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大话Nebulas首届理事会竞选,成为社区领袖,共建星云未来

2019-06-07

星云设立了三会,相互制衡,三权分立。

作者 | 秦晓峰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 

大话Nebulas首届理事会竞选,成为社区领袖,共建星云未来

2017 年 6 月,星云链(Nebulas)由徐义吉、王冠等联合创立。徐义吉是前蚂蚁金服区块链平台负责人、前 Google 反作弊小组成员、FBG 创始人;王冠是区块链行业连续创业者、小蚁(NEO)联合创始人、OpenIP&IP圈发起人;星云链拥有由多位海内外专家组成的星云研究院,共同推动星云技术理念的科研创新。

星云链作为一条公链,将自己描述为自治元网络(Autonomous Metanet),专注于处理复杂数据、交互和复杂的协作关系,致力于通过区块链等技术手段,实现让每个人从去中心化协作中公平获益的愿景。

根据星云链白皮书,其设计原则是:公正的排名算法,定义价值尺度;区块链系统及应⽤的⾃我进化;区块链应⽤⽣态环境的建设。

作为一条基于价值尺度的公链,星云链有三大亮点:

  • 经济体设计:星云的经济体系中有着NAS和NAT两种代币,NAS是星云链原生价值代币,是星云链的价值衡量工具;而NAT是用于投票的治理代币,是星云指数的镜像资产。经济体系的多币种结构能降低星云体系的系统性风险,避免陷入恶性下跌通道。

  • 链上协作方式:目前,星云治理的基本单位是主网地址。星云也一直追去“规则的全息”,即让所有人在同一个规则下协作,用户拥有和处置星云链上资产的权利、每个地址有提案权、每个地址有投票权。4 月 15 日,星云链新版本Nebulas NOVA 上线主网。这一版本的主网对星云指数、开发者激励协议和星云区块链可执行环境这三方面作出更新。

  • 组织机构的重组设计:星云进行组织结构和监督机制的重组改革,整个组织结构由“三会”组成,分别是星云理事会、基金会和技术委员会,形成独立运行且互相制约的关系;其中原有创始团队成员将组成星云基金会和星云技术委员会,星云理事会超过半数席位通过选举产生。

大话Nebulas首届理事会竞选,成为社区领袖,共建星云未来4月20日,首届星云理事会选举启动。由于配合选举的链上工具的升级迭代,原定于5月20日结束的报名时间延长至7月7日。

6月6日下午,星云链(Nebulas)联合创始人王冠做客星球超话社区,讲解首届星云理事会成员招募计划。

王冠表示,星云的理事会是星云的公共资产和公共决策流程的守护者,理事会的理事是社区流量、社区关注的高地,可以在社区里发起有影响力的提案。但是提案是否能通过、是否能被执行,需要和全体的社区成员遵守一样的流程。在更多的时间,理事是承担社区出谋划策,引导社区的方向的角色。星云希望通过onchain的系统工具和三会的组织方式,让所有人在一个规则下,做到‘规则的全息’。

3月25日,星云已经上线Go Nebulas社区化平台,任何人都可以在此发起项目提案、提交方案,社区投票通过后即可立项。每个项目都可以通过申请星云生态基金来招募社区成员共同参与。

“星云要做的事情,是要真的把白皮书里面提到的社区公共资产完整的交给社区,而不是交给几个所谓的‘理事会’或者‘基金会’的人来组织,规则和流程交给the DAO、交给社区。”王冠说。

对于理事竞选的条件,王冠表示首先需要一个主网地址;此外,为了保证理事会的长期利益模型和星云经济体保持一致,该地址上还需10万NAS作为质押。

不过,王冠也表示NAS的持仓数量不会成为理事竞选的阻碍。“我们不希望10万NAS成为参与星云理事的阻碍,所以我们也给大家提供了‘星云助选团’和一系列的链上合约工具,让大家在参与竞选的过程中,积累你的钱仓和票仓。”

以下为社群提问环节

Q1:星云链为什么要设置星云理事会呢,设置初衷又是什么?

王冠:其实在星云内部看来,这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一步一步发展的过程。

星云最早是以公司化的方式组织的,公司化的组织给我们带来了很高的效率。但是在公司化推进的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很多的问题和瓶颈。星云今年的一个核心战略目标,就是一定要打破公司化的瓶颈。我们认为,应该回归与区块链本身组织方式匹配的基于社区的组织方式。

理事会是星云社区化组织的一部分,如果大家看到我们近期的一些公告的话,就会知道星云现在由星云三会来组织协作。三会分别是星云的基金会、星云理事会和星云的技术委员会。星云的三会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组织,三会也欢迎大家一起来参与。 

Q2:星云理事会和基金会、技术委员会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什么,理事会是否处于主导地位?

王冠:星云的理事会是星云的公共资产和公共决策流程的守护者;星云基金会管理基金会所属资产,聚集资源,运用资本,为星云生态发展提供效率优势;星云技术委员会受星云理事会委托,负责星云项目制生产力组织及质量核查,为社区提供技术指引和支持。

在设立三会时,第一个原则是三会之间存在制约的关系。我们希望在星云的组织架构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方如此,组织才会有长久的可持续发展的生命力,不会被利益绑架。

由于三会组织方式各不相同,它们的核心目标、工作目标也不重合。所以,我们希望三会之间也是互相合作的关系,而非零和博弈;或者大部分时候,它们是为星云整个生态发展出力的。

Q3:星云理事会组建后,谁来监督理事会行使职责?

王冠:星云理事会可能和我们现在看到的大部分区块链理事会的概念不完全等同。星云要做的事情,是要真的把白皮书里面提到的社区公共资产完整的交给社区,而不是交给几个所谓的“理事会"或者”基金会“的人来组织,星云要将规则和流程交给the DAO、交给社区。

在这一过程,星云理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监督。星云链上有一个去中心化的投票系统,可以决定社区的公共资产使用以及制定规则等。理事会的理事更多的是要守护这个流程的正当性,他本身并不具备决策权,但他对流程的正当性有决策权。

所有的组织方式根本的、底层的保障,是基于星云链本身的系统级别的链上治理能力。星云希望通过onchain的系统工具和三会的组织方式,让所有人在一个规则下,做到”规则的全息“。

Q4:创始团队自留 20% 的代币,在组建理事会后,创始团队又将何去何从,会不会出现“吃粮不管事”的情况?

王冠:星云成军两年,创始团队自留的token还没有一个流到市场上。创始团队没有动力去放弃承载我们共同利益的token(NAS)。

“吃粮不管事”在极端的情况下是可能发生的,那就是说明我们的组织方式发生了问题。但是如果创始团队“吃粮不管事”,星云就意味着要死亡。如果我们没有其他两会的设计,是会有这种危险的。有了三会的组织,无论发生任何极端情况,或者在任何一个组织主观或者客观地失去了生产力的时候,星云这个系统仍然可以继续运转。

有了星云的其他两会共同并行地运转,即使创始团队工作效率低下或者工作目标含糊不清,其他两会也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和组织监督,或是提出新的解决方案,这都比没有其他两会要好很多。我其实一直特别喜欢一句话,那就是两个恶魔好过一个天使。相信市场,相信竞争,一定是对大多数人最大的善意。

Q5:首届星云理事会的竞选规则是什么(选举名额、时间)?

王冠:关于投票规则,大家可以登录我们的官网(点击跳转)查看。

我简单说一下,从4月20日到7月7日,一直是理事会的提名期(报名期);最终选举时间定为7月8日到7月16日,通过星云的治理Token——NAT进行投票。

关于获得NAT的方法,持有NAS并质押的持币者仅为其一,为网络做出贡献的价值指数NR和积极参与投票本身的行为都可以获取NAT。

关于选举名额,首届理事会一共是七位理事。这只是一个初始变量,未来数量可能会变化。究竟多少位理事合适,我们可以在实践中,通过社区投票系统不断地迭代。 

Q6:根据“星云治理橙皮书”,第一届星云理事中有三席是星云基金会提名,请问现在能否公布具体人选,基金会提名的标准又是什么?

王冠:其实这个机制是我们在最初设计三会时的一个保护机制,设置初衷其实是担心第一届理事会的参与度不足,由星云基金会输出三席。这也是向社区释放一个信号,不是说创始团队就放手不管了。

如果竞选可以达到充分竞争,我们倾向于一席都不输出,完全由社区自己组织选举产生。如果非要提名三席,我们目前也没有一个事先拟好的名单,也是通过助选团页面的投票来排名次,所以请大家多多关注。

另外,按照规则理事不能同时在三会担任职务,但是可以同时兼任两会。也就是说,在星云基金会或技术委员担任职务的同事,如果他们愿意,也是有权利参选的,我们没有权利拒绝。

Q7:成为星云理事,可以享有哪些权益?如果有理事不作为,是否会进行淘汰,淘汰标准及流程又是什么?

王冠:理事会的理事任期是两年。每个自然年,理事会对社区进行一次公开述职,并由社区进行中期投票。如果理事会中任何一位理事没有通过中期投票,那么当届理事会所有理事都会面临一个重新选举的问题。

这种设置的用意是,希望理事会之间还不完全是一个松散的状态,七位理事能在一起群策群力,共同协同,有一些整体的目标。

理事的收益分为两部分,一是货币收益。完成两年任期的理事可以获得1万NAS的收入,至于NAS如何发放,可以关注一下星云的橙皮书

再者,理事也有一个优势,就是他更容易聚集更多的共识。理事会的理事是社区流量、社区关注的高地,可以在社区里发起有影响力的提案。但是提案是否能通过、是否能被执行,需要和全体的社区成员遵守一样的流程。在更多的时间,理事是承担社区出谋划策,引导社区的方向的角色。

Q8:作为非星云持币者,能否参与首届星云理事会竞选吗?参与竞选的条件是什么?

王冠:星云治理的基本单位是一个地址,参与到星云的治理,你只要有一个星云主网的地址就可以了。如果你没有一个星云的地址,不是一个星云的持币者,原则上讲你参与这个治理的正当性是不够的。

至于理事会,我们希望理事会的长期利益模型和我们经济体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要求有一个10万NAS的质押。但是,我们不希望10万NAS成为参与星云理事的阻碍,所以我们也给大家提供了”星云助选团”和一系列的链上合约工具,让大家在参与竞选的过程中,积累你的钱仓和票仓。 

Q9:关于区块链治理,星云倾向哪种模式:完全中心化、半去中心化、完全去中心化,又是为什么?

王冠:简单来说,我们希望它是完全的去中心化。

完全中心化的弊端就不多说了。半去中心化其实是一种妥协,可能还不如完全去中心化,也就是说在组织规则里根本就没有原则。要么你就追求效率,有一个明确的核心,你会拥有一个效率优势。当然,如果你决策出现重大问题,效率优势就会变成一个劣势。

区块链这种新的生产力组织方式,其显著特点就是完全的去中心化。举个例子,完全的去中心化就是将一个行政系统放在一个公开透明、低成本、高效率的区块链上。这样一个模式,我们觉得它叫完全的去中心化。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做不到,目标非常明确——完全的去中心化,但是需要系统和工具更 ready,我们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一步一步推进。

Q10:星云的远景是完全的去中心化,但目前过渡阶段的共识机制还是DPoS,节点也全部掌握在创始团队手中,能否介绍一下即将进行的节点分散化行动有何安排?

王冠:这是我们非常遗憾的一件事儿,在星云组织化的建设以及快速扩张过程中,星云节点并未真正做到分布式也成为一个瓶颈。

当然,我们必须面对现实,要把星云真正变成一个分布式的、标准的区块链。只是这种转变过程必须是循序渐进的,否则系统就会休克,忽然间死亡。

我们打算分两步走,首先是把我们的DPoS的节点分出去,看看我们的主网在一个真正的分布式环境里,各项技术指标能否运转平稳。DPoS节点分发应该是七月初,这个过程中其实会有商业模型(可能盈利)。因此,对节点关注的伙伴们、项目方可以跟我们合作,一起来策划推动这件事情。

我们希望今年年底,星云主网真正具备去中心化的技术条件。到那时,我们会以一个公开的方式向社区分发我们的节点,让更多的人以更低的成本参与到新的节点中来,

当然,这两部分都是公开开放的,我们也会给出详细的细则,有兴趣的同学也欢迎联系我们。

Q11:关于星云社区,星云创始人徐义吉曾说“星云链是高冷的”,某种程度上星云是不接地气的,这也导致社区并不繁荣,其实并不利于星云生态的发展,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王冠:这个问题,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读。实际上,也可以反映出我们团队在过去两年实践中的一种挫折感。但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一方的问题,这是整个区块链行业的问题。

什么是高冷,什么是接地气?在技术社区的建设、社区的反馈上,我们做了很多尝试,而且这些尝试是有体感的。现在一些所谓的接地气的公链也好,接地气的Token也罢,它真的在商业模式上接地气了吗,我觉得不然。

当然,我并不排斥所谓的接地气,接地气也非常重要,因为激励是区块链的一个核心能力。你可以去激励更多的TokenHolder(持币者),但是我们关注的是可持续发展。我觉得在区块链世界里一点都不缺接地气的项目,甚至泛滥成灾。都说自己接地气,到底接不接,不知道。但是高冷的项目或者是说真的想去做下一个待机突破的事情的人太少了。

区块链并不是一个线性的发展,它是“雄鸡一唱天下白”,是突变式发展。我曾经见证了以太坊整个崛起的过程,那个时候的以太坊也是高冷的,所有的人都不理解它。当他取得突破的那一刻,所有的人就明白它在干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秦晓峰。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秦晓峰

新锐作者

秦晓峰

做最专业的区块链报道,爆料交流加微信 Pnjun0811~

总文章数: 257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