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嘉楠敲钟:是开场还是谢幕?

2019-11-22 11:08:00

矿机企业的黄金时代,或许已经过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一本区块链(ID:yibenqkl),作者:棘轮,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成立六年、四度冲击IPO的嘉楠,终于在今日登陆纳斯达克。

“矿机第一股”“区块链第一股”,人们给嘉楠身上贴上了众多标签。

但在一些投资人看来,嘉楠的上市,并不意味着矿机企业的春天来临。相反,他们认为,矿机企业上市的最好时机已经结束。

几乎所有的矿机企业,都被供应链所困。币价长期横盘,挖矿产量减半,矿机性能提升受限,矿机企业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

属于矿机企业的下一个时代,究竟在何方?

01 矿圈风云

嘉楠上市了。

四度冲击IPO的它,今日终于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不是最终目的,而是我们新的开始。”嘉楠创始人张楠赓说。

11月3日,嘉楠更新招股书,将拟募资金额由4亿美元下调至1亿美元。有投资人猜测,数字下调可能与路演效果不佳有关。

“其实矿机厂商上市不为钱,因为它们压根不差钱。”有投资人指出。

“牛市的时候,矿工们一个月送给他们的定金,都不止1亿美元。”在华强北经营矿机生意的陈磊对一本区块链说。

他的数字略显夸张,但并非凭空虚造。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第一季度,嘉楠的营收便超过了10亿元人民币。

在陈磊看来,在难熬的熊市,矿机厂商们也可以“冬眠”,“等牛市来了,矿机厂商一呼百应,矿工们还是会排着队去送钱。”

如果不是为了钱,三年、四次冲击IPO的嘉楠,究竟是为了什么?

“嘉楠上市,主要是为了获得主流市场的认可。”区块链研究员孙原表示,“此外,现在是矿机厂商上市的最好时机。嘉楠再拖下去,可能就很难上市了。”

嘉楠的日子,并不好过。

据自媒体“吴说区块链”报道,嘉楠2019年的营收大约只有神马的四分之一、比特大陆的十分之一。

嘉楠招股书显示,在第一代7nm矿机A921量产后,嘉楠又在A10系列矿机上用回了16nm工艺。

“吴说区块链”解释称,台积电与比特大陆签订了秘密协议,7nm挖矿芯片将仅供货给比特大陆一家厂商。

然而,近期矿圈风云诡谲。不止嘉楠,比特大陆等其他矿机厂商,也面临着空前的危机。

10月29日,吴忌寒突然发出全员信,宣布免去比特大陆大股东詹克团的一切职务。

此举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但也获得了许多人的认可。比如说,吴忌寒的“盟友”、ViaBTC创始人杨海坡便发文力挺吴忌寒。

嘉楠敲钟:是开场还是谢幕?

杨海坡微博

但在他的博文中,却使用了两个令人费解的词:“最危急的时刻”与“比特大陆跌落神坛”。

在外界看来,比特大陆似乎势头正旺。它的危机源自何处?

据多家媒体报道,自2016年以来,比特大陆研发的12nm、10nm等多款芯片流片全部失败。而在此期间,杨作兴领衔的神马矿机却强势崛起。

不过,神马眼下的危机更为严重。10月末,有消息称,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已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而原因,据传是涉嫌窃取商业机密。

早年,杨作兴曾以兼职身份,在比特大陆内参与芯片研发。此后,因股权待遇未谈拢,杨作兴出走,创立了神马矿机。

早在2018年,双方就因专利纠纷诉诸公堂,比特大陆败诉。网传杨作兴此次“被警方带走”,也与比特大陆方面报警有关。

02 竞争加剧

矿机厂商们集体遭遇危机,显然并非巧合。而它们面临的危机,也正是矿机市场竞争加剧的结果。

“种种迹象表明,矿机厂商之间的竞争,已经陷入白热化。”孙原指出,“矿机厂商都在你争我抢,抢客户,抢时间,抢供应商。”

先来说抢客户。

“矿工买矿机,是没有什么品牌忠诚度的。”陈磊表示,“大家都是为了赚钱,只要能让矿工赚到钱的,就是好矿机。”

他透露,神马在2018年末发售的M10矿机性价比出众,而同期的比特大陆和嘉楠,几乎都没有拿得出手的产品。这种现象,直到蚂蚁S17系列上市,才出现转变。

在外界看来,比特大陆内部的焦虑,正来自于神马的强势崛起。最终,比特大陆的内部矛盾集中爆发,不甘失败的吴忌寒选择用铁腕手段直接夺权。

而矿机厂商们的另一个危机,来自时间。

按计划,比特币将会在2020年5月产量减半。届时,矿工的收入,也将受到冲击。

“减半之后,如果币价还是现在的水平,大矿工会选择死撑,而小矿工肯定都会出局。”矿工吴迪表示。

出局,意味着卖掉矿机走人。届时,大量的二手矿机将进一步挤压一手矿机的市场空间,矿机厂商的生意会更加难做。

今年5月,币市复苏,比特币从3000美元一路涨至13000美元,矿工们疯狂订货,矿机厂商也开始大批量出货。

然而,此后比特币币价长期横盘,大家的热情也渐渐冷却。

“在华强北,二手矿机的价格已经跌了两个月了。”陈磊表示,“新矿机供货越来越多,币价也没有起色,二手矿机就没人愿意买了。”

在他看来,如果币价没有大涨,比特币减半前后,矿机肯定不好卖。矿机厂商们必须在现在抢时间,多卖矿机。

在抢客户、抢时间之外,矿机厂商们最核心的斗争,是抢供应商。

嘉楠招股书披露后,一本区块链曾报道,这家公司眼下最大的危机,便是供应商生变。(详见:《深挖嘉楠耘智招股书:近一年亏损4.2亿,更改供应商豪赌未来》

无论是比特大陆,还是嘉楠、神马,都只是芯片设计公司,不具备生产能力。在芯片行业,它们被称作“无晶圆厂”,必须找到有代工能力的“晶圆厂”,才能获得芯片。

而在业界,为矿机厂商提供代工服务的晶圆厂几乎只有两家:台积电与三星。

其中,台积电与比特大陆关系甚密。有传言称,台积电的7nm芯片仅供货给比特大陆。接近台积电供应链人士林峰则对一本区块链表示,台积电曾在南京工厂为比特大陆设立了专用产线,专门为比特大陆一家供货。

此外,林峰透露,嘉楠在台积电订货,需要全额预付,而比特大陆只需要付50%的预付款即可下单。

台积电与比特大陆的强绑定,让神马与嘉楠无奈转投三星。

在神马M20矿机发布会现场,神马邀请了三星电子晶圆代工业务总经理上台发言。而嘉楠的新矿机,也疑似转投了三星的怀抱。

嘉楠敲钟:是开场还是谢幕?

神马M20发布会上,杨作兴与三星相关业务负责人宋喆燮握手

嘉楠最新招股书资料显示,其最新的A11系列矿机采用了8nm芯片。此外,在2020年第一季度,嘉楠还将量产14nm芯片。

“嘉楠没有公开这两款芯片的供应商。但台积电没有8nm、14nm的工艺,而三星两者都有。答案不言而喻。”林峰表示。

在他看来,矿机厂商们争抢供应商产能,本质上是一场零和博弈。

林峰透露,挖矿芯片业务在台积电内部的营收占比不到10%,“这是一个人为设定的数字”。

2018年前后,暴涨的币价催生了空前的矿机芯片需求,台积电因此营收大增。然而,随着币价下跌,矿机厂商纷纷砍单,台积电的生产计划被打乱。

“所以,现在像台积电这样的代工厂,每年都会制定好分给挖矿芯片的产能份额。”林峰说,“币价涨了不会多,币价跌了不会少,一共就这么多,几家矿机厂商一起抢,自然会抢得头破血流。”

03 终局之战

作为供应商,晶圆厂才是矿机企业的命门所在。矿机企业从芯片研发、流片(即芯片试生产)、量产,每一个环节都需要与晶圆厂通力合作。

嘉楠招股书披露,公司与台积电合作,需要先与台积电协商制定半年采购计划,并全额预付款,以便台积电分配生产资源。从下订单到交货,台积电需要三个月时间。

晶圆厂的自身问题,也会直接影响到矿机企业的产能。嘉楠招股书显示,台积电2018年遭遇黑客攻击,嘉楠的128个7nm晶圆被迫延迟9周出货。

此外,在今年7月的日韩贸易战中,三星的光刻胶——芯片生产中的必备原材料,被日本断供。神马的矿机出货也因此被拖累。

林峰推测,嘉楠未来会全面倒向三星。嘉楠之所以不公开新矿机的芯片参数,就是因为自己目前还依赖台积电生产旧型号矿机芯片。

在矿机行业,晶圆厂不仅把控着矿机企业的供应链,也影响着矿机企业的技术路线。

林峰打了个比方,矿机厂商设计一款矿机芯片,就像赛车厂打造一款高性能赛车。而赛车的设计思路有两种:

一是为赛车采购最强大的发动机。对应到矿机芯片设计,就是用最先进的制程设计芯片。例如,现在芯片行业最先进的制程,就是台积电的7nm工艺。

二是给赛车配最好的轮胎、最轻的车身、最科学的流线型设计,在边边角角下功夫。对应到矿机芯片设计,就是用全定制方法,榨干芯片的每一丝性能。

显然,更换发动机对性能的提升立竿见影。然而,发动机卖给谁,什么时候更新换代,都是发动机厂说了算,赛车厂对此束手无策。

同理,在这方面,矿机厂商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

所以,在技术工艺相同的情况下,榨干芯片的每一丝性能,才是矿机厂商的真功夫。神马矿机便是凭借这一点突出重围的。

“在功耗控制上,三星的8nm不仅不如7nm,甚至不一定比得过台积电的10nm。”林峰表示,“但神马基于三星8nm的矿机,却比比特大陆基于台积电7nm的同期产品更强,说明神马确实技术了得。”(注:一般情况下,Xnm芯片工艺中,X越小,代表工艺越先进。)

而与此同时,由于神马采用了8nm这个更低端的工艺,其成本也较7nm更为低廉。这样一来,工艺落后反而带来了性价比上的优势。

“神马只用了一年多时间,就能与比特大陆一较高下。”陈磊感慨,“矿圈没有一成不变的老大。至少从参数看,传说中的蚂蚁S19和神马M30,以及刚刚发布的阿瓦隆A11系列,都十分强大。”

然而,随着芯片工艺的不断发展,矿机芯片的天花板已日渐清晰。

在芯片行业,相比CPU等产品,矿机芯片采用的ASIC在开发难度上并不算高。

“比如,比特大陆早期的技术水平有限,许多芯片开发工作都是台湾一家名为‘创意电子’的公司协助完成的。”林峰指出,“像杨作兴兼职都能做出一款芯片,这在别的芯片行业是绝对不可能的。”

“现在各家都在用全定制的理念做矿机芯片,晶圆厂的工艺也相差不大,矿机企业之间的纯技术差距应该会不断缩小。”他表示。

一位国内AI芯片从业者更是直言不讳地指出,现在所有矿机厂都是“靠运气吃饭,给晶圆厂打工”。

与此同时,晶圆厂的技术节点革新也变得越来越慢,性能的提升空间也越来越小。在7nm之后,5nm芯片的量产时间或将推迟到2021年。矿机芯片再想获得大的技术迭代,已经越来越难。

事实上,对于这样的情况,矿机厂商也心知肚明。

“新矿机功耗减半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在今年9月的矿业峰会上,杨作兴说,“我们预计,未来每代矿机最多只能做到10%-20%的性能提升。”

在他看来,矿机更新迭代将减缓,一台矿机的寿命也越来越长。也许,这也意味着,矿机厂商的市场空间将越来越小。

币价长期横盘,挖矿产量减半,矿机性能提升有限,挖矿业的野蛮生长时代,或将宣告结束,而矿机厂商的暴利时代,也将宣告终结。

矿机的终局之战,即将来临。

四度冲击IPO的嘉楠,终于在纳斯达克成功敲钟。

在招股书中,嘉楠记录了公司在2019年前9个月的AI业务营收——140万元,不足总营收的1%。

几乎所有的矿机厂商,都把AI业务作为布局重点。

在矿机天花板越发清晰的当下,AI代表的似乎不仅是梦想,更是逃离。

*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一本区块链

特邀作者

一本区块链

区块链深度媒体·链接新世界

总文章数: 42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