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关于 Libra 和 USDT 听证会的分析解读

2019-08-05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于 7 月 17 日听取了 Libra 项目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的证词。

关于 Libra 和 USDT 听证会的分析解读

Overview 概述

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于 7 月 17 日听取了 Libra 项目的负责人 David Marcus 的证词。Marcus 是社交媒体巨头即将推出的 Libra 稳定币的 Calibra 钱包服务的首席执行官,他在这次听证中试图平息监管机构对该项目的担心和向立法者解释关于 Libra 创立的目的和潜力。

与 Libra 具有相通概念性质的发行 USDT 的 Bitfinex 、Tether 以及母公司 iFinex 在 7 月 30 日也围绕 USDT 涉嫌非法、公司无照经营等 4 项重大违规,同时涉嫌挪用 8.5 亿美元保证金的问题迎来了庭辩。

Report 正文

错位的听证会

其实关于 USDT 的这场庭审没有太大的意义存在。围绕 USDT 的问题并不复杂:纽约检方怀疑公司挪用了 USDT 的保证金,去补公司其他业务的窟窿,导致保证金无法与USDT 1:1 挂钩,引发了投资者和监管机构的担忧。而 5 月初,Bitfinex 发行 LEO 募资 10 亿美元,很可能又是为了填补 USDT 保证金的窟窿。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是,首先纽约检方需要证明 Tether 和 Bitfinex 有在纽约持续进行业务,在这一条成立的情况下,纽约检方还需要在财务上证明 USDT 曾经出现过缺口,并且这种行为适用于纽约检方调查权责之内,否则纽约检方无权管辖一个不在纽约有任何商业行为的,分别在香港和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 ( Bitfinex 和 Tether )。想要全部证明这些是非常困难的,但对于投资者来说,如果纽约检方能够在 90 天以内证明Bitfinex 和 Tether 曾经诺用过 USDT 的保证金,那时才会对 USDT 的价格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火药味十足的听证会

而 Libra 的听证会更像是一场对于 Libra 项目本身的辩论。整场听证会下来,不光暴露了 Marcus 对于委员会成员的问题准备不足,同时还将委员会对 Libra 项目的担心和负面态度体现得淋漓尽致。

David Marcus 在应对委员会成员的问题方面暴露了三个问题:

1. Facebook 在 Libra 项目中依旧有难以明说的坚持

首先,纽约地区参议院 Maloney 议员建议 Libra 在美联储,SEC 等监管部门的监督下小范围试运行,并且等到监督体系完善之后再正式上线。她在听证会上说道: "But at very least, you should agree to do the small pilot program first, fully overseen by you and the Federal Reserve and the SEC. I think that’s a very modest request. So would you commit right now to do a small pilot program first, yes or no?" (但是最少你应该同意在美联储、证监会、和你自己的监督下先进行试运行。我认为这是个非常 适度的请求。所以你愿意现在承诺去做一个试运行吗,是或否?)

Marcus 并没有直接正面的回答这个问题,反而顾左右而言他,仅仅说 "We will continue to work with the regulators and the working group of G7 that is notably look after the issue you raised to ensure however we launched is responsibly and with appropriate oversight. You have my commitment on that." (我们将继续与监管机构和七国集团(G7)工作小组合作,并且关注你们提出的问题,以确保我们的启动是负责任的,且受到适当的监督。我向你保证这点。)

这就存在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是:Facebook 只希望在合规方面接受监管,但是具体操作流程上不允许别人指手画脚。第二种可能性是: Facebook 在具体「怎么做」上并没有话语权。这点 Marcus 曾在听证会上明确表示过:"People do not have to trust Facebook. Facebook is just one member of the Libra Association.(人们不需要信任 Facebook,因为它只是 Libra Association 里的一员。)" 并且他直言不讳的说 Libra 的系统是开源的,Facebook 不想也不会控制它。但这却引出了第二个问题:Libra Association 的中立性问题。

2. Libra Association 中立性存疑

尽管 Marcus 在听证会上不断强调 Libra Association 将是「非营利性的会员制组织,并且 Libra 协会也会力求成为一家中立的国际性机构」。然而纵观 Libra 协会的组成公司名单以及主导者 Facebook 来讲,几乎全部都是营利性的,手握重金且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公司。

关于 Libra 和 USDT 听证会的分析解读

来源:The Block

况且,在 Libra 的白皮书中写道:「储备资产的利息将用于支付系统的成本、确保低交易费用、分红给生态系统启动初期的投资者。储备资产的利息分配将提前设定。Libra 用户不会收到来自储备资产的回报。」再加上巨量的资金沉淀所带来的隐形收益以及收集到的个人信息,这种标准的银行模式完全不像是一个以非营利为目的的公司所做出的计划。

3. Facebook 的垄断与暗箱操作问题

最后,委员会并没有因为 Libra Association 的多样性而放弃对 Facebook 在寻求垄断的怀疑。根据 Marcus 在听证会中的回答,Facebook 会且只会在旗下的 Messenger 和 WhatsApp 中设立数字货币钱包 Calibra,并且 Facebook 不会允许任何其他竞争对手在这两个应用中安装其他钱包。 Maloney 议员说:"A lot of people think Facebook is too powerful, that it is becoming a monopoly.(很多人认为 Facebook 过于强大,乃至于它正在变成一个垄断公司)" 这些议员在担心形成一个卡特尔控制下的跨行业,由新型科技巨头们控制发行的货币。

议员 Cortez 就曾经对于这种垄断和暗箱操作提出过疑虑,她质疑协会成员选举的民主性,而专家证人 Demirors 也在听证会上证明了 Cortez 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她表示即使作为业内人员,她也无法确定成员能够进入的资格是什么。正如 Libra 白皮书中所说,Libra 试图服务 17 亿潜在客户群体和 Facebook 等公司现有的客户群,如此庞大的金融数据和交易量掌握在完全不透明的垄断卡特尔之内,结果无疑是可怕的。

Facebook 的霸道风格

Facebook 过往的风格证明垄断这种可能并不是空穴来风。对于他社交应用之王地位的挑战者,Facebook 一律凭借着自己的体量, 挥舞现金进行收购,维护他自己的社交帝国。

2011 年 11 月 8 日,Facebook 收购了 HTML5 应用交付网络 Strobe

2012 年 4 月 10 日,Facebook 10 亿美元收购在线照片社交服务商 Instagram

2012 年 5 月 25 日,Facebook 8,000 万美元收购社交化礼物赠送应用 Karma

2012 年 8 月 25 日,Facebook 收购社交分析工具公司 Threadsy

2014 年 2 月 20 日,Facebook 190 亿美元天价收购 WhatsApp

对于收购不了的 Snapchat,Facebook 利用收购的 Instagram 开发同样的应用功能,从 Snapchat 成功夺取市场和用户。对于行事如此风格的 Facebook 来讲,并未举垄断之名,却在行垄断之实。

议员的中心:美国优先

1.Libra 能否按照美国的意愿维护美国及其国民的利益

整场听证会中,委员会成员所讨论的中心其实只有一点: Libra 能否按照美国的意愿维护美国及其国民的利益。

议员们和 Marcus 自己在听证会上都不断提到「美国应该在数字货币的规则制定中处于领导地位」。基于这点出发,一切的监管和规则制定,都会围绕着美国国家利益服务。

McHenry 议员所提到的关于 Libra Association 总部设在瑞士而不是美国,他说道:"Why are you doing this in Switzerland and why are you using a basket of currencies? Why not the good old American dollar?"(为什么总部要选在瑞士?为什么要使用一篮子货币?为什么不是只用美元呢?)

Velasquez 议员所提到的 Libra 必须在证明符合美国的法律法规及解决立法者的担忧之后才会上线,她说:"Will you commit yourself to not launch before all the concerns from the Federal Reserve and all the regulators are addressed?" (在美联储和所有监管机构的担忧都得到解决之前,你会承诺不推出这款产品吗?)

Scott 议员提到的 Libra 是否会为恐怖分子提供额外融资渠道("What are you anticipating as some of the new ways that criminals may attempt to export and exploit Libra for illicit use and how are you combating?")(你认为犯罪分子可能会以何种新方式输出 Libra 并利用其进行非法活动? 你将会如何打击这种活动?)

以上这些问题的核心都集中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和安全。

2. 维持美元霸权

Libra 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可以更好地为美元霸权服务。

根据 Marcus 在听证会上所说,Libra Reserve 的货币篮子中超过 50% 的储备会以美元的形式存在。Libra 可以通过数字货币的形式将美元送到以前纸币无法到达的地方,可以让更多人更方便地接触美元,从而进一步加深美元的流通价值。而美元能够到达的地方,美国的影响力就会如影随形,最终达到为美国整体影响力和国家战略服务的目的。就像 Barr 议员所提出的问题「如何证明 Libra 不会对美元的能量造成影响」那样,美元和美国的能量才是他们所关心的主题。

而在这个问题上,Marcus 很聪明的利用中国作为挡箭牌达到他的目的。

他提出,首先 Libra 不会挑战任何主权货币,并且如果不是 Facebook ,还会有其他的公司从美国无法触及的地方做出像 Libra 一样的数字货币。原话如下:"Blockchain technology is inevitable and if the U.S. doesn’t lead in building and regulating it, the tech will come from places 'out of reach of our national security apparatus'." (区块链技术是不可避免的,如果美国不带头建设和监管它,这些技术将来自我们国家安全机构无法触及的地方。)

这无疑是美国的一个痛点。

随着人民币在 2016 年 10 月 1 日加入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成为世界储备货币之一,飞速增长的中国经济及国际影响力触动了美国的神经,让美国对此逐渐感到恐惧。在特朗普上台后,正式将中俄明确定位为美国的战略竞争者。而参议院听证会开始时,McHenry 议员还在陈词中特意提及Alipay,Marcus 对 Libra 职能的演绎正好切在美国目前的战略点上。

3. 国民隐私权

另外一个问题集中于 Facebook 在用户隐私权上糟糕的名声。

议员们攻击 Facebook 不当分享用户信息已经不是首次,Cortez 议员和 Pressley 议员在参议院听证会上又一次提到了隐私权的问题,其中 Pressley 议员更是说道:"It is long past time that we stop compromising consumers’ privacy in pursuit of profit. Would you trust your money with a company who essential admits it’s just winging it?(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为了追求利润而牺牲消费者的隐私了。你会把自己的钱托付给一家本质上承认自己只是在即兴发挥的公司吗?)"

Facebook 为此付出了代价,它将要支付创纪录的 50 亿美元罚金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解。同时 Facebook 的 CEO 马克·扎克伯格失去了在隐私方面的最终话语权,这无疑是一件大事。但同时罚金的落地与其他诉讼的告一段落,反而给 Libra 项目带来了利好消息。7 月 17 日听证会之后的 7 月 24 日罚金落地,除了代表着美国政府对于隐私权监管的加强外,也为 Libra 的进程扫除了一个障碍。

换个角度来看,美国政府监管的介入另一种程度上代表着接纳的开始。在 Facebook 此事有判例可循后,政府部门以及普罗大众对于 Libra 项目的敌意也会减轻一些。这并不是没有先例可循的。Twitter 曾经与 Facebook 一起在 2018 年 9 月 5 日出席了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围绕俄罗斯利用社交媒体干预美国总统大选的问题举行。在听证会后 Twitter 重拾美国官方和民众的信任,股价一路上升。截止到2019 年 7 月,Twitter 股价已经上升 35%。而同样 Facebook 在听证会之后股价短暂触底后回升至前期高点。对于 Libra 来说,听证会并不是世界末日。

Facebook 对 Libra 真正的期盼

最重要的是,我们能够从 Marcus 有意回避的问题中管中窥豹,一瞥 Facebook 对于 Libra 的期盼和其真正的前景。

Marcus 在面对银行,住房和城市事务委员会主席 Carpo 关于当用户通过 Facebook 页面购买物品,并利用 Calibra 交易后,这些数据是否会被收集时,只回答道 Facebook 会提供多种支付渠道,却对收集数据的问题闭口不谈,这意味着 Facebook 虽然很可能不知道用户的 Calibra 钱包里有多少资产,但它能够获取支付数据,从而推断个人的经济情况。同时,Marcus 表示 Facebook 并没有明确计划将在该项目上投入多少资金。如果我们暂且认为 Libra Association 将会是一个 NGO,那么以 NGO 的组织架构来看,虽然 Facebook 在 Libra Association 的理事会上可能只有一票的投票权。但是出资越多,在组织中话语权越大,那么日常的管理团队和秘书长在处理日常事务时会更偏向出资多的一方的意志。最好的一个例子莫过于世界上最大的 NGO-联合国。

Conclusion 结语

最后,Marcus 在形容 Libra 的愿景时,使用了 "Utility" 一词。无疑这展露了 Facebook 对于 Libra 未来的期盼,即成为一项公共事业,像水,电,气一样成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如果 Libra 真能成功,那么 Facebook 未来所拥有的影响力与商业利益将与现在相比不可同日而语。他可以通过 Libra 真正进入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因为人们可以一周不用 Facebook,但不能一周不花钱买东西。然而, Facebook 在听证会中表现出来的不肯放权,中立性存疑以及垄断,暗箱操作的问题,始终会成为 Libra 在成功路上严重的绊脚石,毕竟最终 Libra 需要取信的不只是美国的参议院和众议院,还有数以亿计的潜在用户们。

原创文章,作者:标准共识。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标准共识

特邀作者

标准共识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9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