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2019-11-25

嘉楠的今日,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

作者 | 秦晓峰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11 月 21 日,全球第二大矿机厂商嘉楠耘智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

从 2013 年造出第一台 ASIC 矿机,嘉楠耘智用了 6 个年头,终于走到了上市。

如今,出现在媒体镁光灯下的,自然是嘉楠的创始人张楠赓(南瓜张)以及联席董事孔剑平等人。

实际上,在嘉楠发展的早期,有一个名字始终与其牢牢绑定在一起,这便是:郭逸夫(YiFu Guo,中文名不明)。

包括彭博社在内的多家新闻报道表明,郭逸夫可能是全球第一台 ASIC 矿机——阿瓦隆矿机的设计者之一。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郭只是阿瓦隆的销售者。

关于郭的真实定位,也许只有南瓜张才能解答。

不过,郭逸夫与嘉楠之间的故事,却从另一个角度带领我们重新认识这家上市企业早期的发展历程。

识于微时,抵制算力集中

时间拨回 2012 年,比特币挖矿芯片经历了初级阶段的数次迭代:从个人电脑 CPU 挖矿、GPU 挖矿,进化到区域可编程门阵列(FPGA)时代。

这年年初,北航博士张楠赓正以「ngzhang」的 ID 在 Bincointalk  上在推销自己研发的 FPGA 矿机——Icarus 与 Lancelot,并渐渐有了名气。

彼时的郭逸夫,还在美国纽约大学坦登工程学院(NYU-Poly)数字媒体专业就读本科。不过,这个 22 岁的华裔小伙子已经开始研究比特币矿机,他也是比特币论坛上的一位早期原住民。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郭逸夫)

“大量的软件被开发出来,但是没有硬件。要真正挖掘比特币,我们需要硬件。”郭逸夫开始对平板电脑进行改造,使之能够挖矿,但效果一直不尽如人意。

2012 年 4 月,他来到中国考察,想为自己的矿机研究找新方向。也正是这次中国之旅,郭结实了南瓜张。

“4 月,我终于有机会去中国迈出下一步,从逻辑上弄清楚我需要做些什么来制造这个东西。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未来的一位联合创始人。“他说。

不过,两人都没曾料想,未来的他们成为战友,一同对抗矿业霸权。而促使他们最终联合的,便是 ASIC 矿机。

当年 6 月,美国专门开发比特币矿机的机构“蝴蝶实验室”宣布,准备研发一种性能远胜当时主流 FPGA 矿机的集中电路式(ASIC)矿机,并承诺将于当年 10 月交付第一批 ASIC 矿机。蝴蝶实验室也因此获得了一百万美元的众筹。

“(ASIC 矿机)一方面令人兴奋,因为比特币在技术上正在进步;但另一方面,我们也意识到了潜在的风险:我们不能垄断矿业,这对去中心化不是很好。”郭逸夫表示。

郭的想法与南瓜张不谋而合,两人都不想看着比特币算力被垄断。

于是,当年 9 月,南瓜张在 bitcointalk 上发帖宣布研发 ASIC 矿机,并为新矿机起名为「阿瓦隆」:

首批预售 300 台,每台单价 1299 美元;

预计 12 月样机研制成功,2013 年 1 月开始量产,2 月陆续发货;

如果第一批预订不足300台,则项目取消,已经付款的将得到全额退款。

也正是在这次预售中,郭逸夫这个名字,正式出现在阿瓦隆项目中。南瓜张发帖称,境外用户想要购买矿机,可以联系郭逸夫的邮箱。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Odaily星球日报查询到,同期阿瓦隆团队在美国也成立了一家公司,名为 BitSynCom LLC,公司管理人只有一人,正是郭逸夫。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美国工商注册注信息)

该公司在 bitcointalk 中也开设了账户,由郭逸夫运营,负责阿瓦隆矿机之后的对外销售和发言。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此时,距离蝴蝶实验室交付 ASIC 矿机只有 1 个月的时间了。虽然不少用户对这个新兴的团队并不看好,但凭借南瓜张之前的口碑和名气,首批 300 个单位的矿机还是预售一空。

“我们完全知道我们的竞争对手将在下个月交付这款产品。但这很好,因为我们只是让芯片和技术更广泛地应用。我们从未想过要把它做成真正的生意。”郭逸夫表示,当时团队并没有想从阿瓦隆项目上获得盈利。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 ,蝴蝶实验室跳票了,交货时间一拖再拖,这也给了阿瓦隆团队一个喘息的时间。

随后南瓜张辍学钻研矿机,终于在 2013 年年初研制出了全球第一台 ASIC 矿机。阿瓦隆的问世,也意味着比特币进入新纪元。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阿瓦隆早期在中国深圳的 ASIC 生产线)

这一年,南瓜张正值而立之年。郭逸夫只有 23 岁,刚刚大学毕业。

我成为了我讨厌的人

要说当时最开心的人,莫过于第一批拿到阿瓦隆矿机的矿工。

有的人只挖了几天就回本,随后继续挖矿,也有人选择以数 10 倍的价格转让矿机。第一批矿机也让这些早期玩家赚得盆满钵满。

这也让郭开始反思,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表示,按照他们预计,蝴蝶实验室以及 bASIC(另一个 ASIC 开发人员,最终未能发布)会率先发布 AISC 矿机。阿瓦隆的面世,只是为了阻止算力集中,给其他矿工增加一种选择。

“我们想要销售芯片,这样人们就可以制造他们自己的矿机,为一个单一的实体变得过于强大提供一个对冲,然后转移到一个新的项目。这是我们的主要目标,我们想要阻止这种潜在的垄断。结果,我们变成了我们试图阻止的垄断。”他说。

这并不是郭一厢情愿的看法,实际上,南瓜张的想法与他也是一样的。

2013 年 4 月,南瓜张宣布终止整体矿机的销售,只专注于芯片的研发和生产,并在网上开源了除阿瓦隆矿机除芯片以外的所有硬件解决方案。

“比特币的核心价值是人们对自由的向往,比特币挖矿不应该被少数人所控制。”南瓜张解释说。

另外,颇为令人惊讶的是,当时作为算力霸主的阿瓦隆团队,并没有参与挖矿活动。

“阿瓦隆团队没有自己的挖矿部门(测试部门除外)。”郭逸夫说。

这一习惯,也一直保留至今。在今年的美股 IPO 招股说明书中,嘉楠耘智表示,自始至终公司从未参与过加密货币投机或任何加密货币挖掘活动。

虽然阿瓦隆团队做了几件赚足口碑的事,但在当时也面临一些质疑。

首当其中便是矿机销售价格的提升。第一批矿机售价 1299 美元,但随后第二批和第三批矿机售价越来越高,分别是 1700 美元、6900 美元。

当时的社群中,质疑之声不断:

“阿瓦隆乘火打劫。”

“这就是垄断,等到蝴蝶实验室矿机出来,你们就完蛋了。”

……

对于矿机价格提升,郭逸夫出面解释。他表示第三批矿机售价与第二批其实是一样的,都是 75 BTC,只是由于比特币汇率上涨,导致价格提升;另外,第二批矿机价格提升的根本原因是矿机成本的上升,他们需要购买 SMT 机(用于将器件安装到电路板上的取放机)来生产第二代芯片组。

“如果我们想最大化利润,我们可以收取更多费用。我们有很多机会,例如将技术保留给我们自己或者自己去挖矿,但这绝不是我们的意图。对我们来说,这一直是一个理想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商业问题。”他说。

此外,阿瓦隆延期交付芯片也导致当时社区民怨沸腾。

2013 年 4 月,嘉楠耘智发起了第四批预售,南瓜张称预订后 9 到 10 周芯片可以到货。

可惜天不遂人愿,芯片未能如期交付矿机组装商。等米下锅的这些企业,也因为逾期交付矿机,信用破产,最终倒闭。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声讨南瓜张以及郭逸夫)

关于为什么没能如期交货,南瓜张给出的解释是,由于挖矿难度增加与其他厂商生产技术的进步,再生产第一代芯片是不负责任的。这个理由未能让大家信服,因为当年 7 月嘉楠耘智向瑞士发送了一批 1 万芯片的货;八月底,又一笔 2 万个芯片的订单发送出去。

事情逐渐发酵后,郭逸夫站出来,给出解决方案:一开始说退还 6 月之前预定用户的本金,但社区并不买账。最终,郭逸夫宣布,退还所有用户的本金,才算解决了这一芯片纷争。

从 7 月开始,郭逸夫需要每天在社群里回应用户的退款问题,整整持续了 3 个月。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回应问题)

激流勇退,另有打算

在阿瓦隆研制成功一年后,郭逸夫便渐渐淡出阿瓦隆团队,只是并未对外官宣。

在 2015 年的 Reddit 上一次问答中,南瓜张才官宣了郭逸夫离开的事实,并直言双方早已经再无联系。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为什么南瓜张要极力撇清二者的关系,郭逸夫又为什么离开了阿瓦隆团队?

根据公开资料, 2014 年加密市场进入寒冬,不少加密企业纷纷倒闭,矿机企业也岌岌可危。

对于郭逸夫而言,加密货币更多的只是一个爱好,他也并未将其看作是自己未来的事业。在接受 99bitcoins 采访时,他就曾坦言,自己更喜欢进行传统的电脑硬件开发。

“我想完成我的平板电脑开发。我不喜欢构建服务,我喜欢构建平台和基础设施。我想建立一个开源的平板电脑。苹果公司在说服我们,技术是昂贵的,而实际上他们卖的是奢侈品。我希望大幅削减成本,并提供一种价格为 100 美元的平板电脑,通过淘汰所有中间商,使其在性能上与Nexus 7 一样好。我们可以使用制造和工程技术,最终我们将拥有自己的工厂,因此开销很少。” 郭逸夫描绘着自己的梦想蓝图。

此外,直接原因可能与 CoinValidation 项目有关。

据福布斯报道,2013 年年底,郭逸夫与 Bitinstant 的首席技术官 Alex Waters、纽约共和党金融监管委员会 Matt Mellon 三人组建 CoinValidation 公司。

CoinValidation 的主要任务是,根据美国法律索要并收集比特币公司和用户交易的地址,存入数据库进行分析。如果有用户涉及到了被污染(不法交易)的地址,他们将会向监管部门报告。

简单而言,郭逸夫所要做的是,就是消除比特币的匿名性,使所有交易暴露在监管之下。这种超前的观点,即便是在今天的加密圈,也很难被接受。在那时候,更是天方夜谭,大多数玩家对三人进行了激烈抨击。

有玩家认为,如果该计划得到顺利执行,将会极大的降低比特币的易用性并造成比特币社区的分裂。

甚至有玩家猜测,郭逸夫会在阿瓦隆矿机中进行设计,使得通过该矿机挖矿的地址被监控。

因此,三人当时也被比特币社区纳入黑名单。

这大概也是为何,南瓜张极力撇清二者关系的缘由。

离开阿瓦隆团队,郭逸夫去了哪儿,我们不得而知,其社交账户关于个人信息的更新极少。我们只知道,现在的他似乎依然关注最新的科技进展与加密市场的发展。

台积电宣布有望在 2020 年上半年交付 5nm 工艺芯片时,他转发了推文;以太坊社区治理出现问题,他也发表评论。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不过,其社交账户互动人数,似乎永远是个位数。

后记

至今,关于郭逸夫与阿瓦隆的关系,在公开资料上始终模糊不清。

Cryptowiki(加密维基)介绍说,郭逸夫与张楠赓共同制造了第一代阿瓦隆矿机。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而在郭逸夫个人的领英账户中,同样显示其曾担任阿瓦隆项目联合创始人。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外媒彭博社以及 Cointmr 在评选加密货币百万富翁时,都曾提及郭逸夫凭借设计阿瓦隆矿机,获得超过百万美元的收益。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右一是郭逸夫,图片来自彭博社)

多方信息交叉验证,似乎证实了郭逸夫也是阿瓦隆矿机的设计师之一。不过,也有信源表示,郭只是阿瓦隆矿机的销售者。

加密货币早期参与者广庚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阿瓦隆矿机的主要设计团队是张楠赓、刘向富、李佳轩,郭逸夫是阿瓦隆的销售者。

公众号「老道消息」对此表示认同,其认为“早期的南瓜张已经是一个分工明确的团队,其美国市场由美籍华人郭逸夫经营”。

当然,如今再去就一问题进行深究,似乎也没有必要。

退一步讲,即便郭逸夫真的是阿瓦隆矿机的设计师之一,今日嘉楠能够上市与其关系也不是太大。嘉楠的今日,不是某一个人的功劳。毕竟,如果没有后续融资和发展,嘉楠也根本走不到今天。

不过, 最起码,郭逸夫曾经来过。 

阿瓦隆矿机背后的另一个“神秘人”

原创文章,作者:秦晓峰。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秦晓峰

新锐作者

秦晓峰

做最专业的区块链报道,爆料交流加微信 Pnjun0811~

总文章数: 29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