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币安下架BSV之辩:规则、中立与去中心化

2019-04-24

作为加密货币的基础设施,大交易所是否应像Facebook那样保持中立?

编者按:本文来自碳链价值(ID:cc-value)作者:Michael J. Casey,CoinDesk咨询委员会主席兼MIT数字货币计划区块链研究高级顾问,编译:氪12、Diana,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币安下架BSV之辩:规则、中立与去中心化

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最近下架了Bitcoin SV(BSV),这是一种审查(censorship)形式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难道不会让所有比特币核心(Bitcoin Core)支持者和“澳本聪”克雷格·怀特的反对者欢呼雀跃吗?但或许同样是这批人,他们之前也是反对审查制度的区块链坚定支持者,难道现在BSV身上开始用双重标准了吗?

这些都是比特币怀疑论者向加密货币社区提出的问题,在他们看来,加密社区的态度应该像伏尔泰所说的那样——我不同意你所说的话,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是的,我知道这句话其实并不是伏尔泰说的......)

但无论这个“问题”是否合理,至少引发了一场更加有趣的加密行业辩论,而且在支持克雷格·怀特的BSV持币人和厌恶克雷格·怀特的BTC持有人之间已经持续了长达一年多时间了。然而就在最近,这件事因为一个加密货币交易所出现转折——币安宣布下架BSV。事实上,在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做出这个决策之前,比特币支持者们就已经向他施加压力,要求他严惩克雷格·怀特,因为有一些推特用户宣称克雷格·怀特不是中本聪,但却因诽谤等罪名遭到了他的起诉。

一场爆米花式的争论

其实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谁真正赢得了这场争论,如果真有结果的话,其实也在提醒人们,深陷在区块链乌托邦里的人,和那些顽固的现实主义批评者往往无法充分捕捉到加密生态系统里事态发展的细微差别,或者就此而言,更广泛的社交媒体世界和在线社区里的细微差别。

有一个观点非常令人信服,那就是你不能因为克雷格·怀特是个混蛋就下架BSV,虽然混蛋就是混蛋,但却不能因为混蛋就接受审查制度,这么做明显与比特币信徒所笃信的“密码朋克”理想——即抵制审查制度相矛盾。

(公开披露一件事:克雷格·怀特在推特上把我拉黑了,因为我使用了“混蛋”这个词来形容他。克雷格·怀特使用的推特账户是@ProfFaustus,但有趣的是,这个账户最近几天好像已经被删除了。)

当我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在推特上看这出“大戏”的时候,忽然看到圣玛丽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伦敦大学学院区块链技术中心研究员安吉拉·瓦尔奇(Angela Walch)对此事发表看法,他本身就是一个批评家,但同样也是区块链倡导者,一直呼吁支持“去中心化”。在这场推特争论中,安吉拉·瓦尔奇指出币安的举动已经引发了加密货币行业的认知失调。

2019年4月15日,安吉拉·瓦尔奇在推特上写道:

“你们有这样一种权利吗?.....一个人认为另一个人说的不是真的,然后这个人就说在他的交易所里不让任何人交易一个抵制审查制度的去中心化数字资产。”

然而,投资人阿里·保罗(Ari Paul)却给了整件事情另一个不同的背景。他认为,你看,抵制审查制度的标准并没有扩展到私人实体,这些实体在开放系统之上提供服务,就像币安对待比特币协议和其他区块链一样,这些私人实体可以随意与他们的客户打交道。

2019年4月16日,阿里·保罗在推特上写道:

“言论自由是我心中的一个价值,看到人们滥用‘审查制度’并将根本不同的案件混为一谈真的令人感到十分沮丧。这与美国国家铁路客运公司的审查制度不一样,你难道想拥有一辆载满人却死寂沉沉的火车吗?所以,还是让我们好好看看币安和BSV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吧。”

当然,看上去这也很公平。因为每个系统的基础区块链的去中心化规则设置被准确地区分开了,也就是应用抵制审查的愿望层——以及访问它的中心化实体。

在此基础上,保罗的观点与美国法院对第一修正案诉讼的处理方式相符。为了保护自由企业,美国法院通常允许私有实体挑选和选择他们所处理的人以及他们发布的信息,而他们也会尽力减少政府实体限制私人公民和企业的言论。

同样地,我们也可以争辩说,一个引用价格数据和执行交易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其业务决策往往是在链外发生的,不受制于严格的、类似于准宪法的链上规则的约束,这些规则主要让运行区块链发布协议的去中心化网络治理能够被公平对待。

加密货币交易所可以拒绝任何人喜欢的价格和交易,而且这样做并不会损害底层区块链治理系统的言论自由/反审查标准的完整性。

抱着“大腿”去思考问题

问题是,区块链太多了,而且大多数区块链也都不一样。在这种环境下,像币安这样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并不是在运营一个应用程序,也不是在经营一家私人企业,而是身处在一个单一区块链的治理系统之中,为那些想要跨越不同区块链系统的人们提供服务。

如果用类似的宪法作比较的话,币安这些加密货币交易所更像是无国界的托运人,他们在跨境运送消息,而且不受任何一个政府的司法管辖。在扮演这个角色的时候,加密货币交易所不会执行区块链的审查规则,但是由于不同区块链资产价格起伏不定,加密货币交易所开始对更广泛的加密货币生态系统运作变得越来越重要了。

这就是为什么安吉拉·瓦尔奇这样的“大咖级”评论家非常重视这些交易所行为的原因,因为到目前为止,交易所是加密行业里唯一经过验证的商业用例,他们代表了加密货币行业(甚至可以说就是加密货币行业),所以他们应该保持高标准的中立性。

我们还可以拿Twitter,Facebook和其他社交媒体和真正的“去中心化”系统进行比较,这些实体其实可以被看做是私人公司,因此可以随意审查他们平台上的任何人,只要他们想这么做。

另一方面,由于他们的网络异常庞大,公众自然希望将他们保持不同的标准。鉴于这些社交媒体公司在我们的通信系统中发挥的巨大作用,拥有一个强有力的案例规范其审查决策是非常有必要的,就像政府管理公共电力或水务公用事业一样。

按照规模来看的话,币安在加密货币行业里的地位,就像Twitter和Facebook在社交媒体网络里的地位。就像如果禁止使用Twitter和Facebook会严重损害社交媒体行业一样,币安下架一个加密货币也会严重损害这个加密货币的价值。

那么,监管需要扮演什么角色?

对于币安的行为,让我们再做一个类比。有人说,想象一下,作为资产市场生态系统正常运作的一部分,纽约证券交易所或纳斯达克的负责人如果因为不喜欢某家公司CEO而暂停了这家公司的交易,市场会是什么反应呢?所以,币安应不应该遵守类似的公正标准呢?

当然,这么比较其实也不是非常完美,因为纽约证券交易所和纳斯达克,以及世界其他很多正规的证券交易所其实也经常因为某些公司的不法行为强制将其退市,但是他们是在一个高度监管的框架下在执行这种操作的。

如果你看一看纳斯达克最新的“暂停或退市问题”清单,就会发现该名单上很多退市公司的主要原因就是“监管/违规”。换句话说,就算是复杂的传统交易所做出的“审查”退市决策,都是倾向于在外部治理体系设定的规则基础上发生的。

美国有一个互联的层级,包括交易所会员,类似金融行业监管局(FINRA)这样的自律组织,交易所内部的合规团队和监督委员会,各种立法机构,以及类似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在内的外部执法机构。

现在我们再看看赵长鹏是怎么想的,他其实受到了比特币和BSV双方斗争的巨大压力,因此出于自己所服务的行业、以及行业的长远利益考虑才决定下架BSV,但他这么做也没有一套外部规则可供参考,如果他有一个,就可以把束缚的双手给解放开了。

我不认为赵长鹏会要求更多监管,但事实是,通过外部化上市规则标准,监管至少会在这些问题上帮助加密货币交易所管理其公众形象。

另一方面,我们正在讨论的所有问题可能都只是暂时的,因为全新的去中心化交易模式会让客户资产更好地被托管,而且独立执行交易。但是,执行交易并不是我们依赖交易所的主要原因,事实上在一个中心化的交易所里,许多买家和卖家聚集在一起,可以实现更有效的价格发现。

然而,我们又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残酷现实,即在完全去中心化网络上运行有效的、完全开源的交易匹配和价格发现算法之前,加密货币生态系统仍需要依赖于中心化的交易所,并依靠他们产生网络效应——这就是为什么一致的上币标准,以及如何强制执行这些标准如此重要的原因所在。

如果没有一致的、外部强制执行的规则,那么要求一个中心化实体(而且还不是区块链矿工)——比如币安——保持“抵制审查”标准也是不公平的。赵长鹏必须要在一个混乱的社区里做出决定,所以出于同样的原因,我们也许可以原谅那些支持这一决定、并且看似虚伪的比特币投资者。

但是,我们应该支持那些要求加密货币交易所建立并遵守一致标准和规则的用户,考虑到币安这样一个对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有如此规模和影响力的公司,这种标准至少应该和法定货币生态系统里对银行的要求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本文讨论的主题似乎已经不局限于所谓的“审查”问题了,或许我们可以从币安下架BSV这件事中吸取更多重要的经验教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811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