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大话火币Prime三期项目Reserve,如何拿到PayPal联创Peter Thiel的投资

2019-05-16

5 月 13 日,火币 Prime 发布公告称,其第三个项目为稳定币项目 Reserve,该项目旨在为高通胀国家的人民和商业提供一种稳定的全球性货币和数字支付系统。

Odaily星球日报出品

作者 | 王也

编辑 |卢晓明

大话火币Prime三期项目Reserve,如何拿到PayPal联创Peter Thiel的投资

5 月 13 日,火币 Prime 发布公告称,其第三个项目为稳定币项目 Reserve,该项目旨在为高通胀国家的人民和商业提供一种稳定的全球性货币和数字支付系统,以此实现财产保护(将金钱从破碎的高通胀经济体中移到稳定数字货币内),跨国界的全球性转账和易于接受的新支付系统等目的。

Reserve 曾获 Coinbase、Peter Thiel(PayPal 联合创始人、Facebook 早期投资者)、Sam Altman、Distributed Global、Digital Currency Group、Blocktower、Arrington XRP Capital、分布式资本等数十名投资方的投资。

据媒体统计,截止到目前,全球每年有 4660 亿美元资金被锁定在通胀率高达 20% 的高通胀货币体系中,覆盖人群高达 3 亿人。Reserve 旨在打造一种稳定且去中心化的货币系统,具备几乎不可能被关闭的特性,将为高通胀国家的民众的金钱提供一种安全且不贬值的存储方式,并赋予人们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都具备低摩擦的跨国转账能力。

Reserve 应用将很快上线 Google Play 应用商店。免费下载该应用之后,委瑞内拉人民将能够把他们的资金转换为 Reserve,保护他们的储蓄和购买能力。与以往必须马上花掉手头的委瑞内拉币从而避免第二天迅速贬值的情况不同,使用 Reserve 可以帮助人们以稳定数字货币的形式储存他们的资金,等需要的时候再消费。Reserve 目前也在加拉加斯与商户建立合作关系,让使用 Reserve 直接购买食物和生活用品成为可能。日后,类似与商户的合作将逐步扩展到更多地方。

5 月 15 日,Reserve 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Nevin Freeman 做客星球超话社区,讲解 Reserve 的运营机制和其稳定币 RSV 的现实意义。

Nevin 介绍道,为了循序渐进的推进项目发展,完成近期锚定法币资产,将来自然转变为多资产抵押型稳定币的目标,团队将 Reserve Protocol 将主要分为如下三个发展阶段:

1. 中心化阶段

该阶段将通过中心化的美元为抵押资产,美元会被托管在第三方信托公司。

2. 去中心化阶段

该阶段中,Reserve 的抵押资产将由一篮子动态变化的资产以去中心化的方式构成,但依然会保证稳定币与美元保持价格上的相对稳定。

3. 自主阶段

在这一阶段,Reserve 将不再锚定美元的价格,而是无视美元的价值波动实现购买力的稳定。整个 Reserve 系统内将存在三种类型的代币,分别是:

1.Reserve Token,稳定币(RSV),其持有和消费的方式与美元等法币类似。

2.Reserve Network Token (RSR),RSR代表Reserve权益通证,是一种简易的ERC20代币。RSR主要用于促进和保证稳定币的稳定性。RSR是Reserve协议实现的两种代币中的第二种。RSR不是一种稳定币,它有点类似于MKR、HT和BNB——用户可以在交易中使用这些代币。如果其在所对应服务中被大量使用,那么这些代币的供应将趋于下降。

RSR的经济原理与MKR代币有点类似。Reserve网络的广阔市场力量能够影响其价值,因此持有RSR也就存在投资动机。社区成员可自行判断是持有还是消费其RSR,Reserve团队不对RSR未来价格作出保证。

3.Collateral Tokens,抵押通证(RSD),即智能合约中用于保证稳定币价值的锚定资产(100% 抵押率,抵押资产包括代币化的商品、货币证券或者主流数字资产等)。Reserve协议持有的抵押资产,在智能合约中为稳定币RSV的担保资产。当新的RSV在市场上出售时,市场参与者用来购买RSV的资产被置入这些智能合约中,作为抵押品被持有。 即使供应增加,这也能保持Reserve的发行与抵押的比例是1:1。

如何稳定Reserve通证(RSV)?

如果RSV需求下降,二级市场的相应价格就会下降,这会导致什么结果?

RSV赎回价格固定为1美元,如果公开市场上的Reserve通证(RSV)价格是0.98美元,套利者将被激励买入,并用Reserve智能合约赎回,换取价值1美元的抵押资产。套利者会一直在公开的市场上购买Reserve通证直到不能从中盈利,也就是当市场价格与1美元的赎回价格相等时。

当需求上升时,相同的机制会反向运行。如果Reserve通证(RSV)在公开市场上的价格是1.02美元,投机者将乐于用价值1美元的资产或RSR购买新发的RSV,并立即在公开市场上出售,直到无利可图,也就是当市场价格与1美元的购买价格相等时。

此时,抵押资产价值低于RSV市场价格。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维持目标抵押比例,需要增加额外资金来扩大RSV的供应,以降低RSV市场价。为此Reserve协议将铸造出售RSR,以换取额外的RSV。这些额外资产不会浪费——当目标抵押比例重新达到1:1时,额外抵押品将返还给Reserve权益通证(RSR)的持有者。

以下为社群提问环节

Q1:您能简单介绍一下 Reserve 和你的团队吗?以及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个项目?做这个项目的意义是什么?

Nevin Freeman:Reserve 协议定义了两种代币:Reserve 代币(RSV)——稳定币、Reserve 权益通证(RSR)——网络中具有多种职能的实用型通证。一群相信某种加密货币的表现优于法定货币的人士发起了 Reserve 项目。不过,现有的任何方案都无法保证做到全球通用、保持稳定的购买力且不会被关停。

我们的目标特别简单:创造一种最易获得、经济性最强、最具抗攻击能力的货币。假以时日,我们可以说服全球很大一部分人使用这种货币取代其他货币。

我们想解决现有法币体系的核心问题,许多现有法币体系运作良好,大多数发达国家的居民几乎不需要考虑通货膨胀或通货紧缩。

但是,目前全球仍有 16 个国家的年通胀率在 20% 以上,但委瑞内拉的情况尤其严重。委瑞内拉币几乎每天贬值近 10%,整个国家因此陷入贫困和饥荒的灾难之中。2017 年,委瑞内拉人民人均减少 24 磅体重。Reserve 登陆委瑞内拉将有助于人们保护他们的资金免遭贬值,同时得以购买他们所需的食物和生活用品。

在发达国家,资金和支付系统都已经十分完善,因而在这些国家转而使用加密货币的过程显然不容易进行。但是,在经济实际上已经崩溃的地区,对替代货币的需求却是实实在在的。

Q2:翻阅你们的白皮书我们有一个地方不太理解,作为一个稳定币,为什么最后要与美元脱钩?而一开始为何要发行一种中心化稳定币?

Nevin Freeman:Reserve 协议的最初版本将包含一种相对较为中心化的阶段,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协议组成部分将逐渐转移到链上,并逐渐离开创始团队的控制,最终变得完全去中心化。

我们之所以未来要与美元脱钩,并在未来将会锚定一篮子国家的法定货币或资产,主要有以下两点原因:首先,我们不想通过锚定美元来保持币的稳定性,万一美元体系在未来某一天崩塌了怎么办?其次,我们认为锚定任何一个国家法币的行为是中心化的,这是有悖区块链去中心化本质的行为。

Q3:RSV 和其他稳定币有何不同?

Nevin Freeman:我们认为,任何稳定币如需取得长期的成功必须具备 3 项特性:其必须稳定、可扩展和去中心化的。必须稳定的原因是显而易见的;可扩展可以满足稳定币的要求;而必须去中心化是因为如果它规模足够大,则政府无法在未来将其关闭。

我们认为其他稳定币在设计上要么注重规模可扩展,要么力求去中心化,但是没有做到二者兼得。我们认为我们已经找到一种设计方法同时使稳定币做到稳定、可扩展和去中心化。您可以了解我们在这方面的更多信息。

Q4:您能介绍一下 RSR 代币吗?它和 RSV 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两者是如何协同工作的?

Nevin Freeman:在 Reserve 协议设计中,RSV 是一种稳定的加密货币,可以像我们使用美元和其他稳定的法定货币那样被持有和使用。它是一种去中心化的、以资产做保证的稳定币。它由一揽子我们称为的 “抵押代币”——单独的资产支持货币提供支撑,类似通证化货币、通证化政府债券和通证化商品。

RSV 交易需要支付 0.1% 的交易费,该费率会随时间调整。

如果 RSV 需求下降,预计二级市场的价格将会下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呢?

假设 Reserve 通证的赎回价格是 1 美元,如果公开市场上的 Reserve 通证价格是 0.98 美元,套利者将被激励买入,并用 Reserve 智能合约赎回,换取价值 1 美元的抵押通证。他们会一直在公开的市场上购买 Reserve 通证直到不能从中盈利,也就是当市场价格与 1 美元的赎回价格相等时。

当需求上升时,相同的机制会反向运行。如果 Reserve 通证在公开市场上的价格是 1.02 美元,投机者将乐于用价值 1.00 美元的抵押通证或是 Reserve 权益通证(RSR,只有存在超额矿池时才可能发生)购买新发的 Reserve 通证,并立即在公开市场上出售,直到无利可图,也就是当市场价格与 1 美元的购买价格相等时为止。

为了担保 Reserve 通证的价值而在智能合约中持有的其他资产,类似于过去美国政府用黄金担保美元的做法。该协议旨在持有至少价值 100%Reserve 通证的抵押通证。许多抵押通证将是通证化的实体资产,例如通证化的商品、货币和证券。随着越来越多的资产类别被通证化,投资组合将逐渐随着时间推移由简单变得多样化。

Reserve 团队已与内华达的一家信托公司合作将美元代币化,类似于现今流通的其他由美元支持币种一样。

这些通证化抵押资产将在许多不同的国家注册。如果任何通证化资产正面临监管压力,Reserve 智能合约能够将这些代币交易为其他抵押代币,从而降低其对该通证化资产所属国的依赖。这有点类似于 EOS——有中心化的点,但它们随时都会被轻易否决。

如果抵押代币由于某种原因完全违约,则失去的价值可以通过铸造和出售其他 RSR 通证来弥补。

RSR 是 Reserve 网络中第二种代币,是一种标准且不稳定的加密资产。如果 RSV 代币在流通和使用过程中增多,RSR 通证的供应就会减少,因为 RSR 会被用于协议中的一些交易并被销毁。

RSV 的交易费用使用 RSV 代币支付。当抵押资产增值时,我们会铸造额外的 RSV 代币以支撑新增的抵押价值。

当 RSV 代币交易价格高于 1.00 美元时,则该池中的任何多余 RSV 代币可以从 Reserve 智能合约中购买。仅 RSR 通证持有人可以购买。购买一经完成 RSR 通证即被销毁。买家一般为套利者,其模式如下:

  • 在交易所买入价值 1.00 美元的 RSR;

  • 使用 Reserve 智能合约将价值 1.00 美元的 RSR 交易为一份 RSV;

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减少 RSR 通证的供应量。

假定该池中累积了 100 万美元的 RSV 代币。这将会导致大约 100 万美元的 RSR 通证被销毁。

这样,RSV 价差越大,RSR 的供应减少量越多。

Q5:抵押通证是什么?如何保证 RSV 背后有相应的法币资产做支撑?

Nevin Freeman:我们的抵押通证是通证化的美元,类似于 USDT 或者是 TUSD,我们已经完成了审计的工作,我们还有美元担保的资产,下一步我们也会发行类似于像美国国债这种形式,因为它的好处是会有一定的收益,这对整个系统也是有好处的。未来我们也会通证化外国货币或者是外国政府的债券,或者是通证化的商品或股权。

短期来说是由美元担保的,长远的话我们是想要实现它在全球稳定的价值,所以说我们会在全球范围内实现多元化的通证价值形式,因为我们最终是想让这个通证能够成为反映全球经济变化的一个指标。

Q6: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和中心化的稳定币的应用场景是否一致?如果不一致的话应用的场景是哪些呢?

Nevin Freeman:我们的去中心化的稳定币在某些方面跟中心化的是类似的,我们针对的不仅仅是数字货币的交易者,同时我们想让这个货币进入流通,应用到法定货币问题比较多的国家,比如说在委内瑞拉发行的消费者的 app,作为一种当地的数字货币进行了流通。

Q7:目前 Reserve 发行在什么平台上?

Nevin Freeman:初始是在以太坊上发行的,我们未来也会在其他平台上,比如说我们也会跟 Neo 洽谈,希望在上面发行,我们会在美国或其他的平台上都发行,未来的计划是要在多个平台都能发行和使用我们的稳定币。

Q8:Reserve 是如何做治理的?

Nevin Freeman:治理绝非易事。我们最佳的正确方式是基于声誉系统而非基于所有权系统。因为基于所有权的系统会带来一个弊端,即任何一个有钱人都能够设法控制结果。

同时,去中心化治理似乎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我们对目前正在尝试的方法持怀疑态度。

我们试图随着时间的推移谨慎地推进去中心化,只有当我们确信所采取的方法行之有效后,我们才会大踏步前进。我们认为,这就像为一个新国家起草宪法一样困难——这是一项不可掉以轻心的任务。

Q9:在白皮书里面提到了 Reserve 的通证转让费初始是 0,但是可变,早期是由团队来决定转让费的,我想请问一下转让费的收取是团队本身的盈利点吗,还是说有其他的盈利方式?

Nevin Freeman:主要有两种收益方式,这个收益是针对整个网络而不是公司的,一个是转让费,大概每次交易是 0.1%。另外一个收益是我们持有的资产对我们付款的方式升值了,比如说我们持有的是国债券,但我们付款用的是美元,国债券升值对我们来说就有额外的收益。

Q10:如何说服 Peter Thiel 投资 Reserve?

Nevin Freeman:Peter 资助过我以前的一家公司,所以我很早就和他建立了联系。但是我们并不真正了解对方,因为当时都是我上家公司的合伙人在和他沟通。

当我们决定推出 Reserve 时,我们意识到这与 PayPal 一开始的尝试很像。所以我请我以前的合伙人给我们介绍一下。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同意和我见面,并一起吃了饭。

我们详细地描述了我们的计划,他问了我们非常多的问题。结束的时候,他给我们讲述了他在 PayPal 的经历,我们非常敬佩他,

在离开他办公室之前,我直接问他是否愿意投资,他握着我的手说:“愿意!”

后来,我们也一直和他保持沟通,并吸取他的建议。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而且乐于助人。尽管有些人因为政治原因不喜欢他(我们理解这一点),但我们认为他是我们所做事情的伟大盟友。

原创文章,作者:王也。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王也

新锐作者

王也

区块链搬运工,微信:hao1250549397,欢迎爆料骚扰

总文章数: 169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