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从创世区块到好的社区治理,从「末日审判书」到「大宪章」

2019-11-01

什么才是好的社区治理?

推广

先有创世区块,后有区块链;先有区块链,后有社区治理;先有社区治理,后有好的社区治理。这个脉络大家应该没有争议。 

什么才是好的社区治理?这是大家关心,并且有争议的。有争议,就对了。这个问题本来就没有答案。最多也只能说,“合适的,就是好的”。

那么,变换一下问题,历史上有什么经验,可以帮我们去寻找好的社区治理呢?这个问题就有很多有趣又有价值的答案了。从数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上,可以找到很多经验和教训,启发我们去探索,去搭建,去运作最适合自己的区块链社区治理模式,提醒我们避开许多可以预见的大坑。从这个意义上讲,具有丰富的政治学、法学和历史学知识的人才,对于区块链社区治理将会极其有价值。过去十年左右,项目方主要是积极地争取区块链技术人才;现在,项目方们应该开始积极争取“政、法、史”方面的人才了。

举个来自英格兰的栗子吧,说明一下人类文明史上的智慧对区块链社区治理的价值。

在英格兰的栗子闪亮登场之前,先请出著名的区块链布道者唐·塔普斯科特来暖一下场。很多人都看过他那段关于区块链革命的TED演讲,在里面他讲了五个故事,第一个就是关于土地产权的。

首先,老唐说:“全球70%的土地拥有者,都只是拥有一个脆弱的产权。”

接着:“你在洪都拉斯有个小农场。一个独裁者上台,他说:‘我知道你有一张纸证明你拥有你的农场,但是政府的计算机显示,我朋友拥有你的农场。’”

然后:“这种事在洪都拉斯屡见不鲜,在全世界其他地方也很普遍。”

再然后:“如果你对你的土地没有有效的所有权,那么,你就不能用它做抵押来借钱,你也不能做长远计划。”

最后:“将土地所有权上区块链,一旦上链,它就不能被篡改。你不能黑掉它。这就为数十亿人走向富裕创造了条件。”

英格兰的栗子是这样的:

1086年,英格兰土地产权的创世区块,《土地赋税调查书》,又称《末日审判书》,诞生了。

为什么说公元1086年的《末日审判书》,是英格兰土地产权的创世区块呢?

让我们先回到区块链的本质。

区块链的本质是什么?区块链的本质,是链式结构的数据库。然后,这个数据库里面存储的内容是什么呢?是状态,例如比特币的区块,存储的就是各个地址上的比特币余额。另外,因为存储的方式是分布式,所以,区块链,就是分布式存储的链式结构的状态数据库。

状态数据在某一个时间点的截图(Snapshot),就是一个区块,而随着时间推移,数据库不断对状态(值)进行全节点的同步更新,每次更新就出现一个新的区块(Block),所有的区块组成一条越来越长的链(Chain),因此,称之为“区块链”(BlockChain)。区块链1.0的最大功能,就是“抗篡改”。

好了,基于区块链的本质,我们来看一下《末日审判书》。

先说说,什么是《末日审判书》?

《末日审判书》是“征服者”威廉国王从1081年启动的一次全国土地和户籍普查,书上记录了土地的所有权(类似于比特币区块链上记录着每个地址上有多少个比特币)。土地财产普查,当然是为了收税;历史上这种事情很多,这次有什么不一样呢?为什么当时英格兰的地主们要去踊跃登记呢?干嘛不隐藏土地呢?

因为,《末日审判书》有一条规定:“记录在案的土地占有状况不得以任何理由加以修改,就如同终审判决一样。”

这是不是有一点区块链“抗篡改”的特性?

地主们都不傻,也都不喜欢向国王交税,但是,以前因为没有明晰的土地产权,不知道惹了多少纠纷和官司。这次国王威廉搞这个“如同终审判决一样”的土地占有状况文件,本质上,“完成了从土地的事实占有向法定占有的转变,这使土地侵权变得更加困难,减少了纷争,有益于财产的有序继承和转移。”另外,你不去登记,别人把你家的土地拿去登记了,肿么办?所以,地主们争先恐后,积极配合国王威廉启动的土地调查和登记(很多事情都是这样,顺着人性去推动,事情就会顺利进行)。

这么看来,公元1086年《末日审判书》分明就是“英格兰土地产权区块链“的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啊!

后续发生的土地买卖交易,都在英格兰相关档案上保留交易记录,土地所有权的状态被更新,这就是后续的区块,串在一起,就是一条区块链!

有人会说了,好吧,《末日审判书》和后续土地交易记录档案有链式结构,有状态数据,那说好的分布式存储呢?中心化的组织保管一个账本,那就有可能会被篡改呀?而且,这也不符合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特性呀?

《末日审判书》完成于1086年,当时欧洲还没有普及造纸术。阿拉伯人掌握造纸术之后,于1150年在西班牙建立了欧洲第一个造纸厂;英格兰到15世纪才有自己的造纸厂。总之,当时没有纸,《末日审判书》写在羊皮卷上。《末日审判书》有两份,分布式存储,一份由皇家度支局(专门掌管财政收支的机关)保存,一份由公共档案机构保存。英格兰的档案事业非常发达,今天我们还可以查阅当年的档案,了解到莎士比亚是一个炒房高手。《末日审判书》一直是英格兰各级法院审理土地产权纠纷的重要依据。1963年,英格兰法院还在一起土地纠纷案中引用了《末日审判书》。

总之,《末日审判书》和后续土地交易记录档案,形成了分布式存储的链式结构的状态数据库。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人类的区块链历史,从公元1086年《末日审判书》开始。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英格兰国王下令,“给我把两份记录都改啦“,那会怎么样呢?首先,英格兰国王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其次,如果真有哪个国王敢这样胡作非为,那贵族们就会起兵,狠狠地揍他的屁股,就像1215年金雀花王朝的约翰王被揍那样。 约翰王被揍之后,还被迫签署了《大宪章》。

《大宪章》之前,英格兰这个“大社区”的治理原则主要就是四个字:靠天吃饭——老天爷赏个好国王,那就有好治理,老天爷赏个坏国王,那就是坏治理(这和《权力的游戏》里的背景设定一样:“坦格利安家族有疯狂的倾向,杰赫里斯二世曾说,每当一位坦格利安降生,诸神就将硬币抛向空中,选择疯狂或是伟大”);在“大社区”里,被治理的贵族和平民貌似毫无还手之力。

不过,有了《大宪章》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大宪章》本身就是大贵族、教士、骑士、城市市民反抗王权的斗争成果。某种意义上,《大宪章》是英格兰这个“大社区”的“线下治理的共识文件”,或者说,“社区治理的宪法”。

约翰王,又称失地王,他在战争中丢掉了父辈兄长们苦心经营的大片土地,并且为了筹措军费横征暴敛,肆意强占贵族的土地;另外,约翰王还得罪了天主教廷,被教会革除了教籍。有一些属于英格兰“大社区”的人选择了用脚投票,卖“币”走人;而那些不想用脚投票,又忍无可忍的大大小小的“通证持有人”终于联合起来,群起围攻“项目最高控制人”——约翰王。

眼看整个“社区”都反对自己,约翰倒是也很硬朗;他说,“那我就下,你行你上”。没想到,这伙“造反者”跟历史上的造反者们都不一样,他们不让约翰下,非要他继续干,但是,他们主张“权力要被装进笼子里”:

“非经贵族会议的决定,不得征收额外税金;保障贵族和骑士的采邑继承权;承认教会自由不受侵犯;归还原侵占的领主土地、抵押物和契据;尊重领主法庭的管辖权,国王官吏不任意受理诉讼,对任何自由人非经合法判决,不得逮捕、监禁、没收财产或放逐出境;承认伦敦和其他自治城市的自由;统一度量衡,保护商业自由等。同时规定由领主推举25人员负责监督宪章的实施”。

约翰被迫签署之后,后来又拒绝执行,并与贵族们开战。此后的几百年中,这个《大宪章》就像钉住“权力笼子”的一颗大钢钉,强悍的国王屡屡拔除大钢钉,掀翻笼子,大权独揽,乾纲独断;而当国王不那么强势时,就会宣布承认《大宪章》以赢得贵族们的支持。久而久之,《大宪章》就变成了英格兰“大社区”的“社区治理”的一块基石。后续各阶层为争取自己的权力和利益都踏着这块基石前行,而这种习惯,或者说,它背后的持续的努力,则塑造了英格兰的制度精神,使得英格兰这个人类文明的“基因变异品种”获得了更强大的环境适应力,最终,完成了惊人的逆袭,从一个偏僻贫弱的小岛国变成主导世界格局的日不落帝国。

其实,人性的变化是很缓慢的。人类所使用的各种“新技术“,都是在满足人性的某种“旧需求”。从《末日审判书》到《大宪章》,从创世区块到好的社区治理,历史没有重复,却押着相同的韵脚。

最后,对于区块链行业的三分天下来说(参见《区块链社区治理,从三国演义谈起》):传销币空气币模式币总是会找到自己的牺牲品,我们真的不用替他们操心;企业联盟链在微软、四大会计事务所和阿里等巨人推动下,咱也插不上手,“企业社区的社区治理”估计还有段时间才能提上议事日程;以以太坊为代表的“纯区块链”社区则非常迫切地需要提高治理水平。过去十余年,主要是计算机高手、金融专家等人才参与区块链社区,现在,政治学家、法学家和历史学家该加盟区块链社区,协助社区搞搞治理了(何况,习大大已经给区块链正名了,现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也不会遭人白眼了,哈哈)。

“英格兰社区”可以逆袭,同样的,一个快干不下去了的区块链项目,其实也有逆袭的可能性,如果能够引进政治学、法学和历史学顶级人才,汲取人类文明的顶级治理智慧的话。当然,那些目前还能干下去的区块链项目,也要积极地争夺政治学、法学和历史学顶级人才。因为,顶级人才如果不在你们社区,给你们创造惊人的价值,那么,他们就在别人的社区,给别人创造惊人的价值。前车之鉴:商鞅、张仪、范雎和尉缭子都是从曾经还不错的魏“社区”跑到了秦“社区”,他们都很认真负责地把魏“社区”打得满地找牙。

小结:

  • 公元1086年《末日审判书》可以看作是“英格兰土地产权区块链“的创世区块(Genesis Block)。

  • 《末日审判书》和后续土地交易记录档案,形成了分布式存储的链式结构的状态数据库。

  • 某种意义上,《大宪章》是英格兰这个“大社区”的“线下治理的共识文件”,或者说,“社区治理的宪法”。

  • 其实,人性的变化是很缓慢的。人类所使用的各种“新技术“,都是在满足人性的某种“旧需求”。从《末日审判书》到《大宪章》,从创世区块到好的社区治理,历史没有重复,却押着相同的韵脚。

  • 顶级人才如果不在你们社区,给你们创造惊人的价值,那么,他们就在别人的社区,给别人创造惊人的价值。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广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高山

特邀作者

高山

清华大学毕业,持证CFA;《华尔街操盘手日记》作者|sam.gao@rompublica.com

总文章数: 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