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2019-04-04

黑格尔说历史上所有重大的事件都会发生两次,马克思补充“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

本文来自: 哈希派(ID:hashpie),作者:LucyCheng ,星球日报经授权转发。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愚人节一个玩笑能值多少钱?

BTC说“150亿美元”;

BCH说“50%涨幅”;

BSV说“交易量翻四倍”。

嘴炮王都迎来了春天,市场真的转牛了?

愚人节,一条[SEC将通过比特币ETF]的“新闻”,点燃了亚洲市场对加密货币积蓄已久的希望,比特币价格24小时内上涨17%,加密货币总市值激增300亿美元,社交媒体上涌起了“比特币又回来了”的舆论狂欢。

而在此之前的十几个小时,比特币无限(BU)团队现任总裁solex发推特说:“看到BU近来发生的事和去年11月的硬分叉,经过慎重考虑,我只能得出大区块实验已然失败这一个结论,我们不该硬分叉。我将回归比特币。”

这条推文在这场狂欢中起了什么作用,无从考证。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但最终,BU反水被证明是句玩笑。不过solex的这一席话却无疑是在提醒我们,比特币回没回来不好说,但关于分裂的口水仗确实还在开发者社区中蔓延,BU就是当下最激烈的战场。

1

去年11月,Bitcoin ABC主张的CTOR交易规范订单协议被nChain明确反对,BCH自此走上了分裂的道路。而在BU内部,也举行了一次对CTOR的投票,其中五人投了赞成,如今这五人中有四个宣布离开。

他们说,BU作为一个独立的组织与BSV的联系过于密切。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3月27日之前先离开的三位开发者

3月27日,在Antony Zegers、Amaury Sechet和todu三位开发者宣布退出BU之后,Peter Rizun在medium个人主页上说:“如果你不希望比特币成为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不重视来自非技术用户的反馈,而是认为区块的大小和数量应该由某一个团队来管理,并且希望协议的开发是由某一个开发团队领导而非自由竞争的话,那么你就离开BU吧。”

Peter这短短几行字,明着怼了三位刚离开的昔日战友,暗中还隐隐讽刺了至今势不两立的bitcoin core,成功将自己推上了政治正确的“不败之地”。

Peter是BU现任的首席科学家,他是曾经比特币大区块扩容方案BIP101的提出者,他口中那些企图将比特币变成某个团队控制下产物的离开者们均来自Bitcoin ABC团队,也就是当前BCH的主要开发团队。其中,Amaury Sechet是Bitcoin ABC的首席开发者,主导了促成比特币首次分裂的UAHF硬分叉客户端的开发,他上一次为BU贡献代码是在2018年10月。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BU现任开发者对Amaury Sechet等人的离开作出的评价

留下的人说离开者从未做出过贡献,而离开的人觉得BU无可救药。

Antony Zegers是最先宣布离开BU的人,当时面对他的离开todu还打算继续留在组织,用投票的方式捍卫自己的话语权,但在Amaury Sechet离开之后,BU领导层的态度让他改变了主意。

solex说:“我确定Amaury Sechet口中不惜一切代价的民主是行不通的。”

后来,todu告诉哈希派,BU变成一个BSV项目只是时间问题。

“你可以看到我的投票记录,我对每一个希望加入BU的BSV派新成员都投了反对票,但实际上其他所有人都投了赞成票。所以最终我明白,投票是没有意义的。”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BU是一个支持链上扩容的组织,只要是大区块支持者,无论你是不是技术人员都可以加入其中,通过民主进程参与管理,而BSV和BCH又恰好都是大区块扩容的产物。因此对二者皆不排斥的BU成了双方阵营相互攻击和抹黑的绝佳场所。BSV说BCH是Roger coin,BCH说是BSV恶意挑起争端;而BU与nChain的合作关系,以及这个组织对BSV支持者的包容程度也引起了bitcoin ABC开发者的不适。

从上述三人的辞职声明中,可以发现另一个导致他们离开的关键,在于BU对待bitcoin ABC开发者被起诉事件的态度。

2

2018年12月BCH硬分叉之后,总部位于迈阿密的公司United American Corp一纸诉讼,将比特大陆连同吴忌寒、Roger Ver等人告上了法庭,称他们通过中心化的方式操控BCH网络,谋取个人利益,损害了UAC和其他投资者的利益。而Amaury Sechet、Shammah Chancellor和Jason Cox等开发人员,因为在BCH测试链中添加了检测点,也被以“加剧市场中心化”的罪名起诉。

United American Corp这家公司原来叫做Teliphone USA Corp,但由于长期被税务问题缠身,2017年1月向佛罗里达州政府递交了更名申请。在他们起诉比特大陆前的一个月,也就是BCH分裂战开打之时,其全资子公司刚刚推出的,利用挖矿向农作物提供热量的BlockchainDome项目获得了美国专利,并且在当月的coingeek周会上宣布与coingeek矿池达成合作。

Coingeek是第一个支持BSV硬分叉的大矿池。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2018年11月26日coingeek week会议现场

CSW说要让比特大陆倾家荡产,他的方法就是起诉他们。

身在BU的Amaury Sechet和Shammah Chancellor希望能够得到组织的帮助,但BU的另一位成员Adrian-X却说:“人家利用法律,让法官来管理这个过程。这有什么不对吗?”

BU中的bitcoin ABC成员听了这话心灰意冷。

28日,Shammah Chancellor也宣布离开BU。

“说实话,我看不到BU是如何为比特币生态系统中的所有利益相关者发声的。投票实际是试图说服少数人同意多数人的意愿,甚至改变他们的观点,投票应该说是强制。”

此时,Roger Ver恰到好处的分享了他近三个月来帮助开发者以及他自己打这场官司的花费明细。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3

自从比特币的扩容问题出现,不同阵营之间的争议就从未停止过。现在我们都知道,2017年之后,很多事情开始分道扬镳。

关于比特币扩容和分裂的言论在这一年达到了巅峰。被bitcoin core称为JIHAD的吴忌寒带着比特大陆分裂了比特币,宣称要拥护中本聪原教旨主义的bitcoin ABC、BU和nchain抱团取暖,坚定的站了BCH的队。

“中本聪”就是币圈的标杆,拥护中本聪就是不可动摇的政治正确,深得社交媒体营销要领的各方势力明白其中的重要性,以至于到后来BCH分裂的时候,CSW直接将其分裂币取名为“中本聪愿景”。

而在当时,虽说比特大陆是分裂的主要幕后推手,但bitcoin ABC、BU和nChain三支队伍的关系可谓是错综复杂。bitcoin ABC受Roger Ver旗下矿池bitcoin.com的资助,Roger Ver是吴忌寒的坚定拥护者,吴忌寒怀疑CSW是blockstream派来的间谍,CSW质疑bitcoin ABC收了比特大陆的钱;而nChain此前为BU客户端提供技术支持,BU和nChain共同发起过Gigablock Testnet Initiative测试网络······

这样脆弱的的联盟关系注定无法长久。

一年之后CSW和BCH开战了——这几乎是比特币分裂史上代价最为惨重的一场恶斗。随后,撕逼之声再度喧嚣而起。

“我不缺钱,我会准备足够多的算力来打赢这场战役”“只要能打赢,就算是让BCH两年内没法交易我也在所不惜”“要么我赢,要么大家一起死”

Roger Ver直言:“这不是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一个成熟的商人会说出来的话。”

BSV的出现让我想起,黑格尔曾说过历史上的重大事件一般都会出现两次,后来马克思补充说:“第一次是悲剧,第二次是闹剧。”

而在搞垮比特大陆这件事上,CSW和bitcoin core达成了一种难得的默契。在BTC分裂之前,吴忌寒说将区块大小锁死在1M有违中本聪意愿,bitcoin core就说比特大陆实际掌握超过51%的算力,随时可以对比特币发起攻击;在比特大陆发起IPO之后,blockstream的COO缪永权甚至开始不遗余力的揭吴忌寒的老底,今天发比特大陆的财务报表,明天说比特大陆玩的是愚蠢的游戏,赚的是傻子的钱。

然而缪永权本人在币圈的口碑似乎并不是很好,中本聪亲自任命的首席开发者Gavin Andersen就称其是“币圈毒瘤”。但不巧的是,Gavin Andersen盲目站队CSW,说他是真正的中本聪而被剥夺了比特币代码合并权,近而被逐出core开发者团队。

币圈的人物关系简直是剪不断理还乱。在关乎比特币分裂的故事里,好与坏的界限极其模糊,你所能想象的所有戏剧性的情节,这两年在你看见的看不见的地方接连上演。所有人站在各自的立场,带着各自的目的引领舆论的潮流,争端的发酵到底是恶意抹黑还是坚持信仰已经不是吃瓜群众能够判定的了。

4

随着BCH的分裂,BU内部的问题也开始暴露,BU成员几乎两级分化。一些人甚至鼓励BCH的用户申请会员资格、投票、提交BUIP来剥夺BSV支持者的权利,而BSV的用户同样可以这样做。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Reddit用户CryptoStrategies总结的BU成员立场表

目前,bitcoin ABC和BU是BCH两个使用量最多的客户端软件,但随着ABC开发者出走BU,BCH的第二大节点客户端是否还能坚定的走在BCH这条路上?这是否会成为BCH客户端软件走向集中化的开始?

暴涨阴暗面:BCH的内部撕裂

todu也向哈希派表达了他的担忧,“不得不说,我很担心这个问题,社区至少需要三个BCH全节点客户端项目相互竞争才会更好。”

在比特大陆近几个月的战略调整中,原本的BCH开发团队哥白尼全员被砍,BCH的境地越发尴尬,而此时如果连客户端都面临集中化,对BCH而言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原创文章,作者:哈希派。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哈希派

特邀作者

哈希派

提供最全面的行业资讯,最深度的市场分析。公众号hashpie

总文章数: 137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