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万字起底澳本聪:一个正在崩溃的谎言

2019-04-17

暴君的政权往往会崩塌,更不用说是包装出来的暴君。

推广

编者按:本文来自碳链价值(ID:cc-value),作者:白夜,编辑:碳14,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万字起底澳本聪:一个正在崩溃的谎言

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根据P2P 基金会网站的个人资料介绍,“他”的生日是1975年4月5日,现在已经45岁了。

克雷格·怀特(Craig Wright):出生于1970年10月,今年48岁,国人称其为“澳本聪”。

戴夫·克莱曼(Dave Kleiman):出生于1965年,2013年4月26日死于MRSA感染的心脏病。

卡尔文·艾雅(Calvin Ayre):出生于1961年5月25日,加拿大人,目前居住在安提瓜和巴布达。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Oracle, The Matrix

历史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你觉得巧合发生的每一件事,背后皆有因果。

对于克雷格·怀特来说,有两个人对他的人生产生了巨大影响,一个人是戴夫·克莱曼,另一个是卡尔文·艾雅。

1997年4月,在经历了不断求职跳槽之后,27岁的澳大利亚人克雷格·怀特满怀期望地来到了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希望能在金融行业里一展身手。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给克雷格·怀特安排的是一份维护安全和防火墙的枯燥工作,在挣扎了七个月之后,他再一次决定离开,并创立了一家名为DeMorgan的信息安全系统公司。

经历了漫长的六年创业之后,时光来到了2003年。那一年,世界上发生了很多大事:淘宝网诞生了、SARS“非典”蔓延、伊拉克战争爆发萨达姆被俘......

但对于克雷格·怀特来说,2003年可能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年,那年,他33岁了。出于一些未知原因,克雷格·怀特不得不从自己艰难打拼创立的DeMorgan公司黯然离职,新南威尔士高等法院在一年后还判决他不得接触该公司客户且需入狱28天(克雷格·怀特之后通过社区服务250小时得到了缓刑)。

没有了工作的克雷格·怀特不得不把重心转到学术上,也就是在2003年,他凭借论文《创造理论的粗糙根源》(Gnarled roots of a creation theory)获得了神学、比较宗教和经典研究博士学位(尽管克雷格·怀特从未说明哪个机构授予了他这个学位)。就在撰写论文期间,克雷格·怀特通过一个线上加密论坛结识了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一个人,也就是与他一起进行比特币早期开发的同伴——戴夫·克莱曼。

Dave Kleiman:计算机天才、优秀士兵与隐士

戴夫·克莱曼是一个计算机天才,但同时,他也曾是一名美国陆军士兵。

根据戴夫·克莱曼生前好友帕特里克·佩奇(Patrick Paige)透露,出生于1965年的戴夫·克莱曼很小就对计算机和技术感兴趣,不过却在1986年选择了加入美国陆军担任直升机技师,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去参军,而且在刚入伍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戴夫·克莱曼就被评为了“美国陆军年度士兵(U.S. Army Soldier of the Year)”——也没人知道原因。不仅如此,戴夫·克莱曼在他只有21岁的时候就获得了美国陆军成就奖章(Army Achievement Medal)和陆军部长签署的表彰奖状——同样,还是没人知道原因。在表彰词里,美国军方这样写道:

“你的军容、一般军事课目知识、时事、以及其他方面的表现非常优秀,加上你强烈的奉献精神,为美国陆军做出了杰出的成绩。”

万字起底澳本聪:一个正在崩溃的谎言

Dave官网的五张图片之一;图片来源:https://www.davekleiman.com/ 

但是,没人知道戴夫·克莱曼为美国军方做出了什么成绩。

然而就在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前的1990年,25岁的戴夫·克莱曼突然选择退伍,他回到了老家棕榈滩县,几年后开始在当地警长办公室工作,当时他的培训教官就是帕特里克·佩奇。即便在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地方,戴夫·克莱曼还是展露出了惊人的计算机天赋,他给帕特里克·佩奇配了一台电脑,是一台需要输入命令行操作的DOS计算机,让帕特里克·佩奇可以在两人巡逻之前帮助家里的女儿远程打开游戏。

帕特里克·佩奇记得在他们工作的时候询问过戴夫·克莱曼:“凭借你的知识,为什么要做警察这份工作?”要知道当时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计算机行业革命进行的如火如荼,凭借戴夫·克莱曼的才华完全可以赚到比警长办公室薪水多得多的钱。然而,戴夫·克莱曼总是低调地回答说,巡逻执法一直是他的梦想——是的,没人了解他,就像没人知道为什么入伍第一年就获得“美国陆军年度士兵”的他会在海湾战争爆发之前选择退伍一样。

1991年1月,第一次海湾战争爆发。

低调的戴夫·克莱曼在老家的警察局里默默无闻地工作了四年,时间来到了1995年。

1995年,戴夫·克莱曼刚刚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但是却遭遇了一场离奇的摩托车事故,导致他彻底瘫痪,之后便一直需要使用轮椅生活,这起事故的具体信息至今没有人公开过,甚至连肇事者都没有追查。

然而,惨痛的车祸经历似乎没有打败这位美国陆军“老兵”,戴夫·克莱曼反而更加专注于计算机方面的工作,不仅担任计算机犯罪部门的系统安全分析师,还创建了计算机取证实验室,并在此后的十八年内奋笔疾书,先后出版了10本与计算机、安全和密码学相关的书籍。

在2003年遇到克雷格·怀特之前,坐在轮椅上的戴夫·克莱曼一直在潜心探索加密技术,并开发出了一种超越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NIST)和微软通用标准指导(Microsoft Common Criteria Guidelines)的加密工具——“S-lok”(该工具由S-Doc分发),这项技术后来不仅被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美国财政部(U.S. Dept. of Treasury)、美国监察长办公室(Office of the Inspector General)、以及美国邮政局(US Post Office)使用,而且还成为了后来 P2P 电子现金交易的加密技术基础。

现在的S-Doc官方网站似乎已经挂掉了,但好在有archiive.org网页存档的帮助:https://web.archive.org/web/20080828130153/http://www.s-doc.com/products/slok.asp

通过这个网站,我们发现戴夫·克莱曼是一个加密安全专家,尤其擅长Windows系统安全,而且曾为Windows操作系统写过软件。

根据戴夫·克莱曼的解释,他开发的S-LokTM系统是一个全面的系统强化解决方案,通过适当地改变用户系统注册表、安全数据库和文件系统ACL来增强操作系统的安全性——从技术手册的介绍里,S-Lok看上去似乎仅仅是一个与安全相关的软件,没有什么太令人兴奋的东西,甚至有些无聊。

然而,当你看到S-Doc上开发的系列产品时,就会发现这项技术有多么强大。在下面的链接里列出了一些关于这些产品的信息:

https://web.archive.org/web/20081121211338/http://www.s-doc.com/technical/technical.asp

镜像于:

https://drive.google.com/folderview?id=0Bwr9mVDA8j3LU3ozYm9uOVpuSjA&usp=drive_web

S-doc™开发的产品允许以加密方式安全地分发数据和信息,可以解决信息时代最紧迫的商业问题,即通过开放网络传输期间以及在服务器静态存储期间保护敏感信息。到这里,我们应该还是无法看出戴夫·克莱曼的贡献如何作用于比特币,但其实他在充分利用1995-2003年这段时间来构建了一个充斥密码的系统环境:

“在系统安装时选择的加密算法(Triple DES、Skipjack或Rijndael/AES的密钥长度分别是168、96和128比特)通过使用随机数生成器(RNG)的系统继承和测试终端(SITT)被“种植“。标准硬件白噪声发生器或经美国联邦信息处理标准FIPS 186-2批准的伪算法会为每个交易生成唯一的加密密钥。”

戴夫·克莱曼想要构建的是一个系统核心,也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加密审计日志系统“。S-Doc解决方案包括一个不可更改的加密审计日志系统,在这个系统里,授权管理员、交易发起人、以及合规官员都可以获得所有交易活动和用户访问权限,但交易的基础信息却完全不会被暴露——而这,其实很可能就是零知识证明(zero-knowledge proof)的前身。

更重要的是,戴夫·克莱曼还探索了S-Doc在金融和保险方面的应用,镜像于: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4YULdyuY7PvR1JjdVhxNFAwdWs/view?pref=2&pli=1

其中,戴夫·克莱曼再次强调了在金融交易里记录“不可更改的加密审计日志系统“日志,虽然这个时期内的戴夫·克莱曼没有提出与比特币有关的直接证据,但可以看出,他构建的S-Doc其实打造出了一个基础性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密码学第一次在真正意义上被创造性地应用。在S-Doc之前,密码学只存在于理论层面上,而之后才走进到现实世界中。

如果到现在你还不觉得戴夫·克莱曼有多么厉害,那么下面请看看他持有哪些专业证书吧,包括:

信息系统安全管理专业人员(ISSMP®)、信息系统安全架构专业人员(ISSAP®)、认证信息系统安全专业人员(CISSP®)、认证信息取证调查员(CIFI)、认证信息安全经理(CISM®)、认证反恐专家(CAS)、认证计算机审查员(CCE®)、微软认证系统工程师(MCSE)。

对于普通人而言,想拥有上述任何一个证书的难度都非常大,而戴夫·克莱曼却一人独揽了全部。而且,他还获得了好多年的“微软Windows安全最有价值专家(Microsoft Most Valuable Professional)”称号。

2003年,克雷格·怀特在一个线上加密论坛上结识了戴夫·克莱曼,那年,美国发动第二次海湾战争,也被称为伊拉克战争。

第一次海湾战争的起因是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即便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美国依然没有清剿萨达姆政权。然而第二次海湾战争的时候,美国人却要灭掉萨达姆,因为他触犯到了美国最不能容忍的核心利益——美元。当时,萨达姆停止了一切使用美元结算的交易行为,改用欧元和其他货币,这一举动立即引起美国的高度警觉和愤怒,因为这是第一次有国家如此明确地要挑战美元的地位,而这场战争的结果想必每个人都很清楚了(最近委内瑞拉的境遇,起因也是他们不希望以美元结算石油交易)。

实际上,在现实世界里维护美元霸权的同时,美国政府已经注意到互联网上开始出现去中心化数字货币,比如尼克·萨博(Nick Szabo)在1998年设计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比特黄金(Bit Gold)”,他希望尽可能的在加密世界模仿出一种安全且可信的黄金,在它之上不必依赖于可信的中心化机构,还有Dai Wei提出了“b-money”的理念。这些会在互联网上挑战美元权威吗?显然,美国政府绝不希望失去“统治”线上货币世界的机会,但谁要阻止美国这么做,结局只有一个——死,就像萨达姆和委内瑞拉一样。

那么接下来的一系列问题可能就值得我们去深思了:戴夫·克莱曼在军方那里接受了什么样的任务?他又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军队并选择隐姓埋名生活?戴夫·克莱曼后来仍在继续研究加密技术,是为了对抗美国政府“统治”线上货币世界吗?戴夫·克莱曼遭遇那场神秘的车祸肇事者会是谁呢?

所以,在当年这样的大背景下,戴夫·克莱曼与克雷格·怀特的相识似乎多了一丝历史宿命的色彩。

Craig Wright:密码朋克的厌恶者,“中本聪”的参与者?

我们无法考证究竟是戴夫·克莱曼主动接触了克雷格·怀特,还是克雷格·怀特主动与戴夫·克莱曼结识。不过,对于当时刚刚丢掉工作、“无所事事”且对社会充满各种不满的克雷格·怀特来说,他或许没有想到自己的命运会发生如此重大的改变。

根据克雷格·怀特的自述,他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就加入到了数字设备计算机用户协会(DECUS),并经常混迹于各种线上加密论坛发表意见,声称自己不喜欢密码朋克、计算机秩序、奇点和“代码即法律”,甚至直言无政府主义其实就是一个乌托邦式的白日梦。

相比于戴夫·克莱曼,虽然在加密技术领域里的水平不高(这一点“V神”Vitalik Buterin和闪电网络白皮书合著者Joseph Poon都曾直接抨击过克雷格·怀特),但早年热衷于金融行业、并且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工作过的克雷格·怀特更具金融嗅觉。而这可能也是戴夫·克莱曼“选中”他,并与之交游的原因之一。

根据有限的资料显示,克雷格·怀特和戴夫·克莱曼认识之后便频繁互动,还就各种技术主题进行了交流,两人甚至还合著了一本书《The Official CHFI Study Guide(Exam 312-39):for Computer Hacking Forensic Investigator》(这本书目前仍然在亚马逊有售,感兴趣的可以搜索购买)。

2008年,戴夫·克莱曼开始与克雷格·怀特共同撰写一篇关于重写硬盘数据机制的论文。实际上,戴夫·克莱曼一直是“密码和安全(Cryptography and Security)”邮件列表的定期贡献者,经常在上面讨论密码系统技术和密码学政治等方面的问题。更重要的是,他还是Metzdowd Cryptography邮件列表的长期会员。

很多人相信克雷格·怀特是真正的中本聪,这与他在2008年写下的两封邮件有着极大的关系。Bitcoin这个词,最早也是出现在克雷格·怀特的这些邮件中:

2008年3月,克雷格·怀特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一篇论文,现在需要你的帮助来编辑这篇论文。我一直在研究一种新型的电子货币,比特现金(Bit cash),或是叫比特币(Bitcoin),你总是在我身边,戴夫,我希望你能成为这篇论文的一部分。”

2008年底,克雷格·怀特又给戴夫·克莱曼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写道:

“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编辑了我的论文,现在我需要你帮助我构建这个想法。”

2008年10月31日,署名为“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论文链接出现在了Metzdowd Cryptography邮件列表上——没错,就是戴夫·克莱曼身为长期会员的那个邮件列表。

https://satoshi.nakamotoinstitute.org/emails/cryptography/1/

http://www.metzdowd.com/pipermail/cryptography/2008-October/014810.html

疑虑从这里就产生了,克雷格·怀特在2008年期间发给戴夫·克莱曼的邮件,是他自己主动发送的?还是戴夫·克莱曼有意指示?我们不得而知。

2009年1月,“中本聪”将比特币软件代码被开源发布。2009年1月3日,第一个“创世区块”被“中本聪”开采出来,其中记录了《泰晤士报》当天的头版文章标题“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被迫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中本聪”也因为区块开采获得了50比特币的奖励。

2009年1月29日,就在第一批比特币被开采后的20几天,克雷格·怀特成立了一家名为Information Defense Pty Ltd的澳大利亚公司。

然而当时间来到2010年,也就是比特币刚刚诞生一年之后,“中本聪”消失了。凑巧的是,由于瘫痪导致MRSA感染的戴夫·克莱曼也于2010年被收入医院,从那时起,他就经常进出医院治疗MRSA感染的疮,这是否存在某种巧合呢?

2011年,戴夫·克莱曼不顾治疗病症的痛苦,毅然决定和克雷格·怀特在佛罗里达州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的公司,开始挖掘比特币。不知道是否戴夫·克莱曼有意为之,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克雷格·怀特的梦魇。

Dave之死

2013年3月,反复治疗MRSA感染的戴夫·克莱曼突然选择离开迈阿密弗吉尼亚州医院,开始度过一段“无人问津的生活”。他躲在家里,性格也变得十分怪异,拒绝与外界人士进行任何过多接触,包括以前的亲密朋友,甚至还威胁帕特里克·佩奇如果继续打电话关心他,他就会报警。

戴夫·克莱曼离开医院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是否有人在治疗期间对他做了些什么。按照常理,一个重病之人应该选择呆在医院接受治疗,离开医院无异于求死。而离开医院后,他又拒绝与任何人联系,这一点则显得更加怪异。

就在离开医院短短一个月之后,也就是2013年4月,戴夫·克莱曼被发现死在家中。根据棕榈滩县医学检查办公室提供的报告,克莱曼死亡的场景令人毛骨悚然:他的身体正在腐烂,有血迹和粪便的轮椅痕迹,打开的酒瓶,以及旁边有一支手枪。他床垫上的一个弹孔似乎暗示着自杀或他杀,但周围并没有找到弹药外壳。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戴夫·克莱曼的最终死因被列为自然原因,据说是MRSA病毒致使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不过,戴夫·克莱曼住院期间创立的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公司在他死时已经挖掘出了110万比特币,本文撰写时的现值约为55亿美元,如果将这些比特币倾销出售的话,可能会给加密市场造成严重破坏,甚至摧毁整个市场。

2015年12月,两篇调查文章突然出现在《连线》和Gizmodo网站上,其中均指出克雷格·怀特可能是比特币发明人,尽管之后大量报道称这是一场由克雷格·怀特精心策划的恶剧。但令所有人、甚至是克雷格·怀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声称自己是“中本聪”之后,克雷格·怀特位于新南威尔士的家和公司办公室突然遭到了澳大利亚联邦警察的突袭。这也是令人感到费解的,虽然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声称这次突袭行动是澳大利亚国税局调查的一部分,但还是还是发现了不少疑点,比如:1、突袭的时间节点非常奇怪,就在克雷格·怀特宣传自己的中本聪之后;2、这是比特币诞生之后第一次“政府行动”,背后会有美国政府的影子吗?如果是的话,美国政府想从克雷格·怀特那里搜到什么信息呢?

Calvin Ayre:加密世界里最大胆的投机商人

我们无从知道卡尔文·艾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到克雷格·怀特这个人,并与其相识的。但是两人的职业生涯显示出了千丝万缕的交集。

实际上,在2003年遇到戴夫·克莱曼之前,克雷格·怀特曾在1999年为一家名叫Lasseter’s Online的线上博彩公司设计了系统架构。据说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线上博彩公司,总部位于澳大利亚北部地区的艾利斯斯普林斯(Alice Springs)。很有可能,从这件事中博彩大佬卡尔文·艾雅就已经留意到了克雷格·怀特。

卡尔文·艾雅出生于加拿大一个养猪户家庭,后来去了安提瓜和巴布达创业,是一个博彩行业里的投机大佬。就在克雷格·怀特设计的Lasseter’s Online诞生后一年,卡尔文·艾雅于2000年推出了可能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在线赌博网站Bodog.com。由于本世纪初互联网爆炸性发展,人们对线上博彩的兴趣激增,Bodog.com很快便获得了巨大成功,卡尔文·艾雅一度因此登上了《福布斯》杂志的亿万富翁排行榜。

然而好景不长,美国政府在2006年通过了非法互联网博彩执法法案(UIGEA),卡尔文·艾雅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Bodog.com博彩网站上贡献最多收入的美国玩家数量开始一步步减少。不仅如此,随着美国监管机构高调逮捕了数位线上博彩公司高管,整个行业开始重新洗牌。卡尔文·艾雅不得不将Bodog.com的美国业务出售给了魁北克省的Morris Mohawk Gaming Group,在保留了品牌权利之后,他为了明哲保身而无奈宣布退出了线上博彩行业。

2009年,卡尔文·艾雅退休后又尝试推出了一个名为CalvinAyre.com的线上博彩新闻和娱乐网站。就在同一年,卡尔文·艾雅发现了刚刚诞生不久的比特币——毕竟自比特币诞生之后,最先使用它的地方就是暗网和博彩网站,甚至在比特币 0.1.0 代码版本的原始库中还有一个构建虚拟扑克游戏框架,这个游戏是在2008年4月16日被添加到比特币代码版本里的。不过,虽然卡尔文·艾雅曾表示过比特币和线上博彩“日益趋同”,但他当时应该还没有真正意识到比特币的巨大潜力。

网络博彩、比特币。这两个词语是卡尔文·艾雅和克雷格·怀特职业生涯的交集。但是两人的关系甚至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更紧密一些。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克雷格·怀特其实曾在2010年为Bodog.com工作过。2010年是“中本聪”消失的一年,是戴夫·克莱曼身体每况愈下频繁入院的一年,而Bodog.com恰恰又是卡尔文·艾雅创立的。这一切难道只是一种巧合吗?如果你认为是巧合,那么请再回顾一下开篇的第一句话:历史没有偶然,只有必然,你觉得巧合发生的每一件事,背后皆有因果。

戴夫·克莱曼在2013年离奇去世。从2013年到2015年,卡尔文·艾雅和克雷格·怀特似乎没有任何交集,我们也很难从互联网上找到关于两人在这两年里的动态信息。但有趣的是,在一张2015年6月份的合影照片里,同时出现了澳大利亚人斯特凡·马休斯(Stefan Matthews)、加拿大罗伯特·麦克格雷戈(Robert MacGregor)和克雷格·怀特三人。

那么,斯特凡·马休斯和罗伯特·麦克格雷戈这两个人又是谁呢?

斯特凡·马休斯从2011年开始就为卡尔文·艾雅工作,并且至少在2016年年底之前都担任了一家名为EITC Holdings的公司董事。请注意,这家位于安提瓜的公司非常重要,因为它就是目前在加密行业里非常知名的NChain公司前身。罗伯特·麦克格雷戈是另一位卡尔文·艾雅的合伙人,而且一直到2016年4月中旬都担任着EITC Holdings公司董事。

很显然,斯特凡·马休斯和罗伯特·麦克格雷戈在克雷格·怀特公开宣称自己是“中本聪”之前,就已经和他联系上了。在这次会晤中,他们交流了什么不得而知,但在路透社的采访中,斯特凡·马休斯和罗伯特·麦克格雷戈都极力回避与EITC Holdings公司相关的问题回复请求,根据熟悉该公司的消息人士透露,两人目前都在竭尽全力避免自己在EITC Holdings公司的角色被发现。

2015年9月,卡尔文·艾雅在自己的Facebook页面上发布了一张和克雷格·怀特一起划船游泳的照片,并配上了“我最疯狂和最聪明的朋友”标题。然而,有人很快发现这张照片的拍摄地是温哥华附近的印第安峡湾Indian Arm,而且从照片显示的景色来看两人合影的拍摄时间应该是在2015年8月。到目前为止,没有人知道卡尔文·艾雅为什么要“故意”在一个月之后才发布这张与克雷格·怀特见面的照片,他的发言人伊德·鲍诺尔(Ed Pownall)随后对外宣称,卡尔文·艾雅已经返回安提瓜生活,而且咨询了法律顾问后决定不接受任何采访。与斯特凡·马休斯和罗伯特·麦克格雷戈一样,卡尔文·艾雅当时似乎并不想在2015年9月之前和克雷格·怀特“扯上关系”。

就在2015年9月,位于安提瓜的EITC Holdings公司突然提交了数十项加密专利申请。此时,我们似乎知道为什么卡尔文·艾雅会选择在2015年9月才在Facebook上发布与克雷格·怀特一个月之前一起游玩的照片。推测来说,卡尔文·艾雅在2015年8月就开始与克雷格·怀特接触,并且很可能在此之前就已经讨论了涉及加密专利等其他一系列事情(甚至包括公开宣称“中本聪”身份,但具体谈话内容没人知道),为了撇清关系,卡尔文·艾雅“巧妙地”选择了在当年九月公开与克雷格·怀特接触的照片。

还是在2015年9月,The Workshop Technologies和The Workshop Ventures两家公司在英国成立,卡尔文·艾雅的助手罗伯特·麦克格雷戈成为了这两家公司唯一的董事总经理。之后,克雷格·怀特离开了澳大利亚来到伦敦,开始在The Workshop Technologies公司工作,而罗伯特·麦克格雷戈忽然变成了他的老板,通过这次操作,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没错,与其说罗伯特·麦克格雷戈在2015年9月成为了克雷格·怀特的老板,不如说从那时开始,卡尔文·艾雅变成了克雷格·怀特真正的老板。而把克雷格·怀特拉倒伦敦似乎只有一个目的:为下一步“中本聪”的精彩亮相做准备。

傀儡中本聪?BTC、BCH和BSV的漫长史

三个月之后,也就是2015年12月,媒体爆出了克雷格·怀特自称是“中本聪”的新闻。同时,克雷格·怀特删除了于2013年在YouTube上悼念戴夫·克莱曼去世的视频,虽然人们并不清楚他删除这段视频的真实动机,但有人猜测或许是因为这段视频中有暗示戴夫·克莱曼是中本聪的内容。之后,克雷格·怀特声称戴夫·克莱曼因为美国政府没收了他在哥斯达黎加比特币交易所Liberty Reserve的资产,导致生活变得贫困潦倒。

克雷格·怀特宣传自己是中本聪的说法,刚开始得到了很多比特币早期开发者和社区成员的信任,这其中甚至包括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加文·安德森。安德森当时在比特币社区占据着重要的位置。在中本聪离开社区前,他要将代码托付给某个社区成员,最后选中正是安德森。

安德森的承认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克雷格·怀特就是真正的中本聪。除此之外,卡尔文·艾雅的助手也在四处造势,给克雷格·怀特做宣传。2016年5月2日,罗伯特·麦克格雷戈通过BBC、经济学人和GQ杂志的媒体协调宣传活动,向世界展示了克雷格·怀特的“中本聪”身份。

但无论如何,能够证明自己是中本聪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出示创始区块的签名。克雷格·怀特试图通过公开展示其早期比特币开发秘钥的数字签名与中本聪挖出的区块匹配,从而证明自己是比特币的创造者。不过在面对摄像头的时候,克雷格·怀特失败了。他拙劣的技术水准根本无法说服社区的加密专家,结果反而让他成为比特币世界里的笑柄。在这场事件后,他又试图向别人出示创始区块的签名,但先后遭到打脸。比特币核心开发者Jimmy Song甚至专门写文揭穿了他的把戏。

现在,让我们再回到2015年6月这个时间点,代表卡尔文·艾雅的斯特凡·马休斯和罗伯特·麦克格雷戈为什么要在此时去找克雷格·怀特呢?

事实上,2015年6月这个时间点十分重要,因为当时比特币交易数据已经占到了1M区块大小的50%左右,整个比特币社区都开始担心区块容量不够造成网络拥塞。结果,社区产生了两种派系:一种支持用侧链处理更多交易和其他功能,另一种支持增加区块上限。这种分歧已经渐渐有了撕裂社区的征兆。

卡尔文·艾雅不愧是博彩业的投机大佬。到了2015年,他已经看到了比特币网络的价值。如果加密货币将成为一股伟大的潮流,那么比特币将是这股潮流上的皇冠。而这个皇冠的主人会是谁呢?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最快地在这个领域获得最大的话语权呢?

这时候,他看到了克雷格·怀特。

在遇到卡尔文·艾雅之前的几年,克雷格·怀特的人生非常惨淡,由于Mt.Gox炒币失败和被澳大利亚国税局调查,他曾一度背负了巨大的个人债务。卡尔文·艾雅的突然出现,无疑也给克雷格·怀特人生带来了巨大转机。在与卡尔文·艾雅及其下属接触不久后,克雷格·怀特开始宣布他就是真正的中本聪。

事实上,英国记者安德鲁·奥哈根(Andrew O'Hagan)曾在2016年6月发表了一篇关于克雷格·怀特为何宣称自己是中本聪的幕后故事,他认为整个事件背后的操纵者和运作人就是卡尔文·艾雅,而且卡尔文·艾雅还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克雷格·怀特的资产。

接下来,卡尔文·艾雅开始显露了他的手段。他迅速完成了EITC Holdings公司的整合,并以NChain这个新公司名称亮相。重要的是,克雷格·怀特并不是这家公司的股东和董事,他的身材仅仅是一个无比鸡肋的“首席科学家”。紧接着,在2017年4月,NChain被一家马耳他私募基金SICAV收购,身为EITC Holdings公司董事的罗伯特·麦克格雷戈成功套现退出。

那么NChain 公司是真正的区块链公司吗?你会发现,这家公司只做了一件事,将克雷格·怀特的加密知识产权全部转移到自己名下。

后面的故事想必不少人都有所了解。就在对外宣布自己是“中本聪”之后,克雷格·怀特坚定地反对使用侧链处理更多交易和其他功能,鼓吹从比特币原链中硬分叉出比特币现金(BCH)。与Bitcoin ABC和Bitcoin Unlimited等开发团队,以及与支持BCH的比特大陆不同的是,克雷格·怀特的参与实在是另有图谋。

随着比特币现金成功完成了硬分叉,卡尔文·艾雅的好运接踵而至,他不仅在当月宣布收购了加密货币新闻网站Cingeek.com,利用媒体资源开始对外宣称是比特币现金的支持者,而且还被安提瓜和巴布达政府任命为经济特使,担任该国有效实施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新兴技术发展的顾问。他甚至还帮助安提瓜和巴布达起草了将比特币纳入英联邦国家法律的草案。

2017年9月,卡尔文·艾雅在接受Becky Liggero采访时表示将通过大规模链上扩容、以及随之带来的低交易费来推动加密货币运动。2017年10月,他与Bitcoin.com的“比特币耶稣”Roger Ver发布联合声明,宣称比特币现金更符合中本聪愿景,是真正的比特币。通过支持BCH,卡尔文·艾雅逐渐在数字货币圈内获得了声望。

2018年1月,卡尔文·艾雅透露他已经投入大量资金购买了硬件和软件来构建比特币现金挖矿业务,以帮助提升比特币现金网络算力。2018年7月,卡尔文·艾雅旗下挖矿业务Coingeek超越BTC.top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工。

如果故事仅仅在这里就戛然而止,那么我们也太低估卡尔文·艾雅的野心了。2018年11月,就在吴忌寒和克雷格·怀特为比特币现金硬分叉吵得不可开交时,隐藏在克雷格·怀特背后的卡尔文·艾雅似乎不愿再处于低调状态,他一反常态地强硬表示,Bitcoin Satoshi Vision(BSV)是真正符合“中本聪愿景”的比特币,不仅仅是一种持有资产,而是具有实用性的货币。最终,比特币现金也硬分叉出了BCHSV和BCHABC。

至此,卡尔文·艾雅的终极目的达到了,因为他可以完全控制一个加密货币了。由于卡尔文·艾雅的公司持有者大量关于比特币早期技术的专利权,如果BSV真的成为了最终的比特币,卡尔文·艾雅无疑是最大的受益者。

就在卡尔文·艾雅因为比特币现金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克雷格·怀特拥有些什么呢?

克雷格·怀特在Coingeek和NChain两家公司里不拥有任何股份,也不是两家公司的高管,更重要的是,他甚至不拥有任何专利,因为这些专利现在都属于公司股东的了。而且,自从2015年9月来到伦敦之后,克雷格·怀特似乎就再也没有回到过自己的家乡澳大利亚。

意料之外:Dave的兄弟

到目前为止,一切似乎都在按照卡尔文·艾雅的计划发展,但唯独有一件事他没有考虑到——戴夫·克莱曼还有一个兄弟:伊拉·克莱曼(Ira Kleiman)。

卡尔文·艾雅此前的如意算命打的很好,他知道谁控制了“中本聪”谁就能“挟天子以令诸侯”。首先,卡尔文·艾雅知道戴夫·克莱曼已经去世,比特币创始人的身份极可能已经变得死无对证;此外,比特币第一笔交易的接收者哈尔·芬尼(Hal Finney)也因为患上肌萎缩侧索硬化症,又称“渐冻症”而去世。因此,早期接触创造比特币的三个人中有两个都已不在人间,即便克雷格·怀特不是真正的“中本聪”,其他人似乎也拿不出证据来质证。

回溯前文,我们知道戴夫·克莱曼曾在2011年和克雷格·怀特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W&K Info Defense Research LLC的挖矿公司,而且已经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挖掘出了约110万比特币。然而,伊拉·克莱曼发现他哥哥戴夫·克莱曼的遗产存在问题,因为作为家庭成员的他对于戴夫·克莱曼所拥有的比特币及其潜在价值并不知情。

克雷格·怀特利用了伊拉·克莱曼对比特币的无知,由于当时伊拉·克莱曼并不知道这些比特币所蕴藏的价值会是一个“天文数字”,于是克雷格·怀特告诉伊拉·克莱曼他和戴夫·克莱曼共同创造并拥有大量比特币,也共同拥有知识产权,而且戴夫·克莱曼生前也已经签署了一些文件,同意在其时候将自己持有的比特币和知识产权转让、出售或归还给克雷格·怀特。

不过,随着比特币价格飙升,伊拉·克莱曼在2018年终于意识到自己当年犯了一个大错,稀里糊涂地将哥哥戴夫·克莱曼的遗产拱手送给了外人。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伊拉·克莱曼很快发现克雷格·怀特提供给他的这些文件(包括一份知识产权可资助协议、一份贷款契约合同和一份出售企业持有商业股份的合同)中戴夫·克莱曼的签名都是被伪造的!于是在2018年初,伊拉·克莱曼毅然决定起诉克雷格·怀特,并将案件提交给了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

可能是出于严谨的态度,此前诉讼书中没有将“中本聪”的身份与克雷格·怀特和戴夫·克莱曼在比特币创造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做过多关联,仅声称目前还不清楚比特币是否由克雷格·怀特、戴夫·克莱曼、或是两人共同创造的。由于一些不明原因,克雷格·怀特和戴夫·克莱曼没有向家人和朋友公开比特币挖矿信息,但两人参与了比特币早期开发,并在2009年至2013年期间积累了大量比特币。

实际上,这场官司的意义重大。因为如果克雷格·怀特败诉,意味着他此前声称自己是“中本聪”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而由卡尔文·艾雅精心设计的这出大戏很可能就不得不落下帷幕,黯然离场。

然而,这场官司一打就是一年。

2019年3月29日,美国佛罗里达州南区地方法院公开了取证会议(discovery meeting)记录被公开,其中揭示了一些非常值得关注的信息:

1、在诉讼期间,法院询问克雷格·怀特的法律顾问克雷格·怀特本人是否与戴夫·克莱曼合作开发了比特币。克雷格·怀特的律师回答说:“法官阁下,我代表克雷格·怀特博士的立场是戴夫·克莱曼协助编辑了与比特币相关的协议,但没有创造比特币。”

2、法官询问被告克雷格·怀特的律师,是否克雷格·怀特和戴夫·克莱曼联合开采了比特币并共同拥有比特币。律师详细说明克雷格·怀特的立场是他从来没有与戴夫·克莱曼一起开采过比特币,也没有任何共同拥有的比特币;

3、此外,克雷格·怀特的律师表示,戴夫·克莱曼对比特币或比特币协议相关的知识产权没有合法权利。

显然,克雷格·怀特的回答非常坚决,因为他不允许任何人质疑自己“中本聪”的身份,连死去的戴夫·克莱曼也不行。

2019年4月4日,克雷格·怀特在伦敦作证,法院通过电话与伊拉·克莱曼和克雷格·怀特进行了沟通,旨在解决诉讼期间涉及到的各种问题。最终,法院做出五项裁决:

1、伊拉·克莱曼要求克雷格·怀特披露在2009年和2010年期间挖局的比特币数量请求被驳回,法院将会在双方明确克雷格·怀特的比特币所有不会带来不必要负担的前提下再重新审议该信息披露请求;

2、克雷格·怀特必须要直接回答一个问题:克雷格·怀特是否在2009年和2010年告诉过戴夫·克莱曼自己挖了多少比特币;

3、由于克雷格·怀特本人在澳大利亚的诉讼案件限制,克雷格·怀特拒绝回答关于他前妻的问题。法院推迟对此问题的裁决,允许当事人说明澳大利亚法律或任何其他国际法原则是否会妨碍法院迫使克雷格·怀特提供此证词;

4、克雷格·怀特拒绝回答有关他现任妻子的问题,理由是他应该享有婚姻证词和婚姻交流特权。法院推迟了对此问题的裁决,允许当事人简要介绍相关特权;

5、克雷格·怀特出于国家安全问题的考虑拒绝回答某些问题。法院推迟了对此问题的裁决,允许当事人简要介绍相关问题,包括提供证明涉及美国政府国家安全问题的证据。

是的,你没有看错,虽然没有具体说明,但克雷格·怀特提到了“与美国政府有关的国家安全问题”。

时光仿佛一下子回到了1986年,21岁的天才少年戴夫·克莱曼由于杰出的计算机和加密知识被应征入伍。直至目前,我们都不知道他参与了什么项目,而克雷格·怀特所知道的事情,又如何与美国政府有关的安全问题扯上关联。戴夫·克莱曼已经死去了,留下了他的同伴克雷格·怀特,上演着这出荒诞闹剧。

后记:谎言在崩塌

虽然卡尔文·艾雅费尽心思,推出了克雷格·怀特这样一个人物,但时间一长,克雷格·怀特的表现不免露出马脚,让加密货币社区里的人啼笑皆非。

克雷格·怀特最过分的地方,在于他粗鲁、蛮横,以他是中本聪为理由,认定其他违背他意志的比特币开发者所开发的都不是真正的比特币。而他又认为,除了真正的比特币,其他一切加密货币都是垃圾,都会走向死亡。这种独裁者的形象,与“中本聪”急流勇退的作风形成了鲜明对比,与随后兴起的区块链去中心化精神完全相悖。

克雷格·怀特的态度引起了行业内几乎所有加密货币开发者及精神领袖的反感。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甚至公开表示,如果克雷格·怀特是真正的中本聪,那他要对中本聪本人产生新的看法了。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Jimmy Song也撰文表示,没有人能从社区里夺走比特币,就算是中本聪本人在此也不能够。

总之,克雷格·怀特的愚蠢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即便他是真正的中本聪,他也无法赢得社区的尊重和信任,更不用说他很可能是团队包装出来的“偶像“。随着伊拉·克莱曼正式起诉克雷格·怀特,加密社区更加意识到了这个“傀儡中本聪”和他幕后推手卡尔文·艾雅的险恶用心。

不久前,闪电火炬发起人Hodlonaut发文抨击克雷格·怀特不是“中本聪”后,受到了后者的强烈报复,结果引发比特币社区的集体不满,甚至发起了“#We Are All Hodlonaut(我们都是 Hodlonaut)”的社交媒体运动。

2019年4月15日晚上,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推特上转发该交易所官推,宣布将在2019年4月22日18:00停止交易并下架BCHSV。

紧接着,知名加密货币交易所ShapesShift也宣布将在48小时内下架BSV。

另一家旧金山加密货币交易所Kraken也在官推上发起了一项社区调查,询问是否要下架BSV,结果大多数用户均要求下架,只有可怜的3%选择了不下架。

就连业内最大的区块链钱包服务提供商之一的Blockchain也宣布不支持BSV,该公司首席执行官皮特·史密斯(Peter Smith)在推特上发文称会在三十天后结束对BSV的服务支持。

斗转星移,一个盛大的故事正在走向一地鸡毛的结局。我们看到卡尔文·艾雅精心策划了一出大戏,他包装了一个“暴君”,并想借一个“暴君”向加密货币社区发号施令,但现在一切都在走向崩塌。

如果卡尔文·艾雅知道加密思潮背后代表了什么,他早该知道这样做不是一个好主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广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碳链价值

特邀作者

碳链价值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71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