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2019-05-14

如何让理性投资决策合于自己的内心

交易是投资者之间的博弈,长期跑赢市场的人永远是少数。

行为金融学是心理学和金融学的交叉学科,行为金融学的研究成果告诉我们:在投资决策机制上,人类远非“理性”,而是普遍具有多种心理偏误。能够理解、管理甚至利用心理偏误的投资者将在市场博弈中占据很大的优势。

本文(分为上下两篇)介绍几种对加密货币投资决策影响最大的心理偏误,解析它们的进化来源、对投资决策的负面影响,以及可行的管理方法,探讨如何让理性投资决策合于自己的内心。

一、投资的人性论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即便学习了有效的投资方法,比如价值投资的基本面分析、估值和择时方法等,大多数人在市场操作中还是赚得少亏得多。

根本原因在于,成功的投资理念都是反人性的,所以成功的投资者首先要体察人性。要说明这个观点,我们要先讨论什么是人性。其实理解人性,并不需要高深莫测的哲学。

从日常生活出发,哪些事情是你自愿、乐于甚至愿意克服障碍去做的?哪些事情只能靠外部压力、或者经过内心的挣扎才去做的?为什么我们天生喜欢做一些事情,而不愿意做另外一些事情?

人是一种动物。有个常见的误解是:人类的行为是理性思考的结果,其他生物则是简单的趋利避害,其实远不是这样。人类的行为没那么理性,其他动物的行为也并不简单。

比如大家都知道蜜蜂会蜇人,而且由于蜜蜂的刺有倒钩,刺入人的皮肤再拔出,会带出部分内脏,蜜蜂也活不成。

我小时候就被蜜蜂蜇过,那时候淘气,有个墙缝里有蜂窝,我和小伙伴用泥巴把蜂窝堵住,不让蜜蜂出来,结果泥巴突然掉下来,蜜蜂就一拥而出,我抱头就跑,还是被蜇了。

大家想想,每只蜜蜂,不需要爱国或者爱家的教育,就能做到拼死抵抗入侵者呢,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生物的行为模式是由自然进化塑造的,被称为进化稳定策略。蜇人的策略,跟蜜蜂存储蜂蜜的策略是相关的。

如果某种动物进化出存储食物的策略,但没有配合的保护策略,那么就会给他人做嫁衣,在生存竞争中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我们所说的人性,其实就是人类的进化稳定策略。

人类的行为由人性(或者说进化稳定策略)和理性共同支配。

人性和理性有时一致、有时冲突。进化稳定策略在高等动物体内通过内分泌系统发挥作用,我们对具体的作用机制并不清楚,只能从概念上归纳为奖励中枢和惩罚中枢。

奖励中枢负责产生各种愉悦感,惩罚中枢负责产生疼痛、疲劳、紧张、愤怒、沮丧、嫉妒、痛苦、悔恨等负面情绪。现代社会物质丰富,但是越来越多的人出现抑郁等心理问题。

根本原因在于现代的生活和工作方式,不能给我们这些穿西服打领带的大猿提供恰当的心理奖励。让习惯于在草原上追踪猎物的猎人,过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坐在格子间里,面对电脑屏幕冥思苦想,不出问题才是怪事儿。

现代人的心理问题增多,核心原因是生活环境和进化稳定策略持续冲突,导致奖励中枢和惩罚中枢失调。

用理性对抗人性非常困难,典型的例子包括减肥、戒赌、戒毒。还有心无旁骛的努力学习、努力工作,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对自己有益的,但只有极少数人能长期坚持。

减肥为什么难?因为在过去的几十万里,食物短缺都是人类最大的威胁。可以说人类最显著的进化稳定策略,都是围绕对抗食物短缺形成的。

 

比如饥饿让人无法忍受,尤其是小孩子饿得嗷嗷叫,大人就是出去面对狼虫虎豹,也要想办法带食物回来,对饥饿的反应是人类生存最大的动力。

另外在饥饿的时候,人体会自动降低能量消耗,相同动作的能量消耗降低了20%。减肥就就要跟进化形成了强大心理和生理机制对抗,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大家想一想,你认识的人里有没有减肥成功的?还是有的,我认识几个成功减肥的人,都是通过运动,除了一个是打羽毛球之外,其他都是通过长跑。

长跑是个神奇的运动,绝大多数人不喜欢长跑,跑几百米就大汗淋漓、心慌气短。但是有些人对长跑上瘾,几天不跑浑身难受。现在全国各地每年有几百个马拉松赛事,大型赛事场场爆满。

例如每年10月的北京国际马拉松,我以前还参加过一次半马。现在三万个参赛名额都是全程马拉松,而且需要抽签才能获得参赛资格。为什么人类对长跑又爱又恨?

首先跑步快速消耗能量,首先惩罚中枢会有反应,用疲劳感告诉你别跑了,要节约能量。但是长时间奔跑是人类狩猎的主要方式,是有利于人类生存的行为。所以长期坚持奔跑,会激发奖励中枢,获得愉悦感。

这是进化稳定策略在鼓励我们,坚持下去,把猎物带回家。所以一旦触发了跑步的奖励机制,对抗疲劳就不再困难,跑步成为习惯,甚至成瘾,那么减肥就顺理成章了。

引发失败投资的心理机制根植于人性之中:轻率冒进、回避错误、贪婪恐惧、随波逐流,都是在长期进化中人类形成的心理特点。

在采集狩猎社会,这些机制帮助人类适应严酷的生存环境,达到风险和收益的平衡。但是资本市场跟采集狩猎社会差别很大,还是这些进化稳定策略,成为投资者降低风险、提高收益的障碍。

那么投资者怎么才能对抗这些对投资有负面影响的心理机制呢?这就是本文我们要讨论的内容。

二、多度自信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有一项对随机选取的成年男性的调查,请他们评估自己与他人相处能力。结果是 100% 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与人相处的能力在平均值以上。

当然,大家想一想,这不可能成立。所有人都在前 50%,那后 50% 是谁呢?类似的调查面向不同人群,以不同的主题被重复了无数次。

不论是大学毕业生预计自己的未来收入、创业者对估计自己企业的生存时间、男性评估自己的运动能力、驾驶技术或者性能力、女性对自己容貌的评估。

所有的调查都给出同一个结论,就是人们对自己的能力和未来估计过于乐观。与此同时,人们对别人的评估就客观多了。

例如根据调查,大学生对自己的未来收入、离婚的可能性、变成酒鬼的可能性估计过于乐观,但是如果让大学生们评估自己的室友,调查结果就跟社会实际的统计数据非常接近。

过度自信是人类显著的心理特征。目前全世界所有的人类都属于人科动物同一个亚种——智人 homo sapiens。也就是说从进化树上看,全世界的人类都极其相似,遗传的差别微乎其微。

智人在大约 30 万年前起源于东非,在数十万年的时间里。智人以几十个为一群,散布在东非的草原和山地,虽然能制造简陋的石器,并且会使用火,但是这种无毛大猿跟其他群居动物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同,很难看出他们日后成为万物之灵的潜力。

大概在距今 10 万年,智人开始走出非洲,开启了全球迁徙之路。现在我们可以根据世界各地考古学的证据,以及对当地人遗传图谱的研究,大略的绘制出智人迁徙的路线图,和到达世界各地的时间点。

我们看右上方的大图。智人约在 6 万年前达到近东,5 万年前达到南亚,三四万年前达到欧洲、东亚和澳大利亚。

1.5 万年前穿过西伯利亚、阿留申、白令海峡,到达阿拉斯加,并沿着美洲大陆不断向南迁徙,只用了 3 千年时间,就到到达了南美洲的最南端。

最后是东南亚的智人沿着波利尼西亚诸岛不断扩散,并在人类历史的最近三千年扩散到太平洋诸岛。

人类什么要不断迁徙?当然有环境变化、生存压力的原因。但是在早期智人走过的地方,一般没有达到人口密度的上限。

从古至今,人类都有对应许之地的热望,似乎内心中总有声音在回响:在山的那边,在海的那边,有一片沃土在等待着你。所以也可以把过度自信看成是进化的选择性偏差。

如果智人的能力不足以适应复杂多变的环境,离开原栖息地就会被淘汰。那么经过长期选择之后,智人应该仍然聚居在东非,而且是一种心态非常保守的动物。

调查表明平均而言,男性比女性的过度自信更加严重。尤其是在投资市场,绝大部分的投资者都相信自己能够战胜市场。这一点都不奇怪,在零和博弈市场,任何认为自己不能超过平均收益的理性投资者都应该选择退出。

或者我们再换个角度,如果市场中每个投资人都对自己的投资能力有客观的评价,那么能力处于下半区的投资者应该离场。

剩下的人里,能力不占优的也应该立场。如此反复,最后就只有能力最强的投资者有理由留在市场中,但是他已经没有交易对手。

市场上的每一次交易,都是代表在成交的价位上,卖家认为价格高估了,而买家人为价格低估了,如果没有买卖双方对自身结论的自信,交易就不会发生。所以说如果没有过度自信,世界上就不会存在资本市场。

严格来说,过度自信是一种现象。造成人们过度自信的心理机制主要是“确认偏误”(confirmation bias)。

确认偏误又称肯证偏见或验证偏见,是指主观上已经有了某种看法或观点时,人就会倾向于寻找或直接接受那些能够支持原有看法的信息,而忽视那些可能推翻原有看法的证据。

那么人类为什么会有确认偏误呢?其实人类的心理机制里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简化决策,即便决策的依据并不充分。

很多心理学实验告诉我们,很多无关紧要的因素,却深刻的影响着人类的决策,简单地说就是人类的决策过程非常不可靠。但是从进化角度说,快速而坚定的决策通常要好过犹豫不决。

大家知道哲学史上有著名的布里丹之驴,在驴子左右两侧各有一堆草,而且跟它距离相当。这头驴子具有完全的理性,它找不到先吃哪堆草的理由,所以就饿死了。

人类生存在一个充满偶然和未知的环境中,每时每刻都在做决策。猎人的面前有很多条路,到底应该沿着那一条追逐猎物?快速做出有一定正确率的决策,而且信心满满地去执行,比犹疑不定要好得多。

在所有的人类组织中,怀疑论者都是最没用的,而且处于最下层。最上层被自信满满而且有很强说服力的精英所占据。虽然精英决策的正确率,不见得比扔硬币更好。

但是一旦他们能够用自己的理论和信念说服大众,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碾压一切怀疑和抵抗,推动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三、负面偏误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负面偏误是指相比正面信息,负面信息给人触动更大,而且人对于损失的感受要比等量的获得更强烈。心理学家做过很多实验,发现损失对人的影响大概相当于 2 倍的获得。

粗略地说你丢掉 100 块钱的痛苦大概跟捡到 200 块钱是等量的。这是心理学一个非常重要的发现。看来人类是一种天性偏抑郁的动物。

为什么人类的大脑更关注负面信息,而且负面情绪给人的冲击更强烈?我认为可以用风险收益不对称来解释。

举个例子,采集狩猎部落的妇女们发现了一大片蘑菇,但她们不知道蘑菇是否有毒,是否应该吃掉蘑菇呢?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即便蘑菇没有毒,吃掉它的收益只是多吃了一顿饱饭,如果蘑菇有毒,部落中很多人可能因此丧命。

再举个例子,一位猎人正在草地上奔跑追逐猎物,他发现前面几米的草丛里有个东西,看上去像一截树枝,但也有点像一条蛇,他是否应该停下来观察呢?

合理地选择当然是停下来观察,因为即便只有很小的概率是蛇,也不能大意。现在的管理科学有关于风险管理的完善理论,包括如何量化风险、确定风险应对的优先级等等。

但是你学完之后就会发现,这些其实都是常识,早就印在我们的大脑中了。我们的祖先不需要计算就知道该如何选择。

BBC纪录片《人类星球》记录了一个跟负面偏误有关的惊人实例。肯尼亚多罗博族猎人步伐坚定地走向正在抢食的狮群。狮子被未知的恐惧所吓退,拱手将好不容易捕到的牛羚留给了猎人。

这个实例告诉我们,不光是人类,连动物都有负面偏误。绝大部分的狮子终其一生,都没有跟人类直接冲突的经验。所以当猎人逼近的时候,狮子无法判断自己是处于优势还是劣势,保险起见就选择了逃跑。

不知道在哪个时代,多罗博族猎人发现了狮子具有负面偏误,可以加以利用,并发展成一个有效是狩猎模式。人类的优势在于能总结并传承经验,用理性克制自身的心理偏误,利用对手的心理偏误。所以人类是当之无愧的万物之灵。

但是在资本市场上,大多数情况下风险和收益是对称的。甚至收益的空间远大于损失的空间。

例如最近几个月,关于各路专家又开始宣称比特币将会归零。这是熊市的典型特征。

但是我们把 2019 年跟 2015 年相比,比特币的用户数量已经提高了一个数量级,而且更加分散。比特币归零的风险已经非常之低。而且比特币的价格是 3000 多美元,上涨的空间远远不止一倍。

但在熊市,投资者会普遍被负面情绪笼罩。场外资金不敢进来,不理性的投资者对可能的损失过分恐惧,在已经低估的价格水平上仍然选择抛出。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我们应该像多罗博族猎人一样,用理性去控制自身的负面偏误,并利用别人的负面偏误取得战果。

四、被迫卖出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我们再谈谈被迫卖出,被迫卖出不是一种心理偏误。但是它跟心理偏误密切相关。

首先,被迫卖出是因为过度自信导致的过量买入造成的,其次,被迫买出与负面偏误一起是熊市跌跌不休的主要原因。

先讲讲币圈的著名典故——四十八万哥的故事。这人在 2014 年 1 月 28 日在百度比特币吧开了一个帖,称将全家存了七八年的 48 万元房款用来买了 100 个比特币,均价 4800。

他在贴中志得意满地说,“期待大赚一番,买房直接全款,运气好把我的车也换了。过了两周小有盈利,自己跟帖说:短期不会卖出,除非翻倍。可是很快,比特币价格跌到了 2000。贴吧里有人给他打气,但更多的是讽刺嘲笑挖苦。

楼主还在时不时更新帖子,大多是在描述自己的生活状态,比如该怎么撒谎骗过未婚妻和父母、找谁去借钱补齐那几十万元的损失。

中间,行情一度回暖,涨回了 3600 元,许多网友为他高兴,但他仍坚持比特币能再到 4800 元,一个都不抛。2014 年底是最灰暗的日子,他的账户跌到只剩 19 万。“挺住,别想不开啊。”有好心网友安慰他。

2016 年初,比特币再度回暖,到了 3000 元左右,坚持了两年的他终于按捺不住,割肉了。“币抛了,买房了。”,他在帖子中淡淡地回复道,在币市沉浮两年,48 万变成 30 万后,这个 ID 从此再未露面。

当然,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四十八万哥割肉之后 1 年多,比特币价格冲上了高峰,100 个比特币最多时价 1500 万。四十八万哥的失败不是因为他没有多挺一年。

用结婚买房的钱买比特币,跟家人斗智斗勇两年多,别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做不到。他投资失败的原因是买入加了杠杆。

杠杆有很多种形式,合约刚刚只是最明显的一种。个人使用已经列入开支计划的资金投资,也是加杠杆。

市场行情好的时候,企业扩大规模,基金雨后春笋般成立,ICO 项目一个接一个,项目方手里拿着迭创新高的 ETH 乐得合不拢嘴,都是在加杠杆。

一旦价格反转,一切都跟着反转了,原来赚钱最多最快的策略,马上变成了亏钱最多最快的策略。

企业开始裁员、收缩业务范围。基金被迫清盘,项目方拿着越来越不值钱的 ETH,要狠下心来抛出,抛得早还有希望挺过寒冬。

在牛市里赚钱最多的,是加杠杆最猛的。他们赚钱都赚出幻觉出来了,一个个自命不凡,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

最可怜的是后入场的新手,听到的致富经都是错的,深感自己来晚了,于是更狠地加杠杆要追上别人,他们就是熊市死得最早也死得最惨的那批人。

真正懂投资的人,他会明白一个基本道理,未来是不确定的,有很多种可能性。所以他的资金配置、仓位控制就不会只考虑一种情况。

而是要适应几种最可能出现的情况,并且在预测完全错误的情况下避免重大损失。所以,杰出投资者的资金配置对任何单一情况都不是最优的。

由此得到推论是,在任何市场环境下,收益率最高的都不是投资高手,而是胆子很大的庸手。他们的单边策略恰巧适配了行情走势。

所以这里我给一个违反直觉的投资原则:不当赚钱最多的人,或者说不要试图去赚最多的钱。

所以要避免陷于被迫卖出,就是不要加杠杆。四十八万哥如果只买 10 个比特币。就不用过那两年多暗无天日的生活,最后可能还赚到百八十万。关于对加密资产的资金配置比例,我们在本文的最后还会专门讨论。

五、羊群效应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上世纪 50 年代,社会心理学家所罗门·阿希做过一个著名的实验,他给受试者两张卡片,就像上图左侧画的那样,然后问卡片2的三条线段,哪一条跟卡片1里的线段一样长。

即便是小孩,也能轻易分辨出是中间那一条。阿希的实验当然没这么简单。他找七个受试者一起参与测试,并且跟其中六个串通,故意说错,说卡盘 2 里的右侧线段跟卡片1的一样长。

等六个人都故意说错之后,再问第七个人,其实只有这个人才是受试者,其他人都是实验条件。令人震惊的是,大多数的受试者会同意前面6个人说法,作出明显错误的选择。

对这个实验当时存在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是社会压力,就是受试者为了避免难堪,故意说错。第二种解释认为,其他人的意见影响了受试者的认知,也就是说受试者真的认为是那样,而不是有意撒谎。

那么到底哪个解释正确呢?后来随着脑科学的进步,科学家想出了解答这个问题的方法。他们在受试者做出回答的时候,用核磁共振成像扫描他的大脑。

如果社会压力说成立,那么在他做出回答之前,负责处理社交和理性思考的前脑会活跃。而如果在整个过程跟社交和理性思维无关,那就只有处理视觉的后脑特定区域活跃。通过这样一个巧妙设计的实验,解答了疑问。

大家不妨自己先猜猜结果。答案是,没有社会压力,受试者仅仅根据视觉就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换个说法是,前面六个人的选择,直接影响了第七个人的视觉认知。

我们常说眼见为实,但实际上我们的视觉都不可靠,会盲目的跟随其他人,这就是羊群效应。

羊群效应这个名称,就说明这不是人类特有的心理。那么为什么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很多都进化出了羊群效应的心理机制呢?

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群体跟个体相比,在某些情况下,确实具有更高级的智能。

所以专门有个概念叫群体智能,最显著的例子是蚂蚁和蜜蜂之类的社会性昆虫,虽然单个蚂蚁几乎谈不上有什么智慧,但是蚂蚁社会确运转得经济有条。

有效市场假说也跟群体智能有关,虽然个体参与者掌握的信息并不均一,但是显然群体掌握的信息之和都大于个体,所以资产价格是由群体决策产生的,战胜市场非常困难。

与此相似的,民意测验的结果常常好过专家预测。而区块链行业的预测市场,就是要把群体智慧市场化商品化。

另一方面,还有很多情况是群体的理性和智慧,远远低于个体,群体心理学的开山之作《乌合之众》就是讨论这类现象。

羊群效应产生的第二个原因,在有些情况下,群体的选择会自然而然地成为正确的选择。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人类是社会化动物,个体脱离社会几乎无法生存。

所以从众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对的。当个体脱离集体后,会产生紧张和孤独的感觉,这是进化法制在告诉我们,单一个体非常弱小,面临着巨大的生存风险。

所以你可以看到,羊群效应并不总是有害的。跟其他的心理偏误一样,它在人类长期进化过程中提供了额外的生存收益,所以才保留了下来。

只是在某些环境下,比如在资本市场里,心理机制影响了投资决策的质量,所以才成了心理偏误。

羊群效益是个特别的心理偏误,它的作用不是产生特定影响,而是放大其他心理偏误的影响。他可以让人群中的过度乐观或者负面偏误相互增强。社区的密度越大,关联越紧密,羊群效应就越显著。

中美日韩四大社区,韩国的羊群效应最强。所以牛市寻顶就盯住韩国,观察韩国市场情绪面的变化,预测极端的乐观何时反转。当然,也许下一轮牛市,会有羊群效应更强的社区参与进来。

另外要注意的是,羊群效应会被有意利用。庄家伪装成头羊,把羊群引向预设的陷阱。我们说羊群效应是心理偏误的放大器,价格操控利用人的 FOMO 心理,同时也一定会推出示范和样本,带动普通投资者入局。

羊群效应是普通投资者亏损的原因,也是杰出投资者盈利的工具。首先你要理解在任何市场,赚大钱的人都是少数。富人的定义就是比普通人更有钱。

所以从逻辑上说,富人只能是少数。推论就是,你永远不可能因为从众而赚大钱。如果你的目标是赚很多钱,你就必须是特别的一个,至少要在某些关键选择上跟大多数人不一样。

也就是跟羊群相对而行,这当然不容易做到,因为人类的天性反对这样做,你会陷入孤独寂寞紧张焦虑,好像一个人迷失在野外。但是我要告诉你,这些都是杰出投资必然的经历。

坚持独立思考,坚持自己的判断,是投资致富唯一的出路。但是同时应该了解,跟众人的选择不一样,很可能出错的是你自己。所以特立独行本身不是目的,要在最有把握的情况下,选择成为少数。

六、随机性干扰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由于资本市场是有众多参与方的复杂系统,因此资产价格的短期走势可以认为是随机的。

但是人类总是习惯于通过现象总结和发现因果规律,尤其是在人的行动和随后发生的现象之间寻找因果关系,我们称之为因果性偏误。因此随机性会对我们的认知造成干扰。

其实不光人类具有因果性偏误,连动物都有。印第安纳大学的心理学家B.F.  Skinner 用鸽子做了一组实验,并于 1948 年在实验心理学期刊上发表了著名的论文《鸽子的迷信》。

这个实验是这样的,把处于饥饿状态的鸽子放在笼子里,通过漏斗每隔一段时间给鸽子放出一点食物。多次反复之后,鸽子会发明了一套祈祷食物的动作,像舞蹈一样。

虽然食物的出现跟舞蹈并无关联,但是鸽子们都很坚持自己的“信仰”,孜孜不倦地重复它们认为有效地祈祷方式。

《黑天鹅》和《反脆弱》的作者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讲过自己的一个故事。塔勒布年轻的时候是瑞信第一波士顿的交易员,有天早上碰上一位不知道哪国的出租车司机,怎么给他指路都听不懂,最后还是走过头了。

塔勒布从平时不走的入口进入了公司,结果那一天他的市场战绩特别好,狠狠地赚了一票。第二天,他想找那位听不懂英语的司机,并打算给他一笔可观的小费,可惜没找到。

他让出租车把他放在平时不走的入口,在电梯上,他注意到自己还打着昨天那条沾了咖啡污渍的领带。猛然间,他意识到自己陷入了因果性偏误,不自觉地在试图重复昨天的一切。

这个故事是他写在《随机漫步的傻瓜》这本书里。《随机漫步的傻瓜》比《黑天鹅》和《反脆弱》要薄很多,而且可读性更强,所以我推荐大家先看这本。

如果你看了很有感觉,再去看《黑天鹅》和《反脆弱》。

《随机漫步的傻瓜》唯一的缺憾是翻译得不好,译者显然对金融市场很不熟悉,很多名字都翻译错了,甚至把对冲基金都翻译成避险基金。书名也翻译的不对《Fooled by Randomness》应该翻译成《被随机性愚弄》。大家凑合着看吧。

我们再讲一个随机现象的特征。有一位统计学教授,为了让学生理解什么是随机,在每次开学的第一节课,都会玩一个游戏。教授请每个同学想象连续抛100次硬币,把自己认为可能的结果写在纸上。

同时挑一位同学真的抛 100 次硬币,把结果记录下来。在此过程中教授会离开教室。等大家都把结果交上来,她回到教室,大致看一看,然后快速猜出哪一是真实抛硬币的记录。

多年以来,没有一次猜错。她是怎么做到的?其实很简单,教授会挑选连续出现字或者头最长的结果,就是真实抛硬币的结果。人们总是认为杂乱无章才是随机,殊不知真实的随机看上去反而不那么随机。

恰恰是那些看上去有点规律的序列,是真正的随机结果。再说一个例子,如果你常看云彩,就会时不时发现有云彩跟某个东西,甚至某个人的面孔很像。

但是你可以试试,预先想好一件东西,比如打印机或者猫头鹰。我敢说就算看一辈子云彩,也不会碰不上跟你预想物体形状相似的云。

这个是组合问题,天空中某一块云,跟世间不可胜数的物体中的一种相像,概率其实挺高的,但是跟某个特定物体相像的概率则几乎为零。

对投资者干扰最大的随机现象就是价格走势,有无数投资者试图通过走势图发现某种规律。这相当于天天盯着云彩,试图总结出规律,预测明天云彩的形状。

当然我不是说加密货币的价格走势是完全随机的,毕竟加密货币市场不是完全的有效市场。

去年 7 月份,两位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发布了题为《加密货币的风险和回报》的研究报告,用统计方法证明加密货币的价格具有时间动量效应,简单地说就是价格具有某种惯性。

做量化交易的团队,可以依据动量效应开发交易策略,进行套利。当然充分套利的结果会使这样一种特定规律消失。市场的无效性不是所谓技术图形派的护身符,因为大量的研究表明,人脑没有进化出统计能力。

试图用视觉发现资产价格规律,跟鸽子用自己发明的舞蹈祈求食物,没有什么区别。人类的天性里没有随机,只有因果。所以我们会试图为所有的现象,找到合理的解释。

每次市场突然上涨或者下跌,投资者都会关注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而媒体会提出一些貌似合理的解释,把当天甚至一些天之前发生的事件,确定为价格变动的原因。其实绝大多数时候,资产价格的变化没有直接原因。

换句话说,市场并不需要新信息,仅仅是博弈就会造成资产价格波动。

人类对因果性的执着,也是在进化中产生的。因果性幻觉加上过度自信,就产生了后见之明。几乎每个投资者,包括我自己,都习惯于这样谈论投资历史:“其实我当时知道…,只是因为…,所以如何如何”。

反正就是我的判断是对的,只是因为外部因素的干扰,导致了亏损或者盈利不多。量化交易相比技术分析有个巨大的进步,就是回测。对照历史数据执行交易策略,至少对于历史数据,回测能得到客观的结论。

为什么大多数人在市场中赚少亏多?(上)

随机性还会严重干扰投资者的情绪。假设某项投资,预期收益率年 15%,年波动率是 10%,这是一项相当不错的投资,1年盈利的概率高达 93%。

但是如果你每个月观察一次,每次观察看到它处于盈利状态的概率只有是 67%。那么如果你每天、每小时甚至每分钟都观察一次。这项投资只在 50% 多一点的时候处于盈利状态。

换句话说,有近一半的观察会看到它处于亏损状态。那么你还能确信它是一项好投资吗?而且前面讲过,负面情绪对人的影响要大多正面情绪,具有 2 比 1 的数量关系。

也就是说每月观察一次,盈利带来的快乐和损失带来的痛苦大致是平衡的。观察得越频繁,心理损失就越大。而且强烈的负面情绪会促使投资者做出不理性的投资决策,以过低的价格卖出好资产。

把这项投资换成比特币,年预期收益率很高,大约是 100%,但是年波动率更高,超过 100%。那么每次看行情,盈利和亏损的概率是差不多的。

虽然几年下来赚到了钱,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投资者会持续面临负面情绪的影响,会降低这几年时间的生活质量。我们想象自己有个情绪账户,快乐就是收入,痛苦就是支出。

如果你投资加密货币,而且经常盯着行情看,不论最后资金账户是否盈利,情绪帐户都是亏损的。如果我们关注生命的过程甚于财富的数量,那么不能挣脱随机性干扰的人,应该远离资本市场。

2017 年和 18 年,币圈很多投资者陷入了行情焦虑症。称之为症,就是说它已经是某种心理病态。

典型症状是:一段时间不看行情,就感到焦虑,有人吃饭坐车上厕所都是不停地看行情。晚上起夜也要看一眼,一看涨了,睡不着觉,跌了,睡不着觉。不涨不跌,还是盯着,怕睡着了错过涨跌。

这样当然就无心工作、无心娱乐,对生活有显著的负面影响。熊市是行情焦虑症的特效药,现在大多数患者已经痊愈,等着下轮牛市再旧病复发。

那么有没有方法主动治疗行情焦虑症呢?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基本的思路是转移注意力。卸载行情的手机软件,减少接触可能联想到行情的人或者事,做平时想干但是没时间干的事情。

比如打游戏、看肥皂剧、看小说。我给爱看武侠小说的同学推荐两套书,一是老书《大唐双龙传》;二是新书《雪中悍刀行》。

这两套书写得都非常精彩,读起来让人欲罢不能。而且都是五六百万字的巨著,普通读速如果每天看两个小时,大概都够看 2 个月的,行情焦虑症如果不太严重差不多都能治好。

如果实在不能摆脱焦虑,不妨向苹果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沃兹尼亚克学习。沃兹尼亚克说当比特币在高价位的时候,我不想成为那种时刻关注价格变化的人。

我的幸福感中不希望掺杂着这种担心,所以我把它全部卖掉了,就这样摆脱了。如果你同意生命是一个旅程,关键是看到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那么沃兹尼亚克的选择是理所当然的。

本文转自公众号:一块链习社区,“一所培养区块链核心人才的在线学习社区”。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0ATuEweTHw9fAfwzoePhxw,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obo钱包

新锐作者

Cobo钱包

一站式数字资产存储和管理平台

总文章数: 5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