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Grin 搅动交易所

2019-01-25

率先扛起 Grin 大旗的中小交易所们,上演了一场争夺用户的“无间道”。

Grin 搅动交易所

文 | 雪姣、Dave

Grin,2019 年的第一条“鲶鱼”,正搅动着整个交易所市场。 

仅 1 月 24 日,就有 KuCoin 和 CoinAll 两家交易所先后上线 Grin。上线 Grin 的队列中,还出现了三大交易所的影子。

据一位接近 Grin 核心开发团队的人士透露,三大交易所的其中之一正在对接 Grin 核心开发团队,以期尽快上线 Grin。

率先挑起 Grin 大旗、攫取早期红利的是小交易所们。他们中的一些,借着上线 Grin 实现了 30% 的 PV 增长甚至是 100% 的用户增长。 

经过一番和矿池合谋、明争暗斗之后,绝不想将到手的肥肉拱手于人。

然而,小交易所撑不起流动性和市场参与度,作为一个“无庄之币”的 Grin,若想向更快地发展,的确需要拥抱大交易所和更多用户。

上演用户争夺“无间道”

如果说 Grin 之前,币圈对项目的普遍认知是历经基石轮、私募以及交易所发行、市值管理的流水线工作,那 Grin 的出现则打破了人们的固有认知。

在 Grin 的世界里,没有项目方、核心开发者靠捐赠养活,也缺乏坐镇操盘的“庄家”,只剩不停寻找买家的 Grin 矿工们。

Grin 是一个基于 Mimblewimble 协议的匿名币,设计机制和比特币有诸多相似之处,如底层协议和项目均由匿名人士发布;二是团队不接受投资,所有 Grin 只能以挖矿的形式获得。这种去中心化和理想主义让 Grin 获得众多币圈大佬的推荐。

但 Grin 的货币政策相较比特币又有创新之处,其设计不设发行上限,稳定增长,希望不通胀也不通缩。

经过三年的研发,Grin 最终在 2019 年 1 月 16 日上线主网。

在此之前,Grin 因为这些特性,已风行币圈一段时间,而今这股旋风开始刮到矿圈和二级市场。

但 Grin 的匿名性机制却对矿工和持币者带来不小挑战。正如 F2Pool 鱼池创始人“神鱼”所言,Grin 对于行业小白来说简直是灾难,这首要的问题就是包括钱包在内的配套环节尚处于缺失状态。

交易所 BitMesh 合伙人王福强对 Grin 的交易存储机制如此解释道:“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为面对面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比较安全。若 A 转账给 B,B 钱包不在线,此时转账的币会被冻结。这时 A 有两种选择:第一种,取消转账,币会退回到钱包;第二种,等待 B 钱包上线,然后交易成功。”

矿工搞不定钱包,就无法提币。此时,交易所就成了 Grin 流向的不二途径。用户可以提币到交易所变现,也可以先存在交易所中。

既然从矿池挖出来的币总要流向交易所,那么,流向哪里就有可操作的空间。据王福强介绍,为了能吸引更多的用户,一些交易所有可能和矿池达成某种合作来获取优先导流的机会。

具体的操作方式是,矿池会在矿工提币的页面推荐一些交易所。就像百度的网页排名一样,排在前面的网页,点击率可能更高。待矿工通过矿池链接成功提币至合作交易所后, 该交易所就会向给矿池返点。

这一判断并非凭空想象。一位不愿具名的矿工表示,UU 矿池的 Grin 提币页面,一度只有对接了币夫一家交易所。

另外,据王福强介绍,BitMesh 还遇到了矿池主动上门寻求“合作”的事情。

1 月 18 日,BitMesh 在全网的交易量迅速攀升。如当日星火矿池共产出大约 2 万枚 Grin,其中近一半的币流向了 BitMesh。

就在此时,BitMesh 收到某前五矿池的橄榄枝。该矿池向 BitMesh 开诚布公地出价,称只要 BitMesh 给矿池 1% 的返点,矿池即可为 BitMesh 导流;同时还称已于其他交易所达成了合作。

当矿池与交易所合谋成为默认的潜规则,交易所与交易所之前也充满了尔虞我诈的“争夺”。

比如说,有些交易所为了争取用户而卧底竞争对手的微信群,上演争夺 Grin 用户的“无间道”。

刚上线 Grin 的头两天是最忙的时候。开发自动充提系统、解决新网络和新用户的问题,让总共只有七个人的 BitMesh 团队忙得不可开交。

王福强告诉Odaily星球日报,当时,团队的几个人全把床铺在了办公室,连续数日不分昼夜地在干活。

“就在这时,还有竞对潜入到我们的客户群里捣乱,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王福强摆摆手说道。

“怎么看出来的呢?他们进了我们的客户群就演双簧,一问一答的,说 XX 交易所有多好,试图把客户拉过去。”

有没有可能是真矿工在自发地分享的体验呢?

王福强否定了这个判断。“我也在想 XX 交易所是不是真的很好用。但后来我在好多 Grin 群发现,就是那几个人反复在说一样的话。时间长了,就发现他们是 XX 交易所过来的。”

“他们还假装是我们用户,问了不少问题,占用了很多时间。后来又各种套话,想知道到底我们的自动充值提现系统是怎么做的。”王福强说。

“我觉得没必要,就劝他们回去专心把产品做好,用户自然就去找他们了。到现在(1月18日)那个交易所还做不出提币功能。”

引发交易所上币潮

熊市之下,交易所不再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角色,从三大交易所到中小型交易所,收入急剧下降,只得战略收缩以求生存。

Grin 的明星效应则给这个挣扎已久的市场带来一阵波澜。

王福强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BitMesh 在上线之后的半个月中仅获得了 10 余名用户。直到 BitMesh 上线和 Grin 使用同一个协议的 Beam 后,终于迎来了 200 名用户,而 Grin 的上线则将这个数字提高至数千名。用户的爆发增长也让这个小团队暂时实现了盈亏平衡。王福强表示,BitMesh 目前的日成交额为 30+ 个 BTC,其中大部分来自 Grin 的交易手续费。

币夫 CEO Garrett Jin 则表示,上线 Grin 后,币夫的 PV(访问量)和 UV(独立访客)实现了 30% 以上的增长。

在此盛景之下,大批交易所争相上线 Grin。

据Odaily星球日报不完全统计,截至 1 月 23 日,已经有 Bibox、KuCoin 等二十余家交易所主动上线 Grin。

但是,Grin 给交易所注入熊市之光的同时,也为其带来新的竞争与挑战。

一方面,交易所上线 Grin 没有上币费可收,还要自费钻研技术、配置钱包;二来,Grin 不比此前的 ICO 项目,它没有项目方和做市商“操盘”,价格波动大、流动性不高,也会给投资者带来一些不好的体验。

根据 Mytoken 统计的全网数据,Grin 从 1 月 17 日上午 9 点蹿升至 19.2 美元后直线下落。截至 23 日下午 1 点,Grin 的价格已经降至 3.26 美元。

区块律动 CEO 王帅在社交平台上表示,“Grin价格掉这么快正好说明没有炒作的人在,或者炒作的人也觉得无利可图。”

熊市之光恐熄灭?

流动性是摆在这些中小交易所眼前的问题。

在被问及当前最急需的资源时,王福强向Odaily星球日报表示;“我们尤其需要做市商,通过做量化、搬砖来提供流动性,不然很难做好用户体验。”

为此,王福强甚至表示愿意出让股份来和做市商合作。

提供流动性就像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因为没有流动性所以需要做市商,但没有流动性做市商也很难做量化。尤其是,Grin 这个没有 ICO 的项目,甚至没人向做市商出资赞助。

想在交易所间买卖 Grin 套利的交易人员常凯告诉Odaily星球日报,“现在搬砖的速度很慢,我们试过在 Grin 价格差得大的两个交易所之间搬砖,但因为交易所的技术问题,提的币没及时到账,等了 1 个小时后,行情早没了。”

简而言之,此时恐怕难有大批做市商为 Grin 持有者解套。

也正是由于流动性问题,一些交易所和用户(主要是 Grin 矿工)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

1 月 22 日,矿工黎少茂在群里号召矿友们联合起来,“如果 23 号币夫还不能提现的话,我们就联名去公安局报警,说币夫诈骗、非法开交易所”。

群内的矿工对于币夫只能充币不能提币的做法,亦是怨声载道。

黎少茂告诉Odaily星球日报,1 月 17 日,各大矿池开始给矿工打 Grin 。当时交易所正开着高价买单,最高时一个 Grin 能卖一个 BTC,矿工们看到价格后纷纷将币提到矿池推荐的交易所。

黎少茂就是在这样眼红脑热的情况下把自己的 Grin 打到币夫上。但当时他并没有看到,币夫交易所 23 日才能提币的公告。

1 月 15 日,币夫交易所在上线 Grin 交易对前发布了一则公告,称将在 1 月 23 日(也就是在开放充币的 7 天后)才能提币。

黎少茂打币至交易所中,准备卖出时才发现这个“潜规则”。黎少茂无法理解,他不明白交易所为什么要扣留用户的币那么久,与此同时,其他交易所在开放充币的同时就提供提币服务。

对此,Garrett 对 Odaily星球日报称,提现延迟几天对于交易所而言是很常规的做法,可以给交易所的技术、流程的磨合留出一定时间。当时币夫评估后决定这么做,也许在决策方面没有充分考虑矿工的需求,这个可在之后进行改正。“后面看到用户反馈需求了,我们觉得既然宣传出去了就没必要朝更夕改。”

“鲶鱼”搅动三大交易所

正当各个交易所竞争得不亦乐乎时,王福强担心的事情悄然发生了。

在 MiningPoolStats 上,OKEx 赫然出现在上线 Grin 的交易所中,且有三个对交易对:GRIN/BTC、GRIN/USDT、GRIN/ETH。

Grin 搅动交易所

数据来自: MiningPoolStats 

这或许暗示着 OKEx 即将上线 Grin。

另外,Grin 的 discord 官方社群里出现的截图亦显示,OKEx 的 API 里亦出现了 Grin 的字样。

Grin 搅动交易所

对此,Odaily星球日报向 OKEx 求证,对方表示“只能等通知,没有明确消息要上(Grin)”。

或许,三大交易早已开始觊觎 Grin 这块蛋糕。

据一位接近 Grin 核心开发团队的人士透露,除了 OKEx 外,三大交易所中还有一家正在对接 Grin 核心开发团队,以期尽快上线 Grin。另一面,王福强透露,由于大型交易所繁琐的流程以及复杂的风控体系,上线 Grin 需要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

但该来的总会来。“现在交易所行业这么拥挤,大牌交易所要上 Grin 的话,小交易所几乎就没戏了。”王福强表示。

1 月 24 日下午,KuCoin 交易所宣布上线 Grin。不到 4 小时后,Coinall 也宣布上线 Grin。这迫使大部分交易所抓紧筹备上线 Grin,只为抢占这个已被一些人啃过的“先机”。

Grin 作为 2019 年第一头鲶鱼闯进了交易所市场,让 BitMesh 这样的新型交易所看到希望,也给三大交易所敲响了警钟。

小交易所凭着它的机动灵活,在发令枪一响即全力出发,终在大所进来之前掘得第一桶金。在此之前,小交易所和大交易所竞争存量用户是妄图的。 

交易所的世界需要更多像 Grin 一样的币种,让创新交易所不断挑战大所的权威,也让投资者认清交易所的真实能力。 

(我是作者雪姣,矿业、区块链报道/交流可加微信hxjiapg,劳请备注职务和事由)

原创文章,作者:黄雪姣。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黄雪姣

资深作者

黄雪姣

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劳请注明职务与事由。

总文章数: 196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