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我参加了资金盘培训,get了这些“知识点”

2019-10-11

来这里听课的人坚信,没有泡沫就没有投机。没有投机,就赚不到钱。

文 | 王也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我参加了资金盘培训,get了这些“知识点”

深圳龙华中执时代广场 B座。

“快点快点,要开始了!”

阿发焦急地催着在会议室门外打电话的王昊,赶紧进来听课。

会议室内位于一家做“云支付”公司的最深处,会议室内飘着淡淡的檀香味,当地不少人喜欢在办公室内点上一盅檀香,可提神。

王昊对着电话那头总结一句:“哎呀,你听我的就对了,赶紧去排号,抢到就是赚到!我今天都已经分到 2000 块钱了。”

尔后,看到讲师已经大步走进会议室准备讲课,王昊赶紧把电话挂会议室落座。

“听课不积极,思想有问题。”旁边一位“同学”佯装班主任的语气呵斥王昊。

在一旁听课的一位学员不禁感概:“如果上学时的你的听课积极性也有这么高的话,最后上清华北大肯定没问题。”

这堂课没法帮你考上清华北大,但它可以助你“发财”。这是一堂教你如何靠区块链传销盘“发家致富”的课。

没泡沫就没投机,没投机就赚不到钱

“在座的各位优秀领导,大家下午好”。讲师叫 Jason,来自台湾,讲课时带着一股浓浓的台湾腔。

“下午好。”台下坐着 20 余位投资人,多为 30 至 40 岁左右的中年人,大都参与过至少 5 个资金盘项目,超过一半的人参与过十个以上的资金盘项目,还有几个人做过直销。

在传销或资金盘项目里,像 Jason 这样的讲师的月薪在 1 到 2 万左右,一般不参与项目,有些甚至都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只是每天一遍一遍地重复着项目的参与规则。

讲师的唯一任务就是让大家明白如何参与项目。他们只需熟悉项目规则,有较强的表达能力和感染力即可,不需要在线上或线下喊单。

讲师的风险也是最低的:不参与项目,一旦项目崩盘,讲师每次都是溜得最快的。

“很高兴各位今天来到 ET联盟社区,我是今天的讲师 Jason,我来自台湾。相信在座各位都来自各个行业和各个领域,之前也都参加过很多资金盘项目。那么,今天我们来整理一下目前大家在市场上所遇到的项目都有哪些痛点,而我们ET联盟社区又是如何排除这些痛点和问题的。”

说话时 Jason 就已经拿起记号笔开始在白板上罗列起来。

用 Jason 的话来说,ET联盟社区是一个遍布全球的广大群体,与优质区块链项目方进行合作,为项目方创造大量的粉丝(用户量)以及产生庞大的交易量。说白了,就是帮区块链项目方拉升币价,美其名曰“打造市值”,目前 ET联盟社区正合作的项目叫做 HOPE(希望币),合作的交易所是此前中币旗下的交易所 EXX(平台币叫“ET”),今年 5 月被韩国 SHG 集团收购,CEO 名字为“主公”。

有知情人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其实 ET联盟社区就是一个皮包社区,“ET联盟社区”也只是一个代号,其实就是 EXX 交易所搞的。

一周前,EXX 刚被媒体爆出崩盘割韭菜,指控 EXX 近日新推出的“火炬计划”变成“归零计划”,感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EXX交易所“火炬计划”变成“归零计划”,投资1万赚了10元,1万本金没了!!!

我参加了资金盘培训,get了这些“知识点”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信在遇到 ET联盟社区之前大家遇到过很多资金盘项目,那你们知道资金盘最怕什么吗?”Jason 老师问道台下的投资者们。

“崩盘”。

“那为什么会崩盘呢?”

“因为有泡沫。”在座各位果然都是在盘圈身经百战的老兵。

“对,做盘的最怕的就是泡沫。那没有泡沫的项目你们还做不做?”Jason 反问大家。

“不做”。来这里听课的人坚信,没有泡沫就没有投机。没有投机,就赚不到钱。

“我们拿到钱了,所以我们相信”

接下来 Jason 老师就开始告诉大家该如何控制好泡沫了。

Jason 先用一组数据让大家相信自己是在从事一项“很伟大”的事业。

对于传销盘来说,“人”和“资金”这两大要素是缺一不可的。

ET联盟社区会在全球组建 50 个社区(国内和国外分别 25 个),而每一个社区将会有五个节点,就会产生 250 个节点,每个节点必须组建五个群,将会产生 1250 个群主,每一个群主必须拥有 300 人,那么将会产生 375000 人成为广大的社区群体。

“这就解决了交易所目前最大的问题,用户不足。当聚集了 375000 人的时候,我们就抓的最低值,只要当中有 5% 的人愿意参与,就能产生将近 1.8 万个活跃粉丝量来进行市值的运作。”Jason 慷慨激昂地畅想道。

我参加了资金盘培训,get了这些“知识点”

注:ET联盟社区HOPE(希望币)社区活动

有了“人”进来,接下来就是要解决“资金”该如何进场的问题了。

Jason 介绍,ET联盟社区是以“智能合约”的方式去解决这个问题的,在模式上会有预订合约和执行合约两个阶段。

这里 Jason 所说的“智能合约”和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可不是同一件事情,这所说的智能合约其实就是传销盘惯用的靠拉人头发展下线的传销模式。

在预定合约环节,“以往我们做项目要报单 7000 元是必须要百分百投入。将金额打给项目方,风险也比较高,大家也会去算能产生多少收益,何时能回本,甚至还要担心项目能走多久。”

ET联盟社区的模式是投资者一开始进入预定合约,先投入合约总额 7000 的 10% 到 20% 进行排单,排单周期 1 到 10 天,每天会以合约总额 7000 的 1% 计算利息给投资人。

当在接收到系统通知预订成功后,会进行到下个阶段就是执行合约收到通知后必须在 24 小时之内,把剩下的 80-90% 的尾款购买 A币后进入执行合约,一旦完成了执行合约的动作,系统将会在 24 小时后将投资者所有的本金与利息用于 USDT 转到投资者所设定的钱包中。

“在这里强调一点,我们是「币进 USDT 出」,跟市场上的「币进币出」有很大的区别。虽然我们购买的是项目方的代币,但我们不需要自己承担币贬值的风险,因为在最后获得的收益都会是 USDT。”

ET联盟社区的口号就是“币进 USDT 出”,“无一人亏损”。

当然,头脑清醒学员都明白,资金盘怎么可能真的一点风险都没有。

在执行完合约的 24 小时内,投资者必须自己承担币价下跌的风险。

台下可都是参与过至少五六个传销项目的老人。果不其然,没等 Jason 介绍完项目,就已经有人开始提出质疑:“要是执行完合约的 24 小时内币价被砸下来怎么办?”

大家纷纷质问。Jason 顿时语塞。

这时一位自称来自 ET联盟社区下的幸福社区的中年大叔走上台前,反问大家:“如果我告诉你们这个项目 100% 没有风险,你们会相信吗?”

“做任何事情都有风险,你需要考虑的只是这个项目是否在你的风险可控范围之内。可能现在说什么你都不相信,因为你还没拿到钱。我们已经拿到钱了,所以我们相信。”中年大叔面相诚恳地说道。

说完之后他又把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深圳是区块链先行示范区,这意味着接下来区块链会在深圳迎来井喷式发展。我们现在把 HOPE(希望币)打造成百倍币,未来就会有更多的项目方找我们合作的。如果你觉得这 24 小时值得一搏,那你就来玩。”

然后这位中年大叔又将 Jason 刚才所讲的参与规则复述了一遍,这堂“课”持续了大概 45 分钟。

结束后,有几位投资人与幸福社区的中年大叔相谈甚欢,末了掏出手机开始下载交易所的 APP 排单去了。

盘圈生态:有专门交易所,却不敢挂logo

地下世界里,资金盘已然形成了自身生态。

场地上他们甚至已经形成场地上的集聚效应。像上文描述的,区块链资金盘租借办公场地传销授课的场景在深圳的写字楼随处可见。

“今年深圳是区块链中心,就因为传销项目多,加上今年是传销币行情,所以我也来深圳赚一波快钱。”一位在深圳对接盘圈项目的老板表示,深圳是世界盘圈中心,在深圳接到单子就出去,很多经营团队或传销团队都会来深圳找资源,来这边对接,对接完之后,又像一个交易中心一样,然后拿到广西、武汉、山西等地去做地推。

深圳是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领域应用的先行区,但同时也潜伏传销毒瘤,借助科技为幌子是他们常用的招数。

“深圳善心汇”( 598 万人参与,涉案金额 1046 亿)、“龙爱量子”、“云集品”、“云付通”等都是在深圳发家的传销盘。前段时间刚刚被曝的“华登区块狗”也是在深圳地区操盘。

深圳的几位圈内人士透露,其中,深圳的阳光科创中心和京基 100 这两座大厦,就布满了区块链传销盘和资金盘。“盘圈的大哥大姐们经常在那边讲课。”

据深圳当地的交易所透露,一些有钱的盘圈项目方还会租借别墅和豪宅讲课,这样提高投资者对项目方的信任度,更快更主动地把钱送出去。

居民区则是更隐秘的课堂。“来见你之前,我刚被一个做传销盘的人拉去小区听课。”深圳当地一家交易所的老板潘海波在吃饭间隙和我聊到。

潘海波来自江西某个县城,1994 年出生,大学就开始炒币,刚毕业就已经通过炒币实现了 200 万人民币的财富了。

2017 年的炒币经历让潘海波进了坑,虽然后来也曾亏过。不过,他依然梦想着这个圈子能带给他财富自由。他说,在他们老家的小县城 500 万就可以时间财富自由了,但是在深圳这种地方,最起码也得 2000 万才能实现财富自由:“等到比特币的价格再翻一倍到 2 万美金的时候,就可以在深圳买房子了。”

潘海波目前是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的合伙人,却又不是普通的数字货币交易所。

这又带出了资金盘的另一环节:交易所。

不少资金盘打着区块链外衣,利用 token 作为交易媒介流通,交易所则成为出入金通道之一。

潘海波经营的交易所走的就是这个路子:上的大部分都是盘圈项目,上项目的频率很高,一个月能上 30 多个项目,一个项目收 5 个 BTC 的上币费,“不过一般情况下,2 到 3 个 BTC 我们也可以上”。

单个项目的上币费肯定没办法和主流交易所相提并论,潘海波说他们只能以“量”取胜了。“我们现在的打法也是在模仿抹茶早期疯狂上传销币的做法,后来 VDS 跑出来了。”潘海波相信,他们这种海量上项目的方式也会“碰”出一个 VDS 的。

原油大宗、邮币卡和微商,都曾经是传销盘的外衣。潘海波的交易所之前就是做原油大宗交易的,后来直接在原来的交易系统上更新,转成了数字货币业务,成本很低。

上了这么多传销盘和资金盘的项目,潘海波心里也是害怕的。

“我们不敢挂 logo,怕被警察扫,上个月我们楼下刚有一个的做钱包的项目被警察扫了。”潘海波的交易所注册的是信息咨询公司,担心警察扫楼的时候被发现公司的主营业务并不是信息咨询,而是数字货币交易业务,也担心交易所上线的项目一旦破发,自己被维权。

在看到贝尔链的团队成员被维权者砍掉半条腿之后,潘海波就更加提心吊胆了,晚上觉都睡不好,经常做噩梦,就在吃饭的间隙,潘海波还在回复维权者的消息。

潘海波有很多同学在北上广深或者老家江西的县城上班,一个月拿着七八千块钱的工资,收入不高但很稳定。

曾经的他也考虑过这种生活,想回到江西老家陪在父母身边。

可是,“体验过突然暴富之后又跌落谷底的快感之后”,他就不想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王也。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王也

新锐作者

王也

微信:hao1250549397,欢迎爆料骚扰

总文章数: 240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