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变量2019:炒作、严打、暴富,寒冬中区块链玩家的众生相

2019-12-25 11:28:00

这些 2019 年产生的新事物,犹如一枚枚石子,在被投入区块链这个大池子后,溅起了阵阵水花,到临近年末的时候,又回归了平静。

编者按:本文来自区块律动BlockBeats(ID:BlockBeats),作者:0x66、0x29,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在 2018 年底的时候,面对区块链行业熊一样的市场环境,很多人对于 2019 年还是有期待的。遗憾的是,人们从年初,期待到了年尾。

因为去年的熊市、明年的比特币产能减半,以及 KOL 们对于比特币价格的预测,人们从心里认为比特币价格会涨,但不确定的就是,比特币会在今年涨到什么地步。所以,每一个能勾起比特币价格上涨的因素、事件,都能挑动起人们的神经,吸引着大家进场。人们不知道哪条信息会让激起市场情绪,一件事都不敢错过。

单看挑动人们神经这一方面,2019 区块链行业的表现并不赖,行业发生了很多事,也似乎引出了很多风口,新名词与新玩法是这一年最显著的特征,隔几个月就会有新名词出现,紧紧抓住人们的注意力。

但这些时刻在变的新名词,让行业发生了什么改变吗?

价格曲线,是市场上人们的心理曲线。一个最直接的感知是:如果你从今年 12 月 16 日从市场上购买了比特币,那这时候的价格和今年 3 月的价格一样,无论中间涨跌起伏,当下的你仍能买到 9 个月前同样价格的比特币。

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一年里,有哪些让人们心里曲线涨跌起伏,最终又回归年初的原点的因素、事件,与人物。

严打区块链犯罪

监管,是 2019 年的区块链行业一个不可越过的关键词。

2019 年下半年,深圳最先拉开新一轮全国性清理整顿的大幕。

11 月 21 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等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在深圳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官网发布一则「关于防范『虚拟货币』非法活动的风险提示」,对虚拟货币炒作等非法活动展开排查取证。

随后,上海也很快发声。11 月 22 日下午,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会议办公室、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也表示,要加大监管防控力度,打击虚拟货币交易。违规活动一经发现立即处置。

同一日,接近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人士明确指出,区块链不等于虚拟货币。目前所有打着区块链旗号关于虚拟货币的推广宣传活动均为违法、违规。监管部门对于虚拟货币炒作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打击态度没有丝毫改变。

据证券时报报道,上海、北京、东莞、杭州、深圳、河南等多地均出台了加密货币的监管政策。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密集性地推出相关政策,今年的监管氛围显然不同于往年,而最明显的是,今年开始抓捕加密货币行业的犯罪嫌疑人。

10 月 30 日,北京警方一举破获某非法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诈骗案,抓捕犯罪嫌疑人数十人。这不是个案,有消息人士透露,因为交易平台 IDAX Global CEO 失踪,导致用户无法在交易平台使用钱包功能,IDAX 已被立案,「警方已在上海逮捕多人」。

12 月 23 日,山西省太原市公安局官微披露称,太原公安迎泽分局成功侦破了该市首例打着区块链交易虚拟货币的云币平台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 72 人,受害人达 300 余人,涉案价值 3000 余万元。

很明显,监管对于打着区块链旗号进行非法金融活动的行为,绝对不会手软。

披着资金盘外衣的模式币

今年清明节后,行业社群里出现最多的三个字,是「模式币」。

「模式币」,是一类项目的代名词,他们的玩法叫「走模式」。模式这个词怎么解释,一直没有一个具体的定义,通俗来讲,就是一切可以让项目价格上涨的方式,包括拉人头、传销、高控盘等等让投资者相信价格可以上涨的方式,就是模式。

熊市里,模式币出奇的火。

今年 5 月,一个名为(VDS)的项目火了,VDS 自诩为共振币,属于模式币中的一类。

按照 VDS 的规则,投资者需要把比特币存进一个池子中,换取 VDS。存的越早,可兑换的 VDS 越多。在项目刚刚上线时,一个比特币可以兑换 3700 多个 VDS,随着上级不断拉进下级,参与用户越来越多,比例兑换越来越小。VDS 的目标,是与比特币 1:1 的兑换比例。

谁也没想到,VDS 有如此惊人的吸金能力,短短 2 个月,就吸金 3 万 BTC,而 VDS 的价格也水涨船高,从 2 元涨至 80 元,上涨了 40 倍,总市值一度飙升至全球第 13,仅次于门罗。

巅峰时期,VDS 甚至带火了曾经不那么有名的交易平台,二线交易平台借助 VDS 的巨大流量,让自己一跃成为社群内炙手可热的平台,他们成了另一种获益者,平台 token 暴涨,由此带来巨大流量,以及丰厚的上币与手续费收入。

项目方也受到了模式币的影响,首先是模仿 VDS 的项目,用一模一样的方式,试图吸引了一波热度。同时一些已经上线的项目,为了流量,也选择走模式,一时间,模式成了主流,不走模式的项目,在当时的市场中寸步难行。

可庄家总是要离场,他赚的永远是后来投资者的钱。这些模式币一个一个的崩盘,终于让那些相信自己能成功离场的人相信了:他们永远不能成功离场。

今年清明兴起的模式币,不到半年就不再成为行业关注的焦点了。

区块链融资方式翻新

2019 年的第一个新名词,非 IE0 莫属。IE0——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交易所首次代币发行。

IE0 的概念,不难理解,就是新项目在一个交易平台上首发,用户只能通过交易平台的平台 token 去投资新项目。发明这个玩法的,是 Binance。

1 月 28 日,Binance 上线 Launchpad 板块,第一项 IE0 项目是孙宇晨刚收购不久的 BTT(BitTorrent)开放众筹,15 分钟内,600 亿枚代币被抢购一空。3 日后开放交易,二级市场最高价格相比于 IE0 众筹价格上涨了 15 倍。

在今年年初,投资者不管投资什么都亏钱的时候,一个能让投资者赚 15 倍的玩法横空出世,就好像 2007 年在诺基亚、黑莓、摩托罗拉那些全键盘手机中,突然出现了 iPhone。

于是,2019 年第一个热点出现了,主流交易平台争先恐后地宣布提供 IE0 板块,每次众筹抢购的时间都是按秒来计算,时间越短,说明平台、项目越火爆。

而投资者也开始想办法,由于交易平台对参与用户和中签的限制,投资者开始出现购买海外 KYC、网吧包场、雇人抢购、写程序脚本抢购,或者修改浏览器代码抢购等等行为,为的就是能参与到这场难得「造富」活动。

变量2019:炒作、严打、暴富,寒冬中区块链玩家的众生相

IE0 最火的时候,有玩家甚至包下网吧进行抢购

据不完全统计,参与 IEO 的项目超过 40 个,群众热情最高的时候,交易平台一周就会上一个 IEO,有的交易平台一次可以上 4 个 IEO 项目。甚至有的平台已经不满足于 IEO,为了吸引流量,借着 IEO 的热度,各大交易平台别出心裁推出其他 IXO 玩法,或者半价销售。IEO 带起了交易平台的流量,平台接踵而至的活动,在比特币慢慢上涨的背景下,让人有了牛市的错觉。

错觉始终是不真实的。

这种在熊市下,以低价换取流动性的玩法,支撑项目价格持续上涨的根本因素大多不存在,因此,以 IE0 名义上线的代币,大多在开盘暴涨后相继下跌,而参与 IE0 的投资者,早离场者有收益,晚离场者只能被迫接盘。

在早期的疯狂过去后,曾经炙手可热的 IEO 项目大多已经破发,出现 80%-90% 跌幅的项目也不在少数。投资者热情退却,这场在 2019 年初开始的狂欢,没能撑过一年。

全球稳定币 Libra 遭请全球狙击

Facebook 的加密货币稳定币 Libra,无疑是今年全球范围内的行业高光时刻。

6 月 18 日,在整个行业的翘首期待中,互联网巨头、拥有全球用户 27 亿的 Facebook 的加密货币计划正式公布,在这份长达 28 页的白皮书里,详实地介绍了加密货币稳定币 Libra 的规划、技术和成员,以及未来规划,并指出,「Libra 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坐拥 27 亿用户、相当于超过世界 1/3 人口数量的互联网巨头发行数字货币,这让一直充斥着「泡沫」、「骗局」等标签的区块链行业再次开始被人们关注。对于这份新出炉的白皮书,金融、互联网、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甚至美国总统都从不同的角度表达自己的评价。

但不管人们对于 Libra 如何评价,不能否认的是,Libra 的出现是对比特币的一个完美公关,借助 Facebook 的体量,对比特币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宣传。价格说明了一切,在 Libra 出现的 4 天后,比特币价格时隔 15 个月后再次站上 1 万美元,接着马不停蹄地涨到了 1.4 万美元。

1.4 万美元,是今年比特币价格的最高点。

变量2019:炒作、严打、暴富,寒冬中区块链玩家的众生相

KuCoin 数据显示,比特币在 2019 年 6 月 26 日逼近 1.4 万美元

不过,即便是巨头主导,Libra 的推进依然困难重重。在经历德法意三国公开反对、监管机构担忧、协会成员陆续退出的「多重打击」,以及扎克伯格前往国会接受议员质询之后,Libra 能否顺利推进仍然备受关注。

近日,有研究员发现,Libra 白皮书的内容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尤其是关于储备资产本身的运作方式。在原版本的白皮书中,「储备资产的利息将用于支付系统成本,确保低交易费用,向为启动生态系统提供资金的投资者(此处指 Libra 协会成员)支付红利,并支持进一步增长和采用。」的部分,被改成了「储备资产的利息将用于支付系统成本,确保低交易费用,并支持进一步增长和采用。」关于分红的部分去掉了。

有分析称,这一改动是为了将 Libra 被视为有价证券的风险降至最低,尽可能清除 Libra 合规推出路上的障碍。

嘉楠耘智上市

11 月 21 日,在众人的期待中,全球比特币矿机第二大厂商嘉楠科技成功登陆美股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 CAN,发行 1000 万股 ADS,美股定价 9 美元,坐稳「全球矿圈第一股」。

由于矿机的独特性,包括比特大陆在内的矿机生产商曾多次寻求上市,均没有结果。矿机生产商的盈利与比特币价格息息相关,比特币价格上涨,矿机供不应求;而比特币价格下跌到矿机挖矿没有收益,那矿机很难卖出去。

从嘉楠耘智的招股书上也能看出来矿机生产商对于比特币价格的依赖。2018 年上半年,比特币价格达到了 1.9 万美元的历史最高点,嘉楠耘智可以有 2.2 亿人民币的收入;而 2019 年上半年,比特币从 3500 美元价格向上爬,嘉楠耘智根本无法盈利。

变量2019:炒作、严打、暴富,寒冬中区块链玩家的众生相

在前三次试图上市失败后,嘉楠耘智在 2019 年终于成功上市纳斯达克,这也宣告了区块链企业获得了传统金融界的认可。

但矿机生产商的上市,并没有为区块链行业带来任何波动。比特币价格没有上涨,嘉楠耘智股票也早已破发。

区块链内部金融模式已落地

这是今年为数不多、可以看成是行业发展进程的两个概念。

Staking 的故事,要从共识机制 PoS 开始讲。不同于以比特币的 PoW 共识为代表的节点挖矿,PoS 共识网络的节点先持有 token,再将 token 抵押,以获得系统的 token 奖励。简单来说,从币本位的角度思考,Staking 就是活期储存。

从 Tezos 开始,Cosmos、Algorand 等明星公链项目相继公布 Staking 的玩法,Staking 的风潮开始刮起。普通玩家、项目方、矿池、钱包、交易平台、节点服务商等多方主体也纷纷进场,渐成规模。

为了吸引用户,Staking 的玩法也在不断演化。最开始用户主动锁仓质押获得奖励,但解锁时间漫长,比如 Cosmos 的解锁时间需要 21 天,这 21 天中用户不能执行任何操作;针对用户痛点,一些交易平台推出了软锁仓服务,比如 KuCoin 交易所的 Soft Staking 持币返利服务,用户在平台上无需主动质押,可自由交易或提现,同时获得每日质押收益奖励,打消了用户在 Staking 后币变多了,但因币价下跌资产反而缩水的困扰。

现在看来,Staking 的火爆也不无道理。长期看好项目的投资者,可以将手中的代币质押给节点服务商,获得相应的通胀收益,这也是熊市下持币者获得稳定代币收益的一种选择。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就是去中心化金融——Defi。这并不是今年的新概念,但却在今年爆发。

DeFi 的核心原则是提供一个全新的、无需许可的金融服务生态系统,没有任何中心化权威,世界上任何人都可以使用。

去中心化借贷的意义就在于它是无差别的对待所有人,让持有数字资产的人都可以得到合理的待遇。虽然传统民间借贷被管控了,但是借贷的需求并没有减小。去中心化借贷最大程度地降低信任成本,只要相信代码,就可以完成借贷。

顶级资本也看好这个领域,在以太坊上的 Defi 应用,包括 MakerDAO、Compound、dydx 等等应用都拿到了 a16z、Polychain Capital 这样的顶级资本投资。与去年相比,被锁定在 DeFi 应用中的资产规模增长了 10 倍以上,从 5000 万美元增至今天近 10 亿美元。

而由此发展起来的去中心化借贷产品或套利平台,也在不断丰富和繁荣,从 Bloqboard、Compound、Dharma,到 InstaDApp、Lendroid、Zerion 等,虽然这类产品并未触达普通投资者,但不妨碍其成为最具潜力的金融产品类型之一。

可 Staking 与 Defi 也不是完美无缺,最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当价格暴跌,跌到 Staking 和 Defi 都不能坚持的时候,用户还如何参与 Staking,如何使用 Defi。

0.32 美元的比特币

2019 年 8 月 23 日,加密货币历史也许会记住这一天。当天,亚马逊云服务器(AWS)的一个机房出现了故障,所有使用 AWS 东京服务器的企业和用户均受波及,里面就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

海外交易平台 Binance 最先受到影响,做市商在读取价格数据时候出现错误,做市商的交易程序在代码层面的不完善,让程序对价格判断产生了偏移。而其他锚定 Binance 价格的平台,如 BitMax、Citex、Hopex、BKEX 这些交易所的币种价格均出现剧烈波动。

有人在 Citex 以 0.32 美元/比特币的价格,在成交了 45 个比特币,也就是用 100 人民币,买到了本应价值 315 万人民币的比特币。也有人以 163 个以太坊,也就是 22.1 万人民币的价格,卖出了本应价值 0.35 人民币的 ADA。

还有很多人,在短短 5 分钟内,获利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区块链技术没有问题,这个技术上的意外,却让人梦回 2009 年,以超乎意料的低价,买到了比特币。

谁是中本聪

还是要从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开始说。今年的第一件大事,依旧是「中本聪到底是谁」这个在区块链行业热搜榜霸占数年的话题。

今年 2 月 8 日,作为去年 11 月份刚刚从 BCH 网络分叉出来的 BSV 的代表,2016 年就自称自己是中本聪的 Craig S. Wright 首次正式在公众面前表示自己的态度,他在自己的 Medium 上发布了一篇文章,名为《我曾是中本聪》。

同时他也在 Twitter 上公布了一些可以证明自己的中本聪的证据,包括与澳大利亚政府的信件、早年的比特币白皮书等等。

很快,网友们就找到了 Craig 这次文件造假的证据。虽然 Craig 予以否认,可因为以往过激的言论,大多数人依旧选择不相信 Craig 的话。

而 BCH 阵营也没有闲着,就在 Craig 发文的当天,BCH 的首席开发者 Amaury Séchet 站了出来,也在推特上说自己就是中本聪,并公布了一段 ECDSA 数字签名。

数字签名的作用是用来验证公钥,当然,给出的签名确实可以和中本聪的公钥对应上,但是也有人表示签名可以伪造,这也不能完全确认他就是中本聪。

关于「中本聪」这个名号的争夺,热闹了几天就告一段落,虽然后来也出现了一些自称「今晚几点就能告诉谁是中本聪」这样的活动,也都是为了自己项目的推广做的营销手段。

比特币出现第十年,「中本聪是谁」还是没有结论。

梳理了一下 2019 年的区块链行业发展,主基调是寒冬,但依然是不同寻常的一年。

作为一个站在风口浪尖的行业,从 IE0 到共振币、模式币,再到如今渐成主流的 Staking、DeFi,以及众人瞩目的 Libra 和 DCEP,最后到成功上市的嘉楠耘智,这些 2019 年产生的新事物,犹如一枚枚石子,在被投入区块链这个大池子后,溅起了阵阵水花,到临近年末的时候,又回归了平静。

明年五月,比特币将正式迎来减半,投资者期待已久的减半效应是否会降临,新的一年,加密领域又会产生哪些新概念和风口,依然未知。不过,在这个瞬息万变的行业,无尽的变量也就意味着无限的机会。

以下为区块律动 BlockBeats 为您总结的 2019 年区块链行业变量事件图:

变量2019:炒作、严打、暴富,寒冬中区块链玩家的众生相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区块律动BlockBeats

特邀作者

区块律动BlockBeats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95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