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2019-06-24

几个有趣的灵魂,一件伟大的事。

编者按:本文来自禅与宇宙维修艺术(ID:cosmosrepair),作者:Jade,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Jade  BES (Blockchain Economics Studio) 创始人,禅与宇宙维修艺术公众号发起人。

Mikko  货币学者,智堡网创始人。

霍炬  PressOne CTO,公众号《歪理邪说》作者。

Katt  UIUC 法律博士,信息科学博士(跑了);空有一身屠龙术的无业游民;反 996 开源软件协议作者。

Facebook Libra 电子货币的白皮书发布后,我的朋友圈被劈成了两半:一半鼓吹这是一个将把虚拟货币行业带向主流的重大利好,并最终推高比特币;一半(其实是一小半)觉得中心化的设计让人非常失望,甚至阴谋论背后的美国政府和美元利用虚拟货币的霸权延伸,及对公民的隐私控制。

Libra 的背后,是复杂的虚拟货币监管,主权货币金融体系,Facebook 数据垄断等种种问题。为此,我采访了几位平时就非常关注 FB 和虚拟货币的好友,他们分别是一位货币学家,一位区块链程序员,和一位开源协议法律专家。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 加拿大插画师 Yana Vorontsov 作品

Facebook 的本质 

想要理解 Libra,不先理解 Facebook 是不行的。近几年的 Facebook,已经从屠龙的少年,变成了一条新的巨龙,并成为了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而 Muck Zuckerberg,那个日复一日穿同一款 T shirt,娶了越南难民移民,把 99% 财产做慈善,学中文,坚持跑步,每年要把自己的新年志愿公之于众的那个“完美的天才“,也渐渐流露出统治世界,而不仅仅是改变世界的野心。

FB 连接了世界上的 20 多亿用户,主要产品 Facebook,Messeger,Instagram,WhatsApp,Oculus,总共贡献了全世界社交媒体日活之和的一半,每 5 个互联网用户中就有 4 个是 FB 体系的用户,这个数字超过了 Google 和 YouTube。

FB 的收入来源几乎 100% 是广告,每年几百亿美金的收入 90% 以上来自于移动端的广告投放。目前,华尔街仍然对未来的收入增长有极大的信心,不同券商所估计的年化复合增长率( GAGR )很多都超过了 20%。

FB 是市值 5000 亿美金的独角兽。股东和投资人对 FB 的持续信心,主要依靠的是继续的用户和收入增长,比如最近几年体现为 Instagram 这块新爆发的金矿。但全球人口就这么多,增长不是无限的。

那么除了用户基数呢?FB 的广告收入 = 用户基数 x 点击率% x 广告位单价。用户基数增长不动,就要靠增加点击率。怎么增加点击率呢?当然是利用用户数据做到精准投放。这是 FB 的商业模式决定的,除非彻底改变主要收入来源。

剑桥丑闻事件只是一个揭露 FB 商业道德底线的导火索。在 2015 年前,Facebook 允许开发者大量访问用户个人信息。此后,FB 又被数次曝光泄露用户数据,干预总统选举,并被卷入著名的“通俄门”。

就在几个月前,Mark 继听证会后再一次通过一封感人至深的用户信表达改变产品逻辑,保护用户隐私的扭转决心。( Read Mark Zuckerberg’s letter on Facebook’s privacy-focused future - http://t.cn/AipGsNkV )但如果这是真实的,也许就不会有那么多重要高管陆续因理念不合离开 FB,其中包括主动放弃 8.5 亿美金收入,并在 Twitter 上公开呼吁所有人卸载 FB 的 WhatsApp 创始人 Brain Acton。(点击查看文章 WhatsApp 创始人的真心终究还是「错付」了

人们开始渐渐意识到,FB 的权利太大了,大到可怕。扎克伯格对数据的垄断,比当年洛克菲勒对石油的垄断还厉害,因为它可以操纵人的思想,改变民主决策。有人说,那 Google 不也是通过竞价排名等方式影响着信息的筛选吗?但我的朋友霍炬提醒我,Google 的关键词广告位置可以看作无限的,即使不拿任何用户数据,它也有无数的关键词可以匹配。但是 Facebook 往 feed 里面插广告是有限的。

Libra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横空出世的。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它最重要的使命就是:

1. 增加股东和投资人对未来收入增长的预期

2. 扭转公众对 FB 隐私问题的负面形象,也算是变相地为了股价服务

这没什么不对,这是资本主义和公司制度的本质,不是扎克伯克的个人选择。(当然跟他的性格有关,但我们无权评论一个不认识的人的性格和人品,只能说可以选择不相信媒体,保留自己判断。)然而,幻想 Libra 会跟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有什么一致,甚至对抗主权权威和法币体系,未免有些天真了。下面,我们就分别从经济,技术,法律角度和三位我心中的大神聊一聊。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 Obituary for a Billion-Dollar Boondoggle - 丹麦插画家 Andrea Ucini 作品

 Libra 的经济内涵 with Mikko 

Jade:Libra 的目标是稳定货币。但“稳定”的含义是基于美金的,也就是说你会去看它每天相对于美金的牌价。一个基于一篮子货币或资产的抵押池,最后的锚定标的还是美金,这个不是很矛盾吗?最后势必导致美元计价的资产,如美国国债比重越来越大,Libra 成为美元的傀儡。

Mikko:是,这个我的文章《简析 Facebook 数字货币 Libra 的货币属性》里写了,很矛盾,说明它是被美元定价的,就像 SDR  的计算,是基于篮子内货币的美元汇率计算所得,相当于它的锚还是美元。很讽刺。

Jade:这会给 Libra 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它最终与美元的关系可能会是什么?或者有哪几种可能?

Mikko:Libra 出生就是法币附庸,其他影响暂时没想到,总之命运不会比其他稳定币好。和美元的关系就是一个附庸关系,利用美元的信用建立自身的稳定性和可接受性。

Jade:如果是美元的附庸关系,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一篮子货币资产,有什么好处?它最有可能会如何配置资产?

Mikko:我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篮子向美元靠拢,变成一个准美元稳定币,被接纳为数字离岸美元体系的一部分,Libra  作为一家美元的交易商存在,功能类似全球的银行,但白皮书里没提到它有这个愿景。第二个可能就是被特朗普关掉,吃到监管,这个可能性很大。

因为写白皮书的人不懂货币学,以为这样做很酷,或者只有这么做才符合自己全球货币的定位。坏处倒是不少,想象一下如果欧元区存在的同时也存在法郎、德国马克和意大利里拉的话,欧元这个单一货币还能存活吗?

配置资产的可选空间很小,根据其白皮书来看,假设 Libra  的篮子货币是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那么可选资产就是美债、欧元区核心国家的国债比如德债、英国国债和日本国债,此外还有一些超主权机构发行的美元债应该也能购买。如果是我的话还有可能找银行和一些央行对手方做货币互换。

Jade:所以是否可以理解为,Libra 强调自己货币和资产抵押品的多样性是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像美元”,不然人们的第一反应可能是,为什么我不用美元去实现这些功能?那特朗普之外的会被纳入篮子的主权国家会什么反应呢?比如日本,欧元区。

Mikko:人们使用美元不需要经由那么多思考就会选择美元。这是一个天然的渗透过程,而不是人们有意为之。现在对科技企业的强监管是大势所趋,吃不吃监管取决于你有没有未经主权部门授权的套利行为,只要存在套利行为就一定会吃监管,无论是在离岸藏现金避税也好还是用数字货币揩银行的油也好,都是涵盖在监管范围内的。

Jade:能不能解释下“用数字货币揩银行的油”,那 Libra 真正的竞争对手不是美元,而是全球银行?

Mikko:货币业务层面上 Libra 只是法币体系附庸,都是法币附庸了怎么和央行、银行竞争?只能从属于这个体系。

Jade:Libra 和支付宝的区别是什么?

Mikko:支付宝是支付机构,定义的很清楚,没有对外声称自己是全球货币,虽然蚂蚁金服在金融领域的尝试已经非常多元化了,只不过因为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原因没能推进下去。Libra 白皮书中淡化了支付,强调自己的货币性和储备管理。但讽刺的是前者却已经成功地在央行开设备付金账户,至少还摸到了货币当局的资产负债表。Libra 却只能游离在货币当局的资产负债表以外,通过银行和其他资产(比如国债)做些影子货币业务。我觉得拿 Libra 和支付宝比是在黑支付宝。

Jade:Libra 的换汇功能成立吗?比如在一个东南亚国家,会有很多直营或代理的 money dealer 吗?我作为一个游客,从日本用日元换了 Libra,然后到了泰国,就能换成泰铢,那我衡量我换的泰铢够不够,不还是要用美元去锚定吗?如果是,那我为啥不用美元呢?

Mikko:简言之,汇兑本身使用 Libra 在我看来就是“可以但没必要”,目前没看出具体的优势。换汇可以成立,但是就像用美元换比特币再换人民币一样,里面包了一层没有必要的中介。

Jade:所以,这种使用场景基本只有在资本管制的国家才合理吗?资本管制国家会完全禁止 Libra 吗?

Mikko:不合理,资本管制的国家不会允许你用 Libra 换汇的。规模大了自然会被禁。

Jade:Libra 能起到抗通胀的作用吗,尤其在一些高通胀的国家?

Mikko:那是因为 Libra 选择的货币篮子都是使用通胀目标制的中央银行,不是因为 Libra 本身抗通胀。对于一些高通胀的国家来说其公民当然想要使用低通胀货币。

Jade:Libra 联合的这些大机构有意义吗?他们能在最短时间内增加 Libra 的接受度和流动性,但不会受到监管的限制吗?

Mikko:有,但我很怀疑这些公司能步调一致,说白了大家都是为了利益来结盟的,不是为了什么愿景,但很显然 Libra 目前的利益前景相比于其监管风险而言并不很诱人。

Jade:如果美国政府和 FB 是联合的关系,Libra 可以帮助美元继续建立世界霸权吗?比如让更多资本管制国家和机构渗透美元,或帮助洗钱?

Mikko:美元本来就是霸主货币,跟 Libra 有什么关系?况且建立霸权不是货币一维的,支撑美元体系的是全球化当中的 GVC  和 Eurodollar System,我不想深入回答这类自媒体吸引流量的阴谋论问题,那些文章都很无聊,实际上什么都没说。

Jade:Libra 强大之后,会尝试和一篮子抵押资产脱钩吗,就像当初美元脱钩黄金一样?

Mikko:或许吧,但挂上钩再脱钩是很困难的。人民币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摆脱美元储备。Libra 再强能比中国这个经济体强吗?我持怀疑态度。最终更有可能是变成 SDR 鸡肋。

Jade:卡尼刚刚宣布 BOE 对科技企业开放央行隔夜存款账户。这等于直接支持 Libra 这类科技企业发行的数字货币,甚至可以与银行平起平坐。它的含义是什么?

Mikko:BOE 的这个意义在于让数字货币的发行者得以触达中央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这样使得数字货币的发行不再间接以法币抵押,而是可能会直接被主权信用认可了,地位上不再从属于银行这类金融机构。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 The death of privacy - 意大利插画师 Marco Melgra 作品

Facebook的野心与公民数据隐私 with 霍炬 

Jade:Libra 发布之后,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霍炬:监管部门终于不得不给出一些确定结论了。

Jade:比如对什么的结论?Libra 是一个在瑞士注册的独立公司,美国政府也可以实施监管吗?

霍炬:因为长臂管辖,美国监管部门是最强势的。比如 tether 长期不敢公布自己的银行帐号。但是 Facebook 这种体量的公司去做这个事情,相关部门就必须给出一个结论,基于美元(和其他一篮子货币)发行一种比较稳定的加密货币,这样是不是可以。如果不可以的话哪里有问题,如果可以的话要给出具体的操作指引。而不能和过去一样“我也不说可以,但是你做了我就可能会找你麻烦”而使得大家都战战兢兢的不敢做。

Jade:如果监管部门说了可以,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承认了加密货币这个行业,对行业是个好事?

霍炬:如果监管部门说了可以,就意味着承认了这个行业,并且很多之前一些心照不宣或者隐隐约约的模糊空间不存在了,那么其他团队就可以按照这些明确法规去做自己的产品。在这之前,比如你我,做这样的事情会有很多犹豫,万一违法了呢?万一被美国监管部门盯上,律师费都要花大笔…我们都不会愿意承担这些风险去和他们碰撞。但是 FB 这个体量,他们有实力去碰撞。这就是好事。

Jade:除了对锚定主权资产的稳定币的管制,监管部门需要对其他方面下结论吗?比如隐私。我看到已经有立法部门开始对 Libra 公开抵制,抵制的原因大多是哪几个方面?

霍炬:监管部门需要给出一些明确结论,比如之前 GUSD 和 PAX  都是号称自己是合规的,但是实际上具体的规则仍然模糊。我们需要监管部门给出一些更确定的加密货币和法币关系的指引。比如具体怎么做,要在什么银行放多少保证金,如何披露信息,如何披露财务信息之类。有了这些信息,更小的团队才能用更低的成本发行和合规货币。

公开抵制的原因有几个,比较重要的是,因为 Libra 可以进行跨国支付,那么如何保证隐私的同时又不会对目前的法律体系造成冲击,比如反恐,反洗钱,税务等等。这些东西目前都是未知的。

Jade:Libra 的使用者是全部需要进行 KYC 的,那么还会有隐私吗?以前 FB 要你全部的社交数据,现在连金融也要掌控,可以说隐私的追求是背道而驰,却打着隐私的旗号。从技术上和法律上,你怎么看这个问题?

霍炬:对,隐私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如果所有金融数据都被一家美国公司(或者是瑞士的壳公司掌握的话),这是否符合 GDPR。以及即使符合 GDPR,考虑到 Facebook 目前已经掌握的社交数据,再加上金融数据,他们可以得到什么?借助 AI 计算,他们可以预测什么?这些事情都很令人恐慌。

Jade:昨天 Libra的负责人出来说,他们不会接触到用户的数据,更不会给第三方。但技术上,他们绝对可以做到对吗?大家对“加密货币”的“加密”可能有很多误解。

霍炬:对,他们当然可以做到。所以我不相信这种说法。以 Facebook 历史做为看,这种承诺也不可信。技术上,存在了 KYC 的过程,就已经很难实现真正的隐私了。和门罗币的 unlinkability / untraceability 对比,就更清晰的看到,虽然大家都号称加密货币,但具体实施方式区别巨大,这也影响了用户数据到底是“我们主动不去碰”,还是“我们也没有能力拿到”。后者才是真正的可靠,前者的承诺靠不住。

Facebook 从一开始就是蔑视隐私的,这个从来没改变过。WhatsApp 被 FB 收购的时候,Telegram 迎来了历史上最大的用户增长,这就可以充分说明很多人对这家公司是怀有警惕的。如果要说 Facebook 有多邪恶倒是也未必,只是它基于盈利模式,使得它必须无休止的获取用户隐私,并且需要引导用户贡献更多的 隐私给它。这样巨量的数据集中在一家公司手里,这就是危险。

Jade:那你觉得这是应该归咎于扎克伯格的野心,还是资本主义和公司股权制度,还是监管不利?

霍炬:应该以上几点都包括。除此之外,还有互联网的赢家通吃特性等等,很多因素共同作用形成了这个局面。

Jade:那么其他国家,尤其是比较注重人权的中立国,现在有发表对 Libra 的看法吗?例如加拿大和欧洲。

霍炬:有的,欧洲对此非常担忧。他们呼吁G7国家一起行动。因为 Libra 有可能绕过整个欧洲的结算体系,影响目前的货币体系。

Jade:Libra 事件,有没有可能触发监管部门对 Facebook 的数据垄断和隐私问题做出更明确的裁定和惩罚?有没有可能是 FB 崩塌的开始?

霍炬:大到这个规模的企业力量太强大了。美国监管部门很难作出一个不运行它进行的裁定,如果真的出现了,它仍然有可能寻找法律途径彻底转移到其他国家。我认为 FB 的崩塌一定会发生,但不太可能因为监管部门而起,一定是因为人们对它不再信任甚至厌恶开始,现在这种厌恶程度还远远不够。

Jade:之前小扎说要改变 FB 的商业模式,保护用户隐私,结果我发现仅仅是对 WhatsApp 和 FB、Messenger 的端对端加密,但社交网络信息, Facebook 和 Instagram,都没有提到。这种对隐私变革的决心只是表面上的吗?

霍炬:我认为这只是社会压力导致的国会压力之下的反映。如果要增强隐私,只需要让 WhatsApp 按照他们的创始团队的想法去做就可以了,但实际情况是, WhatsApp 联合创始人 Brian Acton 和 Jan Koum 都离职了,而且 Brian Acton 干脆放弃了 8.5 亿美金的收入,就是为了公开抨击 Facebook 侵犯隐私…所以我无法相信 Facebook 会真正处理隐私问题。不过扎克伯格的公开信提到的观点倒是都很正确,只是我不信他们真的会按照这些观点去做事。

Jade:小扎一直是一个政治正确的人,个人形象也很好。前几天我和一个朋友讨论 FB 股票,他说绝对不卖,因为 people still believes in it. 你觉得 people still believe 吗?

霍炬:我不这么认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再信任他们。北美的情况和中国不同,很多人是从一开始就根本不信 Facebook。我还认识过不少比我岁数还小几岁,但是坚决不用 Facebook,坚持从传统媒体和广播获取信息的人。在中国的互联网覆盖一切的背景下会觉得这种思路难以置信,但是在美国和加拿大很多人确实是这个思路,尽管目前他们还是少数人。

Jade:如果 Libra 成功了,FB 会有潜在上千亿美金的年利润,吃掉很多银行和国际交易商的市场份额,所以 Libra 是不是也是在 FB 用户和广告增长快达到极限之后一种给股东和投资人增加利润预期的举措?虽然也会触碰到华尔街的利益。

霍炬:对,我赞同这个看法。这会带来新的利润增长点。从用户的角度看,至少可以解决目前昂贵的跨国转账的困难。说起来很搞笑,在这个时代,我和美国的朋友跨国转账,最便宜的方式是我用平信邮寄一张支票给他们。虽然手机 app 可以扫描支票直接入账,但是邮寄这个过程仍然显得非常搞笑。所以它确实有可能冲击目前的银行业务。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 No borders - 丹麦插画师 Andrea Ucini 作品

法律监管的边界 with Katt 

Jade:首先,你个人怎么看 Libra 这个产物,尤其是考虑到 Facebook 过去几年面临的监管压力?

Katt:我觉得 Libra 算是个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策。前几天我说 Libra 出来一定有人要告 FB 违宪。然后不就是国会有议员要找他了吗,我觉得 Libra 法律风险太大。

第一个就是 FB 本来就社交网络这块几乎是垄断的,如果再把手伸到其他行业,我觉得美国政府要找他麻烦,就跟对待标准石油公司和ATT一样。针对 FB 的反垄断调查就在 Libra 之前就有了,现在感觉 FB 几乎是在喊朝我开枪。

还有就是 Libra 这个对标美元稳定币,他自己是说就是全球性的跨境支付之类的嘛,你这不是要取代美元吗?所以就是影响国家铸币权 ,这是一重风险。再加上稳定币本来监管的风险。cftc 之类的有人跳出来说我们得看看这个归不归我们管。

总的来说就是法律风险太大了,所以我真的觉得 FB 在花样作死,当然也不是没有搞不定的可能。jp morgan 当时垄断钢铁行业,然后跟政府达成 deal 就逃过一劫,标准石油就应刚被拆了,所以我说不成功便成仁吧。FB 不死至少小扎要下台的。

Jade:美国立法部门目前对 Libra 的反对是出于哪几个方面?

Katt:主要是说 不确定 FB 符合美国现在的金融监管框架,所以你们先别做了 我们先听证会评估风险,金融监管针对区块链的就是证劵和期货监管相关的法律和反洗钱,这些议员没说的很细 。

Jade:GDPR 和其他国家会研究相关对策吗?

Katt:这个怎么说呢…我昨天跟 suji 讲到一个东西,叫 administration cost。这个做法律的不考虑这个是不行的,简单来说就是执法成本啦。这个因为我以前做环境法的所以对这个特别熟悉 因为环境法方面特别多,美国有一个 national environmental policy act 。主要就是说和政府有关的项目都要做环境影响评估报告( epa 做),影响太小的可以不做,然后现在为止 99% 的项目都被 epa 用影响太小搪塞过去了,因为报告一份 100 多页。

其实 GDPR 这种我感觉也一样,就比如说我要搞 FB,我肯定不想让你退出市场,那主要就是罚钱。那我首先证据得够。这个收集证据,听证会的成本得小于我能罚你的钱才会搞。GDPR 现在看起来执法成本还是蛮高的,主要是政府对这块不熟,其实上次美国听证会就可以看出来,那群老大爷明显什么都不懂啊。

Jade:这个 administration cost,隐私和金融监管都存在这个问题。在金融上,能不能简单讲下 Libra 作为一种跨境国际货币,会触犯到本国和其他国家的什么法律风险?

Katt:其实主要就是说铸币权是属于政府的嘛。如果 Libra 大规模在别的国家流通,这个哪个大国做的住啊。现在美国看起来还是会因为这个搞 FB 的 因为 FB 明显不是和华尔街一条裤子的,这不是动银行家的蛋糕么。

美国最不能惹的就是银行家,不过这是根本原因。如果他们要怼 FB,可能是以口袋罪之类的。能接受 Libra 作为流通货币的只有非洲和南美洲小国,但南美洲都是独裁政府基本。非洲呢?你这是把手伸到中国和欧洲的后花园去了……

Jade:所以除了听证会,我们还应该关注哪些立法部门或监管部门的评论?

Katt:其实我一直在等有相关 case 被告上 court。因为现在执法部门和立法部门都说话了,就差法院了,因为其实是法院说了算的,法院是有解释权的嘛。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 The function of Ellipsis - 丹麦插画师 Andrea Ucini 作品

如果一个事物有两面性,那它就是好的

用我自己的语言总结一下在聊天中收获最大的几点,也包含了我自己的思考:

○ Libra 一出生是法币附庸,它挑战的不是美元(至少现在不是),而是传统银行业。至于它能在国际金融地位上走多远,取决于它是否能进入主权国家资产负债表,或有多少主权国家愿意主动给它开后门。

○ Libra 无论从区块链的许可链( permission chain )的技术设计角度,还是从上至下联合巨头公司和主权政府的经济策略角度,都是中心化的。这一点与 JP Morgan coin 相似。它和我们所说的比特币和其他去中心化加密数字货币有本质的不同。

○ Libra 有它的经济金融价值,主要体现在更高效的境内或跨境交易结算,以及外汇转账及兑换。但这种价值主要体现在“方便”和“降低成本”上,而不是安全,隐私,去中心。所以“加密”和“虚拟货币”这两个词其实容易误导普通人。它短期最好的结果是一个全球支付宝。

○ Libra 的诞生与 Facebook 用户增长接近天花板,且负面形象持续影响股价的背景有关。所以关注 Libra 的短期盈利空间,和 Facebook 股价可能更有意义。小扎是一个商人,他的第一责任是资本主义环境下的商业道德。而如果 Libra 这次彻底失败,他很可能被迫下台。

○ 如果 Facebook 自愿或受到美国政府或情报部门的压力,它可以随时掌握 Libra 的全部链上金融数据。由于区块链上的数据是不可篡改的,只要有 KYC 保证真实 ID 与钱包公钥地址的对应,个人金融数据比原来还要更容易被掌握和当作证据。各国也会想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只是很少会允许一个大科技公司来承担这样的角色。从国家反洗钱和金融监管角度,这似乎无可厚非。但从 Facebook 的权利之大角度,这非常危险。

○ 隐私一直是 Facebook 长久以来的问题,其次是利用隐私数据对公民思想,爱好的左右甚至操控。Facebook 的价值观比所有其他硅谷巨头,如 Google,Apple 更加邪恶,但这也是它单一的商业模式导致的。Libra 之后,憎恶 Facebook 的人会更加憎恶它。

○ 监管当然是悬在 Facebook 头顶的一把剑,但是监管也需要时间,而且有它的边界和成本。如果政府选择分拆 Facebook,很有可能会把它现在的几个独立产品进行拆分,很像当年的 at&t 被拆分。然而现在,小扎做的事情是把所有产品( FB, WhatsApp, Ins) 的用户数据及交流通道完全整合。

○ BOE 刚刚宣布允许科技企业有准备金账户,这意味着它可以等同,甚至超越银行。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还是资本管制国家,它们的出发点都是自己的现有博弈游戏中的利益。有货币主权,自由兑换,但本国货币在世界地位相对弱势的国家,更有可能最先接受 Libra。说的严重一点,这可以是一种殖民手段。这也是为什么 Libra 公开向美国巨头融资的原因,因为利益捆绑是第一位的。

○ Libra 出现的时机,也恰好是地缘政治冲突涌现,世界 QE 意犹未尽,主权货币成为贸易战工具,不被信任的历史阶段。可以说,数字货币是必然的趋势,区别只是它以哪种方式存在。针对 Libra,严格的 KYC 意味着能自由交易 Libra 的地方大多数已经有更自由的政策,而不能的地方依然不能,或交易成本很高。从这个角度上讲,我不知道 Libra 是会真的帮助非洲不被银行服务的底层人口,还是进一步拉大世界的贫富差距。

对谈霍炬、Mikko、Katt | Facebook Libra 的原罪

| How science has made it possible to live longer - 丹麦插画师 Andrea Ucini 作品

我自己一直是个科技乐观主义者,并且喜欢探索事物的本质发展规律。一个新鲜事物,没有定论,亦正亦邪,需要被辩论,警惕,其实是好的,因为它意味着创新。不管怎样,Facebook 有勇气挑战世界规则,我觉得是好的。它最大的意义在于给其他人的启发,尤其是年轻人。

毕竟,各国政府也好,一介草民也好,接受不接受 Libra 是出于它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而不是形而上的讨论。只是,我不希望人们认为它是唯一的选择,Libra 和 Facebook 都是如此。

就在昨晚,我在跟一个21岁的加拿大籍法国女孩吃饭,而她其实本身是个被领养的亚洲人。最后想要留下联系方式的时候,她说她没有 Facebook,我惊讶地问为什么。她说,因为我是一个重视隐私的人,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那些完全不认识我的人,随时知道我长什么样,我在哪,跟谁在一起。我问,你这样的想法在你的同学里 common 吗?她说并不,是少数。我真的很难想象,对面这个性格极为热情开放,会说 5 种语言,天生认为自己是世界公民的年轻女孩,真的没有 Facebook 账号。

也许,选择权和真正的变化,都在更年轻的一代手中。有的时候不去想”我想要什么“,而是”我想要我的下一代拥有或没有什么“,或”他们想要什么”,可以得到更客观的答案。扎克伯格在女儿出生后捐赠 99% 财产的那封信里说,他想去给她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

我相信他那句话是真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933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