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隔离见证已被遗忘?这回真不怪比特大陆

2019-01-22

每个人都想收获最后的果实,但这种想法造成的结果就是谁都不会推动完成这件事。

本文来自 Coindesk,原文作者:Christine Kim

译者 | Moni

编辑 | 卢晓明

隔离见证已被遗忘?这回真不怪比特大陆

不知不觉,距离比特币网络激活隔离见证(SegWit)已经过去了一年多。 然而,现在还有谁会想起这个曾经备受热捧的扩容升级呢? 

估计现在只有 36% 的比特币交易实际使用了隔离见证,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普及率会这么低?实际上,任何向后兼容的升级(也被称为“软分叉”)都会出现类似的问题——隔离见证允许那些没有升级到同一软件的比特币网络参与者仍然可以在极少限制的规则集合下处理交易。因此,尽管在发送比特币支付交易时具有低费用优势,但一些比特币公司和加密货币交易所还是选择推迟支持隔离见证交易。

Rusty Russell 是区块链科技公司 Blockstream 的核心开发人员,他表示:

“一些获得风投支持的加密公司根本不在乎比特币费用问题,他们每周可以烧掉 100 万美元的比特币交易费用,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用户采用数量和普及度。” 

Rusty Russell 进一步透露,由于从 2018 年初开始比特币总交易费用出现大幅下降,也让不少初创公司把工作重心放在了“优化增长”上,而不是尝试实施一些炫酷的新技术,比如隔离见证。因此,Rusty Russell 呼吁加密公司应该做出一个“工程级别”的决策——实施隔离见证、优化运营。 

不仅如此,Rusty Russell 与目前担任 BRD 首席战略官的 Aaron Lasher 都认为,只有在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的情况下,才能对提升隔离见证普及率有一些帮助。而从目前的市场行情来看,似乎没有人有动力升级隔离见证。Aaron Lasher 在去年十一月就曾表示:

“我们现在没有感受到加密行业有实施比特币隔离见证的压力,因为升不升级隔离见证并不会带来太大差异。但是,隔离见证可能会在下一次价格上涨时出现,我不知道是一年、三年、还是五年,但我确信肯定会发生。”

事实上,改变后台代码以识别、发送和接收隔离见证交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Aaron Lasher 补充表示:

“你必须要考虑很多机制,毕竟处理的都是别人的钱,所以最好、最稳妥的方法就是什么都不做,因为就算你不升级隔离见证也能正常处理交易,而且不用拿着客户的资金去冒险。”

对于 Aaron Lasher 的观点,双子星加密货币交易所联合创始人泰勒·温克莱沃斯(Tyler Winklevoss)也表达了认同,他在 Reddit 上一个公开问答论坛上称,如果单纯为了升级隔离见证去优化交易所钱包其实是一个“非常繁琐”的流程,甚至要从头开始建立一个全新的热钱包。不过,虽然还没有升级比特币隔离见证,但泰勒·温克莱沃斯已经承诺会在 2019 年第一季度迁移到新的钱包系统。

而在 Rusty Russell 看来,加密公司和交易所应该积极主动地思考,越早升级隔离见证越好。他表示:

“坦率地说,如果你不支持隔离见证,那么如果比特币交易费用上涨,那么用户肯定会对产生抱怨,然后把比特币转移到那些能够支持隔离见证的地方。”

比特币现金不是隔离见证难以普及的主要原因

2017 年 8 月,当时隔离见证已接近发布,但却在“基本面”上出现了重大分歧,一些持不同意见者也开始尝试探索比特币的其他用例。

实际上,从 2017 年开始,比特币社区里一些不赞成隔离见证的人已经将重点放在了一个替代加密货币身上,它就是比特币现金(Bitcoin Cash)——由于最近的硬分叉,一些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将比特币现金“拆分”成了 Bitcoin ABC 和 Bitcoin SV。

虽然包括比特币挖矿巨头比特大陆在内的不少比特币挖矿公司一直比较反对激活隔离见证,但是通过验证隔离见证交易而获得的丰厚资金激励却吸引着矿工。有趣的是,启用隔离见证的交易已经占到了比特币网络总交易量的 40%,这意味着如果仅仅出于“意识形态原因”而故意排除隔离见证交易,那么矿工验证新区块而获得的资金激励肯定会缩水。

David Steinberg 是加密货币分析公司 Random Crypto 副总裁,该公司开发了一个挖矿计算器让矿工计算自己是否赚钱。David Steinberg 说道:

“隔离见证对比特币添加了一些额外的规则,也删除了一些规则。在这种情况下,对大多数人、包括我自己而言,隔离见证不过是换了一种不同方式去强制执行而已。所以,别被感觉给欺骗了。”

不过,David Steinberg 和 Aaron Lasher 的看法一致,都认为社区对隔离见证的意见分歧并不是目前其普及度较低的主要原因。对于阻碍隔离见证采用的原因,David Steinberg 提出了另一个看法,他认为如果从比特币挖矿社区的利益角度出发,矿工不想支持隔离见证的一个明显原因可能是——AsicBoost。

AsicBoost 才是阻碍隔离见证的罪魁祸首?这“锅”不该让比特大陆背

AsicBoost 是一种挖矿固件,通俗来讲,它可被理解为一种“优化算法”,能够在原有比特币挖矿基础之上提高哈希碰撞的概率,从而提高挖矿效率,AsicBoost 验证区块链上的交易比平均速度快 20%。

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 Timo Hanke 和 Sergio Demian Lerner 于 2014 年获得了 AsicBoost 技术专利,最近已经开始通过区块链防御性专利许可协议(Blockchain Defensive Patent License)开放给了所有矿工。不过,如果矿工不想在许可证、或是不愿被检测的情况下使用 AsicBoost 固件,其实可以部署一个“隐藏 AsicBoost”的替代版本技术,但是这个替代版与隔离见证是完全不兼容的。

现在,让我们先把时间带回到 2018 年 10 月,作为当时最具规模的比特币矿池,蚂蚁矿池(Antpool)曾在大约一周时间里拒绝了所有隔离见证交易,结果引发了支持隔离见证的比特币社区的不满,他们将矛头直指比特大陆(蚂蚁矿池的母公司),称其在秘密部署 AsicBoost 固件。

然而,前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兼应用加密顾问 Peter Todd 认为,怀疑比特大陆部署 AsicBoost 固件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猜测”(pretty good guess)而已。实际上,没有人能够确定比特大陆真的这么做了。他说道:

“你可以假设比特大陆秘密部署了 AsicBoost,但其实你并不知道真实情况。矿工正在做的事情,可能与你认为的截然不同,你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结果而已。”

David Steinberg 认为,鉴于比特币去中心化的本质,因此在他看来,挖矿中使用任何形式的创新都是“公平游戏”。David Steinberg 补充说道:

“芯片制造中经常会出现工艺创新,人们对挖矿设备的升级也越来越频繁,我认为拥有优势是完全公平的。”

隔离见证的两种类型

隔离见证已被遗忘?这回真不怪比特大陆

有趣的是,尽管隔离见证交易的比例目前还不到 40%,但整体交易量仍然在不断增加(如上图所示)。因此部署“隐藏 AsicBoost”固件和其他与隔离见证不兼容的硬件,似乎对利润驱动的矿工来说其实并不太划算,毕竟矿工需要赚钱。

现实的情况是,隔离见证大规模部署的速度虽然比较缓慢,但这一趋势是不可避免的。区块链科技公司 Blockstream 开发人员 Rusty Russell 解释说,通常新技术更新升级都会有一个“10-25 年”的周期,之后才会出现井喷式增长。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隔离见证的普及仍然处于“早期阶段”,因此低采用率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是,即便目前隔离见证的采用率比较低,也不意味人们不需要推动其普及。2018 年 9 月,BRD 首席战略官 Aaron Lasher 和该公司其他高管共同推出了一个名为“WhenSegwit”的网站,并在上面发布了一封至社区的公开信。在信中,他们恳请企业和用户优先考虑隔离见证服务,同时推动隔离见证“100% 普及”。

不可否认,隔离见证普及度较低的主要原因其实是一个激励问题,“WhenSegwit”网站的真正目标也是希望能够促进社区采用“最佳版本的隔离见证”。

由于隔离见证会影响比特币交易,加密公司和交易所需要升级软件,确保用户使用 35 个字母数字字符串发送、接收启用隔离见证的比特币交易。这其实可以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完成:

第一种方式,需要加密公司重新启用一个老版本升级,该版本其实自 2012 年以来就存在,并被称为“pay to script hash(P2SH)”。P2SH 最初是一种压缩与比特币交易相关的复杂支付条件的方法,但是后来开发人员发现,P2SH 可以被用来确保那些不支持隔离见证交易的比特币地址和那些支持隔离见证交易的比特币之间实现互操作。

第二种方式,其实就是上文提到的“最佳版本的隔离见证”,它就是由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 Pieter Wuille 和 Blockstream 首席技术官 Greg Maxwell 联合开发的一种新地址格式,它被称为“Bech32”。

下面,就让我们详细谈谈这个 Bech32。

说起来,Bech32 还有点复杂。这种新地址格式是可识别的,因为它以“bc1”开头比特币地址通常以1或3开头。更重要的是,Bech32 地址使用比当前地址格式更少的字符,因为小写字母和大写字母之间不再有区别。这减少了人为错误的可能性,Bech32地址也被设计用于限制其他类型的错误,例如由错别字造成的错误。

现阶段,大多数支持隔离见证的钱包都是被“包装”到 P2SH 输出(地址从 3 开始),之后才能进行交易。然而,要从这样的地址进行交易,用户就必须透露一段代码(即“兑换脚背”)才能确定比特币被锁定在隔离见证输出中。如果使用新的Bech32地址,那么就不需要这一步骤,也意味着比特币区块链网络中传输数据量也会大幅减少。

不过据 Bitcoin Wiki称,尽管 Bech32 实际上比 P2SH 效率更高,但目前还是不太建议使用 Bech32,除非它得到更多软件支持,而且真正实施起来也比较困难。说 Bech32 比 P2SH 更高效,主要是因为 P2SH 是 2012 年推出的一个重新升级版本,并不是专门为支持隔离见证而设计,它其实使用了一种更迂回的方式来处理隔离见证交易。Bech32 则是在去年二月份推出,并且是由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专门针对隔离见证设计的。

Rusty Russell 解释说道:

“使用 Bech32,你不会产生跳跃感,不像 P2SH,你需要先用 P2SH 处理交易,然后再到隔离见证。Bech32,你的感觉就好像是:哦,这就是隔离见证,所以它更加高效;而P2SH,你的感觉就像是:哦,这是 P2SH,然后当你实际进行交易支付时,哦,这是隔离见证。”

但是,Bech32 具有向后不兼容性(backward-incompatibility),因此如果加密公司和交易所一开始想要升级,可能会遇到“初始紧张局面”。Aaron Lasher 补充表示:

“想象一下,如果你负责运营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然后有一半客户给了你看似奇怪的 Bech32 地址,他们不会给你其他信息,只会告诉你,如果你想要做生意,就必须开始支持 Bech32。现在你能怎么办呢?只能乖乖去做。”

Aaron Lasher 表示,描述这个过程就像是去学习一种全新的“语言”(比如希腊语),而正是这种不兼容问题,才是真正阻碍隔离见证普及应用的主要原因,就像让你去学习如何说希腊语一样困难。他总结说道:

“每个人都想要费用更低的比特币交易,但是第一个想出好办法的人往往不会带来真正的帮助,每个人都想先看看其他人怎么做,静观其变,没人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每个人都想收获最后的果实,但这种想法造成的结果就是谁都不会推动完成这件事。”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Moni

新锐作者

Moni

这个作者有点忙,还没写简介

总文章数: 234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