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一封信,两种价值观,点评本体和波场未来之路

2019-07-06

一个不强调琴棋书画以提升内涵,只先求描眉画凤来美色迷人的波场,一直行走在开源精神营造下的一直在模仿,从未被超越的梦想之路上

在中国历史上,从来不缺聪明人,他们精通人性,惯于权谋,为了实现个人的理想,往往能树立一个伟大且不可非议的愿景,吸引芸芸众生趋附,成为其挥斥方遒的工具。

这波人,或许也能创造历史,取得刹那间的辉煌,但是,与伟业相比,其不同之处在于,一旦梦想得逞,在堂而皇之的理论面前,其精心遮掩的欲望却暴露无遗,搭建的伟业往往如同流沙一般无法长久。

“假作真时真亦假”,翻开《史记》,这类人物层出不穷,读罢让人无语,并非始作俑者太高明,委实参与者太傻。带着如此史观,冷眼旁观扎堆的区块链项目,竟然发现历史一直在重复。

区块链作为革命性的去中心化技术,其打破权威,谋求草根逆袭的可能,被无数人搬来,作为自己扬名立万的利器。公链作为区块链的底层基础设施,涌现出此起彼伏的创业者,让投资者眼花缭乱,无所适从。

选择的痛苦,带来的是审美疲劳,风青萍认为,大道唯简,用秉持大道的标准去衡量项目的前途和潜力,从价值投资的维度来做项目的长期评判,看似复杂的项目便变得清晰起来。

一封信,两种价值观,点评本体和波场未来之路

顺便声明,风青萍对于项目和个人并无偏见,仅按照逻辑思维模式,提供个人的见解。

本文拟选择较为热点的两个项目,试做比较,通过其点滴动作,揭示其不同基因下昭示的未来不同结局。本文仅选择波场和本体两个项目,从其同时间各自发布的一封信着手,提供和提炼个人观点。

恰逢项目主网上线一周年,本体和波场都代表基金会,向社区发布了一封信。我们知道,目前绝大多数的基金会,套着非盈利机构的壳,扮演的还是以利益为诉求的公司思维。那么,基金会发出来的信读起来非常有价值,不仅代表了创始人的思维哲学和价值观,也体现出项目方的微观思路和信心指数。冥冥中,也将项目未来的走向,大概率地向拈花微笑的读者和盘托出。

我们先来分析本体的一封信。

本体的一封信由创始人李俊发出,题目较为谦卑和诚恳,将此信称作是成果汇报和新的承诺。信中从本体在技术、生态、前沿研究三个方面,铺陈展开。

李俊将参与多项国际标准的制定放在开篇首位,足见其欢呼雀跃之情,放眼全球,这也确实值得自豪。三流的竞争在于模拟标准,二流的竞争在于执行标准,一流的竞争在于制定标准。站在行业的高地而言,能参与制定标准,大可以仰天大笑出门去,已经夺得先机。

信中对技术的核心成果着墨较多,其宣称,在涉及区块链底层技术方面,尤其在阻碍发展的梗阻性技术,如分片、跨链、虚拟机、智能合约形式化验证及编译器、可信安全计算等领域,取得重要进展,在整体的基础设施体系达到世界级的前列水准,注意用词,是态度温和的前列,而非夸大其词的第一。

信中也描绘了激动人心的场景,不过方式较为隐晦和含蓄。其声称已经完成了分布式ID体系——ONT ID,具备了连接全球多样性数据源的框架,全面升级了分布式数据交换协议,并且构建起较为完整的支持各类商业场景的分布式协作平台。

这段文字告诉读者,本体作为以实体为本的项目,其生态圈逐步成型,项目已经具备落地的条件,已经有了落地的用例和认可,并且可以快速地发挥海量用户入口的优势,降低用户转化门槛,提升与微信、微博、脸书、推特等传统互联网和区块链链接的效率。

作为全球性的项目,国际化的进展引人关注,本体在信中,阐述了其让全球粉丝在任意一个角落都能找到本体的大本营的想法和做法,让我们清楚看到,其国际化社区的卓有成效的进展。

总而言之,这封信是非常正统的一封信,传达出一个项目打基础求发展的朴实价值观,按照其联合创始人季宙栋的说法,本体将通过多方面的探索塑造四大方面的品牌形象:技术领先、开发友好、用户易用、商业认可。在李俊的思维哲学里,本体是秉持着“ready for businesses”的愿景,坚持“以实体为本”,和“以技破局”,稳打稳扎,不谋求暴进,颇有高筑墙、缓积粮、缓称王的儒学中庸思想,一旦势成,护城河想必非常强大。

投资者通过这封信,感受到的是一个项目的日积月累带来的踏实感,我们可以通过关注其点滴进步,不断评估其投资价值,这符合一个价投者的思维逻辑。姑且对关乎项目发展的技术细节、生态进展、社区治理、市场拓展范畴不做深究,在公链如过江之鲫的赛道上,而创始人低调务实的思维,严谨全面的考量,科学合理的战术,切实可行的执行力,估计也是很多长期投资者的选择。 

一封信,两种价值观,点评本体和波场未来之路

我们再切换到波场的一封信上。

一个深刻的观感是画风陡然不同。孙宇晨在个人微博上发出的这封信,开篇便竖起大旗:让互联网去中心化,如同看其白皮书一般,让人不免心潮澎湃。频频出现的第一、全球最大等词语,放射出极强的主观思维。

孙宇晨模拟孙中山提出新三民主义,即名有、民治、民享,声称“一个唯有民有、民治、民享的互联网才是互联网的真正归宿”,字里行间,充满刻骨的仇恨和急不可待的造反态势,造反的对象便是贵为王者养尊处优的传统互联网企业,包括一直作为噱头宣传的湖畔大学的老师马云背后的阿里巴巴。

此言一出,我们难免将其与推倒禁锢人权、落后腐朽的满清的民国国父孙中山联系起来,推倒大权独揽侵犯私权的罪孽深重的传统互联网的重任之责,便落到志向远大忧国忧民的孙宇晨身上,似乎下一个互联网三民主义的国父便油然而生。

不过,读了这封信,似乎不是这么回事。

信中提出其团队的快速扩张,认为“预计2019年团队将会达到600人,高效执行、全球24*7在线的团队是一切告诉发展的基础”,我颇不认同这个观点,因为我得了解快速发展的团队里有无扎实统一的文化体系的支撑,否则一切都是浮云。在这个问题上,火币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

信中极富感慨的罗列出大堆数据,将波场各类数据与一些热点的项目对比,从而得出结论,波场已经超越。

其实,很多的数据分析网站和媒体,也常常做着类似的事情,在风青萍看来,很多的数据的真实性和价值有待商榷。

我们知道,包括本体在内的很多公链,极力拓展其生态,面对开发者,极尽拉拢利诱之能事,一言一概之,拉来的开发者往往有一个共同的标签:薅羊毛。

公链生态需要繁荣,可是繁荣是建立在解决刚需的维度上,而不是奔着领取奖励而来。微信和今日头条作为炙手可热的APP,似乎当初并没有人鼓励他们开发,也没有人对其开发进行奖励,本质上是源于他们深刻的社会洞察,为着解决一个痛点而诞生。反观当下,到处充斥着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现象。以太坊目前很多的数据并不领先,可是却不妨碍其仍然是大机构最信赖最安全的公链平台之一。不仅是波场,其实这也是当下很多项目的困境所在,波场无非沉珂甚重而已。

优秀的DAPP需要投资,却并不需要奖励,优秀的DAPP需要被孵化而脱颖而生,却并不能被利诱而产生。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公链上活跃的DAPP,实在是良莠不齐,甚至是伪需求居多。至于一些数据,我们甚至可以大胆揣度,极有可能是想尽千方百计幻化而来。

在这封信中,让我印象深刻的仅是收购了一个去中心化的资深的项目BitTorrent,这是一个极有价值且具备技术沉淀的项目,而对于实现波场愿景的基本手段:技术的进展,鲜有着墨。

如果要收集这封信的关键词,基本可以列出:数据好、收购、明星、慈善赞助、回购。这些词,围绕着一个核心,就是千方百计扩大社区,就是不折手段加大流量,就是要做第一的网红,简单概括,就是按照打造网红的思维模式,利用资本运作的手法在执行愿景实现路径。

孙宇晨这种激进的做法,让我不由自主的想到吴晓波所著的《大败局》中,曾经贵为央视标王的秦池酒业。

我们知道波场,其实也就是孙宇晨的愿景,是成为去中心化自治生态下的创造者、建设者和布道者。注意,此处与初始白皮书的愿景有所进化,定位更为宽泛和抽象。

但是,在如何实现这个恢弘的愿景上,孙宇晨没有如本体那样以技破局,走寻常路,而是标新立异,不守正而出奇,通过频繁制造媒体热点,甚至不惜接连碰瓷能带来流量的热点人物。这次碰瓷沃伦巴菲特,试图通过这起营销事件,搭建与传统行业投资人的对话,成为区块链的网红布道者首席代表,不过,在风青萍看来,这次是做对了事,选错了人,如果把孙宇晨换下,对于宣传区块链和Token经济,估计正向效果会更好,孙宇晨委实不是一个好的榜样。

公链项目需要技术、生态、治理,也需要营销,不过,如果把营销当做首要的任务,似乎就是舍本求末之举,为项目增大了高速发展同时也快速覆灭的概率。

风青萍参加的一些论坛上,凡是波场出现的场所,造神运动非常明显,大幅张贴悬挂孙宇晨的画像,就像其网站上所做的那样,不断地试图将其推向神圣的位置。

2019年4月推出的网络,宣称会为波场主网提供无限扩容能力,而该网络的名称也是以孙宇晨的姓SUN谐音命名。

单纯从营销的角度而言,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举措,但是,如果从其要打造的愿景的角度而言,就比较尴尬了。其宣称的新三民主义,试图打造一个完全去中心化的真正的互联网,却在人为的试图将其创始人孙宇晨推向神坛,成为上帝一样的人物。逻辑上悖论的存在,让我们难以对其充满信心。

源于此我们看出,在敛财有术上,孙宇晨是值得学习和推敲的人,经过Tron和BTT两次发币,再加上高位套现低位进仓的割收资本运作,他早已实现了那个小目标,成为一个财富自由的人。

不过,从波场的策略上,我们也可以准确的判断出,孙宇晨是一个宣扬个人奋斗的极端自我的人,是自由意志主义和利己主义的结合体,其手法激进,手段多变,去中心化的愿景不过是其为了实现其个人人生理想而借用的大旗而已。

一个不强调琴棋书画以提升内涵,只先求描眉画凤来美色迷人的波场,一直行走在开源精神营造下的一直在模仿,从未被超越的梦想之路上。

一封信,两种价值观,点评本体和波场未来之路

以太坊创始人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与加密货币记者劳拉·申(Laura Shin)一起对以太坊进行讨论的时候说,如果波场创始人孙宇晨(Justin sun)的波场成功超过了以太坊,他“将会对人类失去一定的希望。”

其实,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风青萍相信,对于人类正义失望的,决不仅仅是这个技术天才一个人。

乔布斯创立了苹果,重新定义了手机,可是iPhone开头的第一个字母却谦虚的用了一个小写的I。比特币之所以强大不灭,也是源于其创始人中本聪舍弃了自我,建立了无我。伟大从来都只是结果,而不是目标。中国儒学强调的立德立功立言之三立,德在前,功居中,言乃后。

区块链纯粹意义上的公链事业,不是商业,只有兼具菩萨心肠和霹雳手段的人可以开创,最核心的要求仍然是需要具备非盈利思维,舍弃小我,方能成就大我。去中心化的网络需要中心化的推动,却并不需要中心化的神位的塑造。

在区块链项目带来去中心化的格局的当下,究竟哪些项目能真正践行原教旨主义,作为普通投资者,无法逐一细查,但是,通过这样一封信,从其字里行间,我们也可大致发现其端倪,初略的评估其创始人个性特征导致的项目走向,对个人而言,性格决定命运,对项目而论,创始人的个性将会植入个人基因到项目文化里,并决定着项目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瓶颈。

仍然以上述两个项目为例,鉴于本体创始人的务实低调的价值观,作为项目基因势必影响着项目的战略规划,和战术执行,我们有理由相信,未来的胜利者将从类似于本体这样风格的项目中产生。至于波场,鉴于其创始人网红的做派,和急功近利的私欲,其团队结构必然是不够稳定的,基础必然是不够扎实,虽然不差钱,也能创造一时应者云集的共识效果,却未必能走到最后。决定未来终局命运的,钱只是其中一个维度,核心的竞争仍然是价值观的竞争,上升到团队层面,便是文化的竞争,波场难以形成健康积极正向的文化体系。

波场搞了系列动作,令人眼花缭乱,然而,在风青萍看来,宣称新三民主义的孙宇晨,看似和创新领袖者接近,骨子里还是流淌着旧贵族范式的血液,一个完完全全的受过高等教育培训的世俗的激进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对于投资者而言,这也是评判和区分长期价值投资和短期投机的标准之一。

原创文章,作者:风青萍。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风青萍

特邀作者

风青萍

加密货币投资研究者,专栏作者

总文章数: 5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