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Libra 困局的背后

2019-10-17

通过 Libra,Facebook 带着技术乌托邦式的虚张声势试图进入金融世界,然后发现自己陷入了监管怀疑和既定利益的纠缠之中。

推广

编者按:本文来自Unitimes(ID:Uni-times),作者:AnnaMaria Andriotis, Peter Rudegeair & Liz Hoffman,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原文标题:《Inside Facebook’s Botched Attempt to Start a New Cryptocurrency》

今年5月,社交媒体巨头 Facebook  的 David Marcus 在公司总部召集了一个团队,为一个酝酿了一年的加密货币项目举杯庆祝。这个项目是一个类似于比特币的支付系统,Facebook 认为它将颠覆全球的资金流动。

据知情人士透露,Facebook 高管兼任该项目的设计师 David Marcus 在员工们喝香槟时对他们说:“我们将要改变世界。”

事实证明,改变世界并非易事。

5个月后,在立法者和监管机构的压力下,一些高调的支持者退出了 Libra 项目,当前的 Libra 项目处于维持生命的状态。

特朗普总统、美联储 (Federal Reserve) 主席 Jerome Powell 和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民主党主席 Maxine Waters 都批评了这一计划。欧洲的官员也正试图阻止它的启动。

通过 Libra,Facebook 带着技术乌托邦式的虚张声势试图进入金融世界,然后发现自己陷入了监管怀疑和既定利益的纠缠之中。立法者们早已对 Facebook 处理用户照片和帖子隐私的方式感到不舒服了,他们已经为用户的资金拉起了吊桥。

美国财政部表示,担心 Libra 可能被洗钱者和恐怖主义融资者滥用。曾确定加入 Libra 协会的支付公司在与监管机构和议员办公室的私下会晤中淡化了自己在 Libra 项目中的角色,Facebook 接洽的大银行也拒绝签约。

Facebook 的高管们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美国金融机构的官僚作风,在与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的会晤中,他们对 Libra 进行了简短的概述,但留给金融机构的依旧是一些未解的问题。

为了实现创建一种全新货币的宏伟抱负,Facebook 依赖于一个松散的公司联盟,即 Libra 协会,其中许多公司是在对这家科技巨头涉足自己的地盘感到警惕的情况下加入的。当 Libra 受到抨击时,Visa、万事达和 PayPal 等合作伙伴就迅速撤离了。

对于 Facebook 而言,Libra 所遇到的坎坷无疑是对这家科技巨头试图减少其几乎完全依赖定向广告盈利的重大打击。

Libra 的情况也是对正在向金融服务领域扩张的其他科技巨头发出的一个警告。当前,苹果、亚马逊和谷歌等都在各自的支付项目中开展工作,在公众对硅谷的信任正在下降之际,这些支付项目也可能会让它们获得敏感的个人财务数据。

在今年7月份的国会听证会中,民主党参议员 Sherrod Brown 向 David Marcus 质问到:“你真的认为人们应该把辛苦赚来的钱托付给 Facebook 吗?”

当前,Facebook 没有放弃 Libra 的迹象;剩余的支持者代表已于本周一在瑞士开会,推动该项目向前发展。Facebook 首席执行官 Mark Zuckerberg 也表示会在下周的国会听证会上回答有关问题。

Marcus 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金融体系的核心已经50多年没有改变了,这是有原因的。这是很难改变的。”

今年6月,Facebook 公开发布了其 Libra 的计划,但当时公开的内容很少,Facebook 希望将细节委托给 Libra 协会这个合作伙伴联盟,并将这该项目定位为一种公共事业 (Libra 白皮书将 Libra 描述能够为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提供银行服务,“让更多人享有获得金融服务和廉价资本的权利”),而不是企业圈地牟利。

Libra 被设想为一种可以替代政府支持的货币的数字货币,被全世界的商人广泛接受,能够以较低的成本实现即时跨境发送。

尽管如此,PayPal、Visa、万事达、支付初创公司 Stripe 和在线度假网站 Booking Holdings 等主要合作伙伴的流失令 Facebook 在2020年推出 Libra 的计划面临挑战。其中一些公司本应提供必要的技术手段,让用户的资金进入 Libra 系统中。剩余的一些合作伙伴包括 Uber、几家风险投资公司和欧洲支付处理公司 PayU。

Marcus 表示,如果这些大型支付公司留在 Libra 协会,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即便这些公司不再是 Libra 协会的官方成员,它们仍然可以选择让其消费者和商家使用 Libra 这种全新的货币。

Libra 困局的背后

今年9月,Libra 协会在瑞士的日内瓦宣布其「创始成员」

David Marcus 表示:“我们设计的方式很好,它们 (指已经退出Libra协会的成员) 依旧可以参与进来。我打赌它们会的。”

十多年来,Facebook 一直在尝试提供消费者支付服务。2009年,该公司推出了自己的币 Facebook Credits,可以用来在视频游戏和在线礼品店购买虚拟商品。Facebook 的一家子公司已经获得了在美国48个州转账的许可。

Libra 困局的背后

Facebook 在2009年推出了早期的消费者支付产品 Facebook Credits

David Marcus 五年前从 PayPal 离职加入 Facebook,负责其 Messenger 部门。2018年5月,他承担了一个新角色,探索 Facebook 如何使用支撑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区块链技术。

Marcus 提出的战略比任何一家美国科技公司在金融服务领域尝试过的都要雄心勃勃:Facebook 将创建自己的数字钱包 Calibra,让使用 Libra 币的人可以在线上/线下购物、支付账单、给国内外的朋友和家人汇款等。

Facebook 认为,这款钱包产品可以让人们更多地使用 Facebook 服务,并让用户在线上和线下都能使用它。Libra 白皮书还阐述道,它的目标是让全世界的人,特别是那些无法使用常规银行系统的人,更容易获得金融服务。

在 Marcus 的论述中,其他许多渴望触及 Facebook 庞大用户群的公司也会加入 Libra 协会,各自出资1,000万美元建立一个全球支付网络,并开发自己的应用程序与之互动。为了克服类似比特币的波动性,Libra 的价值将与一系列法定货币和政府支持的资产挂钩。

Libra 困局的背后

今年7月,民主党参议员 Sherrod Brown 对 David Marcus 进行质问

Mark Zuckerberg 领导着 Facebook 进入了一个又一个新领域——广告、硬件、原创电视节目等等——这次为 Libra 项目开了绿灯。

但其他人则不那么乐观:Facebook 的财务总监 David Wehner 曾质问 David Marcus 有关 Libra 将如何收回成本并产生盈利。Facebook 旗下的即时通讯服务 WhatsApp 的员工认为,将 Libra 整合到该应用中并不是一件那么重要的事情。

之后 Facebook 开始寻找合作伙伴,瞄准现有的支付巨头,这些巨头的支持将有助于巩固这个项目,并确保它们不会站在公开批评 Libra 的一边。

在向 Visa、万事达 和 PayPal 推销时,Marcus 的团队利用了这些公司的担心,即当人们开始在与朋友聚会 (Facebook)、分享信息 (WhatsApp) 以及与喜爱的品牌互动 (Instagram) 的同一个在线社交圈子里进行金融交易时,这些公司会错失盈利的良机。

在中国,数以亿计的消费者已经不再使用信用卡,而是使用微信支付 (WeChat Pay),这是内置在微信这个中国最大的信息平台之一中的数字钱包。

Libra 困局的背后

Visa 本月早些时候退出了 Libra 项目

这些公司面临着一个许多人都很熟悉的困境:要么加入,要么面临被甩在后面的风险。将他们的名字与 Libra 连在一起,并进行一笔小额投资 (即 Facebook 希望得到的1,000万美元入会费,这笔费用仅相当于 Visa 一天利润的三分之一),就能让自己的信用卡网络接触到数十亿的潜在客户。

PayPal 是最早加入的公司之一。Libra 项目得到了 PayPal 首席运营官 Bill Ready 的支持。2013年,时任 PayPal 总裁的 David Marcus 与 Bill Ready 成协议,以大约8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Bill Ready 领导的一家初创公司。自2013年以来,David Marcus 与 Bill Ready 一直是亲密盟友。

之后,Facebook 转向了对削减信用卡处理费用感兴趣的在线商户:Uber、Lyft  和 Booking Holdings 等都签署了合作协议。Visa 和万事达是最后两家提供支持的公司,它们是在听说其他公司已经加入后才决定加入进来的。

Libra 困局的背后

Visa 首席执行官 Al Kelly 今年7月对 Visa 加入 Libra 协会提出了质疑

Marcus 团队在6月份宣布 Libra 项目之前与监管机构打交道的时间相对较少。当 Facebook 高管们与美国财政部官员会面时,他们对许多问题的回答是,“更多的细节将会在今后公布”,这引起了很多官员的担忧。

Marcus 表示,Facebook 正在与监管机构进行协商,希望了解他们一开始就有的“深刻担忧”。他还补充说,一些问题的答案只能在 Libra 协会形成且会员们就某种方式达成一致之后才能提供。

Marcus 说道:“在早期的会议中,我们无法给出所有的答案,但那是有原因的。在那个时候只有一份白皮书,提出了在2020年发布的想法。我认为这很正常。”

今年6月,Facebook 发布了一份概念文件,解释了 Libra 的运作方式,并公布了其他27个「创始成员」的名单,其中包括了上文提及的 PayPal 等已经退出的企业,也包括音乐流媒体服务提供商 Spotify Technology 和电信巨头沃达丰集团 (Vodafone Group)。该项目的目标是建立一个不依赖中央银行家或华尔街中间商的金融体系。

一直以来关注着 Facebook 的华盛顿政府对此并不满意。民主党众议员 Waters 要求 Facebook宣布暂停 Libra 的推出,她的委员会成员起草了《让大型科技公司远离金融法案》(Keep Big Tech Out of Finance Act),以限制 Facebook 和其他硅谷巨头进一步向金融服务领域进行扩张。在今年7月份两天的听证会上,议员们拷问了 Marcus,他承诺在监管障碍被克服之前,Libra 不会被推出。

大约在那个时候,Libra 协会的几家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一个电话会议,协调他们对 Libra 遭遇日益强烈的反对意见的反应。

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将自己定位为 Libra 协会的一员,也即 Facebook 本身并没有权力决定网络的运作方式。在此次电话会议期间,Facebook 要求其他一些合作伙伴公开为该项目游说,但他们表示反对。

与此同时,Marcus 的一些盟友也置身事外。PayPal 今年6月宣布,Bill Ready 将辞去公司首席运营官一职,这将导致对 Libra 的一个关键支持声音的流失。

Libra 困局的背后

PayPal 的首席运营官 Bill Ready 是 Libra 的早期支持者,但 PayPal 在6月份就宣布他将辞职

未得到满意答复的监管者和立法者开始向 Facebook 的合作伙伴寻求答案。今年夏天,美国财政部致信 Visa、万事达、PayPal 和 Stripe 等公司,要求这些公司概述自己在反洗钱合规性方面的的计划以及 Libra 将如何适应这些计划。在 Facebook 没有提供更明确信息的情况下,其中一些公司感到难以做出回应。

随着压力的增加,Facebook 试图团结其合作伙伴。Facebook 邀请 Libra 协会成员参加10月14日在日内瓦举行的会议,以审查该组织的章程并挑选董事会成员。

Libra 协会成员还没有支付 Facebook 要求的每位合作伙伴1,000万美元的入会费。他们签署了一份不具约束力的协议,如果他们改变主意,就可以退出这个项目。

一些成员公司认为,Facebook 在6月份宣布该项目时夸大了这些公司的参与程度,并对自己被称为「创始成员」(“founding members”) 感到不满。

Visa 首席执行官 Al Kelly 在该公司7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了解其中的事实情况很重要...还没有哪家公司正式加入(Libra 协会)。”

因此,日内瓦会议的邀请函将这些企业改称为「初始成员」(“initial members”)。

但到了10月初,来自几个合作伙伴的支持开始瓦解。在日内瓦峰会前,Libra 协会的一些成员在华盛顿召开了一次会议,与会的各公司高管在会议期间表达了他们的担忧。其中万事达和 Visa 的高管表示,他们可能仍会是会员,但尚未做出最终决定。

PayPal 没有参加此次华盛顿会议,但第二天就宣布离开了 Libra 协会。

同时立法者继续施压。民主党参议员 Sherrod Brown 和 Brian Schatz 警告 Visa、万事达和 Stripe 的高管们,如果他们继续参与,他们将“期待监管机构不仅会对与 Libra 相关的支付活动进行高度审查,而且对他们所有的支付活动都会进行高度审查。”

接着 Visa 和万事达派出高管与参议员的工作人员会面。不久之后,他们宣布退出这个项目,Stripe 也是如此。Booking Holdings、eBay 和阿根廷支付提供商 Mercado Pago 也退出了。

失去 Visa 和万事达的支持,可能会使用户将资金转入和转出 Libra 系统的一种主要方式受到影响,这对于 Libra 项目来说可能是一个严重的打击。

对此,Marcus 表示:“就 Visa 和万事达而言,我不得不称赞他们敢于探索完全不同的事物的勇气和意愿。考虑到他们承受的压力,很难去责怪他们 (离开)。”

Facebook 内部的紧张局势加剧。高管们曾问 Marcus,为什么一种新的加密货币——以及随之而来的所有负担——对于推进 Facebook 的财务野心是必要的?难道该公司不能使用美元或比特币吗?

Libra 困局的背后

Facebook首席执行官 Mark Zuckerberg 今年9月出现在美国国会,在国会就 Libra 问题作证

据知情人士透露,Marcus 并没有因此却步,他一直在联系美国各大银行,希望它们加入 Libra 的行列。这样一来,消费者就可以从自己的存款账户往 Libra 钱包里存钱了。

然而,在 Facebook 6月份发布声明之前,摩根大通和高盛集团就已经拒绝了 Facebook 的邀请。部分原因是它们担心这种加密货币可能被用于违反严格的反洗钱和制裁规定的犯罪活动。

本周一在日内瓦,包括 Facebook 在内的21家公司承诺支持 Libra 项目,并选出了五名董事来监督 Libra 协会。Marcus 表示,下一个任务是聘用一名全职董事总经理。

尽管 Marcus 在今年5月的庆祝活动上宣布要改变世界,但预计 Libra 将从小事做起,比如帮助朋友和家人以低成本的方式相互转账。

对于 Libra 的困局,你有什么看法?欢迎在评论区一起讨论!

参考链接

1.https://www.wsj.com/

2.https://www.wsj.com/

3.https://www.wsj.com/

4.https://www.wsj.com/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广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Unitimes

特邀作者

Unitimes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13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