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lCO六年简明史:天才、骗局和暴富神话

2019-08-06 08:08:00

六年前的今天,历史上第一个lCO项目正在募资中。

编者按:本文来自 深链Deepchain(ID:deepchainvip),作者:门人,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六年前的今天,历史上第一个lCO项目正在募资中。

六年时间里,lCO项目的数量从个位数变成了四位数,单个项目的募集金额也从50万美元变为了40亿美元,原本的小众实验变身为大众的狂欢。与之相伴的是比特币的涨跌起伏、区块链走向更为广泛的大众视野,投机者和骗子横行,监管的靴子落地……

天才的构想、令人惊愕的骗局、不死的暴富梦,过去六年的lCO已经见证了如此种种,那未来呢?

本文首发于腾讯科技,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50万美元,史上第一笔lCO

“2017年的‘山寨币季节’和下一个‘山寨币季节’的不同之处在于,新的‘山寨币季节’将不再只有白皮书。”

7月31日,币安的CEO赵长鹏发了这样一条推特。

所谓的“山寨币季节”大概指的是2017年的lCO狂潮。在这一年,发币成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最时髦的字眼,lCODATA的一组数据也许可以说明问题:2017年共有875起代币募资事件,募资金额超过62亿美元,而在2016年,这两个数字分别仅为29和9000万。
或许,“山寨币季节”一词并不足以形容当时的“盛况”,毕竟有些项目没有白皮书都能发币募资,相当魔幻。
如果把历史的钟表拨回到赵长鹏说这话的六年前,一个名为MasterCoin(万事达币,后改名为Omni)的项目正式开启,六年前的八月,MasterCoin正在进行募资,这是业界公认的首个lCO项目,六年的lCO魔幻历史由此揭开序幕。
MasterCoin是基于比特币网络的货币实验,被称之为“生存在比特币区块链上的BTC 2.0”,和其他在比特币源代码基础上修修改改,生成自己区块链来另立山头的山寨币不同,MasterCoin试图在比特币的协议层上建立新的协议。
对于MasterCoin,巴比特的创始人长铗当时曾在微博上感叹道:我们刚刚踏上比特币这辆火车不久,已有人登上Mastercoin的高铁。lCO六年简明史:天才、骗局和暴富神话

MasterCoin创始人J.R.Willet

2013年7月31日,MasterCoin正式开启lCO。准确的说,那时还没有lCO这个名词,与之对应的一个词叫“代币募资”或者“代币众筹”。

在MasterCoin募资期间,只要发送1个比特币到指定的地址就可以获得100个MSC(MasterCoin的代币),为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MasterCoin还设置了奖励,越早发送BTC的投资者会获得越多的奖励。

MSC的获取方式引来了不少争议,对于比特币的信仰者来说,MasterCoin的发币方式简直是离经叛道。在这些人看来,比特币的意义是去中心化的思想,代币的获取是通过挖矿的方式,而MasterCoin却由研发者发售,非常不可思议。
很多人心里都犯嘀咕:MasterCoin是不是在圈钱?
虽然带有争议,但这场募资最终筹集了5120枚比特币,当时约为50万美元。
对于能筹集到那么多比特币,包括创始人J.R.Willet在内的很多人都难以置信,J.R.Willet甚至表明决心称自己不会“跑路”。
当时的J.R.Willet肯定料想不到,在这之后的六年时间,lCO会由一个小众的实验变为大众的狂欢,募资金额会由数十万变成数千万、数亿万。
而MasterCoin募集的这50万美元只不过是lCO历史上,一粒闪耀着光芒但却微小无比的沙子。

天才和“人人皆可发币”的时代

对于六年的lCO历史来说,如果MasterCoin是序曲的话,那么以太坊则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场戏。

2013年11月,旧金山,以太坊白皮书的草稿在一个寒冷的冬日问世。

lCO六年简明史:天才、骗局和暴富神话

事实上,以太坊白皮书的第一个版本是天才少年V神在以色列做的一个项目提案,当时V神在与Mastercoin团队进行合作,Vitalik建议对项目进行一些改进。

不过当V神将这份文件寄给Mastercoin的创始人J.R.Willet后,J.R.Willet礼貌地表达了感谢,称想法很有趣,但真正实现它需要很长时间。
“去你的,我可以自己做这件事。”
对方的敷衍让V神决心自己去做,后来的事实也证明,这个被J.R.Willet漠视的提案是一个市值千亿的天才般的构想。
2014年6月,ETH开始预售,在募资方式上,以太坊也和MasterCoin一样,都采用lCO的形式,不过和MasterCoin只募集了50万美元不同,以太坊短短42天募集了3万多个比特币,相当于1800多万美元。
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以太坊也因此遭受了巨大的指责,回看那一时期的社交媒体和论坛可以发现,很多人对以太坊的评价都是“骗子”“圈钱”。
和此前的lCO不同,以太坊事实上在一定的法律框架下进行的lCO。为了ETH预售符合法律及金融监管,以太坊社区成立几个法律实体,这其中就包括2014年6月在瑞士楚格建立的以太坊基金会。
因为多数区块链项目并不把自己视作公司,所以基金会这种非盈利机构是比较合适的架构,另外,基金会这种架构还能有效的进行避税。
可以说,此后的lCO项目基本都是以以太坊的框架作为蓝本。
2015年底,以太坊还发布了对于lCO历史有重大影响的标准——ERC20,代币标准的统一方便了lCO项目的发币融资,有了ERC20之后,发币不再是一件难事,任何人都可以通过智能合约发布自己的代币,并能够实现代币与ETH的兑换。
“人人皆可发币”的时代由此到来。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Hoskinson曾评价ERC20代币众筹模式,称其彻底变革了资金募集、去中心化银行、风险投资和像Kickstarter这样提供真正点对点资金的众筹平台。
对于创业公司,尤其是相对小众的加密货币项目来说,摆在面前第一位的东西就是钱。
技术开发、项目进展离不开资金支持,而募集资金往往需要求得投资机构或者天使投资人的认可和赏识,这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但在以太坊之后,这一切变得容易起来。
一份白皮书、一个理念甚至一个口号,就能够吸引世界各地的钱源源不断地飞来。
不过,在给加密货币世界铺平道路,让区块链技术有资金支持的同时,以太坊也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之后lCO狂潮和乱象的出现。
毕竟,每一笔飞来的钱背后多少都藏着想要暴富的心。

狂潮、乱象与暴富神话

以太坊1800万美元的lCO之后,区块链项目lCO一浪高过一浪,金额之巨、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难以想象。

2016年4月30日,去中心化自治组织The DAO项目开启募资,短短28天时间就筹集了价值超过1.5亿美元的ETH,在当时被誉为“有史以来最大的lCO项目”。

或许是因为树大招风,在The DAO获得巨额募资的时候,黑客的眼睛也悄悄盯上了这块“肥肉”。6月18日,黑客利用The DAO代码中的漏洞,成功盗取了360万枚ETH,在当时这些币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
盗币事件直接导致了以太坊的分叉,同时也让外界看到了lCO所面临的技术风险。
“The DAO”创造的lCO历史记录并没有保持太久,2017年7月份,被硅谷知名风投蒂姆·佩珀青睐的Tezos开启募资,短短两周便筹集到6.5万个BTC和36万个ETH,共计约2.32亿美元,创下了当时新的记录,Tezos一度被外界称为“传奇lCO项目”。
不过,Tezos的“传奇”并不仅仅是短时间募集了巨额的资金,还因为在募资后的几个月,相继爆出管理层内斗、虚假宣传等丑闻,以至于当时有媒体打出了“史上最大lCO项目还未落地就要崩盘了”这样的标题。
2017年6月份,明星公链EOS开始募资,在之后长达一年的募资时间里,EOS一共募得了42亿美元,成为至今为止金额最大的lCO项目。lCO六年简明史:天才、骗局和暴富神话整个2017年,800多个大大小小的项目发币,62亿美元流入加密货币市场。

lCO成为了造富机器,通过lCO,项目方从不名一文成为亿万公众资金的持有者,借由代币的暴涨,部分投资者也摇身成为千万乃至亿万富翁,成为口口相传的暴富神话。
“发币”也成为最具有魔力的字眼。
与此同时,lCO的造富效应吸引了大量的投机者和骗子入场,传销、诈骗、非法集资、代投跑路等乱象频出,加密货币世界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甚至有人毫不客气的指出:99%的lCO项目都是空气。
发币狂潮及其带来的乱象让很多人一夜暴富的同时也让一些人倾家荡产,lCO这个原本用于支持区块链项目募资的金融技术成为了部分人疯狂敛财的工具,披上了罪恶的外衣,于是监管的靴子应声落地。
2017年9月份,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对lCO进行定性,认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
除了中国以外,世界各国金融监管部门也都对lCO进行密切关注并有所动作。
2017年底,比特币达到了历史最高点,疯狂的lCO被认为是这轮牛市开启的重要原因之一。
伴随着比特币到达历史高峰,区块链技术进入更为广泛的大众视野,争议缠身的lCO并没有随着监管的叫停而止步,而是被推向另外一个高潮。

最后的疯狂?

2018年,区块链跃居风口。

徐小平振臂一呼拥抱区块链,人才、资本、资源等都涌入了区块链领域,投资人四处挥洒金钱、大佬站台为项目鼓吹、大妈咖啡馆聚集传道售币。金子和渣滓难以分辨清楚,信仰者和骗子一样欢欣鼓舞。

lCODATA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1253起lCO事件,募资超过78亿美元,这两个数字超过2017年的数据。lCO六年简明史:天才、骗局和暴富神话但是,当比特币一路走低,众多项目或破发或跑路,喧嚣沉寂下来,泡沫戳破之际,可以发现,所谓的改变世界和颠覆传统的理想也不过是为了lCO发币赚钱。

百万级别TPS、硅谷技术团队、传统企业落地场景……明晃晃的宣传语变成了最赤裸裸的欺骗话术。
当lCO走向穷途末路之际,各种lCO的变种出现,寻求以合规方式发币募资的STO、以交易所为背书发币的IEO、以“传销+资金盘”模式疯狂敛财的共振币和模式币。
但事实证明,STO只是另一个不切实际的发币梦,而IEO则在被套牢于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叫骂声中越来越没落,共振币和模式币则是一场最“坦荡”的收割。
近期,市场研究机构Inwara和Crypto Valley Association发布报告称,2019年上半年加密项目的主要融资方式是lCO,到目前为止区块链项目的总融资额达到了33亿美元,其中通过lCO募集的资金占总融资额的69%,通过IEO和STO募集的资金分别占比21%和10%。
此外,投资者对加密项目的热情不及2018年,其表现为2019上半年融资金额少于2018年上半年同期的42亿美金。
不过,在看到混乱和低潮的同时,也应该看到一些项目一直在进行合规化的努力并且收获了不错的成果。
2019年7月12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批准区块链初创公司Blockstack根据RegulationA+进行2800万美元的代币发售,这是SEC批准的首个此类代币发行,为之后加密货币公司的融资提供了一个新的模板。
在赵长鹏看来,下一个“山寨币季节”,项目将拥有产品和用户,虽然它们仍是高风险投资,但该行业现在健康得多。
赵长鹏说的不错,在经历了种种骗局和乱象之后,市场的眼睛远比之前明亮得多,那些仅凭着一纸口号或理念的山寨币将会被市场拒之门外,拥有产品和用户的项目将越来越多地出现。
不过,这是否也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辨别项目优劣的难度同样也提升了?
六年的lCO已经见证了天才极客的创想,也见证了令人惊愕的骗局,更见证了那些死而复生、生生不息的暴富梦。
“行业健康得多”会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也会是一种美好的希冀,但在此之前,已经有太多人有意无意地走了太多弯路和歧路。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深链财经

特邀作者

深链财经

区块链领域第一深度媒体

总文章数: 8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