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Gavin Wood:波卡可能会和 Cosmos 合作开发 IBC Hub

2019-08-03

Gavin Wood 回答 KSM 上交易所、验证人收益分配、与 Cosmos 合作等 7 个问题。

编者按:本文来自  PolkaWorld(ID:gh_6c4c2038ddba),作者:波卡世界社区,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7 月 20 日,PolkaWrold 在上海采访了 Polkadot/Partiy 创始人 Gavin Wood 博士,这次采访的大部分问题都来自 PolkaWorld 社区,感谢社区同学的支持,也希望这些问题能帮助你们更加了解波卡。

Gavin Wood:波卡可能会和 Cosmos 合作开发 IBC Hub

PolkaWorld:波卡(Polkadot)验证人节点使用 NPoS 机制,每个验证人无论大小,收益都是一样的,这会导致节点没有足够的激励去做得更好吗?对大节点是否不够公平?

Gavin:为了让验证人投入的时间和资源能够得到合理的回报,它们应该获得足够多的激励。验证人的收益大致是其年抵押的 20%。举个例子,假设有 1000 个验证人,且 staking 大概占总 token 的 50% ,那就是每个验证人每年的收益是 1000 DOT。虽然实际的价值明显还取决于 DOT 价格,但原则上说这是比较大的金额了,而运行节点只需要一台高性能的机器和一个高安全性的中心。

至于公平的问题,从技术上来说,那些规模较大的验证人并没有为波卡做更多的事。

衡量验证人的标准有两个 。一是验证人拥有的资源,比如连接和算力之类的,它们是用非常大的机器还是只是一个笔记本电脑。第二种衡量的方式是:它们背后有多少 stake,也就是说如果它们作恶的话能被 slash 的数量有多少。但是无论两个标准怎么样,每个验证人的回报都是一样的。

从资源方面讲,验证人所拥有的资源有下限的要求,来让其能够稳定地运行,不被 Slash。所以如果设备太差了,比如只是一台电脑或者一个信号很差的渣手机,那肯定行不通,你没有办法做任何的连接,会被 Slash,也没办法挖出任何的平行链区块。所以原则上说,你需要有坚固的算力和连接。

从 stake 方面讲,有的验证人背后的 stake 多,有的 stake 少,实际上我们希望那些 stake 少的验证人能得到相对更多的钱。因为 stake 太多对我们来说没有用,网络整体的安全是由安全性最低的验证人来决定的,没人需要 “过度的安全” 。所以对于波卡来说,过度的 stake 就是浪费,我们不想为这些浪费的 stake 买单,而是希望可以重新分配 stake。我们实际上希望反向激励那些拥有巨大的 stake 的验证人 ,它们对波卡没有多余的益处,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说是有害的,因为我们没办法利用它们那些多余的 stake。

对于所有的验证人来说,它们拿到的回报数量是一样的。也就是说对于那些刚好拿到足够的 stake 去成为验证人的验证人,它们拿到相对 stake 来说更高的收益;那些 stake 数量远超成为验证人所需的验证人,拿到的反而更少。

虽然我们不知道每个验证人会分享多少收益给提名人,但说实在的,那些更被信任的大验证人,会说我想得到少一点的报酬,比如说我想每年只拿 5000 DOT,因为如果我被支付了超过 5000 DOT,我得跟提名人分享,如果没有 5000 DOT 的话,我就可以全拿走不用分了。验证人可以自己决定它们想拿多少报酬。

对于提名人来说,大的验证人可能非常值得信任,可能是你认识的人,而且有很大的机器 ,但是它们会拿走几乎所有的收益 ,你能分到的收益太少了,所以你会顺着名单往下找,找到一个排名低一点的验证人,但是它分给你的收益更多 ,所以你愿意选择这一个节点来 stake。

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验证人之间就变得更平等了。

PolkaWorld:过去一个月我们在社区看到中国的用户都很热爱波卡。但我们还没有看到波卡跟中国的机构有很多合作,你们在中国市场的未来计划是什么样的呢?

Gavin:我们想在中国建立更大规模的合作和协同运营,一部分是通过我们的大使计划。除此之外,我们还想在中国建立一个专门的常驻团队。我们已经差不多有了连接 Partiy 和 Parity 中国的候选人,在接下来的 6 个月内,我们就会开始为这个团队招聘,去建立一个更有效和完整的社区网络。

不过 Parity 是一个开发团队,我们在中国和其他地区的社区管理上都没有太多经验,所以我们会和这里的社区合作。如果你们觉得在建设波卡中国时有某方面需要被解决的话,你们应该非常清楚地说出来,并且让我们知道,如果我们能帮忙的话,我们一定会帮的。

PolkaWorld:听 PolkaWorld 社区用户说,Parity 可能会跟 Cosmos 一起合作开发 Cosmos IBC 协议,可以聊一聊目前的情况吗?

Gavin:我们认为波卡的开发目前还没到下定论的程度,关于平行链应该怎样互相交流,或者是它们怎么和 IBC 和 Cosmos 链、以太坊链和剩下的所有链交流,我们现在还了解得很少,因为我们还正在开发平行链的核心,这也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在实现上还不是很活跃。但是最终我们确实想建立和一些其他链之间的转接桥,显然 Cosmos  就是其中的一条链,我们最终会做的事情可能是建立一个平行链的 IBC Hub,它会有 Substrate 的模块,但又是一个让平行链能和 Cosmos 链或者说 Tendermint 链互操作的 IBC Hub 。

波卡的目的是建立各链之间的转接桥,我们想做的转接桥有很多,不过资源却有限。我们知道全球特别是中国有很多的社区有兴趣帮助我们实现这件事,其中一个我们聊过的团队是 Random Capital,他们也有兴趣去帮助建立一个 Substrate 转接桥,这也是我们很快要开始做的项目。转接桥是一个展示波卡优势的方式,也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

PolkaWorld:关于最近公布的 Kusama 网络,你们的计划是什么?你认为 PolkaWorld 社区作为中国最大的波卡社区可以怎样最大程度地帮到 Kusama 呢 ?

Gavin:我之前听说 Kusama 的概念可能有点容易混淆,所以我想先解释一下:Kusama 的本意是成为传统测试网和真正主网之间的中间地带,它不是主网,不是可投入生产的网络,不是一个我们觉得它没有任何问题的产品。

它是一个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的产品,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希望它出点问题,因为我们认为代码可能会多少有些 bug,我们希望在 Kusama 而不是波卡主网上去发现这些 bug。相比看到波卡主网崩溃,我们更希望 Kusama 网络崩溃,这也是为什么在现在的这个时间点去上线 Kusama 的原因。

对于波卡我们觉得它的一些功能已经可以开放尝试了。比如开发者去试试某些功能,社区可以试试治理和 UI(使用波卡的 UI 来发送 DOT 给别人是件好玩的事情),验证人可以试试 Staking,平行链团队可以试试部署他们的链。我们让大家去做这些相对接近真实环境的实验,虽然还不像真的波卡上那么真实。

所以我们希望 Kusama 是一个在走向波卡的路上的一个网络,上面可能会形成经济,不过也不要太多经济,因为我们觉得它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如果完全准备好,那我们就直接上线波卡了。我们相信它不是最终阶段,所以不要把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放到上面,不要把你性命赌在上面。

它多少是个有趣的实验,让我们在主网上线的时候更有信心,所以它是一个建立信心的网络。我们把它叫做 “金丝雀” 网络,因为在很久以前的英国,煤矿工人下井时会带着一只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金丝雀的价值比人命低很多,它们通过观察金丝雀是不是还活着,来检查情况是不是好。Kusama 就是我们的金丝雀,去检查代码是不是准备好被托付生命了 。如果 Kusama 跌倒了的话,也不是世界末日,我们还有机会,我们可以修复它,弃用它,或者重新发布另一个 Kusama。当然我也不希望它完全挂掉,我们多少会支持和修复它的。

所以 PolkaWorld 可以怎么帮忙呢,主要是让用户了解它,说:“看!现在出现了一个 Kusama,它是一个有趣的波卡展示窗。” 但是也要让人们了解 Kusama 相关的警告和顾虑 —— 这是一个实验网络,一个金丝雀网络,不要把它用于真正的生产,不要觉得它一定不会崩溃 ,它是冒险的,危险的,不要把它看得太认真 ,但是还是要认真一点(笑),不要太激动,不要得意忘形。我们要帮助社区控制一下激动的心情,如果把太多的热情放在了错误的地方可能会引起麻烦,大家会后悔的,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救出来,要去教育他们。总的来说,要让大家既了解 Kusama 的存在,又要理解 Kusama 可能会失败(我们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失败),所以大家要保持明智和清醒。

PolkaWorld:有传闻说 KSM(Kusama 网络 token)可以交易, 甚至可能会上交易所,是真的吗?

Gavin:我们不鼓励交易 KSM 的行为,从法律角度来说,我们没办法做这个。但是,如果交易所来找我们寻求技术帮助,我们会给它们技术帮助 。我们已经给过一些人技术帮助,我觉得里面有些人 可能就是交易所的。

部分原因是 Kusama 被设计为波卡的预演,是少了某些功能的波卡,所以如果有交易所交易 KSM 来保证将来波卡上线时它们可以很好地交易 DOT 的话,我并不会觉得惊讶。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交易所可能会先上线 KSM 来作为上线波卡的演练。我不知道交易所会不会交易 KSM,那是它们的决定。我觉得如果一个交易所上线了 KSM,这释放出一个信号就是波卡可能也快要来了,如果它们不想上 DOT 的话,可能就不会上 KSM,因为两者的运作是差不多的。

所以我觉得这个传闻其实有一定道理。

PolkaWorld:你觉得要实现 Web3.0 的愿景,目前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Gavin:我能想到好几个挑战,但最大的挑战可能是 “让 Web3.0 和普通人的生活相关”。

这也曾经是互联网的挑战,互联网曾经存在了好多年,但是那时候它和人们不相关,部分是因为那些你可以使用互联网做的事情,不用互联网也能做,或者互联网能做的事是你根本不必要做的,所以为什么要花费精力去用互联网呢?

而且在 90 年代左右的时候,为了上网,你要买各种各样的硬件。那个时候很多家庭都没有电脑,手机也很不智能,为了上网,你得要有网络连接,网络提供也很贵 ,上网又贵又麻烦。所以问题变成了 “这么做到底是图什么?”,那个时候并没有很好的答案。

后来到了 2000 年左右,互联网上出现了真正重要的服务,那些让人们愿意去投资上网设备的服务,同时电脑也变得更便宜了,智能手机也出现了。所以突然间 ,使用互联网的成本变得很低,好处又变得很多,人们就开始愿意使用互联网。

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 Web3.0、加密货币和去中心化网络上,但是最大的挑战就是达到那个群聚效应的临界点,让那些对去中心化网络和加密货币之类的东西不熟悉的普通人,能降低参与的成本,增加所获得的好处。

在世界上不同的社区,从 Web3.0 中获得的好处是不一样的,对于一些社区有很切实的利益,对于其他一些社区可能没那么明显。比如非洲网络信号不好,分布式网络可以通过多个本地化的数据连接来克服这个问题。在西方,去中心化网络对于提供一个稳定的网络环境可能就没那么重要,但是西方的去中心化网络成本也会更低。

本质上说,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开发者和具有创业家精神的创业者,去理解和创造新的商业。

但是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如果核心的科技还没有被开发好的话,Web3.0 也没有办法实现。不过我认为这个挑战稍微简单一点点,因为我们可能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我觉得所有我自己可以解决和贡献的事情,都没有那么难。但是去找到这种 “魔力” 使用场景和让真正的普通人能参与的魔力机会是更难的,所以我认为那是最大的挑战。

不过,技术会进化,而且进化地非常快。就像手机和互联网科技在过去的几年飞速发展一样,去中心化网络和Web3.0 科技也会快速发展,我认为很快也会有连贯的、可靠的、可访问的规范,让开发者和创业者能在上面创建各种东西。会出现 “有魔力的” 使用场景调起普通人的兴趣,就像互联网时代的电子邮件或者网购这样的,我也不知道它是什么,但是一定会有一些东西吸引人们的视线,激发人们的兴趣,最终会引起大规模的从 Web2.0 到 Web3.0 的迁徙。或许比特币是第一次向 Web3.0 型去中心化网络的大规模迁徙,事实是只要有了先例,人们就会跟随。只需要让人们能够掀开的杂乱的树叶,发现正确的道路在哪里。

社区的好处是,它聚集了很多人,这些人可以同时去尝试,所以我们可以更快地找到正确的路。

PolkaWorld:您对想在波卡上进行创造的开发者有什么建议?

Gavin:从 Substrate 开始入手,确保你找到了正确的组织和渠道,如果能建立一个中文的互助小组是非常好的。(注:打个小广告,PolkaWorld 工作坊社区已经聚集了 150 多名波卡生态开发者,加 “HashBangs” 为好友备注 “开发者” 就可以进群哦~)

Parity 有几个说中文的员工,不过如果有社区成员能够帮助开发者也很棒。我们还有几个实时聊天室,我们在 Riot 上有 Substrate 聊天室和 Polkadot 聊天室,在中国都可以直接使用。在 Substrate.dev 网站上还有很多的开发资料,有教程,有参考信息。

总的来说就是多玩玩,开发这种事就是要 hacking around,自己动手写点什么,让你对这些东西熟悉起来,然后跟你感兴趣的东西联系起来。如果你对智能合约比较熟悉的话,有 ink!编程语言,它是一个很好的语言。

中国的开发者社区还蛮活跃的,可以多去跟别人交流。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PolkaWorld

特邀作者

PolkaWorld

中国波卡社区

总文章数: 2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