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2019-08-08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

文 | 昕楠  编辑 | 卢晓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菠菜DApp 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

菠菜是币圈对“博彩”的昵称,DApp 指的是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应用程序。一年前,菠菜DApp 打得正火热。

2018 年的夏天,资金盘属性 DApp FOMO3D 上线,这款基于用户赌博、套利、投机需求开发出来的 DApp 不到 24 小时就吸金上亿,引爆了人们对于 DApp 开发野心。

在此市场环境下,菠菜DApp 游戏开始兴盛。

当时的菠菜有多火?

可以说,在 FOMO3D 之后,几乎每隔几天就陆续有新的菠菜类 DApp 上线。与此同时,6 月底才刚刚上线主网的 EOS 公链更是迎来了 DApp 生态的爆发,大量 DApp 开发者涌入开发菠菜DApp。一时间,骰子、德扑、赛狗等形形色色的菠菜DApp 在全球市值前三名的公链井喷,菠菜DApp 成为了漫长熊市中的绚烂烟火。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那时,24 小时用户活跃最高的 DApp 应用前十名几乎都是菠菜类游戏。菠菜也一度被认为与区块链有着天然契合点,将最先成为落地的一大应用场景。

2018 年末,我们将菠菜称为 DApp 风口上的猪,人人都想进来分羹。但到了2019 年,菠菜的声音渐渐淡出了这个圈子,一波老玩家、项目方正在离场。与此同时,DeFi(去中心化金融)、Staking(储币生息)、IEO(首次交易所发行)、比特币牛市等种种事件都在分散着这个圈子里存量用户的注意力,只有头部的 DApp 能活下去,菠菜DApp 也是如此。

也许你会说,这个市场从来就不缺少赌徒,老玩家离场后,会有一波新人涌入。但现实却是,菠菜和 DApp 都没有迎来他们半年前所期待的爆发期。

菠菜声音渐弱,部分玩家退场

进入 2019 年以来,菠菜似乎已经过时了。

“早就不玩了,现在一点玩的动力都没有。”当问及是否还在继续玩菠菜游戏时,DApp 老玩家黄旭摇了摇头。

一年前,黄旭开始接触 DApp 应用,火爆的 DApp 他总是一个不落地体验过一遍。但他几乎从不涉猎菠菜这一板块。

2018 年 10 月前后,EOS 主网上的菠菜类游戏开始井喷式爆发,看着越来越多人入场玩菠菜,黄旭也心动并入场了。

对于黄旭来说,玩菠菜的动力来源于“体验+赚钱”。

黄旭的菠菜主战场是 EOS 上的掷骰子游戏Dice,但在新项目发布时,他也总是冲在最前面,抢先加入新项目社群。

数月前,黄旭加入了一个为新菠菜项目 EOSJob 打新的社群,当时社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玩,讨论的消息更是源源不断,分分钟消息都能飙升至 99+。

每次上线,黄旭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在菠菜上。但玩了一段时间后,黄旭才发现自己不仅钱没赚到,之前花在菠菜上的时间都打了水漂:“玩到后面真的有点上瘾了,但后来发现这终究是概率游戏,算下来肯定是亏的,既耽误时间,也不赚钱。”

赌博其实就是一场概率事件,庄家有无数次能赢的概率,但你只有一次。

意识到菠菜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后,黄旭离场了。如今再回看当时加入的一众菠菜应用打新群,黄旭发现,和他一样默默离场的玩家并不少。

“EOSJob 那个群后来就没声音了,已经变死群了。”黄旭说。

Odaily星期日报通过 DAppTotal 查阅数据发现,EOSJob 在初推出时用户的确不少,一度出现了几个峰值,但截至发稿前,日活用户不到 4 人。

像黄旭一样浅尝即止的玩家有很多,大部分人都在 2019 年后开始了离场潮。一些玩家向 Odaily星球日报坦言称:“Dapp 越来越没体验了,菠菜也不玩了,感觉很凉。”

输多赢少,正是赌徒们离场的一大因素。

PeckShield 为 Odaily星球日报提供的数据显示,从 2019 年 2 月开始,EOS 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占比不断攀升。2 月至 5 月间,亏钱玩家占比均超过 50%,其中 2019 年 5 月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超过了 60%;波场(TRON)链上菠菜类 DApp 亏钱玩家的占比更是从 2018 年 10 月开始就已经呈现了超过 50% 的趋势。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对比,PeckShield 团队解析:之所以亏的人变多了,是因为平台间竞争压力大,可能存在平台调整中奖率算法的情况。此外,另一种可能是用户流失率大了,很多用户玩几把觉得亏了就不玩了,因此被计入亏损用户。

赌徒聚集在头部薅羊毛

“菠菜是真实存在的市场,刚需市场。此类玩法下面有一些赌徒长期呆着,所以你说他一点没有前途,肯定不是。”一业内人士评价道。

币圈是一个投机者聚集的市场,如果说币圈都是想拿 1 万块钱赚 100 万的人,菠菜的确提供了天然的渠道。

人们相信,即便菠菜DApp 流量枯竭,赌徒是会一直存在的。这个看似死气沉沉的市场里,的确仍有一些头部的菠菜DApp 正在聚集着存量玩家。

近半年来,波场头部菠菜应用 WINK(Tronbet)日活用户虽出现了小幅波动,但其日活量几乎均是稳定在 2000 以上的。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WINK 登陆币安 IEO 的消息也是近期来 DApp 圈的一件大事。

但对于 WINK 登陆币安的事件,人们评价不一。

支持者认为,相比起各种概念空气币,DApp 起码算是一个落地的应用,币价是靠真实的交易量来支撑着的。

反对者则批判 WINK 是个垃圾项目,只炒作金融产品也是在建设空中楼阁,并没有为行业带来任何价值,可持续性存怀疑。

菠菜这个市场里从来不缺赌徒,但与纯粹的赌徒心态不同的是,有一波“聪明人”还瞄准了菠菜DApp 背后的分红代币。

WINK 的成功上币诱发了一种新的玩家盈利方式——赌博即挖矿。

不同于黄旭,查理辛自嘲为“赌狗”,称自己有易梭哈体质。他从去年 7 月份入场玩菠菜DApp,用他的话来说,他是菠菜DApp 的资深玩家,EOS、TRX 的菠菜上来后都撸了个遍。

“你进一个场子,里面有几百桌在打牌,你知道这感觉多震撼不?(就像是)农村婚礼几百桌,不是在吃饭,都在打牌。”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这样形容他看到的链上赌场生态。

随着菠菜声音渐弱,菠菜应用开始如流水般迭代,而他却是坚守在菠菜市场里铁打的玩家。他甚至能说出一些项目方们跑路前管用的套路——做不下去就假装黑客攻击奖池,关门跑路

查理辛称,自己之所以热衷菠菜,不仅仅是能满足“赌”的欲望,还能“挖矿”。“挖矿”指的是通过玩菠菜游戏获得该菠菜应用的分红币,从 Eosbet、Tronbet 到 BG(BigGame)甚至一些已经“跑路”、币价“归零”的菠菜DApp 项目方,他都“薅”了个遍。

“好听点是游戏即挖矿,难听点是赌博即挖矿。不然你以为我哪里来钱不断赌?有时候挖着挖着,赢钱了还赚平台币。”查理辛向 Odaily星球日报分享了自己一边赌一边薅分红币的经验,“一般早期玩游戏获得的平台币多,分红很快回本。如果他刚公布消息或者刚开一个新的板块的时候,你马上(入场)是大赚的。”

“我前天开始挖的 WINK 的币,现在回本 2/3 了。”查理辛略显得意。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了。现在通过这种 DApp 代币的收益已经几十倍了。”凌晨 1 点,查理辛还给 Odaily星球日报记者发来消息,称自己刚刚赌了几把,准备入睡。

菠菜蓝海已过,红海没来

从实际的DApp生存数据上看,菠菜仍是 TRON、EOS 链上活跃度最高的品类。

但留给投机者们的菠菜DApp 开发团队的空间已经不多了。这一市场正在被头部的几个菠菜应用垄断。

PeckShield 数据显示,当前两大菠菜生态繁荣的公链 EOS、TRON 中,头部效应已经出现。Dice 占领了 EOS 上 70% 的菠菜类 DApp 总交易额,TRONbet 则占领了波场上 86% 的菠菜类DApp总交易额。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过去的一年里,Dice 和 TRONbet 还是该两大公链菠菜类 DApp 的总获利冠军,利润分别占比各自公链前十名 DApp 的 46.02% 和 70.63%。其中,波场链上除 TRONbet 外的菠菜类 DApp 获利占比均不超过 10%。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另一张数据图则显示,在 2018 年 9 月至 2019 年 3 月期间,EOS 上菠菜类 DApp 的盈利数量大于亏损,但从 2019 年 4 月开始,EOS 上菠菜类 DApp 亏损数量开始超过盈利 DApp 数量。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日前,在上海举办的 GBGSEC区块链游戏生态大会现场,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也认为菠菜类 DApp 头部竞争现象明显:“总结下来,菠菜类 DApp 竞争激烈,仅头部的 DApp 能够收回成本。”

牛凤轩给出的的数据则是,目前最赚钱的 DApp 还是 Tronbet、PokerEOS、EOSJacks 等。而这些无一例外,均是身处榜单前列的。

对于这些菠菜应用开发团队来说,不仅行业的红利期已过,更严峻的大环境是,2019 年以来,圈里能分给 DApp 的流量少之又少。

菠菜开发者也在掉头,有业内人士向 Odaily星球日报透露,做一个菠菜类 DApp,成本只在 2 万左右,但不同于拿了投资的团队开发者,菠菜开发者为追币圈热点的个人开发者居多。

“船小好调头,很多在 Staking 火了之后,就开始搞 Staking 了。”上述业内人士说。

菠菜凉了,DApp更凉了

币圈日新月异,DApp 圈也一样,一个应用离场,总会有新的应用顶上。但大部分 DApp 生命周期并不长。

牛凤轩分享的数据显示,目前平均每个月都有大约 30 至 40 个 DApp 上线,但每月也会有 30 至 50 个不再有人使用,存活周期超过两个月的 DApp,只占总量的 30%

菠菜的不可持续,早在去年年末时就初露端倪。当时 Odaily星球日报报道中曾提到,当时已有不少菠菜应用感受到日活已达冰点,提早退出了这场竞赛。

熊至最深时,既没有人炒币也没有人赌博。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菠菜类 DApp 的惨淡,是生态回归良性发展的开端,市场里的投资者已经到了关注更健康的区块链应用时候了。

于是,人们开始为牛市的到来寻找一个新的投资标的。也是那时开始,游戏是区块链落地第一试金石的概念被提出了。

几乎所有人都期待着游戏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下大爆发,但现实却是,突出可玩性的游戏DApp 也没有如想象中获得大爆发。

少了菠菜类在数据上的润色,DApp 圈更凉了。

根据 DappReview 数据,当前共有 3548 个 DApp,而这些应用的总日活用户仅为 189209人。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个 DApp 现在仅能分到 53 个用户。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注:从 2018 年 12 月至今,EOS 和 TRON 两条公链在今年 4 月至 5 月间达到 DApp 活跃用户量顶峰,随后开始波动下滑,近期日活数据有所回升,但距离此前巅峰时期仍有一定距离。)

DAppTotal 数据图表明,自 2018 年以来,DApp 的总量是在稳健增长的。与此同时,DApp 的新增速度开始放缓,也就是说,新的 DApp 越来越少了。 

菠菜没留住赌徒,DApp没看到明天...

“比起年初,DApp 圈子的关注度肯定是变少了。年前的所谓 DApp 火爆,极大比例都是博彩流水支撑的,但是,随着菠菜类下降,越来越少人玩(DApp)了。”BlockHop创始人 Alex 也切实感受到了当前 DApp 圈的“凉”。

“在没有太多新增用户的情况下,DApp 发展还是比较缓,整体是下滑的。”一位区块链 DApp 从业者这样评价。

“用户现在不涉及质量,基本都是投资者,消费者目前数量可能不到 10 万量级。”Alex 表示,BlockHop 正在在传统圈子中寻求种子用户,当前其游戏应用中的用户多是通过传统渠道推广获得的,而不是区块链市场中获取的用户。

存量用户的关注度降低,对于期待资本入场支持的 DApp 开发团队们来说,并不利好。

“最近的 IEO,Staking,每一个都是直击投资者内心的。”Alex 认为,的确 DApp 的关注度被分散了,但 DApp 短期内,也难以出现一个爆款的产品。

牛凤轩的观点与 Alex 相似,他认为整个市场,正在等待一个爆款,一旦有一个内容方向探索出来,会快速爆发:“有了爆款,就可以复制、模仿并变现,吸引主流玩家进场。市场在等待,下一个爆款的诞生。”

但爆款的诞生除了努力外,往往还总是伴随着运气和机遇,如果是这样,等待 DApp 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注:本文中黄旭、查理辛为化名)

原创文章,作者:昕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昕楠

新锐作者

昕楠

微信号:16601131135

总文章数: 32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