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2019-08-28

这次以太坊网络的拥堵,是否是黎明前的黑暗?而 V 神期待的以太坊 2.0 真能成为它的下一个爆发点吗?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编者按:本文来自 中本小葱(ID:xcongapp),作者:小葱姐,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以太坊初版白皮书问世五年多来,市值第二大的加密货币以太坊,经历过ICO的繁华与衰落,币价也曾有过从四位数陡降至两位数。但作为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 神,现在最着急的事情是:以太坊要被占满了。

以太坊拥堵最近被重新被舆论关注。在 ETHBerlin 会议前后,“以太坊满了”的言论甚嚣尘上。以太坊网络利用率不足最直接的影响是区块链网络拥堵,就像塞车一样,运行速度会急剧下降。

目前,以太坊网络正被稳定币USDT的发行者 Tether 所堵塞。而更致命的是,拥堵的以太坊网络正经受着费用升高、被开发者们远离的煎熬。

以太坊网络又变堵了?

以太坊网络今年又迎来了新的占领者——稳定币 USDT 的发行者 Tether。据以太坊区块浏览器 Etherscan.io 的数据显示,以太坊的网络利用率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有上升的势头,2018年后多次出现在 90% 以上。目前(2019年8月26日),这一数值为 93.71%。

伴随着高利用率,最近7天,以太坊未确认交易数在4万笔附近,网络拥堵状况没有明显缓解。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这次拥堵的罪魁祸首:可能是 Tether

根据数据研究机构Ethgasstation.info的数据,在过去的 30 天里,Tether支付的用来处理以太坊数字分类账的交易费用为 260000 美元。比CryptoKitties高出约 17.5 倍,是世界上最大的分布式交易所 IDEX 的六倍。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随着更多加密货币的发行,Tether 的使用一直在增长。彭博 8 月 27 日 援引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金融学教授 John Griffin 的话说,至少有 40% 的 Tether 在以太坊网络上运行。

Tether占用了更多容量,则其他开发人员可以使用的容量相应就减少了。这也就造成了拥堵。过去 24 个小时,在以太坊网络上交易的数字货币中,USDT 独占鳌头,交易数量比第 2 至第 15 名的总和还多。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值得一提的是,“0xdac…ec7”这一地址在以太坊网络 USDT 的交易量自今年 7 月以来出现了明显上涨,交易笔数在 8 月中旬也出现飙升。而这个地址是 USDT 官方发行地址。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在持有份额占到 1% 以上的地址中,币安、火币频繁出现。从饼状图中更能明显看到,火币与币安都持有大量的 USDT。数据分析公司 Coinmetrics 的数据显示,Tether 占到主要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和火币的所有交易的 40% 和 80%。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今年 4 月,Tether 开始从 Omni 区块链迁移到以太坊区块链,到 7 月份,几乎 40% 的 USDT 已经迁移到以太坊区块链。

特别是7 月 4 日,Tether 在以太网上向 tether treasure 地址增发 1 亿枚 USDT之后24小时,部分资金转入交易所,其中:310 万枚 USDT 转入火币交易所;195 万枚 USDT 转入币安交易所

Tokenview 数据显示,USDT 今年 4 月以来在以太坊上的需求量持续走高,从 6 月开始发行量超过其他公链,进入 7 月成为最主要发行 USDT 的公链。

以太坊拥堵的恶果:费用增加了 开发者要流失了

随着 Tether 占用了更多容量,其他开发人员可以使用的容量相应就减少了。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V神)上周在接受加拿大主流新闻媒体 The Star 采访时表示,对于对以太坊生态系统感兴趣的大型组织来说,其所面临的障碍是区块链的可扩展性。

“可扩展性是以太坊一个很大的瓶颈,因为以太坊区块链几乎已经满了。

而随着利用率的提高,以太坊的交易成本也会随之增加,这让潜在的企业用户对使用以太坊也有了迟疑。”

目前,一些开发者正远离以太坊,等待其调整技术以增加网络容量。而以太坊仍在努力弄清楚如何实现其雄心勃勃的以太坊 2.0 愿景,这需要对其技术进行重大改革。

去中心化数字资产抵押借贷应用 NEST ,基于以太坊开发。小葱采访了 NEST 社区早期发起者之一韩拾二,他表示,在与应用层开发者多次交流后发现,NEST 现阶段不会离开以太坊网络。

“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1、以太坊作为公链之王,共识度最高,相对来说网络比较安全和稳定;2、以太坊生态更加丰富,有很多数字资产基于以太坊网络发行;3、以太坊用户数规模最大,这也是开发者们比较在意的一点;4、我们相信以太坊会越来越好的。”

作为以太坊的忠实粉丝,韩拾二基本上每天都会打开 Etherscan 浏览器查看以太坊网络的拥挤状态。在他看来,以太坊智能合约的交互过程近来明显拥堵起来。

“同样的一笔交易在不同的网络状态下矿工费(Gas 费)相差十几倍;

总结起来就是,中国地区,大概晚上 10 点至次日凌晨 2 点,拥堵状态会有所缓解。”

“网络拥堵对开发者来说倒还好,对 DeFi 产品用户来说影响就比较大了,会直接提高用户的使用成本。”韩拾二对小葱说,以 NEST上的数字资产抵押借贷业务为例,正常情况下部署一张抵押借贷合约单只需要大概 2 Gwei 左右,但在网络拥堵的情况下要翻好几倍。

“在今天的拥堵状态下,我刚才试了一下,部署合约这一步交易需要 17.29 Gwei ,大概 0.023 ETH,非常高!”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以太坊的自救:增加可扩展性

“当前区块链的主要问题是,每台计算机都必须验证每一笔交易,” V神在谈到当前拥堵的现状时说,“如果能创造平均每台电脑只验证一小部分交易的网络,那么就能做得更好。”

在给彭博的电子邮件中,V 神写道,开发应用程序仍然很好,但是任何实质性的东西都应该考虑到可扩展性技术,以便能够随着对以太坊需求的增长处理更高的交易费用,从长远来看,以太坊 2.0 的分片当然会解决这些问题。

“大公司如果加入,区块链空间会更满,成员之间需要竞争交易空间。交易本来已经很贵,新成员加入可能会使成本增加五倍。因此这阻碍了人们加入以太坊,但增加可扩展性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改善这一点。”

按照以太坊的既定路线,它将在2020年全面转向PoS机制,并引入分片、零知识证明或侧链扩容协议,以实现性能与隐私性的大幅提升。改进后的可扩展性将使成本降低100多倍,虽然在某种程度上这样会牺牲了安全,但妥协是相当温和的。

韩拾二对小葱说,以太坊网络利用率过高是一个必然现象,虽然 DeFi 领域至今还没有出现爆品,但总体来说发展的还可以。DeFi 更加注重的是处理数字资产的规模和能力,大部分交易都是大额低频,因此,并不那么在乎 TPS(每秒交易数),当然如果以太坊网络能够在提高效率的同时降低一些交易成本,那就锦上添花了。

以太坊网络拥堵是历史问题……

纵观以太坊的发展历程,网络拥堵并非一蹴而就。2017 年,区块链游戏以太猫(CryptoKitties)上线。作为全球第一款,也是以太坊上第一款链游,以太猫以爆款的姿态病毒式传播起来,成为了当时的现象级去中心化应用。

上线一个月就聚集了圈内 150 多万的用户数量,贡献了以太坊上 30% 的交易量,是最早造成整个以太坊网络拥堵的源头。

2017 至 2018 年,以太坊智能合约的横空出世,让ICO这种融资方式进入到了区块链项目的眼中,造就一波牛市的同时,也让项目方得以融资生存。

趁着 ICO 在币圈的红火劲,以太坊网络空间被成千上万的加密货币所占据。ICO 也成为以太坊上最大的应用场景。借助项目方在以太坊上发币要通过 ETH 来募资的特性,2018年1月, ETH 价格来到前所未有的历史高位:1422美元。

一方面是因为盛极而衰,一方面是因为 ICO 泡沫的破灭,在一个又一个 ICO 骗局后,大多数在以太坊上的 ICO 也纷纷破产。与之相对应的,2018年12月, ETH 价格来到历史低点:81美元。

独立开发者 Udi Wertheimer 在推特上表示,是时候让 ETH 团伙清醒过来,闻到灰烬的味道,并承担起一些责任了;他们在2017年推出的区块链 everything 策略悲惨地失败了,散户投资者因此损失了数十亿美元,而这些资金都被投入了由 ETH naivete 支持的骗局中。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以太坊目前拥堵的处境,在 Udi Wertheimer 看来,是它相对比特币而言失败的缩影。他表示,以太坊的失败之处在于不懂得远离垃圾项目,而这也是比特币之所以比它要成功的原因。

Tether 占领以太坊,开发者逃离

总而言之,这次以太坊网络的拥堵,是否是黎明前的黑暗?而 V 神期待的以太坊 2.0 真能成为它的下一个爆发点吗?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94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