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2019-05-10

05月10日凌晨,MakerDAO 公开了新版合约。Zeppelin 和 PeckShield 也各自独立完成了对其新合约的审计,确定新版本修复了该漏洞。

北京时间 2019年05月07日,区块链安全公司 Zeppelin 对以太坊上的 DeFi 明星项目 MakerDAO 发出安全预警,宣称其治理合约存在安全漏洞,希望已锁仓参与投票的用户尽快解锁 MKR 提并出。MakerDAO 的开发者 Maker 公司亦确认了漏洞存在,并上线了新的治理合约,并宣称漏洞已修复。

该安全威胁曝出后,PeckShield 全程追踪了 MKR 代币的转移情况,并多次向社区发出预警,呼吁 MKR 代币持有者立即转移旧合约的 MKR 代币。截止目前,绝大多数的 MKR 代币已经完成了转移,旧治理合约中尚有 2,463 个 MKR 代币(价值约 128万美元)待转移。

05月07日当天,经 PeckShield 独立研究发现,确认了该漏洞的存在(我们命名为 itchy DAO),具体而言:由于该治理合约实现的投票机制(vote(bytes32))存在某种缺陷,允许投票给尚不存在的 slate(但包含有正在投票的提案)。 等用户投票后,攻击者可以恶意调用 free()退出,达到减掉有效提案的合法票数,并同时锁死投票人的 MKR 代币。

次日05月08日,PeckShield 紧急和 Maker 公司同步了漏洞细节,05月10日凌晨,MakerDAO 公开了新版合约。Zeppelin 和 PeckShield 也各自独立完成了对其新合约的审计,确定新版本修复了该漏洞。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在此我们公布漏洞细节与攻击手法,也希望有引用此第三方库合约的其它 DApp 能尽快修复。

细节

在 MakerDAO 的设计里,用户是可以通过投票来参与其治理机制,详情可参照 DAO 的 FAQ。

以下是关于 itchy DAO 的细节,用户可以通过 lock / free 来将手上的 MKR 锁定并投票或是取消投票: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在 lock 锁定 MKR 之后,可以对一个或多个提案 (address 数组) 进行投票: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注意到这里有两个 vote 函数,两者的传参不一样 (address 数组与 byte32),

而 vote(address[] yays) 最终亦会调用 vote(bytes32 slate),其大致逻辑如下图所示: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简单来说,两个 vote 殊途同归,最后调用 addWeight 将锁住的票投入对应提案: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可惜的是,由于合约设计上失误,让攻击者有机会透过一系列动作,来恶意操控投票结果,甚致让锁定的 MKR 无法取出。

这里我们假设有一个从未投过票的黑客打算开始攻击:

  • 调用 lock() 锁仓 MKR,此时 deposits[msg.sender] 会存入锁住的额度。

  • 此时黑客可以线下预先算好要攻击的提案并预先计算好哈希值,拿来做为步骤 3 的传参,因为 slate 其实只是 address 数组的 sha3。
    这里要注意挑选的攻击目标组合必须还不存在于 slates[] 中 (否则攻击便会失败),黑客亦可以自己提出一个新提案来加入组合计算,
    如此便可以确定这个组合必定不存在。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 调用 vote(bytes32 slate),因为 slate 其实只是 address 数组的 sha3,黑客可以线下预先算好要攻击的提案后传入。

    这时因为 votes[msg.sender] 还未赋值,所以 subWeight() 会直接返回。接下来黑客传入的 sha3(slate) 会存入 votes[msg.sender],
    之后调用 addWeight()。从上方的代码我们可以看到,addWeight() 是透过 slates[slate] 取得提案数组,此时 slates[slate] 获取到的
    一样是未赋值的初始数组,所以 for 循环不会执行(由于 yays.length = 0)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 调用 etch() 将目标提案数组传入。注意 etch() 与两个 vote() 函数都是 public,所以外部可以随意调用。这时 slates[hash] 就会存入对应的提案数组。

  • 调用 free() 解除锁仓。这时会分成以下两步:

  • deposits[msg.sender] = sub(deposits[msg.sender], wad)

    解锁黑客在 1. 的锁仓

  • subWeight(wad, votes[msg.sender])

    从对应提案中扣掉黑客的票数,然而从头到尾其实攻击者都没有真正为它们投过票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了解,黑客能透过这种攻击造成以下可能影响:

一、恶意操控投票结果

二、因为黑客预先扣掉部份票数,导致真正的投票者有可能无法解除锁仓

时间轴

MakerDAO治理合约升级背后的安全风波

PeckShield(派盾科技)是面向全球顶尖的区块链数据与安全服务提供商。商业与媒体合作(包括智能合约审计需求), 请通过 Telegram、Twitter 或邮件 (contact@peckshield.com)与我们联系。

原创文章,作者:PeckShield。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PeckShield

特邀作者

PeckShield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11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