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专访何一 | 我得回来打仗

2019-11-11 14:39:00

“币安合约才刚刚起步……尤其是最基础的从中国地区访问都不是很流畅,友商明显比我们做得好。”

文 | 秦晓峰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专访何一 | 我得回来打仗

2019 年,连币安都急了。

一向业务克制、坚守海外、专注在币币交易的币安, 突然以极快速度开启了合约、OTC(场外交易)等业务,大举“回归”中国,同时开设 Binance US 代替币安主站向美国用户提供服务。

币安一系列动作的背后,是缺乏增量的加密交易所市场进入存量博弈阶段。加上火币也新开了合约业务,三大交易所战线全面铺开,竞争彻底同质化。

业务上的“短兵相接”,也让交易所间舆论战开始升级。

7 月,币安修改了平台币销毁政策,将优先销毁团队手中的 BNB,此举被友商与媒体质疑为「套现」。

9 月,币安旗下合约平台 JEX 在插针后修改 K 线图,再次将币安推上风口浪尖,遭受各方攻讦。

10 月,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与老东家 OKCoin 创始人徐明星,隔空互掐,再掀“口水战”。

专访何一 | 我得回来打仗

总而言之,此乃币安的多事之秋。

近日,何一接受了 Odaily星球日报专访,回应了当前币安所面临的一系列的问题。

首先是业务的快速扩张,背后离不开整体市场情况。从何一的话中,能总结出两大市场趋势:一是交易冷淡,用户交易频次降低。二是主流币活跃度更强,山寨币变低。

这也能解释为何各大交易所入局合约,因为能放大波动,提高单个用户交易频次;也能解释为何币安要在此时推出 OTC 功能,为了更好拉新。

正如何一所言:“之前因为市场比较好,很多用户会在各个交易平台、全世界不同的法币通道,去把比特币买好,然后翻山越岭到币安来进行交易。但是现在市场相对比较低迷,这个时候用户交易的动机就会不那么强烈,交易频次也降低了。主流币活跃度变得更强了,但是其他山寨币的活跃度变低了。主流币需求更加旺盛,也就需要一个 OTC 通道。同时在下一个牛市来临的时候,它(OTC)又是普通用户的入口。”

其次是发展重心的迁移。中国和美国向来是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市场,此前币安并无在两地设立办公室。

今年币安不仅上线了 Binance US,也宣布将更加重视中国市场,增加了中国地区人员配置。

何一透露币安其实一直在拿美国各州牌照,只是未对外公布。Binance US 是独立运营的团队,有自身上币标准,日交易量超过 2500 万美金。未来,Binance US的收入还会按比例用于销毁 BNB。

至于币安为何回国,她回应是因为「友商的呼唤」。“我们过去太重视合规了,现在友商都不怕,我们更不怕,要向他们看齐。”

目前币安的各项工作已经走上正轨,连轴转的何一是否有考虑过「退休」问题?

“目前不太考虑从币安退出来。大家都以为币安的 ICO 是募钱,但其实你募的都是债,而且你这个债可能是一辈子的债。”何一给出了否定的回答,“当然,如果有人比我做得更好,我愿意退位让贤,CZ(赵长鹏)也是。”

以下访谈实录,由 Odaily星球日报整理:

友商「叫我」回来做合约

Odaily星球日报:您曾表示,合约的风险过高,不会将用户放在这种高风险的游戏中,为什么后来又推出了合约业务呢?

何一:首先,币安的白皮书中,一直都有关于合约的计划。

我不是特别喜欢合约,只是出于个人的偏好。过去两年间,我看到很多人玩合约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它(合约)确实从心理上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我会想如果我们做这样的产品会不会也有同样的问题。

我们很早就在合约上进行人才储备,但产品推得很晚,就是因为其风险系数比较高,出于保护用户的角度,我们一直没有去推进合约。

其次,现在市场进入熊市,价格波动不是特别明显。当市场波动较小的时候,合约可以进行套保、套利以及风险对冲。

另外,一些高风险偏好型的交易用户也有这样的需求,并且这样的用户越来越多。我觉得还是要去正视,毕竟需求还是有其合理性和存在的必要性。

基于以上的原因,我们加快了在合约领域的布局,其实还是尊重市场。

Odaily星球日报:币安上线了合约之后,其他交易所之间的摩擦也加大了,您怎么看待此事?

何一:我觉得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竞争是必然的,尤其是整个市场进入熊市,进入一个存量厮杀的状态。可能友商对于我们进入合约领域以及进入 OTC(场外交易)领域都感到非常的惊讶,包括我在中国地区开始露脸,做一些传播,可能不在他们一开始的预期当中。

过去币安基本上一直在做币币交易,没有合约和 OTC,而这基本上是其他平台的优势。所以当我们涉足了,他们也比较紧张,我们也完全理解。说得直白点,其实我觉得完全是他们把我招回来的。

Odaily星球日报:您的意思是,友商做得不好,所以你们来做是吗?

何一:友商总在网上黑币安,给我们发那么多 PR 稿,币安一有事他们就跳出来嘲讽。币安从来不关注别人,我们非常专注地做自己的事情。但如果他们非常努力的帮我们做 PR,我就觉得,既然他们对我们这么期待,那我们就回中国做做市场吧。如果不杀回来,无法以正视听。你(友商)都天天在那挑衅我了,我还不回来打这一仗,那岂不是显得我很没有脾气。

Odaily星球日报: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币安合约目前的用户画像?

何一:币安合约比较典型特征是散户比较多,别的平台可能做市商比较多。

由于我们的费率问题,没有对 Maker 进行补贴,对于做市商暂时没有吸引力,我们也正在引进做市商机制。我相信在引入做市商以后,我们很快就可以和同行的交易量持平。

目前币安合约上线一个多月,单个交易对体量仅次于 BitMEX。我们今年的目标是,春节前合约交易量,包括主站合约和 JEX 合约,要超过 BitMex。

(Odaily星球日报注:11 月 1 日,Binance JEX 推出合约交易做市商机制,做市商申请成功后首月将享受 Maker -0.020%、Taker 0.025% 的优惠费率。)

Odaily星球日报:此前,币安收购了 JEX,也将其作为独立品牌,您曾在内部信中说 JEX 会作为币安的试验田,这又作何理解?JEX 接下来的发展规划是什么?

何一:其实 JEX 本身是做期权起家的,所以在这个维度,我们其实更希望他们能在一些衍生品的创新层面去做更多的尝试,而不是着眼于当前。

说的直白点,应该会在 JEX 先上期权。实际上现在他们的期权是两年前的产品,我们希望他们能把期权产品做进一步的优化,等跑顺了以后,也会在币安 Futures 上面去推广给更多的用户。

当然目前这部分并不着急,可能预期会在明年上线。

Odaily星球日报:上个月,JEX 合约也出现一个问题,在出现「插针」后修改 K线,这也招致了一些负面评价,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何一:首先,JEX 其实有发过一个公告,解释了为什么修复 K 线。因为当时的 K 线并不能够真正反映市场情况,不具有指导意义;其次,公告也表示会对在 7000 美金以下成交的用户,给予百倍赔偿,但实际上没有一个受害者。

那个时候 JEX 还是一个非常小的创业团队,我觉得他们在修复 K 线的过程中,确实会让人觉得不够专业,不太规范,不够国际化。

JEX 团队还是更币圈的一个团队,在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上面,他们可能会缺乏这种警觉性。币安的团队,其实不管是产品技术还是风险意识,都是更金融化、更国际化的一个团队。

Odaily星球日报:您对币安合约目前如何评价?

何一:我觉得离成功还有一定的距离,币安合约才刚刚起步。

币安的合约产品还像一个大的清水房,它的底子非常好,有非常强的撮合和 API 性能。但是它现在还是一个毛胚,还不够精致。

比如说,我们其他友商的产品,他们都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打磨,所以在很多细节上的处理都已经非常人性化了。而我们的产品现在还比较早期,需要一步一步的去完成迭代。尤其是最基础的从中国地区访问(币安合约)都不是很流畅,但是友商明显比我们做得好。

除了人性化,下一步我们会加强产品的多样化。比如交易币种,我们现在只有一个交易对(BTC/USDT),ETH、EOS 之后也会慢慢推出。

Odaily星球日报:Bakkt 以及 CME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预计明年会上期权,您怎么看待这件事?

何一:在金融市场,期权的交易量远超过合约的交易量。期权之所以受很多人欢迎,主要是因为期权比合约会更温和一点,但这个产品对于普通交易用户而言又有一定的门槛,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还需要教育。

CME 以及 Bakkt 能先去推行,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他们可以去教育用户。我们也可以了解一下,究竟什么样的产品在市场上才是最受欢迎的。实际上,我们不太想在市场极度不确定的情况下,第一个冲出来把这个产品推向市场。

你去看整个币安的发展史,在这种交易类的产品上,币安并不是第一个跳出去做的。包括平台币,币安也不是第一个发的,但我们能够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迭代。

我觉得币安一直是一个创新者的角色。我们的创新会是一个全新的产物,不会完全去照抄、照搬别人的东西。

熊市布局OTC

Odaily星球日报:上个月,币安开通了 OTC 交易;之前币安一直主打币币交易,没有 OTC ,为什么以前没做现在来做?

何一:之前因为市场比较好,很多用户会在各个交易平台、全世界不同的法币通道,去把比特币买好,然后转到币安来进行交易。但是现在市场相对比较低迷,这个时候用户交易的动机就会不那么强烈,交易频次也降低了。

现在其实是主流币活跃度变得更强了,但是其他山寨币的活跃度变低了。主流币需求更加旺盛,也就需要一个 OTC 通道。同时在下一个牛市来临的时候,它(OTC)又是普通用户的入口。

所以我们觉得可以在牛市来临之前,在熊市就把产品线(OTC)布完。当市场再度热起来的时候,他们就会很自然的进入币安来进行交易。

Odaily星球日报:目前 OTC 交易商的数量大概有多少呢?

何一:现在也就十个左右,但是下一步会增加更多的卖家。目前我们的 OTC 挂单其实是系统分配制,接下来我们会直接把卖家的 ID 放出来。用户在交易的过程当中,可以与自己熟悉的 ID 交易或者选择 OTC 领域比较资深、信誉比较好的卖家。

Odaily星球日报:目前 OTC 交易是 T+1(次日)策略,这会不会影响到用户的交易效率?

何一:不会,如果你是一个交易用户,你在币安的 OTC 把币买了以后,你在币安交易是不受影响的。

我们只是针对提币采取「T+1」。你是用户,今天刚买完币,就特别着急地要提币。那我觉得从风控的角度来讲,你越是着急提币,那越证明这个账号它需要被更严格的管控。

「T+1」策略其实是为了降低洗钱的风险。洗钱对时效性的要求会非常高,如果他在 OTC 买完币不能够提走,而且需要锁定 24 小时,他的钱被卡住的风险也增加了很多。至少从流程上来讲,「T+1」对于洗钱者是起到一种警示的作用。

对于一些比如说信誉非常好的 VIP 客户或者商家,我们也会给他走单独的特殊的人工审核流程,来提升他们的资金周转的效率,人工审核是 7*24 的。

Binance US 大的州还有三个没有拿下牌照

Odaily星球日报:9 月 25 日, Binance US上线,能否请您介绍一下其运营情况?

何一:Binance US 上线至今,已经上线了 22个交易币种,最高日交易量也超过2500万美金。这个数字已经超过了美国本土的交易所 Gemini(双子星),他们其实在美国做了很多年,而我们只用了很短的时间。我觉得,下一步我们的目标还是要超过美国最大的交易所 Coinbase。

Odaily星球日报:Binance US 现在拿到了哪些州的牌照?

何一:现在美国大的州中,Binance US 还有三个没有拿下,包括纽约州,但我们预计今年会把这剩下的几个州(牌照)都给拿完。

Odaily星球日报:美国本土交易所已经做了很多年,Binance US 如何与他们竞争?

何一:没错,但是我觉得恰恰是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年,一直垄断了整个美国的现货交易市场,所以他们可以不断的去提高交易费率,普通人进入市场的交易门槛也变得非常的高。

我们希望,Binance US 在整个美国能够帮助更多的普通人,去进入到加密货币交易这个领域,降低他们在交易当中产生的摩擦成本。即便我们在美国的市场份额足够大,也会保持比较低的一个费率标准。

专访何一 | 我得回来打仗

(Binance US交易费率表,BNB交易可以折扣25%)

其实币安本身在美国也有非常好的品牌公信力,Binance US 也是美国一个非常本土的团队。所以在不管是文化上、品牌上,还是在费率上,跟 Coinbase 比其实都不差的,我觉得还是因为信誉吧。

Odaily星球日报:Binance US 和币安主站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呢?

何一:二者是完全独立的两个团队,你可以理解为麦当劳中国和麦当劳美国。它们可能在品牌、管理、技术方面会有输出,但是它会有更多本土化的运营。

Binance US 其实是完全服务美国的一个法币交易平台,它会有一个非常大的市场,会有非常好的良性的发展。我觉得它的用户属性会和 Coinbase 百分之百重叠,它主要的竞争对手还是 Coinbase。

Odaily星球日报:Binance US 上线的币种会上到主站上面吗?

何一:币种上线完全取决于项目本身的合规程度。目前来讲的话,这两个部分的审核标准可能不是完全一样,因为也是有不同的审核团队。

Binance US 现在有一套独立的上币流程,完全按照美国对于加密货币行业的管理标准在执行。所以他们在项目的审核上面,对于合规性的重视程度会非常非常高。

币安主站方面,我们的商务也不会去外面找项目,主要是让大家通过线上去提交自己的项目信息,然后币安内有一套严格的审核流程,全票通过以后才能够上线主站。

Odaily星球日报:Binance US 的营收的话会计入币安主站里面,然后用来去销毁 BNB 吗?

何一:会按照比例,具体的现在还没定。因为当前 Binance US 还是纯投入的状态,暂时还没有产生收益。

应该说,币安所有的业务不管是 Binance US、合约,还是我们的投资回报,它们所产生的收益其实都会纳入币安整体的生态规划当中,用来销毁 BNB。

我只持有BNB

Odaily星球日报:Odaily星球日报研究院算过一笔账,币安BNB第三季度销毁的法币价值,相比于第二季度还多了 1000 万美元左右。但第三季度市场交易开始下滑,为什么币安的利润不降反增?

何一:首先,上个季度我们发生了盗币事件,币安自己承担了损失,导致利润下降了一些。对于友商选择性失明、带节奏,我还是那句话:非蠢即坏。

其次,币安的销毁不是说只统计交易这部分,包括我们的投资回报也纳入其中。第三季度时,一些早期投资的没有解锁的代币也解锁了,获得了一定的投资回报。

另外,第三季度,我们的总体利润也增加了,主要是在成本方面做了大量的结构性优化。实际上,我们每年交给第三方服务公司的钱,数字大得惊人。比如云服务方面,我们每年交给亚马逊的钱,可能真的仅次于那些世界头部公司。

过去我们在云服务方面的方案,不是特别的好。第三季度,我们也在供应商提供的方案上面,做了一个很大的迭代。这个部分每个月降低了上千万美金的成本。

Odaily星球日报:那您觉得现在 BNB 价值被低估了吗?或者说您认为它的合理价格应该是多少?

何一: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我当然觉得 BNB 是被低估的。Coinbase 目前市值应该是 100 亿美金,币安的品牌影响力和用户规模与其不相上下。现在 BNB 才 200 多亿元,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觉得是被低估的。

Odaily星球日报:您和 CZ 的持仓情况是怎样的?

何一:我去年有说过,我只有两种币:BTC 和 BNB,但今年已经全部换成 BNB 了。持仓方面,我只能说,我是全球 BNB 持仓的前十大户;CZ 个人应该也在前十吧,我没有问过他个人的资产。

我们过于保守,要向友商看齐

Odaily星球日报:整个币安的规模有多大?

何一:现在有 600 多个人,技术加产品应该不到 200 人,客服和运维可能差不多 200 人。因为币安的用户在全球都有,需要支持不同语言和不同的时区,所以客服队伍会庞大一些。

Odaily星球日报:当前中国市场的政策依然不确定,现在回来担心有政策风险吗?

何一:我的同行都不怕,他们做的比我们要明显得多,我们实际上恰恰太重视合规了。所以我也在反思,是不是在行业特别早期的时候,要像同行一样更激进,才能够获得更多的用户规模和市场份额。

举一个特别具体的例子,比如我们今年做 IEO,因为担心合规问题,所以我们不支持中国用户。但是我们看到友商,他们对于中国市场是完全没有任何的限制。这也导致,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送了一批「人头」。

所以从这些维度来讲,我觉得我们还是过于的保守。同行其实在中国也有非常多的、公开的、线上线下的活动,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向他们看齐。

Odaily星球日报:合规性上,币安目前拿到了哪些国家和地区的牌照?

何一:币安在所有服务的国家和地区都严格遵守当地法律法规的要求。我们在美国、新加坡、泽西、乌干达和澳大利亚是完全合规经营的。

愿意退位让贤

Odaily星球日报:您之前一直自称是「币安首席客服」,现在具体负责哪些业务?

何一:在整个币安,其实恰恰是除了客服以外,跟用户有关的事情基本都是我负责。

最简单的是大家熟悉的 Brand(品牌)部分,包括 PR(公关)、Content(内容)、设计等;第二个部分是用户增长,包括用户运营、线上活动运营(例如交易赛)之类的;另外大客户,还有全球各个国家和地区的本土市场,也是我负责。

因为我是公司合伙人,所以有一些大的战略性的(策略)也会介入一下,例如并购、项目等。

在币安,除了产品、技术那个维度我不太参与,其他的可能多多少少都会参与一些,当然最核心的工作还是在用户这侧。

我刚刚也把一部分的业务分出去了一点点,因为实在太忙了,人手不够。

Odaily星球日报:在币安,您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何一:总体来讲,我觉得在一个公司,可能 CEO (首席执行官)是管人管钱管方向,我觉得我既不管钱也不管人,但是我帮助公司赚更多的钱、找更好的人。在方向性的问题上,我觉得 CZ (赵长鹏)其实一直是一个战略非常清晰的人。所以,我可能会在有一些新的想法的时候,跟他进行深度讨论。如果他没有太大的异议,我就会去做,比如当初做 Binance Labs(币安孵化器)。

Odaily星球日报:在加密市场已经待了五年了,您最大的感触是什么?自己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何一:我觉得虽然这个行业有很多的质疑,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但是我还是非常热爱这个行业和这个工作的。

实际上可能来对于我来讲,即便不在区块链做去别的行业也不会差。因为实际上在这五年里,我中间也离开过一年多的时间,去了互联网公司,做的也还算顺风顺水。最终,我觉得可能还是区块链会让我觉得比较兴奋,只有它才有这种爆发式的增长。

再者,就是我们确实做到了全球范围内在细分领域一个顶级的品牌。如果在全球各个国家地区走一走,你可以感受到用户对于币安的这种热爱,有的时候还是挺感动的。

所以我觉得对于我来讲,经历的都是财富吧。我永远会想要试一试,这个事情往上越一越,是不是可以到达更高的地方。

Odaily星球日报:之前您担任过 OKCoin 的联合创始人,再到后来的币安,两次创业有什么不同的感觉?

何一:如果要给普通人的建议,第一是要选择一个有爆发性和成长性的行业。行业的选择还是很重要的,逆水行舟,如果在一个倒退的行业,你自己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

第二要选对的人。因为实际上,可能跟你一起合作的人,一开始并不是站在一个最有利的位置。但如果你们都有很强的自我进化的能力,这样就不会变成短板,整个水桶才能够接得住水。

第三就是价值观要一致。短期可能会是能力的互补,是给别人提供了你的可利用价值。但从长期来讲,价值观不一样,还是很难共同协同的。

Odaily星球日报:您现在很忙,有考虑什么时候从币安这边退出来吗?

何一:没有,基本上不太考虑从币安退出来。

2017 年的时候,我曾经写过这么一段话:大家都以为币安的 ICO 是募钱,但其实你募的都是债,而且你这个债可能是一辈子的债。

即便 BNB 现在涨了一百多倍,但你其实身上的责任也是沉甸甸的,因为所有的持币用户都是因为相信你才持有这个币。涨了挺好,大家都很开心,都很感谢你;跌了,大家也可能不太开心,然后你会觉得你肩上的责任会更重。

从第二个维度来讲,如果有人可以比我在这个位置做得更好,我愿意退位让贤。但是退位让贤不是说我不做这个事了,而是说我可以汇报给他。其实 CZ 也是这样的态度,如果有人做币安的 CEO 可以做得比他更好,那我觉得他也是愿意退位让贤的。

我们也希望有更多优秀的人来加入币安。其实整个币安团队的实力还是蛮强的,常青藤名校背景在币安还蛮常见的,每个部门可能都有。

专访何一 | 我得回来打仗

原创文章,作者:秦晓峰。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秦晓峰

新锐作者

秦晓峰

做最专业的区块链报道,爆料交流加微信 Pnjun0811~

总文章数: 29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