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

2019-11-18

那年南瓜张卖了4万个比特币,买了一辆凯美瑞,兴奋地开着周游北京城。

编者按:本文来自十八铺路(ID:shibapulu),作者 广庚,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

(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

几日以后,张楠赓站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的舞台上,灯光闪耀,掌声如潮,准会想起导师拒绝他休学的那个遥远的深夜。

当时正是比特币进入中国人的视野的第二年,2012。币价从2011年的30美金瀑布而下,悬崖峭壁直斩之势,低至2美金,而2012全年在缓缓修复,在10美金反复上下,一次次收割人们对于未来希翼的倾心付出。与所有的修复年一样,欣唱的信号还没传来,悲歌在低吟,在现实绝望和微弱希望曙光来回切换之间,是英雄侠客辈出之始。

这一年北京的11月底深夜,初冬的风萧瑟。北航的宿舍楼里,就读博士的张楠赓,在走廊上来回惆怅,将栏干拍遍。

他喜欢看动漫,沉迷B站,那些热血的动漫世界在心里筑成向往的纪元,眼下他的认识中就有一桩很热血很燃的机会,此时若全身心做比特币,必能激活另一个平行宇宙。而现实里,他只是一个孤零零的博士,在深校寒舍,在浩瀚书海中穷经皓首,如囹圄之人。 

放手一搏。如下图所示,雄心燃烧的深夜之后,张楠赓决定与导师商议休学创业,而现实里导师断然拒绝,在伤神之际,热血漫溢,唯有放手一搏。2012年11月28日,这是比特币第一次减半的日子,这日,他感到天降大任之催促感和责任感,所以在人人网上留言明志:休学失败,直接退学。决然绝然。 

这时的张楠赓,底气来自比特币世界的认可,他的番号ngzhang(下文ngzhang通指张楠赓)已是社区知名ID。

所谓社区,在那个时候,主要就是bitcointalk.org,只是混沌纪元中的大陆,中本聪协助创建并早期发言的地方,直至2011年4月中本聪将首席开发者的权杖禅让于Gavin,自己选择归隐。中本聪归隐五个月后,即2011年11月9日,ngzhang在bitcointalk发表了一个帖子

《FPGA development board ‘Icarus》,这是比特币挖矿第三阶段(FPGA)的第一个产品。他将自己创造的FPGA矿机命名为伊卡洛斯(Icarus),这来自于他喜欢的动漫作品《天降之物》其中一名女主角的名字。

在作品中这名女主角拥有强大的力量,以一人之力,几乎摧毁了一个名为西纳普斯新大陆。映射到现实的比特币挖矿,西纳普斯新大陆或许意指的是当时流行的GPU挖矿。FPGA矿机的出现,对于GPU的比特币挖矿,几乎也是摧毁一番的降维攻击。 

比特币挖矿,简单可以分为四个阶段:CPU阶段、GPU阶段、FPGA阶段和ASIC阶段。具体来说,中本聪时代的电脑挖矿,就是CPU阶段,紧接着极客们的显卡挖矿,属于GPU挖矿。

而ngzhang的横空出世,开发的伊卡洛斯矿机,是第三阶段FPGA阶段的全球第一个产品,以及即将讲到的阿瓦隆,是第四阶段ASIC阶段的全球第一个成功量产的产品。简而言之,ngzhang以一人之力,分别开启了比特币挖矿的两个阶段,是两次产业跃进的第一人,全球第一个做出矿机之人。

宕开一笔,全球造出比特币矿机芯片第二个人是烤猫,中科院少年天才,波澜壮阔的比特币生涯,然而其在2015年春节突然失踪,至今四年有余,却依然不知其踪。

当时一南一北,一南瓜一烤猫,开启中国矿业的双子星。不知烤猫至今身处何处,是否徘徊流浪街头,或深居简出于异国他乡公寓,几日后,通过大屏幕看当年伙伴南瓜张在人群簇拥中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那时作何感想。唏嘘一声,此时我不得不收心停笔,烤猫故事,过一阵子再写吧。 

话说回来,在开发上,Gavin继承中本聪的意志,与全球开发者共同推动比特币代码的一次次演进。而在算力上,ngzhang以一人之力,带领团队开启了两代产品,同时两次皆能克服人性贪念之魔,及时让算力全球分散出去,矿工的节点全球闪耀,从伊卡洛斯到阿瓦隆,矿机之音犹如在全球此起彼伏地呼吸,那也是比特币网络的呼吸之音,益加强壮。从这个层次来讲,中本聪的意志,悄然地,也在ngzhang身上得到了延续。

镜头回到2012年6月,社区轰动了,因为一则消息。美国有一个“蝴蝶实验室”,正在研究集成电路式(ASIC)的新一代矿机,近乎成功,不日推出。

ASIC,不论是对于GPU矿机,还是FPGA矿机,都是降维吊打,那么社区有一个悲欢的情绪在流传,则到时候蝴蝶将掌握全球绝大部分的算力,远超51%的那种,那么他们将有能力对比特币网络进行51攻击,这是极客们极度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即使蝴蝶不会有攻击的动机,但它拥有这个能力,也是社区无法容许的。 

这次,ngzhang挺身而出,声称他也将推出ASIC矿机,名为阿瓦隆。在动漫故事里,阿瓦隆是一个精灵国度,是遗世独立的理想乡,抵御一切的干涉攻击,佑护理想乡岛屿的所有人的安静。

映射在比特币现实,ngzhang正是抱着“维护比特币世界和平”的赤忱,开发阿瓦隆矿机,抵御蝴蝶矿机的到来。同年9月,ngzhang研发和展示了阿瓦隆矿机,原计划年底量产交货,然后技术上遇到了未可知的瓶颈,进程迟缓。

所以11月底,ngzhang才惆怅多日,向导师提出休学创业,在导师拒绝后,ngzhang决然退学,全身心扑入,四个月后,则2013年3月。阿瓦隆矿机量产成功,推向市场,抛起全球矿业第一波造富神话。 

比特币如今如此成功,并非生下来就这样;比特币网络,亦非生来就固若金汤。这是离不开一波波仁人志士的努力。阿瓦隆的出现,ASIC矿机的出现,将比特币网络的盾牌提升了万亿倍的难度,如今是全球算力不可突破之盾,也是比特币生态安然生长之基地。 

当时,ngzhang在淘宝店上卖矿机,头像是曹操剧照。宅男心思,大有深意。这张剧照,出自《三国演义》第十七回:操乃密召王垕入曰:“吾欲问汝借一物,以压众心,汝必勿吝。”垕曰:“丞相欲用何物?”操曰:“欲借汝头以示众耳。”垕大惊曰:“某实无罪!”操曰:“吾亦知汝无罪,但不杀汝,军必变矣。汝死后,汝妻子吾自养之,汝勿虑也。” 

简言之,曹操对管粮官王垕,说,今天借你头来安定军心,以后你的妻儿,我来供养,你不必考虑了。映射到现实,就是ngzhang对矿工说,来买我的矿机去印钞吧,印钞在古时有被杀头的风险,这是中国人心底戚戚有感的原罪,但以后你的生活你妻儿的开销,有我的矿机这台印钞机来养,你都不用考虑了。 

阿瓦隆一代,的确是印钞机。2013年3月,第一批一共300台,发货全球。我让海波老师【他的公众号:黑铁酒吧】帮我回溯了一下链上历史,还原当年。

当时全网算力一共31.28T,每台阿瓦隆60G,当时每天全网产出3600个比特币,那么每台阿瓦隆矿机每天就能产出5-7个比特币。当是时,塞浦路斯危机爆发,短短的一周时间,比特币从30美金狂飙到260美金,那么一台阿瓦隆矿机一天可以收益5000-10000元。所以一时间,洛阳纸贵,一机难求。

很多人的比特币命运都与阿瓦隆有所交集,鱼池创始人王纯众筹定了一台,币信的星空最初众筹时花了12万元,拥有10台阿瓦隆矿机,一天挖矿回本;当时吴忌寒初期也是阿瓦隆芯片的代理商。 

ngzhang带领着阿瓦隆,一路狂奔,遭遇产品发布推迟、发货非议种种,从阿瓦隆、烤猫双子星时代,到阿瓦隆、蚂蚁、Bitfury三足鼎立时代,到如今神马、比特大陆、嘉楠耘智、芯动矿业等混战时代。风起潮涌,多少矿业风吹雨打去,前浪追后浪,一代英雄一代风流。ngzhang、阿瓦隆、嘉楠耘智依然活了下来,这次代表着整个区块链行业,冲击纳斯达克市场,即将成为区块链第一股。

我见过ngzhang好几次,典型的北方宅男面相,带着眼镜,为人平和,任何事娓娓道来,声音稍微有点娟秀。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的公司正在准备南下,从北京到杭州,接受森林人等的投资,重组嘉楠耘智。

在我的印象里,嘉楠耘智在资本市场,可谓是三波六折,命运多舛,大概和比特币的起起伏伏命运有的一比。最初的消息是鲁亿通砸巨资30亿收购,后来鲁亿通遭到证监会的询问,股市迎接了大熊市,此案作罢,紧接着又先后传出准备新三板上市、香港上市、主板上市,均未果后,这次才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上市。

还有一次见他,一起聊行情,他指着屏幕上的交易挂单,不屑地说,现在的人呐,几百币就吹嘘砸盘砸盘,狂砸什么的,想当年我们在mtgox上都是几万币几万币的砸,现在几百币就好意思说砸盘。

他的确有资格说这个话的,当年最初他卖板子卖矿机得到4万个比特币,一口气之下全卖了,买了一辆凯美瑞,兴奋地开着周游北京城。如今4万个比特币价值,相当于3.4亿美金。几日后,嘉楠耘智IPO募资1亿美金。若隔着时空相比,当年的那辆凯美瑞,相当于3.4个嘉楠耘智IPO。 

这里并不是嘲笑,而是唏嘘,而是感慨比特币的浪潮,在七年之间,魔幻着风潮起伏,其中之人,也不知今夕何夕。张楠赓,从休学到纳斯达克,历经行业千千万万,何曾不是区块链的硅谷故事。一路写来,写至此处,我的内心情感也尤其复杂又不可言明,蓦然地,想起古诗中两则“千帆”的意象: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千帆过尽皆不是,斜阳脉脉水悠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119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