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神马自救,股东驰援

2019-11-18

蚂蚁、神马相争,嘉楠耘智上市,11月,矿圈响起变局前奏。

编者按: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ID:fengchao-caijing),作者:JX kin,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11月13日,币信创始人吴钢透露,比特微的神马矿机将发布新机器M30S。矿圈人士称,该矿机性能指标为每T算力38瓦,指标上超过了目前市面上性能最佳的矿机蚂蚁S17系列。

群龙无首的矿机厂商比特微正用新产品的预告向外界证明“一切如常”。一周前,该公司的创始人杨作兴“被警方带走调查”的消息曾传遍业内。

就在吴钢披露神马新矿机的消息后,外界传言,这位币圈花名为“星空”的比特币布道者将接手神马矿机的业务。不过,他后来在朋友圈澄清,自己只是股东,“为帮忙兄弟赴汤蹈火两肋插刀而已。”

比特微用产品自救,股东星空发声驰援。3天后,被视为比特微挑战对象的比特大陆也传出消息,蚂蚁S19芯片已送往台积电流片,蚂蚁矿机S19Pro性能指标最高能达到每T算力30瓦。

两家厂商在产品性能上的比拼如火如荼。另一家矿机商嘉楠耘智大概率将在本月21日登陆纳斯达克。

2019年11月,矿圈接连发生的事件如同一场变局前奏。

两矿机商新品竞争开展

“神马股东、币信吴钢在员工群中宣布将站出负责神马矿机业务。”11月14日,比特微创始人杨作兴失联后,币圈自媒体“吴说区块链”透露了神马矿机厂商的最新动态。

很快,吴钢在朋友圈澄清,“我只是股东兄弟,为帮忙兄弟赴汤蹈火两肋插刀而已。”他用了两个“非常”强调神马的运营稳定和产品的正常迭代。

神马自救,股东驰援

吴钢澄清自己只是比特微股东(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比特币信徒中,吴钢被视作“上古神级人物”,是2010年就认识并挖过比特币的行业“老炮”,他更出名的称呼是“星空”,国内比特币的爱好者们尊称他为业界的“甘道夫”。

2014年,吴钢创立币信,旗下业务涉及钱包、矿场及投资等。如他所说,他也的确是比特微的股东。

企查查显示,神马矿机的主体公司深圳比特微人工智能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中,吴钢占股7.21%,仅排在创始人杨作兴之后,杨的股份为75.35%。作为第二大股东,吴钢并未在比特微出任具体职务。

就在被传“将接手神马矿机业务”前一天,吴钢也在朋友圈透露,比特微将发布采用8nm芯片的神马矿机新机器M30S,还放出了“获取一手最新消息”的进群二维码。

“吴说区块链”也提到了神马M30S,据称,该款矿机的性能指标为每T算力38瓦。目前,市面上性能指标最佳的蚂蚁S17Pro,性能指标为每T算力39.5 瓦。对于背负高昂电价成本的矿工来说,算力能耗更低的机器,吸引力更大。矿圈人士认为,从指标上看,M30S如若量产上市,或将成为比特大陆产品蚂蚁矿机的市场地位。

股东发声外援,比特微用新产品的预告,向外界传递着“一切如常”的信息,也透露出挑战巨头的斗志。

很快,比特大陆“新芯片”的消息也出现了。11月16日,“吴说区块链”再次爆料,比特大陆下一代矿机S19芯片已经送往台积电流片,不久后即将回片验证,S19将采用台积电7nm技术,“S19PRO性能指标最高能够达到30瓦每T。”

两家矿机商相互较劲的火药味越来越浓。

神马股东曾陷竞对企业纠纷

作为股东,吴钢为投资企业助威无可厚非。工商信息显示,他在2017年11月投资了比特微。那时,正是比特币牛市的起点,矿机稀缺,一台蚂蚁S9矿机已从1.35万元的市场价飚至3万元以上。

吴钢用真金白银支持了神马矿机,但也因此卷入了比特大陆和比特微的专利侵权纠纷,而这场纠纷也为后来“杨作兴被警方带走调查”埋下了伏笔。2015年到2016年,杨曾为比特大陆研发过矿机芯片,此后因股权没谈拢而出走。

2018年,比特大陆以侵害专利为由,起诉了比特微及CEO杨作兴,要求其停止生产矿机并赔偿经济损失260万元,连带被告的还有北京必然如此网络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也是币信的主体,吴钢是该公司的创始人。

吴钢曾在朋友圈称,币信之所以被连带起诉,皆因矿场托管使用了神马矿机,而神马使用了串联供电专利,“这是个专利纠纷,和币信没有任何直接关系。”

神马自救,股东驰援

吴钢称,两家矿机商的纠纷与币信无直接关系(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8年8月31日,受理此案的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比特大陆对比特微以及币信的诉讼请求,原因是“涉案专利的效力性处于不确定状态”。

这场来自比特大陆民事起诉,一度导致币信旗下的矿场关闭,云算力无法兑现给已经购买的客户,币信不得不给出退款方案,为用户原价退款并补偿了12%的利息。

这也再次影响到吴钢对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的看法。更久之前的2017年8月,吴忌寒支持从BTC中分叉出BCH时,吴钢就对他的做法持否定态度。尽管理念各异,按他所述,币信还是在2018年为缺少矿场的比特大陆托管过蚂蚁S9矿机。

一场诉讼或许让吴钢对这家矿机巨头的好感度再次下降。10月底,吴忌寒“铁腕”将比特大陆的执行董事詹克团清出公司后,吴钢在微博上毫不讳言,“小寒同学不管是BCH和比特大陆都是使用政变手段,只是BCH他夺权没有得逞而已。”

过往恩怨堆砌,如今,比特微再次遭遇暂失创始人的危机,吴钢“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宣言显得更加耐人寻味。

前员工“合围”矿业巨头

神马矿机遭遇此劫后,声援者不仅仅有股东吴钢,还包括币印矿池创始人朱砝、虎符创始人王瑞锡等人。

“在矿业创业的风险挺大,不仅要做好公司,还要防止被老东家找警察抓你”。11月8日晚,王瑞锡的这条朋友圈也成了“杨作兴被警方带走”的消息起点。

杨作兴创立比特微,神马矿机开始崭露头角。去年10月,在宣布获得2200万美元融资时,杨作兴称,比特微2018年上半年销售额为1.86亿美元,利润为4800万美元。

今年9月,媒体碳链价值报道,当时只有80多人的比特微今年第三季度的收入达到了7亿美元。神马矿机正在分食蚂蚁矿机的市场。

而在矿池领域创业的朱砝也是比特大陆的前员工,和他同样负责过矿池业务的潘志标后来也加入了币印矿池。作为矿池领域崛起的一股新势力,币印最近的算力曾占据全网第一,目前与比特大陆旗下的BTC.com算力相近,排名第二。

神马自救,股东驰援

过去1个月,币印矿池算力比特币全网排名第二

巧合的是,潘志标、朱砝也被比特大陆起诉过。今年6月,比特大陆起诉其前雇员、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潘志彪、朱砝、李天昭三人违反竞业协议,其中要求潘志彪一人支付430万美元的赔偿金。当时潘志彪代理律师则认为,比特大陆承诺支付潘离职后每月2780美元的赔偿金并没有按时支付,据此,他认为竞业协议失效。

从矿圈巨头企业出走的能人,最终站在了前公司的对立面,在矿机、矿池等比特大陆也同样拥有的业务领域各立山头,大有合围之势。

而另一边,比特大陆的老对手嘉楠耘智上市的步伐越走越清晰,有消息称,其将在本月21日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有人甚至晒出了参与敲钟的邀请函。

上周五,嘉楠耘智再次更新了招股书,公布每股的发行价区间为9美元到11美元,将发行1000万股ADS,预计募集资金规模最高1.1亿美元。

前有老对手在资本市场捷足先登,后有新对手在新产品上发力较劲,内耗不断的比特大陆急需吴忌寒重整旗鼓,新一代蚂蚁矿机就显得尤为关键。

没有谁能够成为永远的第一,在2019年的11月,矿圈各家企业事件不断,硝烟四起,如同一场变局的前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蜂巢财经News

特邀作者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

总文章数: 47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