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从BTC、ETH、EOS看公链治理权利的游戏

2019-05-22

公链是治理问题,一直是区块链行业发展中的难点,但也是无可回避的重点,本文从比特币、以太坊、EOS三个知名公链的治理情况,探讨公链治理所面临的问题,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

公链是治理问题,一直是区块链行业发展中的难点,但也是无可回避的重点,本文从比特币、以太坊、EOS三个知名公链的治理情况,探讨公链治理所面临的问题,以及可能的解决方案。

一、治理:控制与权力

治理,是一个社区或组织的成员做出决策的过程。比如,对于新手来说,“谁运营比特币?”这个问题,可能比任何其他话题都要重要。

加密货币所涉及的权力通常是间接的。

在传统企业(就比如可口可乐公司吧),高管们对他们发布的产品有很大的控制权,但最终目的是满足客户的需求,否则,公司将停业。

同样,拥有专用硬件(ASIC)的加密货币矿工们,有强烈的动力去满足加密货币购买者的长期需求。因为,只有为别人想要购买的资产挖矿时,他们才有利可图。

而当我们考虑加密货币的权力时,我们有必要注意:谁拥有直接控制的元素,以及,谁设置强烈影响那些元素的激励。

在大多数情况下,制定激励措施的人可能拥有更多权力。以比特币为例,矿工们集体控制着哪些交易被打包在区块中,然而,当下的比特币购买者们(以及潜在的购买者们),也许有更大的权力,因为矿工必须要迎合他们的需求才能获利。

与矿工们一样,开发人员虽然有时更多是被意识形态驱动,但他们也仍然希望开发出一种可以被使用的协议—-当然,由服务提供商(比如,交易所,硬件钱包制造商和保管人)来支持产品的分发使用。开发人员还想开发一种安全协议,这种协议需要矿工或验证人员的支持。

虽然开发人员对协议的更改具有强大的影响力,但他们也必须为其他利益相关者服务,否则,他们的更改不太可能被采用,或者,不太可能产生有价值的加密货币。

如果加密资产的价值和网络规模能够最大化,那么,大多数利益相关者都会受益,也因此,这还需要其他利益相关方的支持。

这个过程,其实就是一场“凯恩斯主义选美大赛”: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在赌其他利益相关者会支持哪些内容。所以,这就引发了许多公众辩论。在辩论中,各方试图说服其他利益相关者,以便能使他们自己的立场得到最强有力的支持。

那么,谁是利益相关者呢?

答案是,任何有助于加密货币价值增加并从中获益的人。这包括:持有者,买家,开发商,交易所(或为加密货币提供流动性的人/组织),某些类型的服务提供商,以及,保护网络的人(矿工,赌客等)。

在如何使资产价值最大化方面,这些利益相关者保持一致,但是,在重要细节方面,他们的意见可能会有所不同。例如,矿工通常希望从交易费中获得最大收益,而诸如交易所在内的服务提供商和用户,可能希望最小化交易费用。

二、权衡

所有的治理都引入了对“腐败”和寻租行为的激励。治理模型越复杂,对快速决策和实施措施支持越多,潜在的攻击面就越大。

所以,我们可以选择尽可能少的治理,把不良治理的影响最小化,并最大限度地减少未知治理决策的不确定性,从而产生相对静态的协议。

另一方面,基础层缺乏治理,可能会导致价值创新的速度放慢。比如,开发人员资源可能无法得到有效组织,并可能无法满足更广泛社区的需求。

此外,即使有强烈的共识支持变革,治理流程的缺乏也可能难以实现共识。

也许加密资产应该采用联邦制的思维模式,并在全球协议层面实施最小化治理,而对“本地”协议进行更积极的治理,然后,把这些本地协议用于全球协议之上,或者用于更专业化的协议。

可能有很多有趣的方法将不同的治理模型结合起来,再用于各种用例,就好比,美国公民接受美国这个国家的治理,然后可以选择他们喜欢的州和市政方面的治理。

三、几种治理方式

我把治理粗略地分为以下几类,当然,一些例子都是一种或多种治理模式的混合:

1.链上治理:协议本身内置的决策制定。

2.正式的链下治理:以预先指定的方式在协议之外决策。可以由法律赋予权力,通过直接控制(比如,直接编辑一个实时的智能合约)或强有力的社会共识来治理。

3.非正式的链下治理:由弱社群共识产生的决策。

四、比特币

比特币的治理主要是非正式的链下治理。比特币网络的变化遵循弱势社区共识支持的过程。

一般的流程是这样的:

开发人员在技术比特币邮件列表或者在其他媒体上,通过对话形式提出了一个具体提案。

然后,开发人员把这个提案生成特定的BIP(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比特币改进提案),这是一种用于提出更改的标准化格式。

然后,这个BIP将受到公众同行评审,之后,可以集成到Core客户端的未来版本中。个别节点运营商和矿工可以选择是否安装新客户端。

对比特币治理的最好描述,可能是“退出式治理(governance by exit)”。比特币治理通常意味着“退出”现有网络并创建一个新的社区,正如我们在“比特币现金”(BCH)的诞生中看到的那样。共识规则的变化导致一个分叉的产生;社区有一个强规范:如果没有一致的支持,协议不应该改变。

比特币已经为矿工激励和用户激励的软分叉(例如BIP 148)使用了链上信号机制(on-chain signaling mechanism)。如果挖出的比特币区块的临界阈值包含变更信号,或在预先指定的时间,那么,矿工或用户可以更新其比特币客户端以自动采取行动。

五、以太坊

以太坊的治理是正式和非正式的链下治理。

以太坊有一个提案流程,EIP,类似于比特币的BIP流程。而两者的关键区别之一,是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对以太坊的强有力领导,以及以太坊基金会的协调和融资作用。

Vitalik和以太坊基金会没有直接控制权,但得到了强有力的社区支持。

以太坊有社区规范支持相对频繁的主要协议变更,社区中许多人支持“仁慈独裁”的想法(至少暂时是这样),以协调发展,并加快创新速度。

在2016年7月,以太坊经历了一个有争议的硬分叉,以应对DAO黑客,这就是“以太坊经典”的创建来由。这也改变了以太坊社区的构成,因为一些支持分叉的加密投资者留下来,而反对者离开了社区。从一种加密货币“转移”到另一种加密货币,比从一种政治制度转移到另一种政治制度,更容易。

这种移动的便捷性可能会产生自我强化的治理动态:通过自我选择,随着时间的推移,社区变得更加相似。以以太坊为例,分叉之后的自我选择,可能会加强以太经典社区的不变性规范,并削弱了以太坊社区中的那种规范。

当然,我这么说,这并不是对任何一个社区的批评。

六、EOS

EOS治理主要是链上治理和正式的链下治理。

EOS通过代币持有者投票给出块节点,来进行链上投票。

EOS使用一种新协议(于2018年6月推出),是加密货币的众多治理实验之一。

理想情况下,代币持有者将投票支持那些生态系统“优秀角色”的出块节点,这些节点可能会开发钱包和区块浏览器等工具。

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出块节点和“贿选”之间形成卡特尔(编者注:一种正式的串谋行为),但也看到了一些出块节点对激励措施的应对以及投资,以加强生态系统和增加代币价值。

与涉及投票的任何政治制度一样,EOS治理的一个挑战是,投票系统的复杂性和选民的认知。EOS代币持有者很难去智能监控、分析,然后投票选出可能是“好人”的出块节点。

这一点,在政治和加密货币方面都让我个人着迷。持币者如何在敌对条件下做出明智的决策?在持币者之间的冲突中(或者在外部参与者的攻击中),我们可以预料到虚假信息和混乱。

这种治理模式适用于所有加密货币治理模型,但是,当持币者必须经常面对广泛议题,并需要做出各种选择时,这种模式会更加恶化。

 七、结论

所有加密货币治理模型,在我看来都是一种实验。第一个实时加密网络,目前刚刚历经十年岁月,并且,仍然需要从试验和错误中学习。

我们也可能会发现,某些形式的治理在不同的环境中表现更好。对于某些用例而言,链上治理是否有意义?而对于其他用户而言,链下治理或许更可取?

随着利益相关者的多样化,我们希望治理越简单越好。

这有点像我们今天在全球范围内看到的联邦主义模式:全球治理最弱,国家治理比较强势,地方治理更强势。利益相关者越少、越同质化,强有力的治理模式就越有可能产生更好的影响和更少的伤害。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形成一个全球化的民主国家,选民们会如何投票呢?我们可能希望尽量减少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控制程度。而相比之下,小城镇的治理形式可能更好,因为居民的价值观相近,所拥有的资源也相似。

我期待从这些实时实验中继续学习。

本文中的任何内容都不作为投资建议。

-END-  

作者:Ari Paul

译者简介:爱乐牛,区块链研习社特约作者。

声明: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区块链研习社(公众号)立场,亦不构成任何投资意见或建议。

原文链接:https://thecryptocurrencyinvestor.com/2019/01/29/some-high-level-thoughts-on-cryptocurrency-governance/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区块链研习社

特邀作者

区块链研习社

全球知名区块链学习创业社群,公链生态发展加速器。微信公众号:chain-club。

总文章数: 40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