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2019 会是「DAO 之年」吗?一文遍览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前世今生

2019-10-24

所有知名的、重要的 DAO,一网打尽。

推广

编者按:本文来自链闻(ID:chainnewscom),作者:Vu Gaba Vineb,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带你了解曾经存在、正在运行、以及将在不久之后将要推出的一些知名 DAO。」

各式各样的「DAO」再次成为热门话题。想了解各种 DAO 的前生后世,链闻推荐阅读本文。

其实,关于「DAO」的核心讨论,是关于区块链网络治理理论和实践的讨论。我们强烈推荐读者阅读链闻之前发表的一些文章,了解关于区块链协议及应用治理相关的基础信息:

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是区块链技术最受期待的应用之一。毕竟,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有办法可以针对某项事业、以一种不需信任(trustless)和匿名的方式协调合作,做出集体决策。

本文将带你了解曾经存在、正在运行、以及将在不久之后将要推出的一些知名 DAO 的具体情况。 请做好准备,因为你可能需要花费一点时间来阅读本文。

我们将根据三个主要属性来给这些 DAO 分类,这三个属性是:

  • 需要作出的决策的性质;

  • 参与的激励;

  • 去中心化的程度。

在这个过程中我会提出我对不同 DAO 的看法,并就其运作机制提出一些我的关注点。

在正式进入主题之前,有必要先明确一下我对 DAO 的定义:DAO 是一个组织,其运营者通过一种去信任的协议相互协作,为某一特定事业做出集体决策。

有了这个定义,让我们直接跳到我认为的历史上的第一个 DAO。

比特币——原创的 DAO

没错。比特币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至少在我的定义里。本质上讲,比特币是一个由许多矿工和全节点所运行的组织,他们通过比特币协议相互协调,共同决定比特币区块链的主链上应该包括哪些交易,以及这些交易的排序。

这个组织的目标非常简单:保护比特币网络的安全并让其上的交易更加便利。

「比特币 DAO」要做的决策,处于该区块链基础架构的较低层级,涉及该区块链本身的区块和交易。其实,我们可以说,其他大多数区块链,比如以太坊和 Zcash,本质上也都是 DAO。不过,本文将主要讨论存在于区块链之上的 DAO,它们有限定更明确的目标。我希望将之称为「有意义的 DAO」。这些「有意义的 DAO」继承了其底层区块链协议的去中心化和去信任属性,并在其上构建了服务于更「有意义」的目标的逻辑。

参与「比特币 DAO」的激励措施主要是获得挖矿奖励,如果矿工行为良好并且勤奋地产生有效区块,这种积极参与以及为「比特币 DAO」做出贡献的努力就可获得挖矿奖励。

在我看来,一个 DAO 的参与激励,正是其成功的关键。理性分析,只有获得足够充分的激励,参与者才会为这个 DAO 做出积极贡献。比特币已经成功证明了这个简单概念是如何运作的。值得注意的是,参与「比特币 DAO」而获得的奖励是立竿见影的。没有延迟、即时满足。

比特币的去中心化程度很高,该协议本身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只要网络中有参与者它就能运行。但实际上,我们又不能说比特币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就在本文写作之时,排名前四的比特币矿池拥有超过 50% 的算力,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串通起来实施「51% 攻击」,即阻止某些特定交易或撤回自己的交易以实现双花。此外,比特币协议的升级目前由少数几方控制,这也是一个中心化问题。

有些人其实早已明白这个道理,即我们很难实现 100% 的去中心化。即便以某种方式让区块创建的力量变得高度去中心化,即便通过高度去中心化的投票机制来完成协议升级,但主要客户端 / 操作系统中的安全漏洞等问题仍然可能严重破坏网络。因此,与其他所有事物一样,由于预设条件不牢靠,其实现实永远不可能像理论那样完美。

退一步来说,我们真的要努力争取完全的去中心化吗?这是另一个需要充分讨论的话题,我们将在下一节详细讨论。

无论如何,比特币仍然是人类历史上最美好的事物之一。自从生活在基于家族信任的部落协作时代开始,我们人类提出过如此多概念,也建立过这么多复杂的系统来尝试彼此协作。而比特币则催生了一种全新的人与人之间相互协作的方式,其规则由不可变更的逻辑写下来并执行——比特币是所有 DAO 之父 / 之母。

DashDAO :第一个「有意义」的 DAO

Dash(开始称为 Xcoin,后来改为 Darkcoin)最初是比特币的一个分叉,于 2015 年 8 月在其核心的区块链协议之上引入了一个额外的 DAO 元素:10%的区块奖励进入资金池,以资助那些促进 Dash 网络 / 生态系统发展的提案。

在 DashDAO 中,任何人只要支付 5 Dash 就可以创建一个提案以寻求资金支持。Dash 的主节点(需要锁定至少 1000 个 Dash 作为抵押)会投票决定,哪些提案应该或不应该获得资金。

在 DashDAO 中要做出的决策,是关于如何为真实生活的提案分配资金池,以最终促进 Dash 为人们使用。Dash 的主节点之所以要参与 DashDAO 的投票,激励来自他们囤积的代币价值的长期升值,这些主节点在投票时会支持好的提案并阻止糟糕的提案(这也让 DashDAO 节省了资金以支持更好的提案)。

DashDAO 的去中心化水平很高,任何人都可以加入成为 Dash 主节点,也可以离开。只要有 Dash 主节点的投票,任何人提交的提案都有机会获得通过。

作为第一个在区块链共识层之上有明晰决策机制的 DAO,DashDAO 即便不是最佳,也至少是最活跃、最成功的 DAO 之一。迄今为止,在 DashDAO 中已通过了数百项提案,涉及的领域包括资助开发工作、市场营销和社群意识方面的努力。

就在本文撰写之时,DashDAO 上有 31 个活跃的提案可供投票,下一轮即 2019 年 5 月释放的资助金额达到 5735.52Dash。在 DashDAO 的支持下,Dash 建立了一个强大的生态系统,在多个国家 / 地区拥有活跃的社区,并为 VPN、移动充值甚至购买炸鸡等多种服务提供付款支持。

The DAO :声名狼藉的 DAO

The DAO 曾是区块链行业里最令人兴奋的项目之一,从 2016 年 5 月开始,该组织尝试创建一种全新的去中心化的商业模式。The DAO 这个组织由贡献了代币销售的代币持有人,在智能合约上共同运营。代币持有人投票决定,给那些有可能给 The DAO 带来回馈的提案提供资金支持。The DAO 最终汇集了惊人的 1270 万以太币,这个数额占到当时以太币总供应量的 14%。

The DAO 要做的决策和 DashDAO 类似,包括如何为真实生活的提案分配资金,这些提案最终将把收益回馈给 The DAO。

The DAO 参与者之所以参加投票,其激励是获得成功项目的回报,以及这些代币因为可能产生更多回报而引发的升值。说实话,The DAO 的激励结构也存在一些问题:首先,无法保证那些获得 The DAO 资助的项目最终能否以及怎样将回报带给代币持有人;其次,获得资助的项目将需要出售以太币以获得现金,这将在一段时间里打压以太币的价格,而正是以太币支撑着 The DAO 代币的价值。实际上,第二个问题在任何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中都存在,即用于资助某一项目的代币,同时也是支撑该 DAO 参与者财务利益的代币。此外,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结构也会带来其他一些问题,这就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了。

The DAO 的确是去中心化的,不过,存在「Curator」这一角色,他们的任务是检查提交提案的人的身份,并确保提案是合法的,然后才会将他们的地址列入白名单。这个过程以及 Curator 最初如何确定人选的方式,并不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当然,人们可以投票选出或退出 Curator 位置,而且任何人如果不满意 The DAO 的运作方式也可以选择分裂,同时他们的资金和报酬的份额都会被保留。

总而言之,The DAO 是一个有趣而新颖的概念,本也应是一个很酷的实验,不论结局如何。不幸的是,The DAO 过早地以一种不酷的方式结束了,我们没法看到更多后续故事。The DAO 的代码中存在一个漏洞,导致一次臭名昭著的攻击,相信本文的大多数读者都了解这个故事。

MakerDAO :管理型的 DAO

MakerDAO 于 2017 年 12 月 17 日在以太坊主网上发布,也是作为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而创建的,旨在管理其稳定币 Dai 的运行。Dai 的价值与美元挂钩。将一些以太币(未来可能会支持其他资产)锁定在抵押债仓(CDP)中,就能生成 Dai。简而言之,Dai 的稳定性由多个反馈机制来维护,并由区块链上多个智能合约构成的系统来实现。

MakerDAO 中要做的决策,主要是调节整个系统的配置并在必要时触发紧急关闭。需要确定的配置包括:抵押债仓类型的参数,要新增的抵押债仓的类型,以及某类抵押物的价格信息流由哪组预言机提供,等等。而所谓的的紧急关闭是整个系统的全局性方案,当发生黑天鹅事件威胁到整个系统的正常运行时,紧急关闭就会被触发。

MakerDAO 参与者(即 MKR 代币持有人)参加治理的主要动因是:当 Dai 稳定币系统运行良好并随着时间不断增长时,MKR 代币的价值会上涨。

在 Dai 稳定币系统中,抵押债仓的创造者要支付一笔 MKR 计价的稳定费(如果多抵押 Dai 发布,则支付 Dai 存款利率),这笔 MKR 会被销毁,也就间接增加了 MKR 的价值。当然,这种激励机制更多地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像比特币那样让矿工实时拿到区块奖励。此外,MakerDAO 还存在一个「搭便车」的问题,即对于那些懒惰的 MKR 代币持有者来说,他们而无需花费任何时间或精力参与治理过程,也可享受 MKR 价值升值的全部好处。这其实也是大多数 DAO 中存在的普遍性问题。

另一方面,有时候其实也没必要激励太多人参与投票。毕竟,拥有更少但有见识的选民,可能比拥有更多但无见识的选民更好。这个话题也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MakerDAO 的去中心化程度较高。从理论上讲,MakerDAO 中的所有决策都是完全通过 MKR 投票完成的,但是,MKR 代币的分布不是非常去中心化。而且,如此复杂的系统,纯粹通过去中心化的决策来做配置,其实是很难的。许多配置方面的变化,比如稳定费率的调整,需要 Maker Foundation 深入研究来提出。如果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提出任何配置值,结果就是这些提议的加权平均值,那实在是太疯狂了。

这让我们联想到 Vitalik 等人提出的一个观点:完全去中心化的、紧密耦合在链上的治理,其实被高估了。人类当前的协调机制已通过自身文化发展了数十万年,相比之下,通过区块链技术和 DAO 进行的全新的去中心化人类协作,甚至连萌芽状态都算不上。尽管 DAO 和去中心化投票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突破,但现在就想 100%依靠这种模式可能还为时过早。把链上投票、非正式的链下共识以及核心开发团队的输入相结合,可能是一种更为理想的解决方案,至少目前如此。

Aragon DAOs :「即插即用」的 DAOs

Aragon 说:我们听说 DAO 很酷,所以我们为每个人创建了一个框架,只需单击几下即可创建自己的 DAO。

借助 Aragon,您现在只需几个简单步骤就能轻松创建一个简单的 DAO。在 Aragon DAO 中,你可以将 stake 分配给一组初始成员,可以投票决定新成员的加入,投票从 DAO 中释放资金或者就任何内容进行无约束力的投票。

对于每个 Aragon DAO,您可以自由定义该 DAO 的目标、要做出的决策类型以及参与你的 DAO 所获的激励。Aragon DAO 可以用于非营利组织的运营、或是与你的另一半管理自己的家庭支出,也可以是你自己个人的 DAO。去中心化的程度取决于你如何设置你的 Aragon DAO。您可以访问此网站,以浏览当前所有的 Aragon DAO。

DigixDAO:黄金 DAO

DigixDAO 的目的是推动 DGX——Digix Gold Token 的采用,它按一比一的比例由 99.99%的黄金支持。DigixDAO 中目前有 395000 个以太币,以用于资助促进 DGX 生态系统的项目。

DigixDAO 中要做的决策类似于 DashDAO,包括如何为现实项目分配资金,以及如何促进 DGX 的采用。

DigixDAO 的参与激励与其他 DAO 略有不同:持有 DGD 代币的 DigixDAO 参与者,每季度获得收益,收益来自 DGX 被采用而获得的 DGX 费。这些收益不仅基于你拥有多少 DGD,还基于你通过投票或执行项目而为 DigixDAO 做出的贡献。这样一来,积极参与的代币持有人可以立即获得奖励,而不怎么参与治理过程的非活跃 DGD 持有者,则被遏制。

DigixDAO 显然不是最去中心化的 DAO 之一,提案者必须通过 Digix 团队执行的「了解您的客户」(KYC)合规检查。此外,Digix 团队还可以根据政策、法规或法律方面的原因而停止某些项目的资金供给。可以说,通过操作区块链的一个黄金产品,Digix 和 DigixDAO 在需要更中心化流程的现实世界中站稳了脚跟。

DigixDAO 于 2019 年 3 月 30 日在以太坊主网上启动,在第一季度已经有占据 DGD 总供应量的 29.1%的资金锁定在参与合约中。您可以在 DigixDAO 指南中找到有关详细信息的更多信息,或直接访问 DigixDAO 治理平台进行检查。

MolochDAO :「激励性调整」 DAO

MolochDAO 于 2019 年 2 月推出,旨在解决普遍存在的 Moloch 问题,即个体激励与全局性的最优结果不匹配的问题。Moloch DAO 希望解决的最直接的问题,就是当前 Eth 2.0 开发的问题,即:尽管有些人为 Eth 2.0 付出了很多成本和精力,但他们工作的益处却不成比例地被其他所有项目分享,而这些项目根本没有为 Eth 2.0 基础设施的发展做出贡献。于是,理性计算的行为就是不要为基础设施做贡献,这显然是全局次优的结果。

在 MolochDAO 中,新加入的成员需要贡献以太币到一个资金池中,才能加入并获得一定比例的权益,这些权益可用于对推动 MolochDAO 事业并应增加其价值的提案进行投票。

在 MolochDAO 中有两种类型的决策:首先,哪些人可以被接纳进入公会(guild),这是为了使新进入者的利益与公会更好地保持一致。其次,如何将新的权益(实质上会稀释权益池)分配给那些能增加整个公会的价值的提案中。

MolochDAO 成员可以随时清算其权益,以从公会中取回相应比例的资金。这样一来,参与者就有动力要么通过向好的提案提供资金来增加公会的价值,要么通过自己执行提案来增加他们的权益数量。例如,一项提议要求将公会价值的 1%用于升级核心基础设施,而人们认为这一提案将使以太币的价值增加 1%以上,该提案就一定会获得资助。

当然,MolochDAO 之外的人们还是在搭便车,他们也享受到基础设施升级的好处。但巧妙的是,对于以太币巨鲸来说,他 / 她们如果将闲置的以太币贡献给 MolochDAO 来帮助进行基础设施升级,这可能会大大增加他们净持有的以太币的价值。何乐而不为呢。与其抱怨区块链开发的方向和速度,还不如把真正重要的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如果你希望手里囤积的以太币升值。

当然,这些都只是理论上的讨论,Moloch DAO 在实践中会变成什么样,一定会很有趣。

MolochDAO 的创始成员的启动方式,以及对新成员的限制,显得不是太去中心化。在最初阶段,其升级计划是通过「暴力退出」旧的 DAO 并部署新的替代协议来完成的。正如 MolochDAO 白皮书所述,这些链下和中心化的机制是它的特点,而不是缺点。

链闻推荐:关于 MolochDAO 的深度报道

热门区块链治理项目 Moloch DAO 究竟是什么?为何如此重要?

DAO Stack 和全息共识(Holographic Consensus)

这一部分将讨论 DAO Stack,一个创建 DAO 的框架、以及由 DAO Stack 引入的全息共识这个概念。

首批使用 DAO Stack 构建的 DAO 包括:Genesis DAO,它是由 DAO Stack 自己创建的;DxDAO,由 Gnosis 创建的;以及 PolkaDAO,为 Polkadot 社区项目提供资金支持。一旦发布,所有这些 DAO 都能通过 Alchemy 进行访问,后者是一个为使用 DAO Stack 的 DAO 提供支持的 UI (用户界面)框架。

为方便讨论,让我们先来看看使用 DAO Stack 创建的一个 SampleDAO。SampleDAO 的运作过程中有两个主要代币:一个不可转换的「声誉」(Reputation)代币,一个「预测器」(Predictor )代币。「声誉代币」作为权益可以用作 SampleDAO 提案的投票,提案也可以针对 SampleDAO 自身逻辑的升级,这样它就成了一个自我进化的 DAO。

接下来让我们来看看 Dao Stack 的全息共识想要解决的问题:随着 SampleDAO 逐渐成长为一个大型 DAO,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提案需要被追踪,而 DAO 应该把自己的注意力花在更有价值的提案,而不是毫无价值的「垃圾」提案上。

DAO Stack 的全息共识可以总结如下:如果人们认为项目 A 可能会通过,那么他们可以向 A 项目下注,投入一些「预测器代币」。如果 A 获得了足够多的「预测代币」,它就能被提升到一个项目池里,那里会有更多人注意到它,于是,促其通过的投票率也就没那么难达到了。如果 A 最终获得通过,那么此前对 A 投注了「预测代币」的人会获得一些预测器代币和声誉代币奖励。也就是说,Dao Stack 提供了一个预测市场,激励人们筛选出更好的提案以给予支持,这些获得支持的提案值得更多投票人的关注。

这似乎是一个解决扩容和灵活性二选一问题的好方法,DAO Stack 希望所有使用其框架的 DAO 都使用同样的「预测器代币」GEN,这个代币是 DAO Stack 他们自己创建的。这样会形成一个「预测人」网络,他们将围绕不同的 DAO 进行工作,并帮助筛选更好的提案。

不过,我对这种模式也存在一些担忧:

第一个担忧是:如果某人 X 对提案 A 进行了下注,那么无论 A 提案好还是不好,这个人都会对 A 投赞成票,因为 X 希望提案 A 能够通过,这样就能获得奖励。

第二个疑问是:有什么样的措施激励「声誉代币」持有人为那些脱颖而出的提案投票?如果他们没有得到足够的激励,那么,恐怕最后活跃的投票者剩下权益方自己,正如前一个担忧所提到的情况。在 DxDAO 那部分我会更多地讨论这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由于所谓的「预测成功」完全靠投票结果决定,因此投票者可能会更关心哪个提案更受大众欢迎,而不是去关注提案本身的质量。结果很可能是这样:「哦,我知道提案 B 不是很好,但是这个提案在社区里很受欢迎,所以没关系,我就给 B 下注,也给它投票。反正我已经下注了它。」

我认为,这些担忧并没有大规模爆发,而且要寻找完美的机制也非常困难,如果不是不可能。也可能我的研究错过了某些东西,我也希望能听到对这些担忧的回应。

DxDAO :「无政府主义者」DAO

DxDAO 于 2019 年 4 月启动,由 Gnosis 使用 DAO Stack 创建,是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 DAO。该项目部署后,Gnosis 会后撤,不会在 DxDAO 中保留任何类型的控制权或预挖资产。一切都是公平公正的。

DxDAO 成立的最初目的是管理 DutchX 协议的参数,DutchX 是一个使用荷兰拍卖原理的新颖且完全去中心化的交易协议。如果你在 DutchX 上交易,就会获得 DxDAO「声誉代币」,使用「信誉代币」可以在 DxDAO 进行投票。此外,你可以通过锁定以太币或在 DutchX 上交易的其他 ERC20 代币来获得「声誉代币」。

管理 DutchX 协议是 DxDAO 的最初目标,不过,由于 DxDAO 参与者可以投票升级 DxDAO 的自身逻辑,因此,DxDAO 其实可以进化成以太坊区块链上允许实现的任何事物。

DxDAO 的激励措施是获得更多「声誉代币」,不过,在 DutchX 协议的成功与 DxDAO 声誉代币价值之间,似乎没有什么良好的关联。这其实也是上文提到的关于 DAO Stack 我的二个担忧。确实,「预测人」有足够的激励去下注 GEN 代币并过滤提案。但是,如果投票者账户中「声誉代币」价值与 DutchX 协议的成功没有直接关联,那么,唯一被激励投票的人可能就只有「预测人」自己了——这意味着,他们只会给自己下注的提案去投票。我是不是在这里遗漏了什么信息,如果有人知道,请提醒我。

至于去中心化程度,DxDAO 显然是高度去中心化的。任何人都可以加入其中,而且没有人拥有特别的权力。

借助全息共识机制,DutchX 使用了 DAO Stack 框架,它即使不是最引人注目的 DAO,也是其中之一。这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观察这个「无政府主义的 DAO」会如何发展,应该会很有趣。正如 Gnosis 所说:

「 dxDAO 要么脱离 Gnosis 发展出自己独立的生命和身份,要么就灭亡。」

波卡(Polkadot):「元协议」DAO

与比特币一样,大多数区块链已经是 DAO,都可以在区块和交易层级做决策。但是,区块链协议基本上都是保持不变的。如果要更改协议,则需要通过链下和传统人类协作方法才能解决(例如,通过意见领袖辩论并获得社区支持)。

波卡显然把这个问题提升到了另一个层次,他们拥有链上的协议升级机制,这意味着波卡的利益相关方可以通过链上投票来决定是否硬分叉,随着协议的升级,波卡可以平滑地进化成任何事物。也就是说,波卡在本质上是一种「元协议」——一种可更改其自身协议的协议。

波卡通过公投来做出决策,公投可以公开提出,也可以由「理事会」提出。波卡理事会由许多席位组成,这些席位通过选举进行增减。理事会可以提议某个公投,也可以制止恶意或危险的投票——最终,公决必须通过以权益为基础的某个投票率,其发起的变化才可以实施。

人们参与「 Polkadot DAO」或波卡治理过程的激励,来自波卡网成功所带来的自己所持有的权益(即 Dot 代币)的升值。

显然,波卡是高度去中心化的。即使是硬分叉,也是由链上投票来决定。诚然,理事会初选名单的去中心化程度可能没有那么高,但至少在理论上,理事会席位随时间轮换的机制能够有效解决这个不那么严重的「中心化」问题。

波卡是采用链上治理方式进行协议升级的最著名的区块链之一,因此,关注波卡未来会升级成什么样子,一定非常有趣。正如 Gavin 所说,他希望波卡作为一个实体独立进化,这个强大的理念甚至可能会改变社会以及人类未来的协作方式。

结束语

随着 Polkadot、MolochDAO、DigixDAO、GenesisDAO、DxDAO、WBTC DAO 和 PolkaDAO 的推出,2019 年可以说是一个「DAO 之年」。

2019 会是「DAO 之年」吗?一文遍览去中心化自治组织的前世今生

不同 DAO 的不同属性

很高兴在 DAO 领域里看到各种不同的概念,其中一些概念可能会在实践中发挥作用,有些则可能不会。无论如何,能够见证通过 DAO 进行人类协作新方法的早期实验,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

所以,请系好安全带,这将是一个有趣的旅程,说不定我们会瞥见人类组织的未来模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广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链闻ChainNews

特邀作者

链闻ChainNews

共同发现区块链世界的伟大价值。

总文章数: 105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