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IPO三次折戟:嘉楠美股开讲AI芯片故事

2019-11-22 13:03:00

阿瓦隆之父的悲情与励志。

编者按: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作者:JX kin,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11月21日北京时间22:30分,张楠赓被簇拥着站在团队和投资人中间,按下了纳斯达克敲钟仪式的按钮,金黄的彩带朝着他们喷洒下来。

这位80后创始人带着他经营了6年的嘉楠耘智,为IPO努力了3年,遭遇3次失败后,终在美股市场圆梦。

嘉楠耘智的股票代码CAN已经在纳斯达克上有了曲线,1000万股、9美元价格公开发行价意味着其总募资规模为9000万美元。相比招股书上首次公布计划募资的4亿美元,缩减了77.5%。

这家以研发比特币矿机起家的企业,在2013年以一台阿瓦隆矿机而闻名中外币圈,他的缔造者张楠赓退学研发集成电路ASIC矿机芯片的经历,至今仍是区块链行业津津乐道的一段往事。

在经历了2014年至2015年的比特币熊市后,专注于矿机市场的嘉楠耘智,试图以传统资本运作来逃脱币市波动带给它的不利影响。此后的3年里,从A股、新三板到港股,嘉楠耘智每年一试,也每年一败。

中国证券市场从未给任何矿机企业一张入场券,嘉楠无获,它的同行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也如此。

如今,手持纳斯达克门票的嘉楠耘智被中国的区块链同仁戴上了“区块链第一股”的桂冠,这也意味着张楠赓和他的团队则将背负股民对他们透明守矩、创造利润的压力。这次,他们面向5G风口开讲AI芯片的故事,征程刚刚开始。

正式启程美股 开盘涨40%

距离纽约15000公里外的北京东三环一家酒店里,近200家中国媒体见证了“全球区块链第一股”CAN开始跳动的股价。北京时间11月21日23点46分,嘉楠耘智(股票代码CAN)开盘价报12.6美元。

1个小时前,这家矿机商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公开发行价为9美元,开盘价较此上涨了40%,为它的IPO之旅开了个不错的头。

张楠赓终于拿到了纳斯达克的门票,暗红色领带配上那件深色西服让他显得持重。上次他来纳斯达克时只是观众,这次,他为自己创立的企业亲手按下了敲钟仪式按钮。

IPO三次折戟:嘉楠美股开讲AI芯片故事

张楠赓在纳斯达克介绍嘉楠耘智

开市前,大屏幕上展示了此次CAN的发行总数为1000万,这意味此次嘉楠耘智初始募资规模为9000万美元。支撑这一规模的是嘉楠耘智近3年的营收数据。最新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度、2018年度和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收益分别为12.965亿元、26.427亿元和2.795亿元。

IPO三次折戟:嘉楠美股开讲AI芯片故事

嘉楠耘智近三年净收益均为正

招股书上,嘉楠耘智将自己定位为“通过专有的高性能计算ASIC芯片提供超级计算解决方案”的公司。从过去的收入构成看,比特币采矿机和其他矿机零部件的销售是该公司的主要营收来源,分别在上述披露年份占到99.6%、99.7%和98.3%。

此次,代表这个品牌登陆美股的主体公司是Canaan Inc.,注册在开曼群岛。在国内,大家更熟悉的是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它以Canaan Inc.全资控股的子公司的身份出现在招股书上。

“嘉楠”二字出自这家公司的两位初创者的名字,张楠赓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了第二位,“嘉”取了他创业伙伴李佳轩名字中“佳”的谐音。嘉楠的英文名Canaan是一部日本动画女主角“少女迦南”的名字,圈里人都知道,张楠赓是个二次元迷。

看得出,张楠赓喜欢Cannaan这个名字,股票代码CAN又带着两层寓意。

“能力与信心。”嘉楠耘智市场总监在北京的媒体聚会上回顾阿瓦隆芯片6年的迭代史后向台下高喊,“Yes,We can!”他说,2019年,公司的第二代AI芯片面向5G开发,2020年的第三代芯片将适用于边缘计算和云计算。

以比特币矿机芯片起家,上市前的营收数据也主要由矿机销售贡献,显然,此时的张楠赓给嘉楠耘智赋予了更大期待。他将能否“提升社会运行效率和改善人类生活方式”作为评价一个公司是否成功的标准,6年后,当芯片和5G成为衡量一个国家自主知识产权能力的标准时,嘉楠耘智也给自己加上了“中国自主知识产权AI芯片第一股”的使命。

抢发ASIC矿机 阿瓦隆面世

至少在2015年之前,嘉楠耘智还没法讲AI芯片的故事,怎么样让投入巨大的矿机生意活下去是张楠赓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6年前,一切还不是那么确定,尽管经历过洛阳纸贵、一机难求的市场需求,也遭遇过差点运转不下去的绝境。更早之前,卖矿机根本不能称之为产业。某种程度上,嘉楠耘智成立、阿瓦隆矿机量产正式开启了比特币挖矿这个产业,创造出一个以亿元计算的矿机市场。

初识比特币时,还在北京航天大学读博的张楠赓觉得,这串代码改变世界的可能性仅为1%。那时,他学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术业有专攻,顺势研究起靠计算机运算挖掘BTC的矿机,半年后做出了FPGA矿机。

用币圈早期玩家吴广庚的话说,FPGA是比特币挖矿第三阶段的第一个产品,“FPGA矿机的出现,对于GPU的比特币挖矿几乎也是摧毁一番的降维攻击。”在这之前,比特币主要靠电脑运算挖矿,分别经历了早期的CPU挖矿和GPU挖矿两个阶段。

行业向第四个阶段的迈进极具戏剧性张力,张楠赓为这个故事中添加了个人英雄主义色彩。

那是2012年6月,美国“蝴蝶实验室”宣称将推出集成电路式的ASIC矿机。比特币社区担心,这种矿机的运算能力,将让“蝴蝶”拥有对比特币网络造成51%攻击的可能性。

社区论坛中,ID为“ngzhang”的张楠赓声称,他也要造ASIC矿机,取名“Avalon” (译作“阿瓦隆”),如同亚瑟王传说中由9名仙后守卫的圣岛Avalon一样,成为抗御算力攻击的净土。

11月底,张楠赓在向导师休学遭拒后直接退了学。2013年1月,第一台阿瓦隆在北京的车库咖啡亮相;2个月后,阿瓦隆矿机首批量产300台。什么概念?吴广庚在他写的文章中援引了一位朋友的描述:当时比特币全网算力一共31.28T,每天全网产出3600 BTC;每台阿瓦隆的算力是60G,那么每台阿瓦隆矿机每天能产出5至7枚BTC。

按此计算,300台阿瓦隆的日产量至少为1500枚,占据BTC日总产量的42.8%,最高可达58.3%。当时,1BTC价值约260美元,300台矿机挖出的BTC,一天毛收入可达39万美元。

张楠赓的选择是一台不留,全球发货。阿瓦隆矿机在比特币价格影响下也水涨船高,从9000元上涨到25万元,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印象中,那时的一台阿瓦隆矿机,可以换一台丰田凯美瑞。

2013年4月9日,张楠赓和他的合伙人李佳轩各出5万元,在北京注册了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阿瓦隆诞生后,张楠赓觉得,比特币改变世界的可能性增加到了5%。

而ASIC芯片借由阿瓦隆量产,不仅仅创造了一个嘉楠耘智。那之后,一个以研产矿机为生的产业开始出现,为壮大比特币网络提供强力工具的同时,也带着追求更快运算、更低耗能的矿工们,从用CPU、GPU获得比特币奖励的极客爱好时代,直接跨越到用集成电路芯片挖矿的造富时代。

当然,其中也伴随着炒作泡沫和浪费能源的批评声。在比特币社区里,矿机逐渐成了比拼资本的富人游戏,普通人再也无法靠电脑挖出比特币。

这次,他们面向5G风口开讲AI芯片的故事,征程刚刚开始。

竞对出现 币价大跌

此后的阿瓦隆在矿机市场上一路高歌,对其形成威胁的“烤猫矿机”只是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计算机天才烤猫的消失成为币圈谜团,也客观上造成了嘉楠耘智最强对手比特大陆的出现。

被誉为中国“比特币布道者”的吴忌寒,那时还在投资机构工作。他2012年投资的烤猫公司就那么消失了。比特币的重度发烧友吴忌寒遇上了芯片设计师詹克团,2013年11月,ASIC Antminer S1 (蚂蚁矿机)问世,比特大陆正式开张。

那时,所有能产ASIC矿机的企业都赶上了好时候,BTC的价格在2013年11月来到了1200美元,矿机芯片也进入纳米级技术的比拼时代。阿瓦隆第二代矿机搭载了55nm芯片,一台矿机的每秒算力为150G,期货市场起拍价为8000元;同样纳米级别的蚂蚁1代“双刀片矿机”,宣称可供每秒180G算力,价格以万计。

两家矿机厂商开始在芯片性能上竞争,谁也没想到,2014年2月,比特币最大的交易所Mt.Gox被盗。之后,它的破产成了比特币市场熊市的导火索,币价一路跌至200美元,寒冬持续了整整1年。

但矿机生产商的竞争没有停滞,40nm、28nm,芯片的体积越来越小,矿机的性能越来越高,算力单位逐渐从G向T升级,市场份额也悄然发生变化。

2015年9月至10月,BTC开始从200多美元触底反弹。阿瓦隆虽然已经在2014年底就更新到了第四代,具备每秒1000G算力的输出,但同期的蚂蚁S5达到了1150GH/S的速度。

吴忌寒曾说,S5让比特大陆起死回生。比特大陆生产的ASIC芯片一度占据了矿机市场份额的8成。嘉楠耘智江河日下,“2015年下半年,是阿瓦隆最困难的时间。”吴广庚的文章中引述了当时币圈早期玩家的回忆,他描述,嘉楠耘智负责矿机销售的郭一夫已离开团队,张楠赓把剩余股份分给了伙伴李佳轩和刘向富,苦苦坚持,同时需要找到新的销售团队,消化遗留下来的矿机库存,“张楠赓甚至同意了大客户买矿机送股份的提议。”

也是在那时,对比特币网络分散算力有过巨大贡献的张楠赓开始获得外部资本的援助,董事和股东的名单不断增加。

IPO三次折戟:嘉楠美股开讲AI芯片故事

企查查显示,嘉楠耘智历史股东19位

现任嘉楠耘智董事的孔剑平在2015年4月,通过杭州数芯投资合伙企业投了760万元,同期,水木泽华250万元、彼特蒂尔140万元两笔融资也来了;之后,盈澜投资、置澜投资、华丁暾澜及姚永杰等机构和个人投资人加入。这一年,嘉楠耘智外部可查的融资金额达到了2850万元,张楠赓等创始股东又成立了控股公司嘉楠超芯,以30万元认购了公司14%的股份。

这些外部的融资支持大多来自杭州的资本圈,这也促使张楠赓在2015年9月将公司从北京改迁至杭州。这笔钱和这些人脉资源不仅帮嘉楠耘智度过了难关,也为它向AI芯片的研发过度提供了有力支撑。

三战IPO折戟 美股圆梦

币圈企业的生死受制于币市牛熊,这几乎是大多数币圈创业者都无法逃脱的魔咒。从2013年到2015年,嘉楠耘智几乎就是这个魔咒最早的验证者之一。

那之后,这家矿机商开始寻求更加稳妥的扩张方式。2016年,嘉楠耘智外部融资的进度加快,金额开始以千万计算,3、4月份可查的公开统计显示,其先后共计获得了1.287亿元的融资;随着阿瓦隆16nm ASIC芯片的研发量产,公司的估值也水涨船高。

IPO三次折戟:嘉楠美股开讲AI芯片故事

嘉楠耘智ASIC芯片的迭代历程

当年6月,嘉楠耘智第一次遇到了向传统资本市场进军的机会。但这之后,它在一级市场上的广受追捧与它在二级市场的四处碰壁,形成了鲜明对比。

当时,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计划以现金支付 10.61 亿元、发行股份支付 19.99 亿元的方式,全资收购嘉楠耘智。结果双方之间的业绩对赌引起深交所的注意,鲁亿通两次收到问询函,嘉楠耘智“借壳上市”之路终未成行。

2017年4月,奕甲投资以6120万元的资金拿下了嘉楠耘智股东嘉楠超芯转让的20%的股权。同期,宁波卓贤以约1.5亿元的资金认购了嘉楠耘智扩资新股的4.4712%股权。次月,另一笔来自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近3亿元的融资,将嘉楠耘智的估值推向了33亿元。

2017年8月,嘉楠耘智出现在新三板挂牌的申请名单中,财报数据显示,其在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1至4月营业收入分别为5531.73万元、3.16亿元、2.5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45.53万元、5806.61万元、3269.37万元。

不幸的是,一个月后的9月4日,中国迎来了针对数字货币的最强监管,嘉楠耘智和券商公司四次收到股转公司的问询,最后不得不在次年3月主动从申请名单中撤牌。

越挫越勇的嘉楠耘智仍不放弃,于2018年5月冲刺港股。当时,老对手比特大陆也有此谋划。奈何当时的加密货币市场又进入了熊市周期,加之政策仍不明朗,投向港交所的招股书终究没了下文。

3年,在IPO的道路上,嘉楠耘智每年一赴,年年铩羽而归。

这家没发过币、纯做芯片矿机、收入只以法币计算的实体企业,几乎是整个区块链行业里最传统的公司。创始人张楠赓因为“南瓜张矿机”而闻名比特币社区,但他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相比币圈各种大佬,他的个人微博仅2000多人关注,打从2016年注册起就发过7条博文,低调得不像个币圈人。

这样一家公司依然无法获得传统资本的认可,业内对区块链公司IPO几乎不抱希望。

2019年10月底,嘉楠耘智申请在纳斯达克挂牌的消息传出。这个消息相比当时比特大陆内斗的戏码来说,如同“狼来了”的故事一样,没一点新意。

直到最近一周,业内不断有人晒出见证嘉楠耘智敲钟的邀请函之后,这家公司将登陆美股的消息得到了确认。

3年前,张楠赓的第一条微博上写着“今天天气不错,又是一个好的开始”。11月21日晚,北京的会场直播画面里,他被团队和投资人簇拥着站在敲钟按钮前,现场一位女士提醒他“擦擦眼泪”,眼镜后面的那张圆脸低下又抬起,露出了一脸的笑。

大屏幕上方,除了“全球区块链第一股”之外,另一局话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AI芯片第一股”。此后,外界将从嘉楠耘智的定期财报中寻找一家矿机商能否成为芯片专家的答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蜂巢财经News

特邀作者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

总文章数: 52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