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大话链圈游戏:区块链游戏真的还没凉

2019-03-01

当行业还处在早期时,一切的唱衰或许都是耍流氓。

大话链圈游戏:区块链游戏真的还没凉

从2017 年的加密猫、以太水浒等收藏类游戏,到 2018 年的 FOMO3D 等资金盘类游戏再到当前 EOS、波场等公链上爆火的菠菜类游戏,区块链游戏的格局在短时间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伴随着市场行情的走低,当前与金融强挂钩的区块链游戏也逐渐从爆火走向了平静。区块链游戏 DApp 正在面临着用户量低迷的困境。

区块链游戏DApp真的凉了吗?菠菜游戏爆发意味着区块链游戏走向末路了吗?对于迫切寻求增量用户的区块链世界来说,区块链游戏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谁会是带领区块链游戏突围的领军者?

2月27日晚,Odaily星球日报举办的《超话社区之大话链圈游戏》交流上,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以及资深DApp开发者陈浩针对区块链游戏的演变路径、区块链游戏的发展现状以及区块链游戏的前景等作出了详细分析及激烈讨论。

牛凤轩认为,区块链对游戏而言不是必要选项,游戏的本质是好玩。使用区块链的特性开发游戏并不代表一定能发挥区块链的优势,开发者必须要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让区块链游戏变得有价值 。

对于下一阶段区块链游戏的可能性,牛凤轩做出了两种趋势预测:第一是出现新的玩法;第二种是休闲娱乐类游戏的链改玩法。

陈浩认为,区块链技术在游戏领域的应用是使得游戏能够自由发展,脱离开发者而独立存在。他认为,一个良好、完善的区块链游戏,应该包括完全开源的服务器源代码、运行在链上的不可更改的资产以及各种各样共识凝聚出的不同的分支。 

陈浩判断,在区块链游戏里真正有优势的团队,会是那些做UGC内容做得非常强的团队。在他的观点中,大公司以及传统游戏的开发团队进场做区块链游戏的优势巨大,懂区块链的人在区块链游戏这件事上,最后一定打不过懂游戏的人。

以下为访谈内容实录,enjoy:

Odaily星球日报:先让我们先请两位嘉宾做一下简单的介绍

牛凤轩:我是DappReview创始人牛凤轩,差不多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开始做的DappReview,目前覆盖了7个主链超过2500+Dapp数据的追踪和分析。同时,我们自己也写了超过100篇关于行业关于Dapp的分析洞察和认知。我个人之前的背景是数学和金融,但业余一直是一个重度游戏爱好者,基本上所有的游戏机全部都有,涉猎过2000+的游戏,每年都去游戏开发者大会(今年也去,2周后)。去年这个时候就认识陈浩了,那时候我们还在炒 ETH 上的击鼓传花游戏。

陈浩:我是个DAPP开发者,从2018年2月开始开发以太坊的DAPP,期间作为合伙人参与了区块链游戏公司BITGUILD的运营,2018年10月开始进入波场进行DAPP开发,现在还是个野生开发者。

Odaily星球日报:您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契机下入局区块链游戏领域的?对比当时DApp游戏的风貌,现在的风貌有什么变化?

牛凤轩:其实我是在 2017 年底的时候,那时候加密猫特别火。所以也加入去研究加密猫的玩法,当时的心态其实就是为了炒加密猫的价值。当时有一种稀有猫,稀有猫的价格会比较高,所以我们当时去研究怎么样合成这种稀有猫。研究了几天之后,我们大概找到一些规律,所以在当时合成了一些稀有猫。

大概赚了几个 ETH,然后那时候 ETH 差不多是 6000 到 8000 人民币,尝到了甜头,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所以就开始慢慢地关注。

一直到 2018 年的 2 月份左右,我们注意到有越来越多的区块链游戏开始出来了。那时,我个人感觉如果区块链技术最终需要更大规模地普及,让大众去使用的话,一定会落地到一些C端的应用上,而不是只局限于 B 端的应用。

我认为如果只局限于 B 端的话,区块链整个产业的价值会大大缩水,所以说我们就选择去布局 DApp 生态,DApp 一定是区块链落地的一个爆发点。

在此前,其实我们看到了很多 ICO 项目都拿到了很多钱。但大多都是基础设施工具类的项目,如公链等,没有太多的 DApp。但是正因为没有,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我个人其实经历了从 2008 年到 2016 年之间,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爆发,所以我是深有体会。当时,很多人看不起手机游戏,在 2004 年至 2005 年之间,在诺基亚上就有一些手机游戏了。同时期,我们还可以看到魔兽世界等 PC 游戏的画面非常好。但移动端游戏体验很差,画面也很不精良,所以在当时很多人不看好移动端游戏。

直到一些更加优秀的移动端的产品出来了。基于移动端本身的基础设施升级,如 4G 网络的普及、手机性能大幅提升,导致这个移动端手机游戏的份额极大地增加。

这是在当时我们入场的原因和时间点。

陈浩:我是在 2018 年正月初二开始做区块链游戏的开发,然后跟一位当时还在谷歌的程序员还有小岛一起做了以太水浒等两款游戏。

我之前是做了十年传统游戏,开发时间大多都是在两年到四年左右。在区块链游戏世界里,我第一次看到一个两、三天时间甚至是 12 小时时间开发出来的游戏,居然也能挣到价值上百万的数字货币,我觉得好震惊。感觉这个事情是一个能发财的事儿。 

然后我停掉了自己传统游戏公司的业务,然后开始投入了区块链游戏的开发。在当时的情况来看,整个币圈的那种狂热气氛还在。三点钟群还在火热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好奇,还在科普什么是区块链。

牛凤轩:区块链游戏风貌的区别,可以从几个角度看吧。从游戏类型上或游戏的本质上来看,我认为没有太大差别,大多都是这种有一定资金盘属性的产品。在 2017 年 2 月的时候,特别火的是一种击鼓传花的游戏。当时陈浩应该也玩过很多,像加密国家等,本质上就是一个 ERC720 的卡。第二个人要付出更高的价格,从第一个人手中买入。多余的部分就返给第一个人。也就是看谁是最后一个傻子,最后一个人卖不出去就砸在手里,前面的人都是赚钱的。 

其实现在很多博彩的游戏,其实背后也是包了一层资金盘的。如庄家赚的钱,里面有一部分拿出来给之前所有的持币的人进行分红,也是一个弱资金盘的玩法,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其实差不多。但从其他的角度来看(如关注的人数、开发者进场的数量等),那其实是有很大规模的变化。从 2017 年的 2 月到 2018 年的 2 月再到现在来看的话,整个参与 DApp 的人群已经大幅的增加,我保守估计至少增加了十倍以上。

我记得在去年的二月的时候,整个国内外市场,我们觉得当时玩 DApp 的人也就是一个小几千的规模。但是你看现在的话,DApp 的活跃玩家,数量级至少达到两三万。总的玩过 DApp 的人呢,可能达到几十万这样的级别。

整体来看,其实一年的时间里面,DApp 的玩法花样一直在变化,一直在更新。然后DApp 的整个玩家的数量一直在增加。所以整体是一个向上的趋势,虽然中间有些波折,如隔一段时间会出来一个新的玩法,新的玩法会引爆下一波用户和吸引新的一些玩家又进来,然后一两个月又凉了……这个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这些 DApp 的玩法比较单一,画面也比较差,开发团队的很多也都不是专业的,所以综合导致其实目前的 DApp 的这些作品参差不齐。

陈浩:那个时候的印象就是。整体来说非常狂热啊,我自己也陷入一种狂热。然后玩家也很狂热,谁也不知道那个游戏有什么好玩的,但是就是有人买那个卡。

Odaily星球日报:您认知中的区块链游戏是什么样的?现在它发展到那个地步了吗?您觉得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区块链游戏具备哪些属性或者具备哪些优势?

陈浩: 在我认知中区块链游戏的核心,应该是去判断其是否能够团结到足够多有社区自治意愿的玩家,然后把他们汇聚在一款游戏里面。

如果这个游戏不能够去吸引那些本身信仰区块链的自治精神、信仰区块链一些底层逻辑的人,(并且游戏本身)不是在整个世界观在甚至政治的观念上都符合区块链的一些核心精神的话,那么我认为这款游戏就没有任何意义。 

如果说是要做一款能够有大量的用户自治,然后由用户本身来推动游戏向前发展,用户决策影响游戏发展方向的游戏,甚至说,他们可以在发生分歧的时候主动分叉出不同的游戏的这样一款游戏。目前为止,这样的一款游戏我觉得还没有诞生。但在历史上其实是有过符合这样定义的游戏形式或社区诞生的。

最著名的应该就是魔兽争霸的社区,诞生过非常伟大的 DOTA 还有很多非常优秀的玩法和地图。后来衍生到现在,可能已成为了手机游戏或者是 PC 游戏时代的半壁江山,很多分类完全都是在魔兽争霸的这个社区上诞生的。 

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非常发达的 UGC 文化,然后能够有一个自由发展和分叉的环境。玩家和开发者和创造者还有这个世界里面的居民,能够统一和谐地在这个游戏里面生存,我觉得这样的游戏再配合区块链的一些技术特性。那他就可以做出非常符合我理想中的那种区块链游戏的形态了。 

牛凤轩: 我觉得区块链游戏是什么样子,这个问题不是特别好回答。因为区块链他是一个技术啊,最终他应该是以技术的一种方式,来无缝地融合到一个好玩儿的游戏里面。

所以一个好的区块链游戏,首先他必须是一个好玩的游戏,其次他要利用了区块链这个技术的属性。

这个属性有很多的场景,无论是把游戏的一部分内容开放给玩家,开放给社区,让大家一起来完成;还是把一些公平性,一些随机性的东西给解决;或者是把这个游戏里面的一些有价值的资产放在链上,让用户真正对这个资产拥有所有权等等。

但现在呢目前大部分游戏里,这个阶段还很远,大部分的游戏呢,区块链的产品,都不是那么好玩。

核心原因有二:一是开发团队本身的实力,其实正规的做游戏的团队进场非常少,可能少于 20 个,目前市面上可能有将近几百个 DApp 开发团队。那真正有过游戏开发经验的团队、游戏引擎的真的屈指可数;二是目前做游戏的团队更多地是为了去赚钱,游戏里面有很多这个资金盘、博彩的玩法,目前的这些游戏呢,金融属性远高于游戏性。

陈浩:我跟牛凤轩的观点会截然不同的地方在于,我认为传统的游戏其实很完备,在中心化的方式下,有法律监管,也有法币的充值渠道,如果在法律允许的条件下,适当的去做一些返利给用户,也不一定就是资金盘属性了,这些其实是不需要区块链技术的,只是法币就完全可以做了。

真的需要区块链技术的,是游戏的自由发展能够脱离开发者而独立存在。所以,一个良好的或者一个完善的区块链游戏,可能应该包括完全开源的服务器的源代码,然后运行在链上的不可更改的资产,有各种各样的共识,凝聚出不同的分支。 

所有的资产或者不同的分支之间,可能可以使用一种统一的代币进行流通。再举一个具体的例子,比如传奇。我们都知道传奇在盛大运营下这么多年,有很多山寨,很多私服。其实过去更多的时间里面,私服和盛大之间是在互相对抗。(私服)偷偷摸摸地拿盛大的流量,盛大要想办法去找警察去抓他们,大家都付出了不必要的社会成本。

盛大付出了法务成本等乱七八糟的成本,那些私服经营者付出了被执法的代价。整个社会,还为了这件事儿,需要去出动很多警察,法律相关的一些资源,社会的一些资源已被占用。其实如果是一个区块链游戏,这些做私服的人,或许只是想将这个主链进行分叉,分叉到不同的侧链上面,或者分叉到不同的小的分支上面。用户无非是用脚投票,跟随着就过去了。此外,它也必须得继承和承认之前的一些资产,才会有更多的人员去支持他。

这样一来,整个社会的执法成本也会下降,然后就可以实现一个相对的利益最优。这是我理想中认为区块链游戏应该去发展的方向,或者应该去着力的点,而不是纠结于到底是要用这个技术去实现它的充值呢,还是资产存储还是数据存储还是什么,这都不是最重要的。

目前为止,可以说完全还没有发展,或者说一些有发展的项目,一定也不是三、五个月就能做出来的,而 2017 年 11 月到现在也不过一年多,真正有志者,才刚刚上路,可能还要在路上走很久,可能一年或者两年后,你会见到这些游戏陆续面世。而这段时间能够冒出来的游戏一定不符合这个定义,或者说一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游戏,他撑死也就是试用期。 

牛凤轩:现在离我所说的理想状态——一个好玩的游戏并且运用了区块链的一些优势使它变得更好玩,大部分游戏还离得非常远。那到底区块链能给游戏带来什么优势呢,我个人觉得首先我们要有一个认知,不是说游戏用区块链就牛逼了,觉得区块链游戏比非区块链游戏更厉害,这种认知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我玩这么多游戏,包括到现在,每年都有很多游戏出来,这些游戏有很多还是用的很老的画面,可能是用的像素的风格等等,也有可能他整个的设计都很简单,但是很多(机制设计)都很有意思,也很有创意,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一个好玩的游戏。所以说游戏这个产品,跟电影和小说一样,包容性非常强,你只要有任何一个点突出了,你就有可能获得成功,有可能获得这个市场上的认可。

有没有区块链,跟这个游戏能不能成功,首先没有必然关系。然后我们再讨论如果用区块链,区块链有可能给游戏带来什么价值。

最常见的有几个:第一玩家能够真正的拥有这个游戏的资产,能够随便处理这个数据,不会被这个开发商所改变;第二其实游戏里面的一些创造性的一些东西都可以开放给玩家、各个社区,大家去对这个游戏做一些更有意思的拓展;第三就是游戏里面那些道具、资产,都可以去玩一些有意思的玩法。 

但不能说区块链是一种优势,因为不同的人去使用它,有可能有人把它发挥成优势,有的人把它就做成了一坨屎。

你可以去使用区块链的特性。但不代表你用区块链你就能发挥优势,你必须要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让它变得有价值。 

本质上还是需要这个开发者去想到一个合理的方式,用合理的设计去让区块链技术跟游戏能够更好的结合,跟游戏原本的玩法,做一些更无缝的结合。而不是单单是,像那些有些游戏里面加了一个代币的充值,就说自己是 DApp,这个很扯淡。用代币充值还不如用法币充值,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所以,不是区块链能给游戏带来什么优势,而是区块链能帮游戏额外做哪些事情,但是做得好做得不好,这个事儿完全取决于游戏开发团队的水平和实力。 

Odaily星球日报:咱们问一个 C 端可能比较关心的问题,现在大多数区块链游戏都是自带菠菜属性,很多人也是因为区块链游戏有套利空间才入场的,您认为对于想在区块链游戏里盈利的人来说,哪类区块链游戏最能赚钱? 

陈浩:这个问题比较简单啦,就是你能够有最新消息的游戏去赚钱。也就是你确保你不是被割的前提下,你的消息越快你就越赚钱,这不是所有的投资或者套利商品的这个基本逻辑吗。 

牛凤轩:感觉这个问题,陈浩已经很精髓的回答了,也就目前这些,大部分是资金盘类,和一部分本质上是资金盘外面却套了一层菠菜游戏的皮的产品来说,大部分确实是早进去,就赚钱的概率比较大。

但是呢,之前出现过几个产品,在去年 12 月下旬的时候,其实也就是这类玩法被玩儿坏了之后,EOS 上面有一些产品,甚至连最早进去一批挖矿的人,或者说参加私募的人都被割了。所以修正一下陈总的一小点的误差,并不是早进去一定能赚钱,早进去还是有可能被割的。比如我,EOS DApp 上 我大概亏了 4000 个 EOS。

Odaily星球日报:在一个行业的早期,很容易发生行业乱象,请问如何分辨区块链游戏背后的陷阱?

陈浩:我觉得这个问题其实是特别难以回答的了,因为所有的陷阱都有可能被包装成很好的东西,而且不同的套路和不同的打法,我见得太多,这个话题展开了讲的话,可以讲好几个小时,也没有什么总的指导经验,可能你觉得不是陷阱,但是仔细拆完还是陷阱,陷阱底下还藏着陷阱,或者说是看上去不是陷阱,但是他做的事儿就是陷阱。

这个说来说去很绕啊,但是本质上来说只能多方求证,多方探索,多方咨询。

尽量地小心谨慎,然后相信世界上没有特别免费的馅饼,因为你,新年,你信别人资历吗,你信别人的背书吗,你信这个团队讲的理念讲的逻辑吗,你信团队的这个在做事儿吗,无论你信哪一个都可能会被割。就算是你信牛凤轩的背书,牛凤轩的站台,对吧,说不定就发现自己都被骗了呢,说不定自己都会被割呢。在我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就只能是记住投资有风险,然后多求证。

牛凤轩:在我的理解中,其实陷阱有很多。一种是这个项目方跑路;一种是这个资金盘,比如你进这个资金盘进晚了,被别人忽悠着进来,参与了,但是后面没有人参与,你可能是最后一拨人参与,然后就亏钱了;还有可能是也不是什么资金盘,但是你玩游戏,花了很多钱,但你的预期是赚钱的,但是确实后面这个游戏团队也没赚到钱,也没法继续更新。就你很难去定义什么是陷阱,有很多人他玩游戏,只要他没赚钱,他就认为这个游戏在坑我,或者说开发者把我割了。

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们首先可能要去反思一下,大家玩区块链游戏的动机。

如果说所有区块链游戏的玩家,一上来都抱着玩这个游戏,就是为了赚钱啊,那我觉得这个大部分玩家基本上都掉进陷阱,都会被割了,因为始终赚钱的一定是少数人,你像传统游戏,手游大家付钱都是乐呵呵地、心甘情愿地去氪金。因为你玩游戏是你是花钱买到了这个杀时间的过程的快感。

你什么事都没干,你可能很无聊,但是你现在你花钱玩游戏,在里面玩得很爽,你过了两个小时你会觉得很开心,所以这才应该是游戏的这个本质。所以其实大部分人在玩游戏的时候,本质上大多数情况都是抱着一个错误的预期的,就把它当作是一个投资品去玩。

那所以你如果当作一个投资品去玩的话,你本身就要去承担这种不确定性的风险,这个不确定性的风险就是,任何投资品一定会有亏损,甚至伤及本金的可能性,那从我的角度来看,我认为除了刻意的搞了个团队就跑路的这种情况是陷阱外,我认为其他情况下,只要一个玩家进来了,他是一个阅读正常的人,知道这是一个资金盘,就有可能会亏钱。但是他选择玩儿了,也不应该怪谁,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那怎么去识别开发者会不会跑路啊,或者会不会被攻击啊等等,其实更多情况下还是要看这个游戏的团队的整个的态度,多方打听。但是确实就像刚才陈浩所说的,很难去真正地判断这些突发状况。

Odaily星球日报:即便当前菠菜类(博彩类)游戏盛行,业内不少观点还是认为游戏是下一波区块链世界流量的爆发点,您怎么看?你认为未来区块链游戏会繁荣吗?会繁荣到哪一步?

牛凤轩:我觉得游戏更会是第一个去大规模被应用地品类。因为游戏本身他的门槛非常的低,然后。游戏不是一个有很强的竞争关系和替代关系的品类。

除了一些很重度的网游,其他的一些单机游戏和一些手游,其实迁移成本非常低,所以游戏这个东西,他的用户获客的门槛其实很低的,而且他的竞争也不是那么的激烈,同样是游戏玩家,你可能也打王者荣耀啊,你也打 LoL,你也打 DOTA,并且游戏的容错率比较高。

但是呢,我不认为现在这些所谓的游戏 DApp 就是区块链世界流量的爆发点,我觉得还是需要游戏加区块链,而不是现在的这个区块链游戏。

加上就是我一开始所说的,它本身是一个好玩的游戏,它里面应用了一些区块链的技术和玩法,做了一些比较好的结合的。那这种游戏呢,它是可以去吸引大牌游戏用户,也就是说现在主流用户会有意愿去玩的。

如果我们现在把咱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区块链游戏推给主流游戏玩家,我相信没人会玩儿。大家甚至都觉得怎么会有人玩儿这种东西,价格也不是游戏啊,所以这些DApp他不可能去获取到大盘的用户的。

我们需要去有主流游戏玩家会去玩的这些游戏里面去转化,将这些玩家一部分变成区块链用户。

陈浩:当前的资本环境和整个游戏圈的这么一个发展状态,我是认为区块链世界试图用区块链游戏来带到爆发的程度是不可能的。

我是比较悲观的,因为我认为真正的强的大型的开发者团队还没进来,而小型的开发者,你别说带上区块链的,你不带区块链的游戏,现在也呈现出了流量萎靡的趋势,游戏的头部效应越来越强。整个网络世界都是这样的,至少中心化的网络世界是这样的,那带上区块链,目前为止没看见任何可以使得游戏体验变好,然后吸引流量的效果,流量变强的这种趋势。

但是在未来我还是认为一定会的,但是这个会说出来就等于没说了,因为未来有多远呢,我认为短期的时间可能三到五年是很难看得见,或者说三年以内很难看得见。

牛凤轩:这个就好比说啊,我们今天玩王者荣耀或者玩一些手游的时候,我们不会刻意去想,因为有了这个 4G 的网络,或者因为有了这些牛逼的这个手机的这个芯片的性能,我们才能够在手机上玩这么流畅的游戏,而且能够同时跟九个小伙伴一起打。没有任何的延迟,大家不会去想这些技术细节,大家更多的是体验这个游戏,给我带来足够好的体验就 OK 啦。

所以将来其实区块链,它可能在大量游戏中都或多或少的使用,有的可能很重,有的用得很轻。我们怎么去衡量,区块链本身带来的巨大价值,或者说我们要独立出一个区块链游戏品类,大家的反应是怎么样,这个事儿我觉得很难去评估。

就好比今天我问一个问题,我说,互联网游戏是否繁荣?因为很多游戏里面都用应用了这个网络这个东西,有的用得很重,有的游戏用得很轻,所以我们很难去做这个这个这个衡量。

Odaily星球日报:如果说 DApp 游戏的开端是宠物养成类游戏,发展到现在是博彩类型游戏,那区块链游戏的下一站是什么?

牛凤轩:其实挺难预测的,因为如果我们去看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其实整个的发展很多都是出乎意料了。因为有很多都是有一定创新的玩法,比如从去年 2 月这个击鼓传花之后,其实在 4 月左右出来了一堆这个农场挂机游戏。后来在 7 月来就出现了 FOMO3D等。再往后呢,其实就出来了 EOS 上面的一些这种菠菜类的玩法。但是呢,不是简单的菠菜,里面也套入了一些资金盘的属性,后来更复杂的就再加上 FOMO 这一块。可以说迭代速度很快,每一次都是会有一个头部的新的玩法出来,带领这个行业。

但是有很明显的看到,纯资金盘类的,过于强金融属性的玩法呢,其实已经有点儿凉了,大家已经玩得很疲了。毕竟中国人还是聪明的,你从一进去,赚个两三周,然后后面的人被割,一个周期也就只能挺个几周或一个月。到现在有的游戏他可能第一波进去的人都亏本。这个节奏很快了就。

下面一个阶段呢,我觉得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还是一些新的玩法,有人很创新地用区块链能造出一个很新的玩法,比如当时的 FOMO3D。

另外一种可能性,我认为是休闲娱乐类的游戏,来做链改的玩法。你像之前菠菜的游戏,其实加了一层这个分红逻辑,但是很多人会去疯狂的去挖矿,去赚取代币。那休闲娱乐游戏呢,其实就是说把对抗性加进去,但是大家在玩的过程中,你可以靠你的实力加点运气,赚取到更多的代币。之前菠菜,从概率上来说的话,长期来看,你一定是亏钱给庄家的。只是庄家把一部分的这个利润拿出来,又分给之前拿到代币的这些人。所以其实,PVP的这种娱乐的一些玩法呢,他可能不会有挖矿的玩法,节奏更慢。

但是呢,它通过这个代币机制,能够激励大家去玩,但是这还是脱离不了这个所谓的金融的赚钱效应。就我个人认为短期区块链游戏是确实是脱离不了赚钱的效应,尤其是对于币圈内的玩家来说。

我说的这两种可能是未来两三个月内小周期的一些可能性。但从大周期来讲,就是比如我们往今年下半年去看的话,而我是比较期待一些啊,之前放出了消息,在今年下半年会出来的一些正规军去做的比较大的区块链的产品。

陈浩:区块链游戏的下一站,我觉得应该是兵分两路吧。第一路是那群做传销做资金盘的那些主力大军,在随着整个全球经济下行,可能搞出很多新的幺蛾子来。

然后大家会听到区块链游戏的声音甚嚣尘上,但他不是我们这边意义上理解的那种区块链游戏。如果大家都认为菠菜是区块链游戏的情况下,可能社会大众所理解的区块链游戏反而会被这种(负面的)声音给占据。所以区块链游戏的下一站可能就几乎等同传销吧。

牛凤轩:刚才陈浩也说了,就拿手机来说,一个中规中矩的手游,怎么说也是一个几百万的开发成本和半年以上的开发周期,上千万人民币以上开发成本的游戏的开发周期可能是一年以上。所以你想一想现在的 DApp,活到现在也就是一年的事情,对吧?

第二,过去我们开发手游、端游,都是现成的开发工具、中间件、引擎等等,基本都有。当你要是开发一个区块链游戏,这里面有太多的空缺了。所以你要开发一个真正好玩的游戏又有区块链的逻辑区块链游戏,可能你的开发周期比之前要增加了 30%-40% 的开发时间。

Odaily星球日报:我们看到现在很多大型的团队入场做区块链游戏,那小型团队还有新的机遇吗,对比来说,一些传统游戏的团队更有优势还是区块链开发团队会更有优势?您认为懂区块链的人真的懂区块链游戏吗?

牛凤轩:这个还是看我们怎么定义,或者说我们讨论的区块链游戏是什么类型。如果是我所说的,他是一个好玩的游戏,外加区块链的属性,作为衡量标准的话,那我认为,肯定是游戏团队更有优势,因为本身游戏的开发,它不是两三天的功夫就能学会的。

对于游戏引擎的熟练使用,对于数值的设计,这里面有非常多的学问在其中,这个陈浩应该也深有体会。这不是一朝一夕能搞定的,你要是真的想开发一个能够跟主流的游戏或者二、三线的游戏对标的产品,你在游戏本身的开发上需要有很长时间的经验积累。

但是很多游戏开发团队可能对于区块链整体的行情和目前区块链玩家的期待并不了解,其实投机心理就是区块链游戏玩家的心理状态,所以这就会导致很多这个游戏的开发者其实最终做出来的产品过于理想,就还是想做一个游戏,但是做出来的东西呢,游戏性不强,金融属性也不强,那反而还不如一些对于区块链更懂的团队做出来的产品,他们做的可能更接地气。

陈浩:我认为真正有优势的团队,是那些做 UGC 内容做的非常强的团队,这些团队现在我还没有看见他们在区块链游戏方面发力,因为在传统中心化游戏上面他们已经做的很好了,还没有过这(区块链领域)来赚钱。

我是认为区块链的深度是很深。但是整体来说它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毕竟时间也不算长,相对而言,游戏开发的整个里程已经很长了,成熟的游戏团队在开发方面的优势还是巨大的。

我之前也跟很多人举例子,网易找到几个懂区块链的人很容易,几个懂区块链的人想搭配一支网易的研发团队的难度则是特别大。所以,毫无疑问的是,大公司以及传统游戏的开发团队进场还是优势巨大的。而且懂区块链的人在区块链游戏这件事上,最后一定是打不过懂游戏的人。

在游戏团队正式关注的前提下,区块链的门槛他们几乎都能搞定,反而是懂区块链的人,可能会搞不定很多游戏上面的问题。

牛凤轩:同意陈浩的观点。

Odaily星球日报:您认为最近值得关注的区块链游戏top5有哪些?

陈浩:值得关注的游戏这个问题,牛总比较适合回答。

牛凤轩:霓虹街区, Blankos,Sandbox,还有几个卡牌游戏包括 GodsUnchained,以及一个即将公布的。这几个大部分都有正规军参与。

Odaily星球日报:区块链+游戏是否是“伪命题”,这个市场是否会好起来?因为除了博彩以外似乎没有任何一个游戏火过。

牛凤轩:首先我觉得我们不能因为没有任何游戏火过就认为这是个伪命题。我们先不讨论是不是伪命题,先讨论这个结论,如果按这个逻辑来讨论的话,那么任何的 ICO,任何的区块链,任何东西可能都是伪命题,因为这之中没有任何一个东西火过。

所有的区块链的产品中,没有任何一个产品,真正有超过十万人用过。也没有任何一个产品是真正在主流的社会里面被真正地接受过。那如果说唯一一个不是伪命题的,可能只有比特币。毕竟比特币在黑市里面还能被大量的流通。所以除了比特币之外,其他所有东西全部都是伪命题。我们没法用当前的事实来给一个事情下一个绝对的定义。

回到问题本身,我觉得看我们如何理解区块链游戏这个事情,如果我们把区块链游戏当作是一个品类去看的话,比如区块链游戏颠覆游戏行业、颠覆整个的市场的话,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因为区块链只是一个技术,他不是新的平台,不是一个新的分发的渠道。这不像当年这个移动手机出来之后,手机游戏去影响原来整个端游市场,他不像这样。区块链它只是一个技术,这技术可以用到现有的游戏里面,他可以去融合的,而不是说我去替代原来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区块链之于游戏呢,其实可以给游戏的体验和玩法,做一些优化。其实还是那个问题,区块链本身对游戏不是必要的,也就是说一个游戏他没有区块链,他照样可以好玩儿。但是其次呢,就不是所有游戏都要区块链。

但有的游戏,如果他用了区块链,有可能做得会更好玩,或者说有的游戏,他确实因为有了区块链,才能这么好玩儿。但是能达到,因为有了区块链他才能这么好玩儿的这种游戏类型,一是可能不多,二是需要创意、需要想法、需要牛逼的开发者去实现。

那这种比较复杂的,比较难达到的这种游戏类型,比如像之前陈浩说的UGC类型的这个游戏呢,他有可能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变革。

总结一下刚才这个观点,就是我认为部分游戏类型会因为区块链而变得更加好玩儿,更加有意思,让更多人去更好的分配这里面的生产关系。游戏开发商跟游戏玩家之间的关系可能都会发生变化,但是这里面就需要去做通证经济设计,完全重新设置设计游戏里面这个数值。

我的理解是。最差的情况下也是部分的游戏会因为区块链而非常好玩儿,所以我觉得将来是可以期待的。

陈浩:我是对整个区块链的应用以及区块链游戏的未来保持极大的乐观,我是认为我们总是容易低估长远的发展,高估近期的发展。其实短期内我们应该不会有特别大的惊喜出现,但是从长远的未来看,我是认为整个区块链游戏甚至可能可以起到重塑版图的作用。

这个问题说起来其实很简单,我写过一个系列文章,也分享了很多关于区块链游戏或者区块链应用的一些观点,而其中里面有一个我认为还是比较成熟的理论:任何新的技术和新的制度所产生的制度红利,要减掉替换旧制度的替换成本,然后那个成本的落差就是新的制度所带来的红利。减掉替换旧制度的成本,还能产生大量利益,并且可以使得整个社会的效率提高,用户体验的提升,只有这件事儿成立的时候,新的制度才能够大规模的被应用。

目前为止,区块链技术还远远达不到这个高度,所以不用去想太多。

但从长远的角度去看,整个社会不断地演进,新的力量登上舞台的时间,其实只是一次次尝试、失败,然后再下一次跃得更高,区块链的技术,其实还在不断地快速更新迭代,今天我们看见了所有的主流公链也好,性能也好,或者说我们应用公链所做的这些事儿,可能都不是未来的真正形态。但是在去中心化自治的、能够自由分叉的旗帜的号召下,我相信一定会出现一片自由港,一片网络世界的自由港。

等到整个技术的发展到了能够去产生这种红利的时候,能够自然而然的。整个区块链能在它对应的这些领域里面大放光彩,也一定会好起来,但是它不是现在。

回过头来说,如何检验我们刚刚那个理论对不对呢,其实菠菜为什么火,其实就是因为它的制度红利足够大,因为本来旧的制度下非常多的支付渠道的问题,合法分红的问题,用户对于运营方的信任问题等等,都可以通过区块链一次性解决。因为解决了这个问题,整个运作效能提高,用户体验变好了,所以这件事儿就成立了。

所以下一个火起来的一定是因为制度红利足以支付原来旧制度的替换成本。但是眼下还看不到,但这个东西我觉得他未来会到,所以未来肯定是看好了,短期内是悲观的。

Odaily星球日报:有人认为现在区块链的底层基础设施限制了上层游戏的发展。这个观点认同吗?

牛凤轩:这个观点我部分认同。现在底层设施确实会限制游戏可以操作的空间,就是说,比如说我要在上面做一个区块链的王者荣耀,那肯定是不可能的,或者说哪怕我做一个简单一点的卡牌类游戏,如果每张卡都上链,这个也不现实。顶多就是说,只能是卡的交易放在链上。这样来看的话,确实好像这个基础设施,它限制了上层的发展。

但是呢,我们也不可能在今天就有人能够预见到,将来如果我要做一个多么牛逼的区块链游戏,我就能够在今天去设计这样一个基础设施来适应我想象的区块链游戏。这个是不现实的。

基础设施和项目的发展,一定是一个互相促进,互相迭代的关系。

比如说在目前就水平线上,一定会有一个应用,它突破了当前这个基础设施的水平线的限制。因为它的出现,所以大家发现,当前的技术不够用,以及他指导了大家这个技术应该怎么样去发展,才能够更好地适应这个已经突破了技术限制的区块链游戏的需求。

这会促进下一次基础设施的迭代,那同样的,能使更多高频的、更复杂的DApp更好地发展。

然后这个循环会继续地去往复。其实我们去回顾过去十年,这和整个手机的发展其实是一模一样的。过去一段时间,总会出来一些画面很经典的游戏,然后他就使得一部分性能差的手机就玩不了了,比如说 iphone 上最新出的一些很牛逼的3D游戏,你可能发现你 iphone 6 都玩不了了。其实大家一直是在这样一个进化的过程中。

不可能有人在十年前就能想到 2018 年时手机游戏会是什么样,于是就为了在十年后的游戏能够很好的运行,做了一个 2018 年的基础设施,这没有任何价值,也没有必要。

当前的基础设施,我认为已经足以做出好玩的区块链游戏,你没有必要把所有东西都放在链上,这个意义不大,真的不大。你只需要把一些涉及到公平性、玩法透明性和资产相关的东西放在链上就行。我觉得现在的这个链的速度是其实是 OK 的,虽然有一点卡顿,和中心化的服务器没法比。那我觉得没有关系,这个是可以接受的,他不会成为你做出好玩的游戏的一个强限制。

陈浩:毫无疑问肯定是有限制的。但是对于整个游戏体验来说,我们必须得承认,性能会限制你的这个游戏体验。这是必然的,永远的。底层的技术都会去限制、制约上层游戏的发展。

如果说区块链游戏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周期,比如说我现在可能 29 岁,我励志我这一生将要为区块链游戏奋斗到底,那这个问题就不是问题,如果说我的目的是在 30 岁之前实现财富自由,那完了,赶紧换别的事儿干吧,然后 30 岁那年再回头看,或者是 39 岁那年再回头来看看这件事儿。

原创文章,作者:昕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昕楠

新锐作者

昕楠

微信号:16601131135

总文章数: 21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