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明星项目方生死战:战局巅峰比拼的是人心

2019-08-10

关键在于是否能够给社区让利。

明星项目方生死战:战局巅峰比拼的是人心

编者按:本文来自碳链价值(ID:cc-value),作者:江小渔,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当一众高手都站在比拼的战场上,他们的宝剑或许都一样的锋利,他们的速度或许都一样的迅速,他们谋划战局的智慧或许都一样的狡黠。此时,真正的短板并不在于tps的差别,以及对密码学的理解,而在于对人心的争夺。而在对人心的争夺中,最重要又在于广泛的社区是否能跟随项目获得长期利益。

今年是明星公链项目们「集体亮相」的大年。 

2019年3月,在经历2年延期后,拜占庭共识引擎Tendermint 发明者Jae创立的跨链项目Cosmos主网上线;

2019年6月,由MIT教授、零知识证明的联合提出者、2013年图灵奖获得者Silvio Micali创立的Algorand主网上线;

由以太坊前CTO、Web 3基金会创始人Gavin Wood创立的公链项目波卡,最早将于2019年年底上线;

就连融资巨大、拖延多年的Dfinity,都在今年第二季度内发布了测试网和全开源的软件开发工具包(SDK)。虽然主网上线时间仍不确定,但社区猜测大概率会在今年年底。

国内知名公链项目、由前以太坊核心开发者谢晗剑出任CTO的Nervos,其主网也会在今年第四季度上线。

除了这些公链项目外,还有许多在2017年-2018年拿到天量融资的团队,主网陆续都在上线的过程中。可以预见到的是,2019年,我们将迎来一个明星项目集中登台角逐的局面。

01 被人忽视的制胜点

究竟什么样的公链能在这一轮竞争中获胜?

很多人的回答会是技术和制度,这可能也是几乎所有的公链项目都在宣传自己技术方案和经济激励方案的原因之一。

不过,由于几乎所有项目方都募集到了千万美元量级的资金,因此他们都有足够的钱去聘请最好的密码学家和开发者,去设计一个优秀的系统;他们也有钱去聘请最好的经济学家,为他们的经济模型提供专业的建议和支持。

几乎所有的公链项目都为加密货币社区输出了他们对加密世界的理解,他们也将加密货币社区对技术和制度的讨论推向了一个更深的层次。非对加密货币技术了解深刻者,确实难以看出其中的伯仲之分。 

但是有一件事却可以很明显看出项目方的高下——那就是利益分配。

一般来说,明星项目方一般都有明星人物在背后主导,也因为这个(些)明星人物,所以资本才愿意给他们如此高的估值。

明星人物们一定是因为他们在某一方面非常出众,所以才能赢得资本的青睐。他们要么是某一个领域的专家学者,要么曾经在过往的顶级项目里(比特币、以太坊等)担任过要职。他们往往被视为某个项目方的核心人物,但并非每个核心人物都适合成为领袖。

他们虽有一技之长,却并非都能够保持包容和谦逊;他们虽然光芒万丈,但并非所有的人都能为社区考虑,能够在金钱面前保持不贪婪的面貌。更有甚者,他们本身就沦为了一场资本游戏,光芒万丈的背后是私募方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利润。

如果想做一个成功的区块链项目,好的社区是成功的一半。而如果想有一个好的社区,其中的利益分配又至关重要。

且让我们来看下面这几个案例:

 02 Algorand

Algorand代币总量共100亿个,其中Algorand基金会持有25亿个,给参与者的激励占据17.5亿个。

Algorand私募价格为0.05美元。其公募以荷兰式拍卖的方式运作,Algorand基金会将30%的ALGO代币通过荷兰式拍卖进行分发,为期五年,拍卖总量为30亿ALGO代币。

在第一轮荷兰式拍卖拍卖中,Algorand送给了拍卖者一份「退币期权」:如果用户在1美元以上的价位拍卖得到ALGO,那么所有投资者有权在一年后,以拍卖价格 90% 的比例要求退币;如果用户的拍卖价格低于 1 美元,买家有权在一年后,以结算价格减去 10 美分要求项目方退还他们的ALGO代币。

在「退币期权」的杠杆作用下,Algorand第一轮拍卖得出了2.4美元的价格,较私募价格上涨了4700%。

 其实,第一轮荷兰式拍卖仅拍卖出了2500万个ALGO,占总量比例仅0.25%;然而,Algorand基金会通过这0.25%的代币出售,就从市场拿到了6000万美元的资金。其第一轮拍卖的公募价格更是较私募价格拉升了4700%,这无疑给二级市场造成了巨大的灾难。

在第一轮荷兰式拍卖完成后不久,ALGO的价格便从最高峰3.3美元跌落到最低0.5美元;即便在Algorand基金会宣布可以85%的价格提前回购后,ALGO的价格也未能超过1美元,现在的价格稳定在0.75美元左右。

Algorand的社区氛围,也从对图灵奖得主的仰望、对技术和经济模型的专注,变成了对价格的极度关注和强烈吐槽,最后一个个「Algorand爱好者群」变成了「Algorand维权群」。

不管一个项目的背景光环再怎么强烈,其技术再怎么硬核,如果处理不好公募方、私募方和团队之间的利益关系问题,最后留给社区的很可能是一地鸡毛。对于一个想把事情做长远的项目方来说,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

03 波卡

讲了Algorand,让我们再来看看最近的明星项目波卡。

波卡的代币DOT总量为1000万个,其中团队保留30%(300万个)。

截止目前,波卡已经进行了两轮众筹。第一次众筹是在2017年10月,波卡通过荷兰式拍卖,出售了总量一半即500万枚代币DOT,募集了48.5万多个ETH。按照当时每个以太坊320美金的价格来计算,波卡项目方共募集了1.44亿美元,其估值为2.88亿美元。1 DOT的价格相当于35美金。

彼时,包括Boost VC、PanteraCapital、Polychain在内的诸多明星机构都投资了DOT。

2019年,Polkadot又完成了第二轮私募。这一次,波卡拿出了50万个DOT进行私募,这些代币仅占目前总量的5%。时隔两年,波卡的估值也从2.88亿美元涨到了12亿美元。通过5%的代币,波卡项目方从市场上拿走了6000万美元,而这些资金的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中国投资者。

DOT单价从35美元涨到了120美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仅仅是第二轮众筹的私募价格,并非最终的公募价格。

Gavin Wood表示,将在今年开启公募,预计开放10%的额度。按照惯例,为了让私募者有利可图,公募价格往往会较私募价格有一个不错的溢价。如果我们保守一点,DOT公募价格仅仅比第二私募价格上涨50%,那么第一轮私募者的获利空间也有超过6倍了。

这里并不是要抨击波卡什么——相比起Algorand,这个数字已经保守了很多。但是这样一个安排,仍然对绝大多数私募方极为有利;考虑到团队手里还有30%的代币,项目方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

04 Dfinity

让我们再看看另一个著名项目方Dfinity。截至目前,Dfinity已经融资1.669亿美元,估值高达20亿美元(这个估值比波卡还要高),其投资方众星云集,包括a16z crypto基金、Polychain资本、Multicoin Capital等。

Dfinity创始人是DominicWilliam和Tom Ding。Tom Ding,中文名丁磊,14岁从复旦大学计算机获得本科学位,20岁时毕业于中欧商学院MBA,从小就被称为媒体称为「神童」。2014年,丁磊创立了最早的区块链项目众筹平台Koinify。 2015年,他创立StringLabs,孵化了Dfinity、Phi等区块链项目,其中Dfinity被誉为「以太坊的疯狂姐妹」。

起初,Dfinity在种子轮用24.72%的代币融资了420万美元,一枚DFN的价格仅为0.0362美元;2018年,Dfinity用6.84%的代币向外战略融资了6100万美元(还是私募),一枚DFN的价格上涨了50多倍,至1.9美元;2019年,Dfinity再度开启融资,这一次它收获了超过1亿美元的融资。

但这还不够,Dfinity官方在电报群里宣布,他们这一轮融资的硬顶是3.5亿美元;而这3.5亿美只占全部token的10%,是种子轮价格的200倍!更令人震惊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团队仍然自留50%的token。

Dfinity项目方是否缺钱呢?究竟是怎样一个项目,需要融资3.5亿美元来做呢?面对Dfinity项目方「狮子大开口」式的融资行为,社区的粉丝们都愤怒了。要知道,Vitalik做了一个价值100亿美元的区块链项目,而他当年所需要的融资仅为1800万美元。

05 Nervos

相比起Algorand和Dfinity,Nervos在融资上算是一股清流了。在资方和社区的利益分配上,Nervos也比波卡良心很多。

 Nervos所有购买的代币将在主网上线时在创世区块(第一个被开采)释放。创世纪块中释放的代币初始总量为336亿个CKB,这意味着最开始Nervos的代币总量就是336亿个。

根据Nervos今日最新发布的公告,336亿个CKB是这样分配:

14%已用于私募。至今为止,Nervos只进行了一轮私募融资,有20多家机构参与投资,额度相对分散。2018年7月,Nervos宣布获得2800万美元私募轮融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及万向区块链为领投方,经纬中国、九合创投、策源创投、峰瑞资本,imToken,星火矿池,币信、Polychain Capital、FBG Capital、1kx 等都参与了投资。这部分资金中,有三分之二会在主网流通;

15%由团队持有。据碳链价值获得的消息,在Nervos创始团队中,CKB持有量最多的是CTO谢晗剑。但即便是他手里持有CKB占总量的比例,比V神持有以太坊数占总量的比例还要少,这也有向Vitalik致敬的意味。这些币分四年解锁,至2022年释放完毕。在主网上线时,其中只有三分之一会在主网流通;

25%的代币会直接在创世区块上销毁,据说此举是为了致敬中本聪;

5%给予战略合作方,他们帮助启动了Nervos网络,这部分目前不会在主网流通;

 0.5%将用于测试网激励;

基金会保留2%,这部分会在主网流通;

18.5%用于生态激励。这部分主要用于对Layer2开发者的激励,在主网上线时就不会在网络上流通;

20%用于公募,募集的资金将给予基金会。 

相比起其他项目方,CKB的私募比例很低,并且没有做多轮抬高币价的私募,而是直接进行公募。Nervos主网预计将在十月份上线。从公告内容来看,会有 12,375,988,800CKB 在上线后流通,约占 36.8%,流通市值 1.23 亿美元。

此外,在公募过程中,社区拿到CKB的币价其实并不比私募价高多少。CKB的私募价格为0.6美分;经过2年时间,其公募价格仅提升了不到70%,为1美分。相比起波卡两轮私募、第二轮私募价格较第一轮上涨了316%的情况,这个定价可以说的上是一股清流。(更不要说Algorand的公募价格较私募价格提升了4700%,Dfinity的第三轮私募价格较第一轮私募价格提升了2000%了。)

 06 明星项目们真正的短板

多轮私募、层层提价,公募价格较私募价格上涨数十倍甚至数百倍,这是明星公链们正在遭遇的事情。这意味着社区成员往往需要以许多倍于「机构大佬」的价格拿到筹码,也有很多散户戏称自己是在「接机构盘子的韭菜」。这样安排的背后实质,是利益大幅度向私募方而非社区倾斜。

然而,社区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至关重要。一个好的社区能够成就一个项目,一个恶劣的社区则往往是项目走向死亡的标志。比特币的成功,与其强大的社区和网络效应分不开。币圈人常用「凉凉」来描述一个项目是有多么的失败,这个「凉凉」指的就是社区的衰落。

明星项目不缺优秀的开发者,也不缺优秀的经济设计师。但是,他们不一定能有一个好的社区——这里有三个原因:

1、只是单纯热衷学术的明星人物,不一定能够了解社区的心理,甚至可以说大多数光芒万丈的人,其实照顾不到社区的想法和利益;

2、有些项目本身就是被资本裹挟着走的,他们其实没有什么理想和情怀,只是和少数机构合谋,一起割韭菜罢了;

3、有些项目方虽然想把事情好,但他们前期已经给资方让出了太多的利益,或者做出了太多的承诺,这样一来,他们接下来即使想给社区让利,其中的困难也很大。 

这些原因归功于一点,就是他们在项目前期损害了社区的利益。他们以社区的利益为代价,向资本、他们的幼稚,甚至于自身的贪婪屈服了。

当一众高手都站在比拼的战场上,他们的宝剑或许都一样的锋利,他们的速度或许都一样的迅速,他们谋划战局的智慧或许都一样的狡黠。此时,真正的短板并不在于tps的差别,以及对密码学的理解,而在于对人心的争夺。而在对人心的争夺中,最重要又在于广泛的社区是否能跟随项目获得长期利益。

如此看来,利益分配实在是再重要不过的一件事。这也可能成为某些项目方致命的短板,即他们费劲了心血,结果站在了大多数人,也就是社区的对立面。这样的项目最后只能沦为某些少数人谋利的招牌,这是所有的明星项目方所需要警惕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碳链价值

特邀作者

碳链价值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63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