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2019-07-18 13:11:00

谁在拉盘,何人买入?谁为刀俎,谁当鱼肉?在 SERO 这个项目中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如果有人问显卡矿工,现在挖什么收益最高,他很可能会摇摇头笑道:“VDS 和 SERO……”

前者是不久前备受争议的共振币,后者,则是 7 月以来币价迅速拉升的“暴发户”。

6 月 28 日,作为 IEO 项目上线 Gate.io 后,SERO 超募 50 倍,此后币价一飞冲天,一周即翻 9 倍;相较于众筹价更是翻了 46 倍。

SERO 一战成名之后,币民闻风而至、社区人数成倍上涨,抹茶、Biki、Kucoin 等交易所争先上架 ;矿工亦大举出动,在半月之间将全网算力拉升 7 倍……

但“韭菜”闻风而至之时,可能已经错过最精彩的部分。在这个小矿币暴富背后,有社区大V 在早期默默“传道授业”、支撑“共识”,加之帅初、矿币交易所等圈内IP深度孵化,最终 SERO 打折上币,引爆“共识”。

SERO,全称 Super Zero(超零币 ),项目启动于 2018 年,曾获了得资本、量子链创始人帅初投资,是一个基于零知识证明协议的匿名币,同时支持智能合约运行,可理解为 ZCash 和以太坊的结合体,因此得名“黑色以太坊”。

SERO 是成功向外输出“共识”的范例,但更多的小矿币则九死一生。尽管,在那些价格波澜不惊、甚至纷纷归零的小矿币背后,同样站着一批利益相关者和布道者。

币价一周翻9倍,SERO靠对了哪棵大树?

在牛头,喜欢研究并埋伏小野币的投资者亚伟就错过了一个十倍币。

年初,曾有朋友向亚伟推荐 SERO 这个币。半年后他再听到这个币时,价格已翻数十倍。

非小号显示,SERO 的价格可追溯至 6 月 21 日,彼时一枚 3 毛出头;8 天后开始震荡上涨,7 月 4 日大幅拉升,至 7 月 6 日达 3.89 元每枚,一周翻了 9 倍,两周翻了 22 倍,相较于 0.082 元的“众筹价”更是翻了 46 倍。而且,成交额也达到了 Cosmos 代币 ATOM 的水平。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SERO 为什么会涨?

“上涨逻辑,简而言之就是营销和控盘能力强。项目方的人释放利好,同时拉了一些圈内人投资和布道,这些人有运营一个币的丰富经验,像 DERO、VDS 都是这帮人推起来的;至于大部分矿工和币民,则是跟风加入。”资深矿工刘林翰认为。

从 SERO 的一次见面会中可知,刘林翰的话并非臆断。

7 月 4 日,F2Pool(鱼池)联合 SERO、minerOS、QBTC 交易所(也称“Q网”)和一众媒体举行线上见面会。作为此次活动“圆满闭幕”的呼应,活动期间 SERO 上涨了 68%。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但谁在拉盘,何人买入?谁为刀俎,谁当鱼肉?在 SERO 这个项目中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无名之际,伯乐布道

小矿币成名的故事,往往从一群币圈老韭菜坚持“喊单”开始,也称——“奶币”。

对于早期布道者而言,可能意味着等到币价青云直上、媳妇熬成婆的那一天,也有可能意味着徒劳无功、众币归零。

亚伟认识的驴把头,就从 SERO 籍籍无名时便大力推广,曾被人不屑、遭人冷眼,而今终于熬出了头。

驴把头从去年开始做自己的自媒体 IP,定位于发现下一个百倍币。他自今年 2 月份开始推广 SERO,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买了不 CX 就是傻逼”。

驴把头共推过 4 个币。除 SERO 外,还有 TERA、DERO(德罗)等。据他介绍,选币的理念是要求项目有自己的原创技术和创新设计。

从收益上说,驴把头表示,自己开始推 TERA 的时候还是 6 厘,5 个月后最高涨到 1 毛 5,翻了 25 倍。但收益最高的还是 SERO,它不仅翻了 20 余倍,从交易量和深度上说,也够支撑大户出货。

驴把头“奶币”的方式也简单:坚持从多个维度介绍 SERO,并在自己此前积累的社区中广而告之,于是逐渐集结了千人的 SERO 粉丝群。SERO 上线 POS 挖矿后,驴把头又和交易所合作开发 SERO POS 节点——驴池。

此外,驴把头也借助团队接触到的交易所资源,向数家腰部交易所如 Q网、Bitone 等推销 SERO,帮助 SERO 成功上架。社区中低调的早期布道者“雪庄”,亦凭一己之力推动 SERO 上线 Bit-Z 交易所。

驴把头直言,自己只是个 SERO 的一个小 IP,SERO 社区还有很多早期布道者,如帅初一直在朋友圈“荐币”,他们对于 SERO 进行 IEO 所需的用户原始积累,功不可没。

大矿池上线,矿工集体入坑

6 月初,鱼池宣布支持 SERO 挖矿。

起先,矿工尚未关注到这个新币。直到价格暴拉之后,SERO一举登上部分显卡矿机的收益榜之首。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数据来自:鱼池,7 月 3 日

刘林翰属于最先吃到螃蟹的那批人。他尊崇“多点投资”的策略,所以,鱼池上线 SERO 不到一周就加入了挖矿,其矿机型号主要为 NVIDIA(英伟达)P1060 8 卡机。

前期,挖的人少、难度低,“一台矿机一天可以挖 100 多个(SERO),但当时币价 0.3 元多点,所以一台的日收益是三四十块钱。 ”刘林翰表示,“因为只切了几台矿机挖,没赚多点儿,所以倒也不着急卖掉。”

令他惊奇的是,自己真的埋伏到了“十倍币”。“没挖几天,币价就变 2 块 1、3 块 1……当然,这时也有越来越多的矿工加入,全网算力在半月之间抬升了 7 倍。这也增加了挖矿的难度,一台矿机每天挖的币变成了 20 几个,收益还是三四十块钱。不过,早期没卖的币倒是赚了不少。”刘林翰笑道。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SERO 全网算力走势,数据来自:鱼池

其实,Sero 自今年1月以来就上线测试网、支持挖矿。鱼池是世界大矿池,亦是靠谱小矿币的集中地。可以说,上架鱼池,让Sero的共识进一步外延;而矿工的加入,只能说和大部分币民类似,逐利而动。

最终引爆 Sero 币价的,是 Gate.io。 

打折上 Gate:引爆共识

炒币客小K 相信,SERO 走热是因“上了比特儿(Gate.io)”。综合非小号和 CMC 的数据,Gate.io 交易量名列前 50。

6 月 28 日,SERO 在 Gate.io 上 IEO,给出 55 万 USDT 的认购额度。次日开放交易对,SERO 随后大涨。至今,SERO 64.94% 的交易量仍来自 Gate.io,可知 SERO 的释放、换手和流动性都离不开它。

Gate.io 公告称,SERO 的 IEO 价格为每枚 0.082 元,参与认购的独立用户 3200 人,平均每人有效下单额度 9000 USDT,下单总值超 2900 万美元,是目标融资额的 50 多倍。

“SERO 应该是 Gate.io IEO 超募最多的币种,为啥?便宜是重要一点。”驴把头表示。

据驴把头介绍,SERO 代币中的 10% 用于筹资 ,其中 46% 在此次 IEO 中售出,剩下的在 2018 年下半年进行私募认购,每枚价格 0.1-0.15 元,是 IEO 价格的 1.2-1.8 倍,被前 IDG 合伙人章苏阳、了得资本和量子链CEO 帅初等投资者买下。这次为了扩大共识,团队打折上币,社区并无怨言。”

不止如此,据驴把头介绍,很多社区成员因为没达到参与 Gate.io IEO 的条件,便“埋伏“在 Gate.io SERO IEO 的群里扫货。见此‘盛景’,一位在 IEO 中买了 10 万 SERO 的用户,甚至来问驴把头是怎么回事,SERO 是什么,该不该出掉……

“当然,大部分人应该是直接出掉了,Gate.io 一放开交易,SERO 很快易主,五六千人的社区成员,去大量买入,价格也成倍往上拉。”驴把头表示。

Gate.io 引爆之后,抹茶(MXC)、Biki、kucoin 和币赢等较有热度的交易所也纷纷上架 SERO。这更是进一步扩大了 SERO 的持币群体和流动性。

早在 5 月就上线 SERO 的 Q 网和 Citex(也称"C网")也因此获益。C 网的联合创始人刘晓东在朋友圈中写到:“以太、门罗和达世成就当年的 Poloniex,人称‘P网三雄’,而以‘达世双雄’(SERO、DERO)为代表的王者矿币将让大 C网腾飞。”言语中不无自豪。

项目方为十倍上涨做了什么?

除了社群成员买盘,SERO 的上涨的原因有没有另一些可能?

刘林翰从自身观察分析称,SERO 的增长还得益于项目方的营销和控盘能力。

自从开挖 SERO 以来,刘林翰听到的尽是利好消息:6 月份,项目方说要做超级节点、上 Gate.io,甚至有要上币安的消息;7 月之后和鱼池举办线上见面会,7 月 15 日上线主网,支持 POS挖矿;8 月可能要上火币……

“从控盘角度来说,价格提升也不难。这些币盘子小,营销为它带来接盘韭菜,推高价格,上涨后买币的人又来了,两相’共振’,涨几十倍也不稀奇。”对于未深入研究项目的刘林翰而言,对 SERO 十倍增长的支撑存有疑心。

但从一些知情人士那儿,我们知道 SERO 项目方自己,显然做不了这么多。

驴把头表示,SERO 币价能高歌猛进,离不开做市团队,只不过这支团队很可能来自 SERO 的资方而非项目方,因为“经过多次接触,项目团队主要在钻研技术”。

另一位接触过 SERO 项目的知情人士亦表示,项目方出身传统互联网,并不熟悉币圈的玩法。所以主要由帅初等投资人和相关交易所在出谋划策。

但项目毕竟是本。驴把头比较欣赏项目方的一点是,十分重视社区、机动灵活。

一开始知道 SERO 是个国内项目时,驴把头颇为排斥。“毕竟见过太多国内不靠谱的项目”,但在接触了团队后,他改变了看法。

驴把头举了个例子。一开始,SERO 采用了 Algorand 的共识算法,但该算法没有经过足够验证、存在问题,于是团队很快修改算法。后来,社区讨论认为,POS挖矿能降低挖矿门槛,扩大共识参与者,资方、交易所等均可加入,因而建议团队加上 POS机制。

“项目方也很快落实了。6 个开发人员,两个月就上线了 POS,兵贵神速,的确难得。”

 “听从社区的意见,这一点很重要。我同时在奶的 DERO,本来可以上架火币的,但因为项目方是德国团队,不愿配合提供法务文件和 KYC 验证团队,所以这事儿也没法办。”驴把头说道。

被“民间高人”手撕,SERO当真价值百倍?

尽管已然增长数十倍,但这种增长能否长远,还需看项目或是做事的人够不够硬核。目前,这一部分尚未得到充足验证。

在坊间,亦流传着一份名为《SERO调查by Shuang》的简要报告,展示了对 SERO 的另一种意见。当然,作者和内容的权威性暂不可考。

报告认为,从代码、团队成员和运营上说,SERO 都只是个普通的项目。

首先,SERO 的共识算法在 7 个月的时间里改动了三次,但依然毫无创新。SERO 所采用的 go-SERO 代码和以太坊的 go-ethereum 相似度很高,因此判断 SERO 是 Fork 了以太坊再进行 Zk-snark 的适配,原创性弱。SERO 全球挖矿节点在官网上宣称 10000+,但仅有图片,不知真伪。

其次,谈到项目成员。SERO 白皮书显示,团队成员主要有 6 个,其中四个曾是“格瓦拉实验室(GLAB)极客”。经查证,现 GLAB 网页 http://www.guevaralabs.com/ 已无法访问,但从其在网上发布的文章看,GLAB 定位于区块链技术评测组织,2018 年下半年至今只发过3篇评测,其余多是宣传 SERO 和匿名技术的文章。报告称,在 SERO 之前该组织还曾发行过“格瓦拉极客币”。 

再次,从运营上,SERO 官方博客两月前已停更。另外,SERO 的宣传画风也颇为诡异。下面左图是 GLAB 发布的 SERO 活动,右图是网友自发制作的 H5,不少网友看完直言“大有微商之风”。

两周翻22倍,谁捧红了“黑色以太坊”SERO?

梦碎or爆拉?论“百倍”小矿币成功的几率

诚然,SERO 的增长,是有许多相关方在推动。小币种江湖,就像传统 创投圈,不乏寻到百倍币的时候,但也不总能如此幸运。

在错过 SERO 之前,亚伟曾成功上车了乌龟币(亦属于 PoW 小矿币)。

当时,乌龟币在国外社群中比较热,代码更新率排名前 20,但市值却远在千名之外。加上,“乌龟币听起来比较有趣,Logo 好看,单价低”。亚伟决定重仓,并在自己的社区中广而告之。加上其他早期布道者的努力,社区里的人慢慢多了起来。

今年 4 月,乌龟币终上线,高点时币价涨了 3 倍。但也止步于此。而且,因在币价在高点时深度、流动性和买盘很差,“所以连跟毛都没赚到”。亚伟摇头苦笑,“属于赔本赚吆喝的一门事儿”。

大毛的故事,则是关于一个“扶不起”的币种——Ulord。

出身 IT运维业的大毛自 2017 年就开始用显卡挖矿。至 2017 年底牛市登顶时,他决定将自己的业务建基在矿业上。

几经摸索之后,大毛所在的团队决定采取“算力打新”的思路,也就是寻找新的潜力小矿币,为它做生态,比如矿池,成则团队成为一颗冉冉新星的“奶妈”,想象空间巨大。

抱着这样的希望,大毛的团队每天都在 Bitcointalk 的 newcoin 一栏“扫荡”,“白皮书能看到第二页的每周估计有一个项目,一个月能有一个适合自身参与”。去年 5 月,大毛团队挑中了节点资本投资的 Ulord,开始为其搭建矿池、拉来矿工、运营社区。

但光有一个军师,难以扶起阿斗。

显卡矿工缺乏忠诚度,拉来一个矿工颇费口舌、收益一下降或是市场有新热点就将算力切走。Ulord 主网上线时币价尚能撑在 20 元每枚,但半个月后开始一泻千里。

币价不济面前,扩大共识举步维艰。大毛的矿池收益不善、自己囤的币也抵不住下跌,“最后只得当作不良资产处理掉了”。

在 Ulord 之后,大毛先后运营了几个其它小矿币的矿池,但这些币要么币价趋于归零、要么算法被破解、网络被 FPG矿机攻占。自然地,给这些币做的矿池也都关了。

去年,因小矿币而起的矿池有 uupool 和 beepool(蜜蜂矿池),前者以支持 BTM(比原链)起家,后者则因去年大热的小矿币AE。

机会也曾敲过大毛的门。在 AE 上线前夕,大毛看到了市场机会,但团队评估过后发现,要好几个人通宵加班才能上线矿池,而自己手头上还有其他项目,遂决定先放放。

“但有些人就把它做出来,然后就成功了。在那儿之前谁知道?”大毛总结上车未遂的经验。“蜜蜂会成功还有很大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自己有算力顶起矿池,能出块打币,别人才愿意切算力过来。我们只有少量矿机,也是缺少了一些条件。”

现在,大毛的团队已经离开 POW小矿币生态,转做达世币等 POS币种的节点商。

狂欢之后,总是重归寂静?

就像下注一样,总有一刹那,你和挑中百倍币的距离只有毫厘之差;而结果却差之千里。

“找出下一个‘百倍币’,只要拥有 1% 的持仓,那就财富自由了。”一位研究小矿币的投资者直言。只要有暴富这个永恒的动机在,小矿币就会源源不绝。但成功投中的概率有多少,真的值得算算了。

即便是,已然暴拉的小矿币,也大多变得冷清。

今年 2、3 月份,伴随着 BEAM、GRIN 等小矿币相继推出,这个赛道曾火热一时,而今热度已大不如前,曾经的建设者、矿工、持币者离场在所难免。

乌龟币中文社区的 SalmonDealer 曾回忆道,“活跃时群里每天消息一直不间断,而现在群里基本已经没人说话。”

完成十倍拉升后,如何支撑项目高速增长、维持社区活力,已经成为摆在 SERO 面前的年中大考。

原创文章,作者:黄雪姣。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Odaily星球日报提醒,请广大读者树立正确的货币观念和投资理念,理性看待区块链,切实提高风险意识;对发现的违法犯罪线索,可积极向有关部门举报反映。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黄雪姣

资深作者

黄雪姣

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注明职务与事由。

总文章数: 32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