李先生牛肉面。不过,李先生背叛了我们,违背了区块链思想搞起了涨价,五年前被投票踢出了节点。有没有发觉现在街上的李先生牛肉面店面越来越少?如果不是为了一些老用户的节点数据,根本不会留着这些李先生牛肉面”,老板有些愤愤。

我与同事面面相觑,沉默良久……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几十年来,兰州拉面和新疆大盘鸡都是我们忠诚的战友。去他们店里点餐,跟收银员对上暗号'联盟链万岁',就可以打八折”。

老板叹了口气,回到了我最初的问题,“这几十年来,只有中本聪这个聪明人参透了沙县小吃的菜单。”

我急忙打断他说出了疑问,“可是,08年奥运会的时候中本聪还没发布比特币白皮书,那个时候还没有比特币。”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老板微微一笑,“年轻人,你以为区块链是2009年才出现的吗?”

“难道……08年,沙县小吃?”,我隐约记起沙县小吃是2008年走入人们的视野。

“不全对,还有龙泉寺”,老板纠正我。

“等等!龙泉寺?是那个很多高考状元出家的寺庙吗?”感觉自己正在接近一个普通人从未触及的真相。

“这几年,是不是出家的清华北大学霸尤其多?”沙县小吃老板又点燃了一根烟。

一口塞进两个蒸饺,我忙点点头。

“我们和龙泉寺都是区块链理念的早期探索者,不过我们是联盟链,龙泉寺却是私有链。这两年联盟链发展迅速,龙泉寺高层压力也很大,才秘密安排大量高材生出家,加紧开发。”

“不过,我们当中出了一个叛徒,说叛徒也过于严厉,算是一个异类吧。”

说到此时,老板不落痕迹的一个转步,面向墙壁,我却看到两行清泪流过老板油腻黝黑的脸颊。

“中本聪?”我彷佛明白了些什么。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老板狠狠地吸了一口烟,“他在我这吃过了一顿饭,死活要留下干活儿还饭钱,我的大厨手把手教他写下了第一行代码。他上手极快,是百年一遇的天才,可惜……”

“奥运会结束后没多久,他就不告而别。没想到竟做了公有链,还在链上搞比特币”,老板又端出了一碗热腾腾的葱拌面放在我桌上,继续说道,“毕竟太年轻了,被人利用,沦为ICO的工具”。

“沙县小吃竟然是中本聪的师傅!”,我再一次震惊,拌葱拌面的手却没有停。这个中午的经历,已经足够我从容面对所有问题指向的共同答案,“这么说,中本聪是在沙县小吃学会了区块链的思想了?”

“也不完全是”,朴实的老板此时却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继而正色道,“我们只教会了他术,却没教会道,是我们的错。”

区块链狂想曲:原来沙县小吃才是最牛的区块链

脱下了满是油渍的白围裙,老板捋了下皱巴巴的袖子,“GCD人不屑于隐藏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我风卷残云两口吃完了一盘葱拌面,津津有味地想继续听下去,老板却漫不经心收拾起了碗碟,摆了摆手。

“你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中本聪违背师道后也无颜面对于此,选择了隐姓埋名。”

几个月后,我回到了家乡,走进了一家兰州拉面,“菜单”(共识协议)依旧是老样子,我不禁肃然起敬,恭恭敬敬走到收银台,点了一碗普通的兰州拉面,一边扫描微信支付二维码,一边靠近收银员的耳边,轻声说道

“联盟链万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onflux

特邀作者

Conflux

致力于打造一真正去中心化的高性能DApp公链平台

总文章数: 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