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错失恐惧:铸造“区块链巴别塔”的原始动力

2019-03-07

区块链是新世纪的巴别塔,为何人们甘作它的建造商。

编者按:本文来自碳链价值(ID:cc-value),作者:李画,编辑:秦晋,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如果一个人希望的是快乐,这很容易实现; 但我们希望比其他人快乐,这很难,因为我们总是相信别人过得比自己更快乐。 ——孟德斯鸠

1996年,FOMO现象第一次被提出,Dan Herman博士在之后发表了讨论该主题的第一篇学术论文;2013年,FOMO被添加进牛津英语词典,从此进入主流视野。

今天,2019年,FOMO不仅是社交媒体中最难以被医治的「痼疾」,也是加密货币世界里最大的「奇观」。

FOMO,Fear of Missing Out。

FOMO是什么

FOMO一般被译作错失恐惧症,是指人们担心因为自己的选择不当而错失了某些事情或机会时,所引发的一种持续的焦虑情绪。换句话说,当你想象某件事情本来可以不是现在的状况时(比现在会好上很多时),这种焦虑就会不断袭来,让你感觉自己所做的某个决定是错的。

当移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占领我们的生活时,FOMO成为了人们生活中最普遍性的情绪,但也可以认为,正是因为FOMO,社交媒体才得以成功地俘获人们如此多的注意力,让人们对它依赖、成瘾。

这种发生在社交领域的FOMO是指人们担心他人在自己不在时经历了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因此陷入了忧虑,并产生了想要与别人在干什么始终保持关联的渴望。

错失恐惧:铸造“区块链巴别塔”的原始动力

社交FOMO爆发的导火索是因为,在过去我们只能有限地了解他人的生活,但社交媒体营造了一种易于参与且让每个人都处在核心位置的环境,使得我们能够无时无刻的最大范围的观察到他人的生活。

只需一键点击,就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这给了FOMO绝佳的生长环境,它被最大限度的激发了。

一个循环形成了:社交媒体让人们看到了他人的生活,引发出FOMO情绪;而FOMO情绪,即错失恐惧,让人们想要更多地关联他人的生活于是更加沉溺于社交媒体。

虽然自我决定论认为获得「自己与他人是相关联的」这种感觉是一种合理的精神需求,但显而易见,这种需求如今被病态地放大了。

还有另一个循环:FOMO情绪让人们想要知晓其他人在做什么;可一旦观察到他人的生活——虽然这些生活往往是加了「滤镜」的并不真实的生活——人们又常常容易产生嫉妒等消极的情感;人们也许可以通过「发布」自己的生活来获得治愈与肯定,但这种自我展示又成为了他人的FOMO之源。

于是,FOMO有了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它几乎成为了当今社交媒体中最大的通病与痼疾。

诸多科学家与科研小组进行着FOMO主题的研究,从心理学、社会学、行为学等等层面,但显然他们还未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法。反而,像Snapchat这种更新型的社交媒体,还在通过设计策略以便更多地激发人们的FOMO情绪,从而获得自己在商业上的成功。

我们为何会FOMO进加密货币

被FOMO心理影响的另一个领域是加密货币。

发生在加密货币世界里的FOMO与发生在社交媒体上的FOMO本质相同,都是对错失的恐惧,但导火索不同。

社交FOMO更多地来源于恐惧,即担心自己可能错失掉这些与那些;加密货币FOMO更多地来源于后悔,即觉得自己与不错失只差一点点。

错失恐惧:铸造“区块链巴别塔”的原始动力

可以从一个小小的现象开始,理解我们为何会FOMO进加密货币。

人人皆知,彩票中奖的概率几乎为零,但为什么有如此多的人在有该认知的同时,又认为自己可能中奖?

因为当他们打开电视观看开奖直播时,或者从报纸、彩票购买点得知中奖号码时,他们常常会发现自己猜中了3至4个号码甚至更多,于是就会产生大奖离自己很近的心理,而这就是彩票的秘密。认为自己只差一点点。

德州扑克也一样。一个玩家如果在牌局中弃掉了2和7(或类似的牌),但flop是2、7、7(或类似的局面)时,他更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几手牌中投钱,因为只差一点点。

在加密货币上发生的故事与此类似。人们认为只差一点点,自己就是比特币富豪。

一个人,他可能在2011年就听说过比特币,虽然比特币在当时并未引起他的丝毫注意,而他也根本不会去购买,但他会认为自己与比特币富豪只差一点点。

他可能在2015年再一次听说了比特币,甚至还研究了一下,虽然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最后并没有付出行动,但这个经历会让他感觉自己离比特币富豪更近,他甚至会觉得自己几乎就是。

于是,一想到当时如果花上一千元,现在就能坐拥百万(当然他会用比特币的最高点来计算),如果花上一万元现在则坐拥千万时,FOMO便会产生,而一想到自己与这种被错失的局面如此之近时,FOMO便会被成千上万倍的放大。

出现在人们周围的、为数众多的比特币致富故事也是滋生FOMO的重要土壤,这些身边故事让大家觉得自己错失了,而且离不错失的距离只有一点点。

当人们的FOMO情绪到达一定程度时,便有可能被驱使进而购买比特币,哪怕他们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比特币。

FOMO是很多人参与到加密货币的直接原因,即便不是,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包括巴菲特在内的反对者甚至认为人们对错失的恐惧,即FOMO,是比特币发展的唯一推动力。

硬币的反面

比特币以及因它而起的区块链,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新世纪的巴别塔。它们之所以被建造,都是因为想要直接连接起分散的个体,实现在不需要中心化「上帝」情况下的,以个体为主体的人类社会的协作。

只不过修建巴别塔的前提是有一种容易达成共识的相同语言;修建新世纪巴别塔的前提是有一种可以实现共识的计算机技术。

错失恐惧:铸造“区块链巴别塔”的原始动力

但如何把人们聚集到巴别塔,让他们为这个竣工之日看上去遥遥无期的工程贡献自己的财物或劳力?FOMO是一种原始的动力。

人们能够投身到一个看上去没有绝对把握、也不能收获及时正反馈的事业中时,需要的是「神秘的勇气」,而神秘的勇气很大程度上来源于恐惧。

密西根大学的中古史专家William Ian MILLER在自己的著作《神秘的勇气》里,通过考察人类历史去寻找勇气的来源,他指出,勇气其实是害怕的幻影。

对错失的害怕,把人们带到了区块链的巴别塔下。它不仅是对错失财富的焦虑,也包括对错失机会和未来的担心,这种情绪发生在个人身上,也同样作用于机构。

金融咨询公司deVere Group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Nigel Green认为下一次推动区块链发展的大规模FOMO来自于机构:“机构越来越感觉到如果他们不接受这个领域,他们的竞争对手就可能会走在前面,而他们将难以赶上。这种FOMO情绪不仅作用于金融领域,也发生在科技和零售领域。”

FOMO的一面,可能让人们丧失客观、行为盲目,FOMO的另一面,可能带来神秘的勇气和崭新的机会。

至于因FOMO而来的人们能否建筑起新世纪的巴别塔,亦未可知。就如尤瓦尔·赫拉利所言,“人类社会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实现大规模合作而编织的一个又一个虚构故事”。区块链只不过是又一个新的故事。

改变所讲的故事,也就是改变人类合作的方式。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最终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它是否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是否满足人类对新的合作方式的需求。就像宗教故事以神之名,让人类奴役了植物和动物,获得社会发展;而人文主义的故事则无情地抛弃了神,因为在新的时代,强调自我更能促进合作与社会发展。

结束语

这就是关于FOMO的故事。

它是人们在社交媒体和加密货币领域常常会感受到的情绪,不管是对于个人成长、还是对于行业发展,它都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

如何与它相处取决于每一个人自己,但也许知道并正视它的存在是我们在对它的探索之路上迈出的第一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750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