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专访比特大陆产品负责人杨鑫:矿机技术门槛比资金门槛要高得多

2019-04-02

上亿的流片费用只是小门槛,人才是最贵的。

专访比特大陆产品负责人杨鑫:矿机技术门槛比资金门槛要高得多

3 月 29 日下午,比特大陆宣布,搭载第二代 7nm 芯片的蚂蚁矿机 S17 系列新品将于 4 月 9 日正式发布,且一发布即有现货供应。

相比于此前在发布矿机后需 2 个月才能供货,比特大陆此次为迎接丰水挖矿的需求下了不少功夫。

就在比特大陆官宣后这一消息的 5 小时后,嘉楠耘智亦宣布,阿瓦隆新一代比特币矿机 A10 系列产品即将亮相。

和其他芯片领域一样,挖矿专用矿机的竞争亦是争分夺秒。稍有差池,市场即有可能被对手的优良新品占领。

回望全球前后出现过的十余家矿机厂商,仍屹立不倒的寥寥可数。“所有的竞争失败都是技不如人”,比特大陆的产品负责人杨鑫深谙此理。

在矿机生产这块油田面前,不断有新玩家入场跃跃欲试。但杨鑫相信,计算芯片领域的人才放到世界也是匮乏的,研发数字货币专用芯片的人才就更凤毛麟角。

“人才是最贵的,这一行的技术门槛比资金门槛要高得多。”杨鑫表示。而比特大陆在有一整条成熟的产品链条之外,也拥有成体系的高端研发人才。这或许正是其登上铁王座的护城河。

在 S17 新品发布之际,Odaily星球日报对杨鑫进行了独家专访。在访谈中,他凭自己的专业高度,向我们展现了当前先进的 7nm 芯片研发的过程及潜在价值,以及比特大陆的技术理念。当然,也回答了有关 S17 的各类问题。

以下为访谈实录,enjoy:

S17 赚钱效率更快

Odaily星球日报:您到比特大陆多久,现在主要负责什么?

杨鑫:差不多快三年了。我在比特大陆最早是负责嵌入式软件的相关工作。后来逐渐参与到矿机的软件和整个产品的开发上,最终负责了所有的产品交付。从最早的芯片定义,到芯片设计、验证、制造、认证,甚至是客户支持,我都是全程负责的。(注:嵌入式软件就是嵌入在硬件中的操作系统和软件)

Odaily星球日报:S17 的特点和优势是什么?

杨鑫:第一,能效比低。现在对比特币来讲,电费占比已经很高了。所以这个能效比的大幅下降意味着成本的大幅下降,降了成本就都是利润。

第二,性能强。无论从能效比,还是从单位体积的算力上来讲,新机器都有大幅提升,这对大笔投资矿场的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单位体积的算力是说,有的矿机算力可以做很大,但体积大的跟冰箱一样,纯属两台堆作一台,那么同等体积下它的算力是不如 S17 的。

Odaily星球日报:它是基于 S15 系列去优化,是在 S15 的基础上去迭代的?

杨鑫:作为第二代的 7nm 芯片,显然它是全新的迭代。还是有代差(可以理解为质的飞跃),不是简单的优化。

Odaily星球日报:S17 系列的研发周期是多久?

杨鑫:这个不好说。因为我们很多研发是滚动式的研发,因为技术是由十几项技术综合而来的,那其中有些技术我们需要很早很早就投入,有些需要在后面花点时间去研发,一些问题甚至需要我们在十天之内就必须解决。

Odaily星球日报:现在市场上最主流的是性价比高的 S9,S17 出来后会不会没多少人买?

杨鑫:不会。在 2016 年的时候,或者去年的时候,买 S9 肯定是最合算的;那现在肯定买新的合算。它赚钱效率的确是更快。

7nm 只有台积电能做

Odaily星球日报:挖矿芯片,是不是制程越高就越强大?

(注:制程指的是集成电路的精细度,目前以“nm”为单位,精度越高即“nm”值越低,生产工艺越先进)

杨鑫:简单来讲,当制程越先进的时候,它会带来性能方面的巨大优势,但它也越贵。

Odaily星球日报:价格贵在于研发成本特别高,还是在产能上受限?

杨鑫:原因有几个:第一,技术难度。制程的开发其实是越来越慢的,因为它有物理极限在。到了 7nm,这个量子效应已经非常明显了。

第二,全产业链难突破导致产能不足。从最早 130nm 芯片还算先进工艺的时候,全球还有十几家工厂能够生产。但后来迅速演化到 55nm、40nm 的时候,参与的玩家就急剧减少。为什么呢?因为每代的开发费用都是急剧攀升的。厂家如果不能从中盈利的话,就会放弃这个技术竞争。

到了现在的 7nm 世代,全球目前基本上只有一家,也就是台积电能实现这个工艺了。老牌的英特尔和 IBM 在这个方面现在都还没有成熟的工艺。这是非常大的反转,在此之前,像英特尔和 IBM 还是很厉害的。

Odaily星球日报:7nm 芯片在日常生活中有哪些广泛使用的产品吗?

杨鑫:其实使用并不广泛。你可能只能看到最先进的苹果手机或其他的高端手机,里面的核心芯片可能会用到一些。NIVIDIA 的显卡,或者 AMD 的 CPU 也可能会用到。因为 7nm 的产能只有台积电一家,是供不应求的,还没到随处可见、“大白菜”的地步。

Odaily星球日报:那妨碍这种芯片大规模使用,是上面提到的那些难题吗?

杨鑫:对,7nm 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受制于台积电的产能。大家都想用,但台积电的产线已经跑满,外面没有第二家能做。只此一家、别无分店,所以想用也用不了。

我们和台积电在投入 5nm 技术了

Odaily星球日报:一个硬件产品有不同的阶段,从早期实验、成熟期,到大规模应用期,你们的 7nm 发展到了第二代,你判断它处于上述哪个阶段呢?

杨鑫:我们产品的水平都是适用于大规模推广和售卖阶段的,是在内部经历了从试产到小批、再到大批量产的过程才拿给大家的。我们不存在拿实验性的产品给大家,这是不可能的。

Odaily星球日报:7nm 的下一代芯片还有动力去开发吗?

杨鑫:从技术角度来讲,永无止境。它的下一代叫 5nm 技术,我们和台积电一样很早就跟进做了研发。但一项技术从开始研发到能够投入使用,是以年为单位的投入。根据情况不同,每一代都不一样。有些关键部件要提前十年布局。现在 5nm,以及下下一代更新的技术,其实在台积电或者上下游厂商中早在研究了,和 7nm 技术是同时进行的。但它什么时候能用于量产将是越来越慢的。所以,近期来看,7nm 应该还是最优选的。  

计算芯片的真正霸主就那么几家

Odaily星球日报:比特大陆的挖矿芯片算是哪个大领域下的?

杨鑫:IT 技术有三大基础行业:存储、通信和计算,比特大陆的芯片是属于高性能计算领域的。

Odaily星球日报:计算芯片主要应用在哪里,这个领域里面比较知名的厂商有哪些?挖矿芯片厂商又有多少家?

杨鑫:有关计算的真正霸主就这么几家,英特尔、AMD 和 NVIDIA(英伟达),中国的很多超级计算机用的就是他们的芯片。比特大陆的超算应该把领域再缩小一点,它是针对数字货币进行的专用超算。像挖矿芯片的厂商,全球加起来曾经出现过十几二十家。

Odaily星球日报:你可以大概介绍一下芯片研发过程吗?

杨鑫:芯片研发的过程,简单说会经过这么几个阶段,逻辑设计、模块设计、版图设计,完了之后就交给台积电生产。逻辑设计是根据你想要实现的目标进行算法设计,把它落实到模块也就是物理设计的时,就已经开始转化成门级的电路,就能落实在空间结构上。(注:门级,gate-level,“门”的意思是逻辑门,也就是逻辑设计里最底层的最小单元,在这级别上的电路,就需要与物理设计相结合。)

但还要和代工厂的具体工艺相结合。同样的设计,在不同的晶圆厂生产,落成最后的产品是不一样的。结合工艺了之后,形成的版图,我们称之为掩膜,掩膜就可以用于生产,也可以称之为流片(tape-out)。

Odaily星球日报:那芯片生产出来之后呢?

杨鑫:芯片在台积电生产加工后就到封测厂封测芯片,完了到代工厂贴片(即将电子元器件如电阻、二极管、芯片贴到线路板上),再到我们在深圳的工厂组装成矿机。

“技术门槛往往比资金门槛要高得多”

Odaily星球日报:你说全球做矿机的前前后后有一二十家厂商,那些做着做着就消失的矿机厂商,主要什么问题呢?

杨鑫:矿机这个行业,或者是区块链这个行业从一开始就是个全球的圈子行业。说白了,所有的竞争(失败)就是技不如人。这个技不如人,既指你的芯片设计,也指你的矿机设计,也指你的供货节奏,甚至于你能不能顺利的把矿机送到客户手里,并帮他们设置好,这都是你的“技”。必须综合来讲都要是最优的,才能在这个市场上立足。因为赢者通吃,任何一个行业当它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就只有一个头部玩家带着两三个还能活下来的公司,然后剩下的就都会被市场所抛弃。

Odaily星球日报:我看内存行业发展二十几年才从 40~50 家剩下 5 家,现在挖矿芯片才有几年的历史,你感觉已经到了这个阶段了吗?

杨鑫:差不多了。

Odaily星球日报:即使现在厂商不是很多,但还是能看到一些新矿机厂商的加入,虽然他们的产品没发布,但是会有风声。

杨鑫:是,总会有一些人想试探、一次一次的试,总归只有尝试过了才会死心的吧。

Odaily星球日报:这个行业的门槛有多高?

杨鑫:这个门槛,工艺是一方面。在集成电路设计技术背后,还有完整的生产、销售、发货等等,一整条的产品链条都是门槛。第二个方面是人才。即便是在中国大力扶持集成电路产业的现在,这类人才都是很难招齐的。而比特币芯片是计算领域的芯片,这个领域以前长期由英特尔和 AMD、NVIDIA 把持,中国在这方面的人才相对也是匮乏,在世界也是匮乏的。能把这些高端人才聚集在一起,他就天然的产生一个巨大的门槛。

Odaily星球日报:在技术人才上你们的优势是什么?有哪些量化指标可以说明?

杨鑫:就是我们有所有的研发人员,一整条成体系的研发人才是目前最完整、最高端的。具体的可以看我们的招股书。

Odaily星球日报:你们会关注到一些市场上新出来的玩家吗?像我最近听过Yotta、凛炙,您听过这些品牌吗?

杨鑫:我们技术上会关注各种各样的东西,但还是以实物说话,PPT 矿机一般来讲在早期会被我们过滤掉。

Odaily星球日报:我经常听到有人用流片的成本有多高来作为研发矿机的门槛,这个标准还算合理吗?

杨鑫:这是一个小门槛。从流片角度来讲,它是一次性费用,这个费用确实很高,但不至于让那些巨头们玩不起。比如说工商银行他要想做这件事情,出钱流片是轻而易举的。但是他没有这个人才。人才应该是最贵的,技术门槛往往比资金门槛要高得多。

最开心的是听到“产品卖完了”

Odaily星球日报:你平时的工作状态是怎样的?最开心的时候以及最艰难的时候分别是?

杨鑫:工作状态,还是很辛苦的吧(笑)。

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看到机器大卖嘛。当市场(人员)来催我说“赶紧再多生产一点,卖完了”。这时候我就很开心。自己做的东西得到认可,心情还是很赞的。

Odaily星球日报:那应该是在 2017 年底到 2018 年上半年这个时候?

杨鑫:经常有。我们还是经常能开心一下的。

比较艰难的时候,就是有时做矿机遇到意料之外的问题,或者是时间较长、久拖不决,或者现象比较复杂难以定位,这在研发里面也是很常见的。大家这个时候虽然也会鼓鼓劲,但是内心还是比较沉重的。尤其是遇到熬夜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时,还是挺烦的。

Odaily星球日报:就会有这么一段时间要集中攻坚克难把一个产品做出来?

杨鑫:对,这个状态在我们这儿是很常见的。为了把这个东西做得尽量好一点,很多东西都是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去抠。从性能上讲,都是 1%、1% 这样去争取,累积起来才能达到你想要的值。有很多我们研发同事的心血在里面。

Odaily星球日报:遇到很难去攻关的问题,特别是技术突破时你们怎么处理?

杨鑫:他们(部门员工)一定会有,最后都会汇集到我这儿来,然后大家一起想解决办法。我也知道出了这个门这世界上很难有人比我们更懂这些东西了。本来,这边的工程师是从很优秀的企业聚集来的,他们自身的素质就已经是顶尖了,再加上他们对行业和产品的熟悉度,外部很难比我们更理解这个行业。

Odaily星球日报:好,谢谢杨鑫先生今天的分享。

(我是作者雪姣,矿业、区块链报道/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备注职务和事由)

原创文章,作者:黄雪姣。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黄雪姣

资深作者

黄雪姣

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注明职务与事由。

总文章数: 198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