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为什么区块链会推动社会可扩展性?

2019-03-14

比特币成功的秘诀在于它用资源的大量消耗和较差的计算可扩展性换得了社会可扩展性。

编者按:本文来自蓝狐笔记(ID:lanhubiji),作者:Nick Szabo,文章来源于nakamotoinstitute,由蓝狐笔记社群“李熙和”翻译,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前言:区块链在互联网的基础上进一步推动了社会的可扩展性。说白了,就是实现了更多更大的连接。之前连接的是信息,现在连接的是价值,通过信息的匹配和信任最小化,最终实现人类社会的可扩展性。作者是Nick Szabo,智能合约概念的提出者,区块链的先驱人物之一。

区块链风靡一时。最大最老的区块链项目是比特币,它已经有8年的历史了,价格从10,000比特币一个披萨,到超过1,000美元一个比特币。截止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比特币的市值已经有160亿美元。这样的增长持续了8年,并且链上几乎没有发生资金损失,在很多重要的方面,它都是当前世界上最可靠和安全的金融网络了。(蓝狐笔记译注:目前已有10年历史,市值现在近700亿美元,市值一度爬升到3000多亿美元)

比特币成功的秘密当然不是它的计算效率,或者能源消耗上的可扩展性。人们花高价雇佣专家开发用途高度专一的硬件,只为进行一项工作:不断地求解一种被故意设计成高度耗费计算资源的数学问题。这一类问题被称为工作证明,因为问题的答案相当于是计算机进行了足量昂贵计算的证明。比特币的解谜硬件,大概总共耗费超过500兆瓦的电力。

而在比特币的众多特点中,这还不是唯一让工程师和商人们备受打击的部分,他们关心最小化资源消耗,这是高度不切实际的。

不仅没有将其协议信息减小到尽可能少,每个运行比特币全节点的计算机会将大量“库存矢量”数据包冗余地在网络上“喷洒”,以确保所有消息准确地传递给尽可能多的其他节点。由此,比特币的区块链不能像传统的支付网络如PayPal或Visa那样每秒处理大量的交易。比特币冒犯了那些追求资源有效利用和性能最大化的工程师和商人的敏感之处。

相反,比特币成功的秘诀在于它用资源的大量消耗和较差的计算可扩展性换得了更宝贵的特性:社会可扩展性。社会可扩展性是一种制度能力,是一种关系或共同努力,其中很多人反复参与、确立习俗及规则、制定一些限制或鼓励参与者的规定,目的是克服人类思维和激励的缺陷,并约束制度的一些不足:它不针对任何人或多少人参与做限制。

社会可扩展性关乎参与者能够参与和响应制度的程度和方式,以及参与者丰富程度和数量的增长。它是关于人类的局限,而不是技术或者物理资源上的局限。关于后者有独立的工程学法则,比如计算机科学用于评估技术本身的物理限制,它会评估如何处理更多用户或更大使用率时所需的资源容量。

除了跟社会可扩展性做对比之外,这些工程学上的可扩展性,不在本文讨论范围。

尽管社会可扩展性是关于认知局限和思维的行为倾向,而不关于机器的物理资源限制,不过,思考和讨论能促进制度的技术的社会可扩展性很有意义也很重要。制度相关技术的社会可扩展性依赖于技术怎样限制或者激励制度下的参与,包括保护参与者和制度本身不受恶意参与者的伤害和攻击。

一种评估其社会可扩展性的方法是通过评估能够有益地参与到制度中来的人的数量。另一种是评估制度为参与者带来的额外的益处和害处。之前,出于认知或行为原因,参与制度的预期成本或其他危害增长快于其益处。在全球网络的背景下,参与到制度中的人们在文化和司法上的多样性通常也佷重要。制度越依赖于当地法律、习俗和语言,制度的可扩展性就越差。

如果没有过去的制度和技术的创新,人们的协作规模最多也就150人左右:著名的邓巴数。在互联网时代,创新继续扩展我们的社交能力。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讨论区块链,特别是那些整合了加密货币的公链是如何提高社会可扩展性的,即使是付出了代价:极大降低了计算效率和可扩展性。

为什么区块链会推动社会可扩展性?

认知能力:这里以一个物种的大脑皮层的相对尺寸的形式展现:它限制灵长类动物群体的大小。维持亲密的动物或人类群体需要大量的情感交流和对人际关系的投资,比如互相梳理,闲聊,讲笑话,故事,唱歌,游戏等等。克服人类的认知局限,也就是有哪些或者多少人能参与到一个制度中来(邓巴数的极限在150人左右,见上图),它要求制度或者技术上的创新。

社会可扩展性的创新涉及制度和技术的改进,这些改进要能将脑中所想的功能写到纸上,输入到机器里,在降低认知成本的同时,提高不同想法之间信息流动的价值,提高可靠性,并寻找和发现新的互利参与者。Alfred North Whitehead 曾说: “‘我们应该养成思考我们正在做的事情的习惯’,在所有课本以及知名人士的演讲里都会重复提起这样的说法,它是错误的老生常谈。情况恰恰相反。一个文明正是因为我们在更多行动上不需要思考才进步的。”

Friedrich Hayek又说:“我们不断地使用那些我们并不理解的符号,公式,规则,并通过利用我们不拥有的知识的帮助。我们通过建立在自己领域证明为成功的习惯和制度,从而发展这些实践和制度,反过来,这些习惯和制度又成为我们所构建文明的基础。”

一系列广泛的创新使我们更少受到其他参与者、中间人、局外人的伤害,从而降低了我们花费有限的认知能力去担心不断增加的各种人群会如何行事的需要。另一类提升促进了有价值信息在不断增加的不同参与者之间的精确收集和传输。然而其他的改进能够促使更多不同的人能够发现互利参与者。

所有这些创新在人类的历史过程中提升了社会可扩展性,有时候提升如此巨大,以至于它让我们的整个现代文明具有全球范围人口的可行性。现代信息技术(IT),尤其通过利用近代才出现的计算机科学,通常能够发现更多互惠互利的配对,提高信息质量,并能够降低在特定的制度内交易对信任的需求,尤其是在当下人口数量和多样性不断增加的大背景下,这进一步提高社会可扩展性。

信息在思想间流动:我称之为主体间协议(intersubjective protocols):包括口语和书面文字、习俗传统、法律内容(规则、案例等)、一系列其他的符号(比如:网上的星级评分制度)、市场价格等等。

信任最小化使得整个系统中的参与者更难受到彼此或者来自中间人和外来者的伤害。大多数制度都经历了漫长的文化演进,比如法律(降低了暴力、偷窃、诈骗伤害),安全技术,等等,而这些本质上都是降低我们对于信任他人的需要。在大多数情况下一个受到充分信任的制度(比如市场)依赖于它的参与者默认信任另一个被充分信任的制度(比如合同法)。

这些被信任的制度反过来执行一系列审计、立法、安全或者其他的控制手段,这些手段通常能降低对参与者(比如会计,律师,管理者,调查者)伤害的可能性。这种易受其他参与者伤害的性质被称为易损性(vulnerability to other participants)。一项创新通常只能部分去掉易损性,比如:降低了信任他人的需求或风险。完全去信任的制度或是技术是不存在的。

这种完全去信任是不存在性的,即使在我们最强的安全技术的领域——加密学中也是正确的。尽管有些加密协议确实确保了特定的数据关系即使有天文数字级别的算力也只能在极低的概率下才能破解,但考虑到所有参与者的所有行为可能,他们也无法提供100%的安全。

比如,加密可以很好地保护邮件不受到第三方的直接窃听,但是发送者仍然需要信任接收者不会将这封邮件转发给其他人或者直接或间接地向第三方泄漏邮件的内容。再比如,在我们最强大的共识协议中,即使恶意行为者占到总参与者或者中间人的比例远低于100%(通过算力、权益、个体数或计数等)也可能损害参与者之间的交易或信息流的完整性,并危害到参与者。最近计算机科学的突破可以极大减小漏洞,但还远远没有到可以消除任何潜在攻击者有害行为漏洞的地步。

配对促进了互利参与者的相互发现。配对可能是互联网最擅长的一种社会可扩展性了。像Usenet News, Facebook以及Twitter这样的社交网络促进了思维相似或者能够相互娱乐相互交换信息(甚至未来配偶)的人们发现彼此。

在它们允许人们更有可能互利并发现彼此之后,社交网络更促进了不同层次的人际关系,从随意到频繁到迷恋。Christopher Allen 就做过一些有趣且十分具体的分析,这些分析主要关于一些线上游戏或者关联社交网络中一些团队规模以及人们在其中花费的互动时间。

eBay、Uber、AirBnB以及在线金融交易平台都通过在商业匹配方面的巨大进步提高社会可扩展性:搜索、寻找、汇集以及促进互惠商业或者零售交易的协商。这些或相关的服务也促进了其他行业的表现,比如支付和运输,以及验证协议中的陌生人执行义务,以及对这些执行结果进行沟通(诸如“星级评论”系统,Yelp评论等)。

互联网的主要社会可扩展性的优势是匹配,而区块链的主要社会可扩展性的优势是信任最小化。区块链可以通过锁定一些重要性能(比如货币的创造和支付)的完整性以及重要信息流来减少漏洞,在未来还可能降低一些重要匹配功能的完整性的漏洞。私有计算是秘密且可被篡改,对它的信任能够被公开不可篡改的可验证计算带来的信任所取代。这篇文章将主要讨论这类漏洞的减少,以及它在促进标准表现方面给各参与方所带来的益处,也就是信任最小化的货币。

货币和市场

货币和市场直接让交易的参与者收益,它的方式是通过匹配买卖双方以及通过广为接受和标准化的对价(货币)。这里的市场是指Adam Smith所说的市场定义:不是说买卖双方把东西凑在一起的特定场所或服务(尽管会涉及到),而是更广泛的交易组合,其中的产品供应链由此被协调。(蓝狐笔记译注:也就是说,市场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指挥产品的生产和流通。)

货币和市场还激励了更准确的价格信号的诞生,这些信号能够降低交易中的协商成本和误差。因此,货币和市场的强有力的结合促使远比之前更大规模的不同参与者能够协调他们在经济上的活动,而之前的市场更像是双边垄断而非自由竞争市场。

市场和货币涉及匹配(汇集卖家和买家)、信任降低(信任自身利益而非陌生人或熟人的利他主义)、可扩展的性能(通过货币这种被广泛接受且可重复使用媒介)、以及高质量信息流(市场价格)。

关于货币和市场最杰出的早期思想家是Adam Smith。在英国工业革命初期,Smith就在《国富论》中指出,即使是制造最简单的产品,也直接或间接地与大量不同人群的工作有关:

观察一个文明和繁荣国家里最普通工人的生活住宿,你就会发现:这其中涉及的行业,以及行业中被雇佣的人数都是非常巨大的。比如:一件普通工人穿的羊毛外套,可能很粗糙简陋,但却是众多工人共同合作的产物。牧羊人,羊毛分拣工,起毛工,染色工,编纺织工,制衣工等等,所有这些人都必须加入到不同的行业中来完成这一看似简陋的产品。除此之外,还必须雇佣多少商人和搬运工将这些工人生产出的材料运输到国家不同地区人们的手上!特别是在商业和航海方面,有多少造船商、水手、帆船制造商、绳索制造商都必须雇佣,以让染料可以汇聚不同的用料,这些用料往往来自于世界上最偏远的角落!

而为了生产出这些工人工作用的工具所涉及到的劳动力种类又是多么的丰富!让我们暂且不提像水手用的船只、漂洗工用的磨坊,纺织工人用的纺织机等这些复杂的机器,而仅仅只考虑生产最简单的机器,如牧羊人剪羊毛所用的剪刀,它所涉及的劳动力种类有多么的丰富。

矿工、冶炼炉的制造者、伐木工、烧炭工、砖块生产者、砌砖工,锅炉工、水车工、锻造工、铁匠等,所有这些人都贡献了技艺和劳动,以制造一把剪刀。如果我们以同样的方法观察,就会发现,其衣服上不同的部分,或者房子内的家具,他穿在身上的亚麻布衬衫、穿在脚上的鞋子、他睡的床,以及所有组成这些物品的部分,还有做饭用的炉篦、烧饭用的煤,煤也许要通过长途的海运和陆运才能过来,以及他在厨房使用的器具、桌子、刀叉、土制或锡制的盘子,这些器具可以用来分开食物,还需要有人帮忙准备面包和啤酒,玻璃窗可以让阳光和热量洒进来,且可以遮风挡雨。这些都要拜知识和艺术所赐,让这些美丽和快乐的发明成为可能,如果没有这些,北方地区几乎不会有舒适的居住环境,也不会有不同工种的工人使用工具提供这些不同的便利。

如果我们要梳理,依我看,所有这些东西,并考虑到这其中包含了多么丰富的劳动力种类,我们应该意识到,没有了成千上万人的合作和帮助,即使是文明社会中最普通的人也不能被提供基本的必需品,即使我们可能错误的认为他的生活组成十分地简单。

而这是发生在1776年和现代之间的连续几次工业革命和全球化之前,现在这种分工已经极大地得到了更彻底的精细化和扩展。相比于信任这么多陌生人的利他主义,市场和货币创造了更多互惠互利的配对,并因此激励了在这个大型网络中互相不认识的人们能够按各自利益行事:

在文明社会中,一个人在一生中需要大量的合作和协助,而相比之下他一生中所结下的友谊可能寥寥无几。和其他动物相比,人几乎总是会帮助自己的兄弟姐妹,并且这么做并不是出于无私。作为交换,我们在需要时能够得到整个系统(制度)的帮助。我们的晚餐不是来自于屠夫、酿酒师、或者面包师的仁慈,而仅仅是因为他们出于自己的利益行事而使我们受益。

斯密又继续描述劳动力的分工,以及生产力如何取决于配对交易网络的发达程度:“因为交易的力量给劳动力分工提供了机会,所以这种分工的程度总是会受到这种力量的限制,换句话说,受到市场发展程度的限制”。随着国家和全球范围内的交易网络日益发达,更多种类和数量的生产者加入进来,从而进一步使劳动力分工和劳动力生产率得到增长。

通过提高交易发生的机会,货币促进了社会可扩展性。通过降低巧合问题(包括交易中的需求巧合和单边转移中的想要和事件的巧合),作为一个被广泛接受且可复用的财富存储和传递方式,货币大大降低了交易成本,使更大量更广范围的交易成为可能,且使更多人能够参与。

多种形式的媒介,从口语本身,到黏土、纸、电报、收音机、电脑网络,都被用于发起提议和接受提议,并且促成交易和定价,以及监控表现和其他商业通信。

对“市场和货币生成的价格网络”最具见识的观察之一是Friedrich Hayek的论文,《知识在社会中的使用》:

在相关事实的知识分散于人群的系统中,价格可用来协调不同人的不同行为...在任何一个有多人合作的社会中,这种规划,不论是谁做的,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知识,而这些知识往往一开始不是属于规划者而是另外一些人,在某种方式需要传达给规划者。

人们的规划基于知识,而把知识传播给他们的各种方式对于解释经济过程的任何理论来说,都是关键问题,而如何才能最好地利用那些一开始分布在人群中的知识是经济政策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也是如何设计一个高效的经济系统所面临的核心问题之一。

事实上,任何商品都有一个价格——或者说,本地价格是跟运输成本等相关——这一事实带来了(这只是理论上可能)一种由单一个体拥有所有信息(实际上信息是散落在参与这一过程人群中的)的解决方案...让人惊奇的是,在一个原材料稀有的案例中,即使没有发出订单,没有很多人了解起因,成千上万的随机人群却能够更节俭地使用这种材料或者这种材料制成的产品。

也就是说,他们朝正确的方向行事...价格系统只是人们偶然发现但却没有完全理解的情况下必须学会使用的一种方式(虽然离能很好地使用还有距离)。通过这种方式,不仅可以实现劳动力的分工,还可以基于平等分工的知识协调利用资源......通过这种各自掌握不同部分的知识的人们之间的互动产生了解决方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蓝狐笔记

特邀作者

蓝狐笔记

蓝狐笔记,通往区块链的新世界。

总文章数: 3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