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硬分叉:乌托邦还是死胡同?自由意志需付出代价

2019-02-24

硬分叉是一种治理形式。

编者按:本文来自财经网链上财经(微信ID:CaijingOnchain),作者:Aw Kai Shin ,编译:奚习习,Odaily星球日报经授权转载。

硬分叉:乌托邦还是死胡同?自由意志需付出代价

分叉机制成为一种强大的工具,为社会未来的组织形式开辟了许多新的和充满前景的可能性。它形成了一种有效解决无限制权力的方法,但同时也为任何重大变化带来了必然伴随着的混乱和不可预测性。

你会愿意为集体利益放弃多少个人自由?如果说你可以对每条不喜欢的社区规则重新更正一个精确的特定副本会怎么样?我们会留给每个人一个完美的社会还是一个充满束缚的茧?

这种基于个人与社区之间对立辩论的不同版本甚至形成了进化论的基础支柱,许多有机体学会通过集体分工合作以确保存活从而实现自身的强化。事实上,人类历史的很大一部分都在先辈们的现代专制主义和无政府主义之间摇摆不定,正如我们在生存与个人主义倾向的驯化之间的无休止斗争。

只是现在的不同之处在于,这场争论正开始慢慢摆脱只有唯一胜利者通过暴力威胁或全面叛变而进行完全掌控的局面。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来自一个系统发生演替的威胁不再那么轻易被获取,这是因为区块链技术通过其硬分叉的能力显著降低了这种演替发生的成本。

在硬分叉之前,与掌权者意见不一的个体没有什么可行的方法来协调他们自己,这是由于在分歧发生之前他们无法轻易复制自身的共有历史。无论哪个社区团体当权,都有能力决定规则,并出于各种特定的目的,建立起被视作代表该特定社区真相的历史。从本质上讲,这些既定系统的历史构成了一个重要的障碍,因为任何选择在这样一个系统中脱离的团体都必须从头开始。因此无论涉及哪种类型的社区,网络效应意味着,由于自然垄断效应的存在,先行者总是获得明显优势,因此进入壁垒会随着更大社区的扩张而增长。现在我们有了一种能够抵制这种倾向的工具,这将会导向一个更具凝聚力的社会,还是一个分崩离析的社会?

这就是之所以硬分叉是一个双刃剑的原因:它既是区块链技术最有前途的方面之一,也是其被采用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之一。

有前景是因为它是一种治理形式,最终为个体提供了建立别的替代系统的选择机会,而不是一味困在他们感到权利受盘剥的地方。

而障碍在于,如果发生有争议的硬分叉,那么社会和企业将面临严重的分裂和高额成本。如果当权者试图审查另一个群体,该群体可以选择不接纳任何操纵,而是继续遵循他们原有的规则,同时仍然在争议规则改变之前继续建立共有历史。但是,不像是童话故事的结局那般,硬分叉预示着现实总是会找到一种方法来破坏这种理想的理论场景。

现实与数字的交叉

硬分叉:乌托邦还是死胡同?自由意志需付出代价

就其核心而言,我认为区块链是治理系统发展的下一个阶段,因为它通过启用分散开的不同版本来共享真相,以此回避多数人的暴政(或者更准确地说,是被赋予权力的暴政)。它确保只要那些可供替代的观点仍拥有足够的支持,没有任何一个单独的观点可以统治任何其他观点。

虽然这意味着,任意一个对治理变革持强烈反对意见的重要少数群体都可以建立自己的社区,但这也意味着复杂性增加一倍(记住这个链条现在被重复为两个版本),这对社会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如果少数群体不能被迫留下来,那么我们将只剩下两个小的相对独立却又脆弱的网络,这只会导致未来的增长停滞不前。尤其是当大多数人只是想要一些实用有效的东西,而因此通常对技术变革无动于衷的时候,对日常生活的扰乱分裂是不容忽视的问题。

事实上,任何通过区块链系统上有争议的硬分叉带来技术的变革,都将不可避免地导致以下问题:

区块链中的所有利益相关者都必须转移到一条带有新规则的链条,无论是主链还是替代链。虽然对于选择保留在主链上的区块链用户来说这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是运行节点的所有其他参与者都必须经历更新它们的过程。

对于那些持有强烈反对意见而导致硬分叉的利益相关者来说,他们需要拆分自己的资产并改装他们的硬件以运行替代链的规则。

而对于无动于衷的用户来说,在分叉暴露了他们没有第一时间站队的风险之后,他们不得不同时维持两个账户。这其中包括维持一个额外账户的加倍责任,还要面临在过渡期内的几乎可以肯定会发生的不稳定性,因为此时两个联盟都在争取建立各自的支配地位。

在整个过渡过程中,两条链上的几乎所有交易都将停止,以确保不会出现双花。这意味着在此期间交易业务将被搁置,因为在分叉结束之后大家都在急于明确自己下一步的动作。

即使在分叉之前可以获得共识,这种共识也将始终只是一个投票结果,因为分叉的结果最终将由网络参与者在分叉期间采取的操作来确定。在公有链中尤其如此,参与者通常是匿名的。从技术角度来看,一次硬分叉可以随时发生,但只有当它获得了重多关注后才可能在网络中产生巨大的费用成本,否则它可以被安全地忽略。 这类似于现在的社会,边缘社会通常被忽视,直到他们开始有足够的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分叉是区块链和开源软件的基本组成部分,因为它是协议升级的方式。事实上,正是这种能力为用户提供了可以形成区块链价值主张核心叙事的一种选择。然而,每一个分叉都有可能带来争议,由于双方都不愿意妥协而形成互相抵制的联盟,因而很容易陷入僵局。如果没有任何机制在分叉之前建立共识,区块链的潜力将受到严重限制,因为有争议的分叉会影响这些系统维持稳定和作为可预测的操作平台的能力。在开展业务时,这种可预测性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因为区块链技术被期望能使企业更好地专注于其核心产品。 

镜子,墙上的镜子

鉴于:

1.没有客观的标准来确定哪个是“真正的”链;

2.只有少数网络对分叉的可能结果有一个全面的观点;

3.大多数人对链上发生的诸多变化漠不关心。

我们可能会留下同样的民粹主义问题,但这次任何拥有足够强大支持基础的团体都能够通过对主链硬分叉来作为代价。鉴于近年来民粹主义令人担忧的增长,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执行硬分叉将导致一个日益分化社会,因为行动者是通过简单但最终有缺陷的复杂系统解决方案来获得支持的。

虽然这并不是硬分叉应该解决的问题范围,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我们继续开发流动民主(liquid democracy,由IOTA创始人首次提出)和自由派激进主义(以太坊联合创始人VitalikButerin、微软研究员格伦·威尔GlenWeyl和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佐伊·希兹格ZoeHitzig提出的二次投票修正)等有希望的解决方案,硬分叉将成为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

另外一个与硬分叉相关的更加有趣的问题是,关于当治理系统本身处于交易之中时出现的猜测。加密货币如此知名的波动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虽然通证经济(tokenomics)在区块链系统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但当这些系统难以理解并且有利可图时,系统的基本原理通常会退居次数。用一个非常着名的小胡子经济学家来解释,这将导致一种情况,即赢家最终会根据社会期望而非实际价值(即凯恩斯选美理论)进行选拔。

同样需要重视的是,从理论的角度来看,硬分叉应该是一个零和游戏:

矿工仍将使用相同的硬件提供相同的总算力,但现在的网络安全性将在两个较小的网络之间进行分配。

同样地,网络价值也将被分在两条链中,即使一条链不能与另一条链互通。从本质上讲,价值将无法再在这种稀薄的空气里凭空产生。当用户为了支持他们自己的链而缩短他们不支持的那条链时,就会发生这种情况。

当然,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因为维护这两个系统必然会产生成本。此外,考虑到过去已经分拆的链的市值估价,有些情况下,合并的市值似乎超过了分叉之前的链(说“似乎”是因为加密资产的波动性很难断言;例如ETH与ETC,以及BTC和BCH)。对此的一种解释可能是,分叉链所处的市场价格基于相对有限的流动性,因为只有那些支持它的人才会声称在替代链上获得份额。更重要的是,鉴于任何一方最初都不愿意妥协以至于导致硬分叉的发生,所以任何一方诉诸于卑鄙的手段来暗中破坏另一条链都不足为奇了,因为它已经渐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的战斗。尽管如此,可以肯定地说,在硬分叉方面存在太多不可预测的因素,所有这些都会导致任何使用网络的人面临重大风险。

软分叉只是一个创可贴

鉴于上述讨论的问题,在主流采用方面,硬分叉似乎是一个死胡同。尤其是当共识变得越来越难以实现更大的网络增长。那些更熟悉这些技术的人可能会提出软分叉作为一种解决方案,因为它可以实现更加平缓的部署机制,在不需要所有节点立即更新的同时,拥有更多的缓解机制来避免链的分裂。虽然当网络中的每个人都合作的时候,情况确实如此。但当一方形成阻击联盟时,很可能观点会随着网络的增长而继续分歧, 届时情况就并非如此了。

Mike Hearn和Eric Lombrozo撰写的这两篇文章非常好地概述了区块链环境中分叉的复杂性。本质上,通过软分叉进行的协议更改是经过精心构造的,以诱使旧节点相信某些内容在实际可能不存在时是有效的。旧节点将继续接受新版本创建的区块,因为所有验证仍将兼容。但是,软分叉将引入新的验证规则,这意味着通过旧软件验证的区块可能会在较新的软件上失效。重要的是,只要大多数算力强制执行新规则,所有节点将继续在单链上聚集。因此,用户可以选择是否验证新规则,但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不验证是会降低自身安全性的。

因此,如果利益分歧很大,那么采用软分叉只是推迟不可避免的链分裂。当然,更顺利地推出新规则确实可以缓解协议升级中的许多问题,因此如果所有各方都愿意保持理性并为更大的利益妥协,那么软分叉绝对应该是首选工具。然而,鉴于当前的政治气候似乎在简单化问题上越来越分裂,这种合作似乎只是一种疯狂的想法,特别是当这些工具使分裂变得更加容易的时候。

美丽新世界

最终,分叉机制成为一种强大的工具,为社会未来的组织形式开辟了许多新的和充满前景的可能性。它形成了一种有效解决无限制权力的方法,但同时也为任何重大变化带来了必然伴随着的混乱和不可预测性。这就是为什么虽然上面提到的观点似乎表明对这些技术的不利前景,但我实际上非常积极地认为,分布式账本技术是我们治理系统演变的下一个阶段,因为:

作为一种反叛形式,我认为它至多与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物质层面叛乱一样代价昂贵而具有破坏性,例如法国的黄背心运动。同样,这是支持这些技术的有力论据,因为它提供了暴力的替代方案,而在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总是以暴力作为终极王牌而告终。

仅仅是分叉的威胁和随之而来的成本就是一个强烈的信号,它随着对当前系统的不满而增长。虽然这无疑是一种更加西方化的观点,但是不允许人们进行选择就会置于自我决定的对立面。

无政府主义和专制主义之间的界限从来都不是明确的,但就目前而言,许多治理体系倾向于支持强权,因为权力倾向于不成比例地增加。这样的技术可以在竞争领域找到平衡,因为利益相关者不愿违背社区意志,否则可能会失去他们的利益(记住,社区可以选择分叉并使发生篡改的链无效)。

如果可以确定分叉的范围,社会协调可能会导致大多数人看起来不像暴君,更像是一个无形的实体,社区成员可以选择在任何特定时间参与其中。那些不同意主链的人可以通过获取支持来进行反抗,但更重要的是,他们不会因此而被审查。每个少数群体都必须考虑其选择的真正含义,而不是被迫做出决定。那么这个问题更接近于“社会同意这一事业的意愿有多强烈义?”而不是“我如何才能在当前系统中生存下去的同时获得反对者的支持?”。

这些技术所做的是使我们的系统向理想的治理形式迈进一步,因为当那些可信机构因为整个社会无作为而滥用权力的时候,它重新平衡了竞争环境。正如这里所说的那样,所有关于分布式信任机制的呼吁,实际上都是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即让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最终,代码永远不该是绝对准则,而是一种有益于社会的工具,并且出于这个目的,通过这些技术来编纂我们的治理流程,是在往正确的方向所迈出的一步。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Odaily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星球君的朋友们

特邀作者

星球君的朋友们

优质区块链文章转载

总文章数: 1070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