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iPhone · Android

微信公众号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2019-01-19

我们应该把2018年看作是成功还是挫折?在以太坊发展史上,不同的参考框架有着不同的答案。

编者按:原文来自 medium,作者 Josh Stark、  Evan Van Ness 以及 Daniel Zakrisson

(Josh Stark 是 L4 联合创始人,  Evan Van Ness 是 weekinethereum.com 创办者,Daniel Zakrisson 是 cofound.it 顾问);

译者 | 秦晓峰

编辑 | 卢晓明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从一开始,以太坊就是一个大胆的实验——它想为数字货币资产、不受审查的应用程序以及分散的组织建立一个通用平台。

在将目标细化后,开发者从小的方面开始一步步探索,他们想设计一个可以执行任何程序的区块链。随着时间推移,以太坊上各种应用程序喷薄而出,但这些应用中哪些是真正有用的?成功与失败伴随着以太坊发展的全历程,社区也从中吸取了教训,更多的新人加入了社区,并开始进行自己的实验。

2018 年是蓬勃发展的一年,以太坊社区在这一年中进行了比以往更多的实验。这篇文章是对以太坊这一年的总结,我们试图通过这篇总结找出最重要的发展。

这些发展集中体现在以太坊“堆栈”的各个层面:包括核心协议及其客户端,通常称为“ Layer 1”(第一层);包括支持开发人员的工具和基础设施,它们使以太坊上的工程实现成为可能;包括“脱链”(off-chain)技术,可以让开发人员构建快速、高性能的应用程序;包括基于以太坊的产品和业务。

而由于竞争加剧,目前想要持续追踪以太坊生态中的各个事务变得越来越困难。一些基础设施开始相互竞争——比如两大客户端,他们分别占有 50%(Geth)和40% ( Parity )的网络节点;此外,有多个相互竞争的“脱链”技术栈正在构建中,多个 ETH 2.0 客户端正在开发中,并且大多数细分领域都有多个相互竞争的业务。这一切,都让人感到混乱——以太坊生态系统就像是一个集市,而不是大教堂。虽然常人可能难以理解,但这对社区来说确实一种荣誉:我们太大了,无法用简单的工具来衡量。

笔者的目标是帮助你从这些繁杂的事务中理清头绪,看到更大的图景。我们认为,以下是 2018 年最重要的发展:

  •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以太坊来做更多的事情,但以太坊离大规模应用还很远。

  • 去中心化金融( DeFi )和稳定币( stablecoins )——这一类新的应用发布了许多产品,取得了一些突破性的成功。

  • 这一年是 BUIDL 之年——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程序变得非常容易,开发和安全工具得到了显著的改进;此外,我们组织了一些实践活动,黑客马拉松也成为一种趋势。

  • Layer 2 扩展——启动了多个“Layer 2 ”应用程序,并在易用性上取得了关键进展,使这些扩展解决方案更易于开发人员使用。

  • 零知识技术——今年以太坊上每一次技术对话都像是“我们现在可以这样做,但当然,一旦我们有了好的zkSTARKs……”

  • ETH 2.0 / Serenity——路线图得到了巩固,从研究项目转向工程项目。

1. 2018 年以太坊的使用率是否有所增长?

从 2015 年到 2017 年,以太坊是否会有任何需求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今天,这个问题看似已经得到解决:自2017年底以来,以太坊区块链持续使用,接近最大容量。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来源:Google Bigquery以太坊公共数据集

上图显示了以太坊区块链在不同时间点利用率。具体而言,它是用已经使用的总Gas除以gas limit(利用率=总gas ÷ gas limit) 。当这条线接近 1 时,意味着以太坊区块链使用率接近 100%。

诚然,上面的图表看起来相当令人振奋——它意味着人们正在付费使用以太坊区块链。但我们也需要反思这样一些问题:即使用户基数这么小,我们的容量还是接近100% 了,网络容量这么小,如果我们的用户达到数百万又会发生什么?那时手续费会发生什么变化?有多少人真正使用以太坊?他们用它做什么?衡量增长的正确指标又是什么?

测量以太坊使用率并不容易,虽然我们可以使用原始的链上统计数据获得一些图像,比如网络交易数量: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来源:https://etherscan.io/chart/tx

但这并不能说明一切。如果以太坊几乎满负荷使用,交易的数量怎么会下降呢?答案是,以太坊上交易构成从大量的简单交易转变为少量的复杂交易。例如,代币传输(约 50K gas)或打开 MakerDAO CDP( 多达 900K gas)都比简单的 ETH 传输( 21K gas)“占用”更多的网络容量。

随着以太坊的应用层继续增长,我们可以预计,在“链”满负荷运行时,交易数量会下降。随着越来越多的活动进入侧链、状态通道或等离子链(后文有论述),对链上交易的测量很难展现事务全貌。

人们使用以太坊网络来做什么?

人们期待已久的许多重要的应用程序于2018年上线,似乎吸引了用户。

MakerDAO 公司推出的稳定币“ Dai ”从 2017 年底开始投入使用,截止到 2018 年 12 月 31 日,Dai 的总发行量增加到 6900 万。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来源:mkr.tools

MakerDAO 的用户将超过 1.7% 的以太币锁定在智能合约中,作为稳定币“ Dai ”的抵押品。截至12月31日,这些以太币的价值超过 2.75 亿美元。我们将在下一节中详细讨论 MakerDAO 和其他“去中心化金融”应用程序。

2018 年 7 月,中心化预测市场平台 Augur 上线。到了11月,该平台上未平仓合约(在该系统中的“押注”)价值超过 296 万美元。但是,用户总数仍然很低。

Spankchain 是一家为成人娱乐业提供支付渠道服务的区块链公司,于2018年4月上线,并在随后的 8 个月间向表演者支付了7万美元。

2018 年推出了很多的应用程序,除了“去中心化金融”类别的应用程序,还有游戏类的(“Gods Unchained”),以及博彩类(“ FunFair ”)。

总体而言,用户对以太坊应用程序的使用率仍然很低。当我们测量以太坊Dapp日活时,我们发现平均日活在1万到1.5万。

但请注意,这是对链上交易的测量,并不包括打开情况。比如,某人可能打开了一个应用程序并浏览他的收藏品。或打开 Veil 查看他们在 Augur上的预测结果。

用户对新技术的采用是分阶段进行的。用户访问应用程序,提出需求想要更好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升级后)应用程序在该基础设施上构建,以满足用户的需求。我们可以从web开发中类推,应用程序和基础设施开发之间存在一个强化循环。

到 2017年底,我们了解到有人想要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程序。2018 年,社区发布了无需升级就能使用的应用程序,并建立了基础设施,使得下一波应用程序能够在更大范围内运行。

我们应该测量什么呢?

“每日活跃的链上交易”是测量用户采用的正确的衡量标准吗?今年,人们开始思考应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以太坊的成功。

答案取决于什么是成功。有些企业需要大量的用户(如消费者应用程序或游戏),而另一些企业则需要大量的价值(如某些金融服务)。

随着layer 2 扩展技术被采用,更多的用户活动将“脱链”,变得更难以测量。这已经影响了测量以太坊使用率的数据。例如,DappRadar 目前并不包含使用 Loom 的 dappchain技术的游戏统计数据,也没有列出 Spankchain 支付渠道中的数据。

但这不是一个bug,这是一个闪光点。我们想建立web 3——一个尊重用户隐私而不是监视他们的互联网。这意味着用户可以选择将他们的业务“脱链”,自行保留,从而不纳入统计和衡量数据。

2.  DeFi年

去年,以太坊应用层有了很大的革新,许多新出的项目都是金融应用程序或协议。这些应用程序或协议为用户提供了管理和使用基于以太坊的货币或资产的新工具。这类应用,被称为“去中心化金融服务”或“ DeFi ”。

现在有些公司正在构建一堆金融模型——金融系统的基本构建模块。虽然这些工具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是现在可以使用基于以太坊的协议来寻求贷款、获得存款收益、购买大量资产、对冲风险、无需信任地交易资产并且零费用。由于这些系统基本上是开放的和可互操作的,因此可以将它们轻易地组合起来,构建只需调用API就可以借入、借出和投资的应用程序。

这一类应用有:

  • 稳定币(Dai,2017 年 12 月上线);

  • 贷款工具( Dharma ,2018 年 5 月上线;Marble ,2018 年 7 月上线);

  • 保证金交易和衍生产品( Daxia,2018年1月上线;dYdX ,2018年10月上线;bZx,2018 年 9 月上线;Market Protocol,2018 年 11 月测试; UMA,正在开发中);

  • 捆绑投资产品( Set Protocol ,2018年6月上线)

  • 货币市场协议(Compound,2018 年 9 月上线);

  • 信用违约互换( CDx,正在开发中);

  • 令牌交换服务( Kyber Network,2018 年 2 月上线);

  • 订阅支付服务( 8x, 2018年10月测试网上线);

  • 支付渠道中心(Connext,2018年9月上线);

  • 预测市场( Augur,2018年7月上线;Gnosis PM,2017年12月上线)。

去年,在一些 DeFi 应用程序的智能合同中,被“锁定”(例如用作抵押品)的ETH比例有所上升: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来源:https://mikemcdonald.github.io/eth-defi/

上图默认情况下隐藏了 MakerDAO,以便让我们查看其他应用程序。如果包括MakerDAO,图形如下: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来源:https://mikemcdonald.github.io/eth-defi/

MakerDAO 是最成功的DeFi 协议,也是 2018 年以太坊上最成功的应用。

在过去的一年里,Dai的基础抵押品(指以太币)价格下跌了94%,但它还是活了下来。该系统在发布后的头几个月进行了实战测试,似乎已经按照预期运行,它很快成为许多以太坊应用程序的核心基础设施。

在经常使用以太坊应用程序的人群中,很难夸大稳定币的影响。如果你在这个生态系统中工作,你会记得 12 个月前你可能会支付 ETH 或者获得ETH 报酬。今天,每个人都用“ Dai ”支付合同费用、赞助活动以及小费。

尽管“Dai”是MakerDAO 最广为人知的产品,但 MakerDAO 还有一个“抵押债务头寸合约”( CDP )系统,该系统允许任何人将 ETH 锁定为抵押品,并在 DAI 中获得“贷款”。这个系统让“Dai”有了抵押品做支持,更加坚挺,同时系统本身也是一种贷款产品,可以用于杠杆交易等。

Dai并不是唯一一个建立在以太坊上的稳定币——但它却是唯一一个规模显著的基金,在某种意义上是“去中心化”的,因为它是由自动化抵押系统中的数字资产作支持,而不是法币银行账户中持有的美元等外链资产作支撑的。

其他基于以太坊的稳定币包括:TrueUSD ( 2018 年 3 月)、Paxos ( 2018 年 10月)、Gemini Dollar ( 2018 年 10 月)、USD Coin ( 2018 年 10 月)和 sUSD ( 2018 年 6 月)。

截至去年年底,所有基于以太坊的稳定币的总市值约为 7.7 亿美元,这个市值大概相当于全球第 14 大加密货币(即 Monero)。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https://stablecoinindex.com

在 2018 年的最后 10 天,这些稳定币的日均交易量约为 2 亿美元。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https://stablecoinindex.com

尽管交易量巨大且在不断增长,但与同期日均约50亿美元交易量的 Tether (USDT)相比,这一数字仍然相形见绌。

在更广泛的DeFi类别中,去中心化交易所( DEX )是下一个最重要的类别。2018年,这个生态系统得到了发展与成熟。现在不仅有多个相互竞争的 DEX,而且还有多种类型的DEX 正在孕育发展。然而,与中心化交易所相比,DEX 交易量仍然很低。

现在有几个使用0x协议的DEX:

  • Radar Relay 在 2017 年 8 月发布了测试版,2018 年 7 月推出了 a 系列,9月发布了 v2 版本;

  • Paradex 于 2017 年 10 月推出,并于 2018 年 5 月被 Coinbase 收购;

  • DDEX 于 2018 年 1 月 9 日发布了公开测试版,并在最近宣布他们正在开发0x 协议,以创建一个名为 Hydro 的竞争性协议。

(Odaily星球日报注:0x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开源协议。这个协议是通过以太坊的智能合约来创建的,它可以让任何人都能开设和运行去中心化交易所。)

今年,在以太坊上建立的DEX都有了发展:

  • Kyber 于 2018 年 3 月推出,它取消了订单,只允许用户接收报价,并立即将一项资产换为另一项资产;

  • Airswap 于 2018 年 4 月推出,提出类似的简单的“代币交易”服务;

  • Uniswap 在 2018 年 11 月推出了一项新颖的自动做市功能,灵感来自 reddit几年前的一篇帖子——它完全是在链上运行,并使用确定性算法做市;

  • Gnosis 的 DutchX 协议于2018年10月上线,用户界面名为 slow,去年 12月开始交易;

  • StarkWare 开始研究零知识技术,将有助于扩大 DEX 的规模,预计将于2019年第一季度发布测试网。

2018 年,DeFi 为何起飞?其中一个原因是,即使没有关键的扩展技术出现,这些应用程序中的大部分在今天也是有用的。像借贷这些基本金融应用不需要高交易的吞吐量——它们只需要一个安全的可编程基础层区块链。以太坊最简单的用例是创建、交换和使用ETH等数字资产。看待 DeFi 的一种方式是,它只是构建基本的金融基础设施来使用这些数字资产。

3.BUIDL之年——更好的工具,更好的框架,更多的黑客

2018 年是 BUIDL 之年。这一年,在以太坊上构建应用程序变得非常容易。

这一年,(以太坊)改进了开发人员工具,发布了新的安全工具以及关键框架,黑客马拉松成为了社区的固定项目;这一年,普通开发人员能够在以太坊上构建有用的东西的愿景成为现实,开发智能合约所需的工具也得到了改进。

随着技术的进步,我们甚至获得了一个新的模因:BUIDL。虽然这个词是比特币模因“ HODL ”的反义词——多年来被不同的人使用过,但直到 2018 年 2 月,ETHDenver 之前并未受到真正的关注。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它成为了以太坊社区的非官方口头禅——这是对整个加密行业普遍存在的对价格和投机畸形关注的一种回应。

(Odaily星球日报注:模因目前比较公认的定义是“一个想法、行为或风格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的传播过程。)

开发人员工具和框架

2018年,开发人员工具得到改进。尽管在以太坊上进行构建仍然不容易,而且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相比 2017 年 12 月的时候好多了。

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我们看到目前出现了许多流行工具的替代品和竞争对手。ethers.js 被认为是web3 的替代;blockscout 作为etherscan的开源替代品发布;新的Goerli 测试网发布,一些 Truffle 的竞争对手开始出现,如:rider、etherlime (基于ethers.js )和 buidler。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2015年以来,Truffle的月下载量(https://www.truffleframework.com/dashboard)

Vyper 是一种安全导向的开发语言,可作为 solidity  的替代,它在 2018 年也取得了重大进展。回望 2017 ,它还没有生产就绪,并且很难使用。今天,它被 Uniswap 交易所广泛使用。

我们还在智能契约的重要模式和开发框架方面取得了进展,比如 Open Zeppelin维护的代理升级模式,该模式在整个生态系统中得到了广泛应用。Aragon 是一个创建分布式自治组织(DAO)的框架,在今年发布了主网。

请回答,以太坊的2018

(自2016年起Zeppelin每周下载量)

安全工具

在2017年底,每个人考虑最多的是安全工具和最佳实践。多次高调的黑客攻击和安全故障迫使以太坊社区改进最佳实践,并在安全审计和工具上投入更多资源。

2018 年,以太坊安全社区作出很大改善,新的安全工具使得构建安全应用程序变得更加容易。Trail of Bits 在 2018 年 3 月发布了几个工具(点击获取),包括静态分析工具、模糊测试工具等。Securify 是以太坊智能合约的自动安全扫描仪,于 2018 年 7 月发布。Mythril 是一个安全分析工具,于2017年发布,后来成为一个平台,并更名为MythX。

以太坊安全社区在“最佳实践”方面也取得了进展,尽管社区对所有这些实践意见并不一致。值得注意的是,“传统”的安全研究人员开始在以太坊领域工作,包括 Trail of Bits 和 Sigma Prime,这无疑增加了已经在该领域工作的高质量的审计公司的稳定性。

尽管取得了这些进展,前路依然漫长,以太坊开发人员还想获得更好的正式验证框架和工具。

基础设施

由于开发团队不断开发,以太坊的主要客户端 Geth 和 Parity 也得到改进和完善。新的客户端也发布出来了,比如 Java 语言的Pantheon 以及 NET Core的Nethermind。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以太坊需要使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可用的节点基础架构多样化。过去,这个市场一直由 Infura 主导,但在2018年,许多团队开始研究替代产品。

Dappnode,一个廉价且易于运行个人以太坊节点的项目,于去年 7 月推出(你甚至可以购买预先配置好的节点)。VIP节点服务今年上线,该服务允许用户“订阅”节点访问,从而为更多完整节点提供激励。Denode 也是一个类似的项目,旨在为更加分散的节点基础设施提供市场激励,去年 9 月还获得了以太坊基金会( Ethereum Foundation )的资助。其他项目——比如去年 11 月发布的 Parity LightJS,可以使开发人员更容易构建不需要依赖完整节点的 dapps。

IPFS 和 Swarm 等分布式存储解决方案继续取得进展。去年 6 月发布的Swarm POC3 ,现在包含了一个消息传递层。以太坊名称服务( ENS )是一种分散的服务,允许人们使用人类可读的名称(如alice.eth) 来代替以太坊地址,它与.xyz域名注册中心(.xyz domain registry)启动了主网整合(mainnet integration)(2018年9月),并宣布计划与.luxe整合。

改善了整合生态系统的开发人员协作

2018 年,以太坊研究人员和开发人员全球社区在相互合作方面做得很好。以太坊加密经济研究的主要论坛——ethresear 在 2017 年 8 月就推出,直到 2018 年初才被广泛使用。如今,它实际上是以太坊的研发中心,也是从 Plasma到分片(Sharding)等所有领域的重要技术资源。

2018 年 1 月,关于Plasma研究的第一声呼吁来自这里(ethresear);2018年8月,关于状态通道研究的呼吁也来自这里。现在有很多与以太坊开发相关的公共呼声,从协议的核心开发到 layer 2 技术,再到策展市场或产品管理等各个领域。

ETH Security社区成立于 2018 年年中,旨在尝试、分享最佳实践和共享学习经验。以太坊魔术师协会于 2018 年初成立,是以太坊开发人员组成的一个社区,旨在提出更好的EIP并改善以太坊的技术维护。

Gitcoin 是一个促进开源开发奖励的项目,于 2017 年 11 月启动了试点项目。2018年,该平台被用于向 700 多家开发商发放 50 万美元的奖金和赠款。

黑客马拉松成为常态

2017 年 10 月,ETHWaterloo 创下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以太坊黑客马拉松记录,但 2018 年 2 月的 ETHDenver 又打破了这项技术。随后,ETHGlobal 又举办了 6 次黑客马拉松活动,为超过 5800 多名开发人员提供服务。此外还有其他一些活动,如 ETHMemphis 和 Status 举办的两场黑客马拉松活动。

2018年的以太坊黑客马拉松——有足够的开发人员想要学习如何构建技术,生态系统多样,他们会在很多有趣的项目上下功夫。上面提到的许多单个项目——包括 Goerli 测试网、SET 协议、Denode 和 Cryptokitties——都是在ETHGlobal活动中构思启动的。

4. Layer 2:研究、开发与未来

关于2018年,早期说法之一是,这将是以太坊第二层(Layer 2)可扩展性解决方案之年。

Layer 2可扩展性背后的逻辑是,将计算从以太坊挪到“脱链”系统,同时仍然保留区块链特有的安全保证。这些离线系统可以比以太坊主链更快、更有效地处理交易,从而实现更具扩展性的支付或智能合约。

2017年,状态通道以及plasma chain项目无人问津,很少有人了解这项技术及其潜力。2018年发生了什么?

状态支付通道

状态通道是 Layer 2 最基本的技术。2018 年初,有几个定制通道应用仍在开发中。今天,许多这样的项目已经发不到主链,并已建立了关键的基础设施,很快将从根本上缩短信道化解决方案的开发周期。 

Spankchain  (通过支付通道进行小额支付)在 4 月份发布了测试版,持续开发运营;Funfair(在状态通道运行赌博游戏)于去年 9 月登陆主网;Connext(支付通道进行小额支付)于 9 月与 Spankchain 合作,在主网上推出了他们的第一个非托管中心;Celer Network (状态通道网络和流动性解决方案)在 10 月份推出了他们的测试网和演示应用程序。备受关注的 ERC20 支付渠道网络Raiden(闪电网络)于去年 12 月在主网上发布了他们的 alpha 版本。

随着开发人员熟练操作该技术,使用通道的实时项目数量还会增加。Counterfactual(一个使构建信道化应用程序更容易的框架)于去年 6 月发布,于 11 月开放了所有代码的源代码,并将于 2019 年 1 月发布完整的演示应用程序。Magmo 是一个使用状态通道的可通信应用程序特定子集(“强制移动游戏”),它在 DevconIV 上发布了一个演示应用程序。

Plasma

Plasma 是一种缩放技术,其操作被转移到一个二级区块链上,在那里它们可以被更快地执行,成本也更低。

这个想法基于“侧链”,源自 2014 年提出的一项关于比特币扩容的提议。Plasma 进行了新的改进:与侧链不同,Plasma 链可以保证用户将资产撤回到主链,即使该 Plasma 链的操作者试图审查或窃取他们的资产。

自 2017 年 8 月关于 Plasma 的论文于发表以来,Plasma 研究已经取得了巨大进展,尽管该技术实施难度远超状态通道。2018 年开始时,只有少数几个团队在积极地研究 Plasma ,并且研究群体一直在探索各种权衡和设计选择,这些选择来自于原始论文中的一系列相关技术。 

(Plasma)大多数设计都集中在最简单的用例:支付。这些设计包括 Plasma MVP (由Vitalik 于 2018 年 1 月提出)和 Plasma Cash (由Vitalik & Karl于去年 3 月提出)。最近,研究人员开始探索基于零知识证明的Plasma设计,如“ Rollup ”( Barry Whitehat 于去年 9月提出)。 

与此同时,研究继续扩展 Plasma 支付。虽然这项工作还在继续,但目前研究人员的共识是,优化“全EVM ”的Plasma (可以运行任何智能合约)是一个复杂的挑战。

仰望星空,去探索设计空间的边界对于研究人员来说是很重要的,但目前的情况是仍然停留在理论或处于早期阶段。这里有一个例外,Loom 于 2018 年 6 月发布了Plasma 现金。

 5. 零知识证明

在过去的一年里,以太坊开发者社区开始意识到新的零知识技术将对区块链技术产生重大影响,以太坊社区每一次技术对话都是这样的:“好吧,我们现在可以这样做,但当然,一旦我们有了好的 zkSTARKs,情况就会是这样的……”

加密行业的大多数人都听说过零知识技术,其中最著名的是隐私加密货币 Zcash。但是零知识技术不仅仅用于隐私保护,它对很多可扩展性技术也有重要的影响。最近对这种技术的研究和开发(特别是一种叫做 zkSTARKs 的零知识技术),可能会显著降低在生产中使用它们所需的计算成本,从而有利于将它们与可编程区块链(比如以太坊)进行整合。

简而言之,零知识证明向我们证明某些操作发生了,而无需共享底层数据。如果能以足够低的成本对证据进行验证,那么以太坊智能合约就能就能在链外进行验证。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进行大量的“脱链”操作,然后以低廉的成本验证它们是否发生了。或者,我们可以在链外进行密集的计算,并在链上验证它。

2018 年,零知识技术的全部潜力开始得到充分挖掘。一月份,Eli Ben-Sasson 及其合著者发表了有关 zkSTARKs 的论文。以太坊社区开始研究如何将这项技术用于扩展,以及如何与 Plasma 等其他技术相结合。在Layer 1(第一层),开发人员计划确保 ETH 2.0 对 zkSTARKs 具有必要的支持。

这一年,新的zkSNARK库发布了,如 iden3 的 scorkjs 和 circom ,增加了现有的Zokrates 库。2018 年 12 月,ETHSingapore 的一个团队提出了一个 zkSNARK “ rollup ”缩放证明的概念,后来发布在测试网上。BarryWhiteHat为以太坊使用 zkSNARKs 做出了重要贡献。Ben-Sasson 和其他人成立了 Starkware 公司,旨在开发 zkSTARKs 的商业应用程序,并从以太坊基金会获得了 400 万美元的资助。

6. 通往ETH 2.0

ETH 2.0 是以太坊平台的长期研究和开发努力的方向,包含基础层的基本升级,如 Stof of Stake 和 Sharding。

ETH 2.0 又名 Serenity(宁静),有过错误的开始,走入过死胡同,但在 2018 年,以太坊长期路线图开始固定下来。 

2018 年 1 月,FFG testnet (测试网)上线,但由于网络问题,使用起来很困难。然而几个月后,研究方向从 FFG 转移到一项新计划,即将 Casper 和 Sharding 一起实施。在第二季度,围绕目前的计划开始形成共识。

解释 ETH 2.0 超出了本文的范围。如果你想知道更多,我们推荐这里的EthHub摘要Vitalik在 DevconIV 的演讲,或者James Prestwich最新的指导

一旦研究目标明确,就有可能为“ETH 2.0”创建规范。到 2018 年底,至少有 8 个团队为ETH 2.0 构建客户端。最近,Ben Edgington 还开了一份每周通讯,密切跟踪 ETH 2.0 的研究和实现。

虽然所有的路线图发生变化并且未来也不明确,但是beacon链(信标链)预计还是将在2019年投入使用,未来几个月将进行信标链测试计划。信标链将允许 ETH 持有者选择将他们的 ETH 转移到信标链,以获得作为验证者的奖励。然而,ETH不能被转移回“ ETH 1 ”链。下一阶段将包括由信标链管理的分片。

虽然路线图已经定下了,但区块链分片中仍然存在诸多问题。虽然前几个阶段相对清晰,理论上也并没有什么漏洞,但未来实施起来仍有许多问题。只有将这些问题一一解决,我们才能真正实现以太坊第一层。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尽管我们这篇文章很长,但它仍然不够全面。今年以太坊生态系统还发生了其他变化,值得我们注意:

  • 以太坊核心开发人员就当前以太坊协议(“Ethereum 1.X”)的一系列短期升级达成了大致共识,而 ETH 2.0 正在开发中

  • 世界各地的监管机构开始关注加密货币,包括证券监管机构,许多司法管辖区目前正在决定如何根据法律处理数字资产;

  • Non-plasma 技术投入应用,比如 POA 网络、parl -bridge;

  • 以太坊基金会发起了一项捐赠计划,资助整个社区的重要工作。

我们应该把去年看作是成功还是挫折?

在以太坊发展史上,不同的参考框架有着不同的答案。

如果类比 2015-2016 年,那时以太坊尚处于试验阶段,几乎没有用户、开发人员工具,甚至没有应用程序,这与 2018 年的情况形成了惊人的对比。现在,主网上有一些真实的应用程序——即使这些应用用户基数仍然很小。曾经看起来是不可能的,现在正在一点点地发生,我们相信未来。

如果拿一些 ICO 白皮书和光鲜亮丽的主题会议大肆宣传的故事作为参考,那么它一定令人失望。以太坊大规模的应用不仅还没有到来,而且还遥遥无期,仍然面临一些难题亟待解决,并且技术进展是曲折的,很难按照路线图既定规划一步步走下去,需要适时调整方向。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前路依然广阔,我们明年见。

感谢Georgios Konstantopoulos、Jeff Coleman、Spencer Noon、Alex Wade、Xuanji Li,Danny Ryan、Heather Davidson、Gregor Zavcer、Mike McDonald、Corey Petty、Ameen Soleimani、Jens Frid以及其他花时间回答问题并为这篇文章作出贡献的人。

本文翻译自https://medium.com/@jjmstark/the-year-in-ethereum-87a17d6f8276。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秦晓峰

新锐作者

秦晓峰

做最专业的区块链报道,爆料交流加微信 Pnjun0811~

总文章数: 111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