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隐私是未来,但隐私币不是

2019-10-25

放眼隐私的未来,主流加密货币部署隐私功能或将成为隐私领域的最终趋势。

推广

文 | 芦荟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隐私是未来,但隐私币不是

如火如荼的 Defi 之外,「隐私」正在被重提。

今年 8 月的柏林 web3.0 峰会上,美国棱镜门主角爱德华 · 斯诺登罕见地出现在视频连线荧屏上,在 40 分钟的时间里,比特币、自由与隐私是本场演讲的主题。同一天,前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 波卡创始人 Gavin Wood 在演讲中疾呼“隐私是 Web3 运动的核心部分”。

除了以太坊 2.0 的进展之外,零知识证明或许是 V 神今年下半年提及最多的关键词。他不仅十分关注以太坊在隐私解决方面上的进展,还大力称赞 Zk-SNARKs 在“过去三周里取得了巨大的进步”;除此之外,新的隐私技术也在层出不穷。

资本与公链也正在聚焦隐私。专注于以太坊隐私层的 NuCypher 完成了由 Polychain Capital 领投的 1070 万美金的未来代币协议 SAFT 投资,成为又一明星项目;而以以太坊、莱特币、BCH 为代表的主流加密货币,则正将下一步的部署计划放至在了隐私协议上。

当不可能三角的故事已经被人们“讲腻”,来势汹汹的 web3.0、以及发展中的隐私技术,都在将隐私这一命题推上了新的风口。

但与此同时的是,以隐私为特征的匿名币正在遭遇监管危机。由于存在非法融资的风险,出于监管压力,交易所纷纷下架隐私币。今年 8 月,Coinbase UK 放弃对 Zcash 的支持。9 月 10 日,OKEx 韩国宣布下架 Monero、Dash、Zcash、ZCache、Horizon 和 SuperBitcoin 六种加密货币,并表示这与 6 月份制定的 FATF 规则有关。

这是属于隐私领域的「冰火两重天」:革新中的隐私技术,部署范围正在从隐私币走向主流加密货币;而隐私币(匿名币),正在陷入监管的风暴和伪需求的质疑声中。

何为隐私?

加密通讯软件 Telegram 的创始人帕维尔 · 杜罗夫在回应俄罗斯政府封杀之际曾经说道:“我认为相比于对恐怖主义这种坏事而产生的恐惧,隐私、以及我们的隐私权更重要。”

这句话一度引来了不少争议,但帕维尔 · 杜罗夫至少证明了他是一个绝对的密码朋克:无隐私,无自由。

密码朋克们所追求的隐私,正是比特币所追求的「去信任」与「抗审查」的思想前身,这也正是区块链世界被认为有着加密基因的原因之一。

但众所周知,加密货币与绝对的匿名并不划等号,以 BTC 为代表的大多数数字货币,由于遵照交易的透明性,即交易的发送者、接收者以及特定交易金额为公开透明,仍然被侃称为「没穿衣服的中本聪」。

隐私仅作为区块链世界的一缕分支,迄今为止已发展出包括隐私技术与隐私产品(隐私币)在内的隐私生态体系。前者从狭义上理解,可以理解为让数据不会因第三方「窃取」而曝光的技术解决方案,比如二层协议;后者则是在隐私技术诞生下的原生隐私产品,他们将隐私提至最高优先级,代表者为老牌匿名币 Zcash、Monero,以及新兴黑马 Grin、Beam 等,两者的关系水乳交融,正是隐私技术的发展,使得匿名币层出不穷,也正是匿名币的发展,也推动了隐私技术的不断进步。

隐私技术的发展历史

行文至此,我们可以回顾一下主流隐私的发展历史。

2012 年 12 月,应用于知名匿名币门罗的 CryptoNote 协议问世,这也是第一个针对数字通证隐私问题的协议,该协议介绍了两种技术:隐私地址技术和环签名技术,分别将发送方、接收方匿名化,但缺点是不能隐藏交易金额。

为此,RING-CT(环机密交易工具)应运而生,作为对 CryptoNote 的补充,RING-CT 具有隐藏交易金额的能力,同时 RING-CT 优化了环签名技术,提高了使用环签名技术进行数字通证交易的速度,匿名效果较强且无须任何第三方参与。

但在提高门罗区块链的隐私的同时,RingCT 在可扩展性方面做出了牺牲。为了提高 Ring CT 的能力,一种名为 Bulletproofs 的新型高效零知识证明协议,在 2018 年 10 月 18 日通过硬分叉被引入门罗中。门罗贡献者 Ehrenhofer 称,Bulletproofs 技术让门罗的交易规模和验证时间减少了约 80%。

Bulletproofs 由伦敦大学学院的 Jonathan Bootle 和斯坦福大学的 Benedikt Bunz 最初为比特币设计。其灵感来源于最初的零知识证明技术 zk-SNARKs 。相比于 zk-SNARKs,Bulletproofs 不需要可信任的设置(该设置本身会带来一些潜在的安全隐患),但验证 Bulletproofs 比验证 zk-SNARKs 证明更耗时。

zk-SNARKs,是以色列理工学院的 Ben-Sasson 等人在 2014 年的 Zerocash 论文中提出的。目前,zk-SNARKs 几乎是区块链世界中应用范围最广的隐私技术,部署 zk-SNARKs 算法的知名项目有 Zcash、Loopring 等。 以太坊也有望部署 zk-SNARKs。 2019 年 1 月份时,以太坊基金会与初创企业 Matter 在以太坊测试网络上,联合发布了使用 zk-SNARKs 的侧链扩容方案。今年下半年在以色列特拉维夫举行的以太坊会议上,当被问及关于隐私技术的最新发展时,V 神就大力称赞该技术在“过去三周里,Zk-SNARKs 确实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在 zk-SNARKs 的基础或挑战(提高隐私性的同时也降低交易容量并增加交易成本)上,衍生出了包括 zk-STARKs 、 Bulletproofs 、MimbleWimble 等新型零知识证明。相比于 zk-SNARKs ,zk-STARKs 被认为是一种更快、成本更低的技术实现。但更重要的是,zk-STARK 不需要初始可信设置;Mimblewimble/Grin 对保密交易和 CoinJoin (混币器)作出了改进。关键功能包括无公共地址、完全隐私和致密的区块链。

新的隐私技术概念仍在不断地被提出。包括 PLONK、Halo、Sonic、Supersonic 等在内的诸多加密技术,均在今年诞生。

今年 2 月,伦敦大学学院的 Sarah Meiklejohn,爱丁堡大学的 Markulf Kohlweiss 和 Zcash 的 Sean Bowe 提出了一种名为 Sonic 的零知识证明协议,仍然需要可信设置。

今年 8 月,获 ConsenSys 领投的 AZTEC 协议公布了 PLONK。据介绍,这是一种全新的高效通用 ZK-SNARK 架构。PLONK 只需要一个可信设置,所有程序都可以重复使用这个设置,获 V 神转发。

9 月,Zcash 的开发公司 Electric Coin Company 发布了 Halo,ECC首席执行官兼Zcash创始人Zooko Wilcox称该研究发现了“免信任的”零知识证明递归组合,是密码学“长期以来取得的突破”。

同月,在上海区块链周上,Bulletproofs 算法创始人 Benedikt Bünz 介绍了一种新型的 SNARK 技术 Supersonic (超音速) ,据其介绍,该技术结合了 Sonic 和 DARK 证明,是首个无需可信设置的短证明,100 万逻辑门的前提下可以将证明大小压缩到 10 至 20KB,甚至还有优化空间,该技术将首次被应用至金融公链 Findora 上。

匿名币的「至暗时刻」

极客们埋头于隐私实验室,隐私技术逐渐发展的同时,隐私币则迎来了「至暗时刻」。

今年 6 月,国际政府间合作机构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发布了一份加密货币业务的最终指导意见。这份被称为数字货币最强监管的新法规对于交易隐私发出了最后通牒:虚拟货币服务提供商(VASP),包括加密货币交易所,在涉及资金转移时,必须将有关客户的信息传递给执法部门。

在监管机构看来,匿名的设定足以引发监管机构有关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的担忧,而这对于致力于隐匿交易的匿名币来说,显然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感叹号。

今年 8 月,Coinbase 宣布,自 2019 年 8 月 26 日起,将不再为英国用户提供 Zcash 交易服务;9 月,OKEx 韩国站宣布下架 Monero、Dash、Zcash、ZCache、Horizon 和 SuperBitcoin 六种隐私币;韩国交易所 UpBit 也在其网站上宣布将下架 6 种隐私币,同样包括 Monero、Dash、Zcash 在内;除此之外,在 Binance.US 拟上币名单中,也暂未出现门罗币 (XMR) 和 Zcash(ZEC)等隐私币。

人们对隐私币前景的悲观,可以从加密市场的表现中体现出来。在三个月内(7月25日起),XMR 市价下降了 35%;Zcash 价格下降了 53%。在今年年初引领一时热点的 Grin 下跌更是超过了 83%。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同期比特币也下跌了超过25%。

为此,洛杉矶资产管理公司 Arca 首席投资官 Jeff Dorman 甚至悲观地表示,“很有可能很多隐私币将被退市,其流动性将枯竭。”

事实上,监管一直是悬挂在隐私币上方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 5 月,在日本金融厅的施压下,日本交易所 Coincheck 就已经确认移除数个隐私币;与此同时,韩国大型交易所 Korbit 也宣布将不会再支持达世币、门罗币、大零币、Augur 和 Steem 等匿名币交易;今年 7 月,韩国多家银行对加密货币用户的账户实施了严格监管,其目标在于彻底废除韩国国内的匿名加密货币交易。

为了「自救」,Dash Core 首席执行官 Ryan Taylor 于今年下半年频繁发声,澄清表示 Dash 具有 Private Send 选项,这意味着,隐私交易仅为 Dash 交易中的一个选项;其中,通过该选项进行的隐私交易仅占 Dash 网络不到 1% 的交易,并补充说根据 Chain Analysis,几乎所有这些交易都是“出于隐私原因”,没有任何非法前提。

Ryan Taylor 的辩词,使得 Dash 暂时获得了缓冲的时间。今年 10 月,OKEx Korea 宣布暂时停止隐私币 Zcash 和 Dash 的下线计划,并表示在合规性审查之后,将宣布有关 Zcash 和 Dash 的最终决定。

但 Ryan Taylor 的辩词,也在另一方面透露了隐私选项「几近无人用」的窘境。

与 Dash 有着同样境遇的是 Zcash。作为同样提供匿名交易选项的隐私币,尽管已存在了将近 3 年的时间,但只有大约 5%的 ZEC 使用了 SNARKs,另外大约 95%的 ZEC 存储在几乎无隐私度的透明地址中。

匿名交易使用率不高,或许可以归结为两个原因。

一是其技术门槛过高。斯诺登就在 Web3 峰会上一度表示其担忧,他说,除了那些懂技术的人之外,隐私线上支付对所有人而言都是不可能的。尽管像 Zcash 和 Monero 这样的隐私加密货币越来越受欢迎,但绝大多数人几乎无法接触到它们。

二是隐私需求的初衷似乎并不为大多数的市场买帐。据 PAnews 研究发现,在隐私需求最甚的暗网交易中,比特币仍旧是选择最多的加密货币,其次是门罗币和莱特币。根据计算,在其调查的暗网中,约 93% 接受比特币付款,超过 44% 的网站提供比特币独家支持。此外,每个市场支持的加密货币种类平均约为 2.4 个。

根据统计,占样本总量 28% 的受访者是因为看好匿名币的未来发展才持有匿名币的,这也是此次调查中表现出来的持币主因。其次的持币原因主要有保护数据隐私、交易得利和贪图新鲜好玩,分别有 24%、21% 和 16% 的人选择。

「主流加密货币+隐私」风起

隐私币的受挫,就能意味着隐私是伪需求吗?

答案是否定的。但至少证明,对于想要走向大众的 token 来说,隐私并不适于被视作核心的价值主张。

对于隐私币来说,Monero 核心技术开发者 Dr. Duncan S.Wong 就曾表示,绝对的隐私通证将不再受到欢迎,对公众和个人做到完全隐私、对监管及审计机构做到可问责隐私的加密通证将逐渐走向主流。

更广泛的解决方案是,以 BTC、ETH 为代表的主流数字货币正在将隐私保护功能纳入其技术更新日程里。

以 BTC 为例,Coinjoin 技术就是最为广泛的用于隐藏交易信息的混币器(Mixers)服务(通过第三方, 将比特币发币方地址和收币方地址的联系打乱从而隐藏交易信息一种服务),它在 2013 年 1 月由 BTC 开发商 Gregory Maxwell 提出,使用多重签名技术,交易者需各自独立分散完成签名,只有提供了所有签名的交易才能被判定合法,并被网络接收。

截至 2019 年 4 月,BTC 交易中使用 Coinjoin 的交易量为一年前的三倍,占全部 BTC 交易的 4.09%(数据来自 Longhash),据通证通研究院 × FENBUSHI DIGITAL 数据,未来 Schnorr 签名、Dandelion++ 或者 MimbleWimble 等技术都可能加入 BTC 以增强其隐私性。

在 BTC 的分叉币 BCH 中,就有开发者对其添加了 Schnorr 签名的尝试。今年 5 月份,BCH 通过协议升级率先采用了 Schnorr 签名,相比于之前的 ECDSA 签名,Schnorr 签名最大的优势的是:数据较小,验证效率较高,能够把多个签名聚合成单个签名,建设交易的体积,而且能够提升交易的隐私特性。

不过除了 BTC 之外,ETH 是被密码极客们更为青睐的区块链平台。

在 2017 年的亚太以太坊技术交流会上,Vitalik Buterin 就介绍了四种适用于以太坊区块链的兼顾隐私性和安全性的解决方案:通道(Channels)、混合器(Mixers)、环签名(Ring Signature)及零知识证明 (Zero knowledge proofs),且强调零知识证明是“最为强大” 的解决方案,尽管技术实现难度最高,但在保护在以太坊网络的隐私性和安全性上,效果最佳。

今年,V 神再度提及零知识证明的进展,并提到了 Plonk,一个由 ConsenSys 支持的项目,项目重点是在 10 月份将隐私技术引入以太坊。这一技术将降低创建零知识证明的复杂性,使更多人能够更容易使用它。V 神说,“这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人将很容易参与进来”。

Plonk 并非唯一的隐私解决方案。另一自发的隐私解决方案为 Keep Network,则旨在通过采用链下隐私数据容器的方式为用户(主要是智能合约)提供安全的隐私交换、传输、计算和存储途径。 

还有企业为以太坊开发隐私解决方案的主要例子:主要体现为安永公司的 Nightfall 协议。据悉,Nightfall 结合了一套智能合约和微服务,以及以太坊 zk-snark 工具箱 ZoKrates,让 ERC-20 和 ERC-721 标准的 token 能在以太坊区块链上进行 “彻底私密” 的交易。

以及摩根大通(JP Morgan)为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的定制隐私协议:Zether 协议。该协议于今年 3 月,由 Bulletproof 开发者 Benedikt Bünz、斯坦福大学教授 Dan Boneh 和 Visa 研究部联合提出,以智能合约 Zether Smart Contract(ZSC)的形式部署在以太坊上,其中包含一个名为 Zether Token(ZTH)的令牌,它在 Zether 中作为 ElGamal 公钥。在帐户之间转移并支持匿名智能合约交互的运营商。

更有细分领域者,预言机 Chainlink 也在 DevCon 5 上发布了“Mixicles”,旨在为 DeFi 智能合约提供隐私性。Chainlink 表示,Mixicles 是嵌入了 oracle 的 DeFi 工具,可在区块链上 / 外的数据之间进行调解,并包含了促进金融工具隐私的混合器。

今年 2 月,随着 Grin、Beam 等隐私币的火热,LTC 创始人李启威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将有意采用 Mimblewimble 协议,在被问及 Mimblewimble 是否会取代基础协议时,李启威表示,他最初的想法是将协议添加为扩展块,类似于侧链,但将被附加到主链上。

可以看出,随着主流加密货币对于隐私功能的集成,纯粹的匿名币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强劲竞争者;但放眼隐私的未来,主流加密货币部署隐私功能或将成为隐私领域的最终趋势。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广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芦荟

新锐作者

芦荟

wechat联系:1012387983

总文章数: 43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