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双方均有备而来:Bitfinex、Tether与NYAG对质始末

2019-07-29

此番指控Bitfinex与Tether,是纽约检方一年多来的调查结果,也是Letitia James对前任检察长的努力做出成绩汇报的契机,总之,纽约检方有备而来。

今年4月到7月,BTC的价格一路飙升,翻了3倍,炒币的朋友纷纷拍手叫好。与此同时,在币圈分量极重的Bitfinex和Tether,应该没心思欢度盛夏,被纽约检方(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盯上的它们,日子应该不好过。在此之前,纽约州检方对Bitfinex和Tether调查已久。

纽约检方第一次发难

2019年4月25日16:15(UTC),纽约检方将Tether、Bitfinex及其母公司iFinex Inc.告上法庭,指控其涉及进行危害投资者利益的诈骗行为,违反了纽约州严厉的证券法《马丁法案》(Martin Act)。

长达23页的检方指控文件显示,从2018年开始,Bitfinex在资金托管过程中,造成了8.5亿美元的巨额亏损。事情发生后,公司并未向投资者透露过,试图隐瞒损失,并且把手伸向 Tether公司用于兑付USDT的准备金,偷偷挪用了至少7亿美元来弥补财政亏空。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还获得了冻结Tether资产初步禁令,并且要求两家公司提供约6.25亿美元和9亿美元信贷额度的文件。

《马丁法案》(Martin Act),即纽约州的“蓝天法案”,旨在防止欺诈、保护投资者利益。在1933年之前,美国对证券管理业还没有联邦管理法,各州制定自己的相关管理法律。1921年,纽约州议会通过的《马丁法案》,它禁止证券交易有关的欺诈,并且在1955年修正案之后,授权检察长制定刑事以及民事诉讼程序的权力。《马丁法案》被称为最严厉的反欺诈法律之一,因为其不要求检察官证明被告“故意”或明示被告的犯罪“动机”,而只要求证明其错误的或具有误导性的投资建议与投资者遭受了的损失有因果关系。在美国,从事证券金融活动,不仅要符合证券交易委员会制定的要求,还要符合各州的对方政府同时制定的一系列的法律法规。

事件发酵后,Bitfinex发文反击,坚称“Bitfinex和Tether的财务状况都很好”,这8.5亿美元并非“亏损”,是与第三方支付公司Crypto Capital Corp合作时发生的“意外”。而这笔巨额的加密资本金额并未丢失,只是被查封和保护。Bitfinex言辞间态度强硬,指出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严重越权并且充满恶意,指控文件中充满了虚假的结论,并坚持与纽约总检查长办公室作斗争。

但在4月30日,Tether与Bitfinex法律总顾问Stuart Hoegner在书面证词中承认,只有约74%的USDT由现金及等价物支撑,Tether的律师Zoe Phillips在法律备忘录中写道,Tether不需要对每个USDT都持有1美元做支撑。

Tether方给出的说法,符合其官网在3月份悄然删除的“代币完全由美元支撑”条款的行为。在此之前,Tether官网显示“每一枚Tether都是由我们储备中的传统货币1:1支持的,所以1美元Tether总是相当于1美元”。3月中旬Tether修改及删除条款的行为被网友发现后,引起轩然大波。原本100%由美元支撑、按照1:1比例兑付的Tether,在条款修改后变为“每一枚Tether都是由我们100%的储备支持的,包括传统货币和现金等价物,有时还可能包括其他资产和应收账款,这些资产和应收账款可能来自Tether向第三方发放的贷款,其中可能包括附属实体(统称为‘储备金’)”。网友们普遍对此提出质疑,认为这损害了Tether的合法性。

纽约检方二次发难

在Bitfinex强硬回应质疑后,纽约检方并不罢休。据coindesk报道,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OAG)在5月5日表示,Bitfinex必须披露Tether交易文,以便大众获得更高的透明度。禁令并没有限制Bitfinex或Tether正常经营业务的能力,因为他们自禁令以来一直在继续经营。核心问题是,Bitfinex和Tether误导了其客户和投资者,这只是提高了OAG以及时、有组织的方式获取文件和信息的需求,以便OAG可以理解在这些公司发生了什么,以及将继续发生的事情。

同时,Bitfinex和Tether的母公司iFinex针对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的发难提交了文件进行回应,文件中表示“(禁令)基于不完整或不正确的事实和错误的法律标准发布的”。Bitfinex和Tether认为 “没有持续的欺诈行为,也没有‘受害者’需要采取强制性的补救措施来保护他们。”文件还表示, NYAG首先需要为其“这一领域进行监管”的权威奠定基础。iFinex指出,NYAG在谈到Bitfinex和Tether的客户时误用了“投资者”一词,这些客户不是投资者,而且“他们没有权利像投资者一样披露信息”。Bitfinex方面也表示,“Tether至今仍在交易。”

在5月6日的听证会上,纽约最高法院的法官Joel M. Cohen处理此案时表示,4月底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对Bitfinex提出的初步禁令的范围存疑。法官在会上指出,“现在的初步禁令是模糊开放式的,并没有足够的量身定制,这可能会衍生现实的迫在眉睫的伤害。因此,NYAG,Bitfinex和Tether的律师需有一周的时间认真协商,敲定禁令的范围,提出合理的修订文件。”

虽然NYAG和iFinex等公司有一周的时间去协商禁令范围,但与此同时,交易所Bitfinex似乎正面临提现困难。部分用户反映称,无法将法定货币从交易所中取出,有用户称美元提取申请已经提交了一个月,一直被推迟,更有用户因提取法币而导致账户被冻结。据cryptoslate报道,Tether和Bitfinex事件导致Bitfinex的冷钱包合计转出逾4.3亿美元的加密货币(包括BTC、ETH、稳定币和其他加密货币),钱包活动显示似乎是在处理取款业务。

一方面与NYAG正面交锋,另一方面,Bitfinex开始着手解决用户提法币困难的问题,毕竟19年2月份,Bitfinex的提现业务就层层受阻。据Dgroup创始人赵东透露,Bitfinex会开展IEO募资解决这个问题。IEO的全称是Initial Exchange Offerings,即首次交易发行,指的是交易所直接帮助项目上线募资并销售其代币的一种方式。

5月8日,Bitfinex今日已公布了募资项目LEO的白皮书,表示其代币将不会在美国面市或卖给美国人以及其他被禁止的人员。5月13日,Bitfinex首席技术官Paolo Ardoino在推特宣布,已在10天内完成10亿美元的LEO代币私募。理论上讲,短时间内募得10亿美金,Bitfinex提现问题完全可以解决,因为被冻结的资金也就8.5亿美元。

这么短的时间内募资完成,业内人士惊叹于Bitfinex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但纽约检方不这么认为。没想到的事,LEO筹集的10亿美金并未打消纽约检方的顾虑,反而成了Bitfinex的一个把柄,在7月份被重拳反击。

一周的协商时间很快过了,但根据5月13日提交给法院的新文件显示,纽约总检察长办公室(NYAG)和Tether的律师未能就禁令一事达成一致,NYAG想要阻止“任何附属实体”动用Tether的储备金并执行90天的禁令,但Tether和Bitfinex母公司iFinex的律师们希望仅有45天的禁令,并且希望iFinex的附属实体Tether也能减少禁令时间。iFinex的律师周一在致法庭的一封信中写道,他们将同意对初步禁令进行某些修改,但不会放弃此前提出的完全撤销NYAG单方面禁令的动议。负责此案的Joel M. Cohen法官可能会安排一场听证会解决此事。

5月16日的听证会上,法官 Joel M. Cohen批准了Bitfinex 关于修改 NYAG 办公室对 Bitfinex 的禁令申请,并表示原来的禁令含糊不清、过于宽泛,而且没有时间限制。纽约最高法院允许 Bitfinex和Tether继续其正常的商业活动,但依旧规定禁令将在 90 天后到期。Cohen 认为,纽约州的《马丁法案》 “并未提供规范商业活动的任务授权”。法官的意见书中还指出,命令Bitfinex和Tether高管和员工停止将Tether的储备借给Bitfinex以及其他任何一方,除非是正常业务。

5月21日,Bitfinex和Tether向法院提交了新文件,要求法官驳回NYAG对他们的诉讼,称他们在纽约州没有客户。此外,专业律师们也认为,NYAG的指控中有范围定义的漏洞,“甚至在一般意义上,还没有确定纽约的任何‘受害者’,但司法部却正在使用纽约法律,即管辖证券和大宗商品的《马丁法案》,而稳定币USDT既不是证券也不是大宗商品。”

到底有没有为纽约州的公民提供交易服务,成了Bitfinex及Tether能否自证清白的救命稻草。所以,纽约检方举证的交易记录,就成了此案的关键。

纽约检方三次发难

在表面上风平浪静的5月底至7月初,是双方搜集证据的关键时刻。此间,比特币价格从8000美元一路上涨,最高达14000美元,涨幅接近75%。

双方均有备而来:Bitfinex、Tether与NYAG对质始末

而备受瞩目的USDT,在此期前经历数次增发,总市值由29,3076,5020美元上涨至37,2456,5868美元,涨幅27.08%。

双方均有备而来:Bitfinex、Tether与NYAG对质始末

7月2日,Bitfinex发公告称,根据其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的财务状况,决定在7月1日向Tether偿还了1亿美元的未偿还贷款,目前尚未支付给Tether。7月6日,根据CoinGecko的数据显示,Tether在6月份的交易量超过了1万亿美元,这对6月底市值仅为36亿美元的USDT来说,是需要至少277倍高速换手率才能达成的交易量,加剧了市场猜测“Bitfinex和Tether一直在操纵加密货币市场价格”的说法。

7月8日,纽约检方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交的新文件显示,Bitfinex和Tether为纽约州用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的时间比他们所声称的时间要长。7月9日,区块链媒体The Block新闻主管Frank Chaparro在推特称,纽约州金融服务厅(NYDFS)提供了交易所Bitfinex服务纽约州用户的证据。

同时,纽约检方指控Bitfinex和Tether涉嫌在纽约州发行非法的交易证券(USDT、LEO),而且是非注册证券运营商。检方的备忘录中写到,“IEO中发行代币(LEO)应受到《马丁法案》的约束,并且有理由相信其发行活动与被调查事项有关”。

随着检方指控力度加大,双方的交战趋近白热化。而此间在7月22日做出最后回应前,Bitfinex和Tether发生了两次小事件。

7月11日 20点左右,Bitfinex在推特表示交易所正在进行临时维护,交易暂时停止,所有钱包不受影响,恢复时间未知。当日23点问题修复但未公布是什么原因,恢复交易。

7月14日,Tether Treasury在波场链上两次增发共计50.5亿USDT,并两次销毁共计50亿USDT,操作发生在1小时内。随后,Bitfinex的CTO Paolo Ardoino发推表示,这是个乌龙事件,原因在于USDT准备从Omni到Tron转移时,数据标记出现了一个问题。

还有一件相当诡异的事情,Bitfinex的比特币多空持仓比一直是业内的经典指标,但在今年5月开始,发生了几次空头头寸大额平仓的现象。

6月30日,空头持仓瞬间平仓超过2万枚比特币,7月11日,空头再次平掉近1万枚比特币的空单。这一番突发操作,令很多人质疑Bitfinex的多空持仓数据是否真实,在数字货币交易所深度明显欠缺的情况下,如此大额的仓位能快速平掉,不得不令人产生怀疑。

双方均有备而来:Bitfinex、Tether与NYAG对质始末

7月22日,Bitfinex方针对NYAG的指控提交了最新的法律文件,称有关这两家公司在2018年之前为纽约居民提供服务的说法具有误导性。其法律总顾问Stuart Hoegner表示,两家交易平台只与在纽约没有实体的外国实体公司开展业务,这些外国实体公司包括前合作伙伴Mike Novogratz的加密资产投资银行Galaxy Digital,该公司的地址列在纽约市。

Bitfinex于2017年1月停止为纽约居民提供服务,同年8月停止为所有美国居民提供服务,一年后,美国的实体和企业客户在该平台就被禁止了。Hoegner 还表示,NYAG没有根据法律及时向Bitfinex、Tether或其他关联公司提供文件,这些公司没有故意利用在纽约做生意的机会,USDT不是《马丁法案》定义的证券或商品,NYAG办公室引用的法律并不适用,所以请求纽约最高法院应该驳回此案。

到底USDT、LEO的交易有没有美国人参与,成了网络上讨论的热点。Coindesk的报道称,总部位于美国西雅图的Arrington XRP Capital和总部位于洛杉矶的Arca都说他们投资了LEO代币,尽管Bitfinex宣称拒绝将其出售给美国居民或实体。

不过两家投资管理公司表示,他们不是从Bitfinex购买代币,而是从第三方合法地获得它们。Theblockcrypto也做出类似的报道,尽管据称禁止美国境内交易,但作为美国用户,通过Bitfinex进行交易仍然相当容易,在轻易创建账户、以纽约州的IP访问Bitfinex后,用户只需选择一个选项,说他们不是美国居民,就可以继续使用该交易所。 

7月26日,总法律顾问Stuart Hoegner在推特中回应Coindesk,再次声明LEO是通过私募销售,并且这些代币不向美国人提供,美国人以及由美国人控制的非美国注册合格参与者不得购买或交易LEO代币。后来Bitfinex也发文称,已正常识别账户IP并将其禁用,将继续监控平台并拒绝为美国用户提供服务。

双方最终对簿公堂

不管是纽约检方提交的证据,还是Bitfinex、tether提交的文件,最后都集中与一点:两家公司的交易服务,到底有没有提供给纽约居民。一旦检方提交的证据能证明纽约用户的交易,后续关于证券欺诈的罪名才有在纽约州成立的前提,《马丁法案》才有适用范围。反之,两家公司注册在海外,纽约州的法律并无管辖权。

不管怎么说,双方将于7月29日举行的听证会上正面交锋。到时候的问题关键,是看检方提交的证据是否充足。

Bitfinex及Tether前情追踪

为何纽约检方会盯上这两家数字货币领域的公司呢?我们认为有两大类原因,双方各占一半。

1、  Bitfinex前身劣迹斑斑,被称为“数字央行”的Tether审计不透明,公司利润奇高。

双方均有备而来:Bitfinex、Tether与NYAG对质始末

单看这个财务数据表,相信会让很多人大吃一惊。2017年,Bitfinex团队成员35—60人,净利3.26亿美金;2018年60—90人,净利润高达4.04亿美金,人均创造的利润为3600多万人民币。

如此暴利的生意下,很难想像,Bitfinex的安全隐患很大,加密资产数次被盗。2015年5月22日,Bitfinex遭到黑客入侵,价值40万美元的加密货币被盗,占该交易所加密资产的0.06%。2016年8月2日,Bitfinex 被黑客窃取了近 12 万加密币,当时价值约为 7500 万美元,同时宣布几乎所有用户同时分担36% 的损失,但Bitfinex 未透露黑客的全部细节。令人疑惑的是,为其提供数字签名服务的安全公司 BitGo声称,其服务器并未被攻破。当然,Tetherye并非安全。2017年11月19日,Tether被黑客攻击,3100万的USDT被从Tether的钱包转移到一个未经授权的比特币地址。

Tether在2014 年9月成立,一直到2017年11月7日之前,都宣称 Bitfinex 和 Tether 是两家完全独立的实体。但2017年11月, “天堂文件”的泄密文件显示,Bitfinex和Tether 由同一批人运营。Tether和Bitfinex 则坚持认为,“业务是分开的”。

因为Tether审计的不透明,用户法币入金一直存在质疑,之前与Bitfinex合作的出入金银行渠道相继被切断。在与富国银行(Wells Fargo)、Noble Bank分道扬镳后,与没人银行愿意为Bitfinex提供银行服务,造成了出入金困难。

2018年10月,Bitfinex声称与巴哈马的Deltec Bank&Trust Limited银行达成业务关系,但其后的证据表明,Tether曾存款至deltec银行,但已撤回资金。迫不得已,2018年11月,Bitfinex开始使用Crypto Capital这种“伪银行”为其提供出入金服务。这为后来的“东窗事发”埋下了伏笔。很多传统银行出于洗钱等原因不愿与加密公司合作,催生了Crypto Capital这样“影子银行”。 Crypto Capital的母公司是在瑞士获得金融机构牌照的Global Trade Solutions AG,以银行服务提供商的身份出现。根据币安首席财务官Wei Zhou和Kraken交易所首席品牌官Christina Lee透露,币安和Kraken两家加密货币交易所过去也曾和Crypto Capital有过合作,因CEO意外去世而损失了1.9亿美元的加拿大加密货币交易所QuadrigaCX也在Crypto Capital的重要合作伙伴中。

Crypto Capit是不受监管的巴拿马公司,今年5月初,与Crypto Capital有关的两个人被指控涉嫌洗钱,他们通过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为加密公司提供银行服务,处理各种非法交易,涉案金额高达数亿美元。Global Trading Solutions LLC被认定为Crypto Capital的空壳公司之一,和Bitfinex之间存在资金往来。因账户开在涉嫌洗钱的银行而染上麻烦,对Bitfinex来说并非首次。在18年4月,涉嫌哥伦比亚毒品集团的洗钱行为,Bitfinex在波兰的合作银行账户被冻结4亿欧元。但Bitfinex随后澄清,并没有发现其业务与控欺诈比利时政府和在哥伦比亚洗钱的两家空壳公司之间有任何联系。

其实,Bitfinex和Tether在诞生之初,就显得“没那么简单”,幕后总策划Brock Pierce,总是巧妙地隐藏手下公司的关联,注册选在不同的离岸之地。2012年,Bitfinex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2014年,Tether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同年,Noble Bank在波多黎各注册成立。这三家公司均有Brock Pierce的身影,Tether控制USDT的发行,Bitfinex则负责为USDT提供流通的出口,Noble Bank则负责打通加密世界和银行体系。庞大隐秘的业务通道,却因USDT迟迟不肯公布第三方审计结果逐渐暴露出来。

2、 纽约检方善用《马丁法案》,既能肃清金融市场,又是民心所向。

为什么查处地下隐秘的洗钱通道业务,纽约检方从18年开始锲而不舍地追踪Bitfinex和Tether呢?这其间,涉及到《马丁法案》的威力。纽约州多任检察长,都有靠《马丁法案》惩治金融乱相、打击金融犯罪的光辉事迹,以获得更高的支持率。

1929年至1933年,美国股票市场的崩盘,致使无数投资者损失惨重,事情发生后,纽约首席检察官托马斯·杜威(Thomas Dewey)用《马丁法案》将华尔街从事证券业务的犯罪分子送入监牢,后来托马斯被选举为纽约州州长。1987年“美国黑色星期一”发生的时候,时任纽约州首席检察官卢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将利用内幕消息牟利的伊万·伯斯基和迈克尔·米尔肯绳之以法。

1999年之后,犹太裔的艾略特·斯皮策(Eliot Spitzer)任职纽约州首席检察官,期间,“只要媒体提到他盯上某个行业,就会引起恐慌,该行业的股票价格就会大跌,首席执行官们谈虎色变,危机管理咨询师们则要取消休假”,因出色的监管威慑力,后荣登纽约州州长之位。

现任纽约州总检察长的是Letitia James女士,而在她任职之前的Barbara Underwood曾在2018年9月以纽约州总检察长名义发布名为《虚拟市场诚信调查报告》,指出许多虚拟货币交易所缺乏基本的安全保障措施,使得投资者及其容易受到市场操纵者的剥削。现任检察长Letitia James上任之后,精力主要集中在调查FaceTime 窃听事件、调查总统特朗普一家的商业关系、调查Bitfinex与Tether违法行为三件事上。

不得不说,纽约州的检察长从来都是“啃硬骨头”的角色,今年最大的事迹,是为了取得特朗普的纳税申报单不惜一切,让总统特朗普恼怒不已。此番指控Bitfinex与Tether,是纽约检方一年多来的调查结果,也是Letitia James对前任检察长的努力做出成绩汇报的契机,总之,纽约检方有备而来。

原创文章,作者:TLABResearch。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TLABResearch

特邀作者

TLABResearch

致力于做区块链行业里最权威的数字券商

总文章数: 60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