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星球前线 | 何一回应徐明星:沉默带来的是变本加利的诋毁

2019-10-27

真假“OK往事”。

推广

今日上午,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发微博称,何一作为OKCoin前员工,多年来多次在不同场合渲染和前东家的旧事,但是这些渲染对她本人和币安都没什么好处。希望也祝福她能够越做越好,真正停止拨弄是非,聚焦产品和用户,为产业做贡献,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今日晚间,何一于微博平台发声就此进行了回应

星球前线 | 何一回应徐明星:沉默带来的是变本加利的诋毁

何一回应内容:

每个人眼中都有一个“自己看到的世界”,关于我和OK之间的往事在多次采访中提到“无论如何感谢老徐给了我进入这个行业的机会”,然而恰恰是我的沉默带来的是徐老板变本加利的诋毁;以下仅为我个人和OK之间的部分往事,希望能给一些打算加入创业公司或刚加入创业公司的朋友一些启示:

星球前线 | 何一回应徐明星:沉默带来的是变本加利的诋毁

1、2014年春节基于对比特币的爱好,应麦刚邀请以个人名义为OK在个人朋友圈发比特币红包做免费推广,随后麦刚组织了答谢活动唱K,同时在场的还有许志宏、商务范的创始人等数十人,对徐老板来讲帮过你的人对你来说只是“酒局”上的人。

2、OKCoin上线于2013年10月,6月的时候乐酷达确实成立了,但还是盒饭公司,前三是因为那时候主流币交易平台只有三家。我于2014年3月降薪加入OK,一路从VP做到合伙人,负责品牌、PR、组建大客户团队、负责线上线下活动,至于价值几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阅OKCoin2014年初的微博口碑如何?由于一直保持简单粗暴的管理风格,适应的会追随我到现在,不适应的同事确实很难接受。年轻气盛的我确实伤害到一些前同事,在此也向她们致歉。
在OK期间,我主导的品牌部分“重金投入”总计10万零1千人民币,虚拟币作为抽奖礼品且价值不超过2万元,获得包括卫视栏目、财经类杂志、一线杂志、纳斯达克大屏、互联网媒体活动赞助、藤校年度活动赞助,基本动用我的个人资源;做员工本来就要有被利用的价值,出于对我工作的认同,徐老板把我的期权口头从1个点提到5个点,(有离职前的谈判录音),由于没有合同离职前我只能按照入职的期权1%办理离职手续,还签署了“不得做对OK不利的事情”的竞业条款,并按照劳动法竞业年限离开币圈整整2年,徐老板的嘴啊骗人的鬼,你们一定要有合同。

3、对徐老板来说,你拿到合同也没多少用,2017年OK在拿到巨人集团估值超过3亿美金投资的情况下找我回购,开出了不到10万美金的价码,扣税后不到50万人民币(转账记录银行有流水);中间找徐明星谈过一次,徐明星通常刚和人打交道都是一幅“无辜”面孔,说自己是“只懂技术的理工男”,一旦涉及利益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两幅面孔”,徐明星明确表示你去法院告我啊!法院怎么判我就怎么给!(有微信对话记录)和对现在的股东如出一辙。

4、从OK正式离职是2015年7月,起因是徐明星和Roger撕x,不想继续付租赁bitcoin.com的钱,甩锅已经离职的CZ,这场闹剧最终被香港法院判决OK败诉,有兴趣的人可以自己去查判决记录;为了攻击CZ徐明星亲手杜撰小黑稿(经办人在我离开OK后随离职),文章为了显得真实也对我有大量侮辱语言,所以决意离开OK。公司利益大于个人立益,在其位就要谋其职,为公司挡刀是责任;但当CEO为了自己爽,亲手背后扎你刀时候,你做何选择?

5、过去币安没开合约,没在中国做市场竞争,和OK没有正面竞争,徐老板当年经历了3Q大战,一直将水军视为重中之重,所以徐老板秉持自己屁股上的屎不擦也要蹭别人一身的“喷粪车”公关策略,持续泡制负面来转移自己从用户到股东集体维权的注意力。
自从币安开始做合约,OK市场份额节节败退,徐老板倾全公司之力攻击币安,海量找公关公司发币安负面,每天给币安发的稿子比给自己发的还多,试图挽回OK颓势,你在做什么OK内部的员工清楚,确实有很多OK员工给币安投简历;但是交易用户只看哪个平台能赚钱,哪个平台费率低,现在只能黔驴技穷到一二再再而三地和长舌妇一样拿八卦隐私攻击同行,转移视线了?

6、区块链行业在过去一直被边缘,被妖魔化,徐老板过去一直在背后指挥麾下数百员工在所有媒体渠道无休止的喷粪,无数次主动发起碰瓷行动,感谢给币安买的那些头条。基本面刚好一点徐老板就主动跳出来亲自下场给行业给自己招黑,希望徐老板把几千万公关预算拨出一点点去做对行业有益的事情,用户自然会用脚投票,最后祝大家周末吃瓜愉快。

——————————

附徐明星上午微博内容:

何一女士作为OKCoin的前员工,多年来多次在不同场合渲染和前东家的旧事,我本不想翻这些旧帐,但是不得不回忆一下。我理解她作为友商的立场,但是这些渲染对她本人和她的公司都没什么好处,攻击前东家也不会显得她多高大上。币安成立2年,离职的人何其之多?希望也祝福她能够越做越好,真正停止拨弄是非,聚焦产品和用户,为产业做贡献,兄弟登山各自努力:

1、我认识她是在麦刚的ktv酒局上,何一不是她真名,应该是艺名,真名好像叫何瑛。她大约在2014年3月入职,2015年3月离职。OKCoin成立于2013年6月,2013年底即跻身行业前三。

2、她在岗一年,确实作出了一些贡献,也带来一些麻烦。但说她是联合创始人,把OK从小做到大,还是有点夸张了。不过当年公司确实允许她使用这个头衔在外活动,以提升身份。在当时那个历史和经济条件下公司也确实出资和投入很多培养她打造她,请她参与电视节目、商学院、社会组织等。我不能说当时对她有多好,但是肯定比对我自己好。

3、她入职的时候公司只完成了天使轮融资,新的融资有谈判,但是都没有close,给予了她1%的期权,分四年行使。14年我们陆续完成了pre A和A轮融资。她离职时,公司按合同执行,她工作了一年行使1/4的期权,同时也计算了preA和A轮的2轮的稀释。期权协议一直有一些条款,加入公司的竞争对手需要放弃期权,何一在加入币安之前,要求公司回购她的期权,公司很多人早就听说过她要加入币安的事,仍然按照当时的估值即A轮估值执行了回购,这中间关于回购价格和方式她和法务同事确有一些争议。所有这些事情都有合同为证。

4、她离职的原因很复杂,行业老人都知道,2015、2016是行业非常低潮的时期,她的市场部团队高峰时有30多人,离职前还剩10来个人,她招聘的多名同事离职时候和她撕逼,来hr部门各种投诉,这些名单如果要翻可以有一长串,当然也还有其他的众所周之的原因。现在看来,那时的分开对大家来说都是万幸的,当当网夫妻档都会出现这么复杂的变化,他们两口子和我一个人合伙创业,这如何能持续?当时公司也有明确的规定,内部谈恋爱,必须有一方离职,她作为高管带头打破公司规定,现在再扯这些事也不能彰显她的职业道德或者合伙人精神吧?不管怎么说,没有我可能就没有她现在的姻缘,这点她得感谢我。

5、这个过程中也有我非常多的问题和责任,比如不够职业,年少轻狂,懒惰不爱沟通,专注于事情而忽略了组织和文化建设,识人认人有问题用人不当,脾气暴躁沟通技巧不足、不会表扬人批评比较多,没有更早的把公司的利益机制设计的更好等等。对所有或多或少被我伤害过的前OK人,我深表歉意,这里的名单可能也有一长串。

6、长江后浪推前浪,比我们年轻10几岁的人已经成为了行业的主力,OKCoin的团队新老融合,既有很多在公司工作6年的老同事仍然工作在第一线,也有很多年轻的新秀奋斗于关键岗位。OK的核心竞争力是我们的对产业的长期信仰和坚守,还有我们积极向上、面向未来的OK铁军。听说何一女士一直想挖OK的人,我觉得最少得开出5倍工资吧,我们OK人都很优秀。感谢她这么多年以来仍然认可OK的团队,但是真正的OK人对OK的文化、价值观有着深刻的认同,也和公司有深刻的利益绑定,她能挖走的人肯定是边缘,建议她要注重自我人才的培养和储备,挖人空降的同时要考虑对现有团队的冲击?你如何摆平空降和老人的倒挂问题还有文化冲突?看看阿里的几十个合伙人,哪个不是在公司摸爬滚打很多年成长起来的?纵观整个中国互联网,有多少腾讯人做社交,多少阿里人做电商,多少OK和火币人做区块链创业? 我们以包括何一女士在内的所有前OK人为荣,在创业的道路上大家相互扶持,共克艰难,携手同行,在你们遇到困难的时候,OK永远可以尽己之力,伸出援手。希望此事到此为止。

原创文章,作者:Azuma。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推广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Azuma

新锐作者

Azuma

不要梭哈

总文章数: 5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