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暗网「丝绸之路」往事:毒品、暗杀、无间道

2019-01-14

这个案子不是关于丝绸之路,而是关于数字世界自由、自治和隐私。这个故事除了有耸人听闻的情节之外,也有原有法律和数字世界之间的矛盾,有人性在法律边缘下的选择,也能看到政府庞大体制的冗杂与低效。

暗网「丝绸之路」往事:毒品、暗杀、无间道5 年多了,罗斯(Ross Ulbricht)在加密世界搅起的波澜始终没有平息。

罗斯是暗网“丝绸之路”的创始人,这是一个创建于美国、隐藏了大量毒品交易、性奴、儿童色情以及暗杀等犯罪线索的网络世界。它之所以受到加密世界的关注,是因为一直以来为了逃避银行和政府监管,它上面的交易只接受比特币。

2013 年 10 月,罗斯被美国 FBI、国土安全调查局(HIS)、缉毒局等多部门联手逮捕。2015年,罗斯被法院判决终身监禁。

罗斯被捕后,一方面,“丝绸之路”上的交易还在进行;另一方面,世界各地出现一大批支持罗斯的人,他们认为罗斯只是创办了一个网站,并不是直接参与犯罪。

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也参与了请愿,他称自己是通过“丝绸之路”了解的比特币,呼吁大家加入要求释放罗斯的请愿行列。

另外,还有一部分人认为 FBI 和 HIS 有诱捕罗斯行列,认为抓捕手段本身不合法。

这个过程里,更令人惊讶的细节是参与缉毒的警察用比特币在“丝绸之路”敛财,从“英雄”沦为阶下囚。

截至目前,参与要求“释放罗斯”请愿的人们已经突破 12 万,暗潮还在涌动。我们今天主要回顾该事件背后,一些不为人知的缉毒、抓捕罗斯的细节和故事。

“感谢 Jared,逮捕成功!”

2013 年 10 月 2 日上午,罗斯(Ross Ulbricht,地下交易市场“丝绸之路”创始人)作为自由人的最后一天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早上他在蒙特利大道的公寓里醒来,穿上蓝色牛仔裤和红色长袖 T 恤,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他丝毫不知,那天下午的 3 点 16 分,他将戴着手铐坐在警车的后面。

中午 12:15,一辆带有深色窗户的大型 SUV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蒙特利大道的房屋前经过。即使有人注意到那天早上有一辆 SUV 在街区周围旋转,但没人猜到车内会是什么。

下午 2:42,FBI 特工塔尔贝在蒙特利大道街区附近的一家咖啡店门前踱步,时不时盯着他的黑莓手机,他一直在试图劝服特警队,别进行突袭。因为他需要首先获得罗斯的犯罪证据,即他手中的那台三星电脑。而一直调查此案的国土安全调查特工(HSI)Jared 正在检查他的电脑电池电量,因为他正假扮“丝绸之路”的一位社区成员和罗斯聊天,他怕万一电脑电量不够,无法及时收到罗斯的信息,这样他们将无法获得证据。

还有网络安全专家 Thom、Brophy 均已准备就绪。

那天旧金山的空气异常温暖,但微风略显寒意。罗斯抓起笔记本电脑塞进背包,然后走出房子。他整天待在房间,想出去找个有 WiFi 的地方待会儿。

这时,塔贝尔对 Jared 喊道:“我们的朋友正走在街上!”

他的声音粗暴而严肃。Jared 抬头看他,然后抓起咖啡和笔记本电脑,冲到外面,跑过街道坐在公园长椅上,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像个路人。

罗斯走进了附近的一家公共图书馆。“我打赌他正在寻找 Wi-Fi,”Jared 低声对 Thom 说。

塔贝尔意识到当地 FBI 特警队很可能会在此时突袭。他安排 Thom 进入图书馆:“去图书馆找个位置,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只是融入其中。”

下午 3:06,罗斯在图书馆找了个靠墙的位子坐下来,开始工作。

此时 Jared 也看了看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电池指示器现在是20%,但他的聊天对象 DPR(Dread Pirate Roberts,“丝绸之路”经营者的网名,恐惧海盗罗伯茨)仍然不在线。

他需要引诱 DPR 进入“丝绸之路”网站,确保在他被逮捕时,电脑界面正好他在登录“丝绸之路”。

Jared 和 DPR 的聊天窗口终于有了动静。Jared 在电脑上输入,“你能为我查看一条标记的邮件吗?”

Jared 知道,这样问会让 DPR 登陆“丝绸之路”网站的管理员区域,如果现在坐在图书馆里的人真的是 DPR,他就会登录到管理员区域,就能证明罗斯就是 DPR,一直以来运营“丝绸之路”的人。

因此塔贝尔不止一次的提醒大家,“将本笔记本电脑从他手中抢过来,然后再逮捕。”

下午3:14分,Jared 的电脑响起信息提示,屏幕上出现了 DPR 的回复:“当然。”

就是这一刻。Jared 抬头看着塔贝尔,手指像指挥直升飞机一样在空中挥舞。 “Go! Go!”

塔贝尔收到 Jared 的信息后,用手机告诉其他人: “他已登录”,“PULL  LAPTOP-GO。”然后他爬过街道进入图书馆。

图书馆很安静,忽然一位女子对站在她旁边的男人喊道“fuck!”

每个人都被吓地抬起头来去看发生了什么,那个被骂的男人似乎要挥手打女人,被惊吓到的罗斯也从椅子上转身看过来。就在此刻,女人忽然坐到罗斯对面的桌子上,迅速将笔记本电脑拿走。

罗斯转过身来,试图夺回电脑,但有人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臂。

Thom 拿着仍然敞开的笔记本电脑,上面显示,从罗斯身上抢下的电脑界面是只有 DPR 和 Ross Ulbricht 才能登录的网站。

“感谢 Jared。”他抬头说道。逮捕成功。

罗斯被戴上手铐押往警车。图书馆内,顾客开始对压着罗斯的 Brophy 和其他人大喊大叫:“那孩子做了什么?!”、 “放开他!”对他们来说,戴着手铐的年轻人只是在用自己的电脑做生意。

楼下,塔贝尔将罗斯带入警车后座,他拿起一张纸贴近罗斯的脸:“你可以看看你被指控的是什么。” 当罗斯看着页面时,他看到了顶部写的字:

美国

ROSS WILLIAM ULBRICHT

a / k / a“Dread Pirate Roberts”

a / k / a“DPR”

a / k / a“丝绸之路”。

罗斯看着塔贝尔,眼睛眯了起来:“我想要一位律师。”

特工的调查

丝绸之路的调查总共由 4 支不同的调查小组进行,但他们之间是竞争关系而非合作。

调查最初从一个白色方形信封开始。

2011 年 10 月 5 日,海关和边境局局长迈克像往常一样例行巡查。在他翻找 30 分钟后,一个看起来有明显小突起的白色方形信封抓住了他的眼睛。

上面的地址看起来是假的,包装纸内还有保鲜膜的声音……凭直觉,迈克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信封。

当他把这件事告诉芝加哥 HIS 的特工 Jared 后,他开始集中收集这种看起来有点异常的信封。

一个月后,Jared 找到了三十多个类似的信封向 HIS 主管报告,这些信封中装的是毒品,而它们主要通过“丝绸之路“交易。

Jared 向 HIS 主管请求调查“丝绸之路“,但主管以“药物太少”为由,不予立案。

Jared 已经厌烦了将每次的调查都陷入繁文缛节和各种各样的官僚细节当中,因此,他试图单独调查这个案子,他需要这个案子为自己的职业生涯带来转折。

为了追查清楚“丝绸之路“,Jared 首先通过在丝绸之路上购买毒品,追溯到了一些经销商,将其捕获后,Jared 接管了这些经销商的账户。这种方式持续了很久,Jared 掌握了“丝绸之路“内部运作,但他仍然无法接触网站领导人 DPR。

他阅读了“丝绸之路“创始人所有线上的帖子,寻找作者语言的相似之处。他看到,随着网站的增长,DPR 发表的言论愈加狂妄。起初,他的想法是让毒品合法化,但他后来越来越多地写到美国政府是多么可怕,以及它是如何滥用权力的。

基于这个人所有的言论,Jared 开始构建 DPR 的资料:他可能受过良好教育、年轻、不富裕但也不穷,虽然他破坏美国的法律制度,但他是为了钱而这样做,因为他在帖子中直接说:“金钱是重要的激励因素……”

Jared 试图找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开始分析 DPR 的言语模式。一方面,DPR 经常使用“epic”这个词,这表明他可能更年轻。

他在写作中使用表情符号笑脸,把它们写成 :) 而不是老式的:-)。

还有他经常在帖子中把“是的”写成“yea”,而不是“yes”或者“yeah”。

虽然这些努力没有让 Jared 立马接近 DPR,但为后面的抓捕提供了拼图素材。

令 Jared 糟心的是,他从 HIS 在巴尔摩的办公室同行那里得知,缉毒局(DEA)特工卡尔·福尔特已经设法接近 DPR,并且两人已经聊上天了。他不想把这个“成为英雄”的机会拱手让给别人。

缉毒警的疯狂计划

Jared 所说的卡尔同样是为了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带来荣耀而投入到这场调查案中。作为 DEA 的特工,卡尔拥有数十年和毒贩子打交道的经验。但他正处于职业生涯的中期且疲惫不堪。

十几年来他的吃喝拉撒都在 DEA,早期他也喜欢破案的快感,他喜欢凌晨 4 点起来,穿上防弹背心,检查枪支,然后将门一脚踢开,对毒贩子大喊一声“不许动,蹲到地板上!”。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毒贩子进去,又会有另一个毒贩子出来,踢门变得不那么令人兴奋。直到 2012 年 1 月下旬的一天,年轻的卡尔又回来了。

他的主管 Nike 问他是否想帮助巴尔的摩的 HIS 特工一起调查“丝绸之路“的案子。他说:“当然”。但卡尔没有想到的是,他将进入一个黑暗和充满贪婪的地下世界,并因此而失去曾经所拥有的一切。

卡尔为自己在“丝绸之路“的账户上取了个网名“Nob”. 但当他发现他的调查计划与芝加哥特工 Jared 的计划并无别差时,他选择了另外一条更加激进的路。

他先将自己伪装成毒品走私犯,并给 DPR 写了一封信。”我非常崇拜你的工作,我从事毒品二十多年,最重要的是我想买这个网站。”卡尔发送点击后等待回复。

“我认为整个行动的报价需要 9 个数字供我考虑。 ”当卡尔收到 DPR 的回复时,他有点窒息,这一估值远超他的预料。大家都以为这只是个规模较小的网站,可能价值几百万美元,但是,九位数? 上亿美元。

与此同时,卡尔的主管 Nike 不断地警告卡尔:“与 DPR 交谈的内容必须通过上层。“

但卡尔讨厌权威,尤其是比他年轻的人的权威。因此,他与 DPR 的谈话照旧进行着。

“我可以支付 9 个数字,但我不确定‘丝绸之路’是否值得。”卡尔回道。然后他提出了一个建议:“我成为‘丝绸之路’的主要经销商,可以促进数百公斤甚至吨的药品交易。”

作为一个缉毒警察,卡尔知道世界各地的毒品走私路线。后来他还向 DPR 提供了 200 万美元的注资,获得这一新计划 20% 的所有权。

当他告诉主管 Nike,他做了什么时,Nike 大发雷霆,以“fuck you”、“fuck this”、”fuck that”回应卡尔。

但卡尔无动于衷,对他而言,如果这一计划有效,他就会与 DPR 发展关系,特工卡尔会在几周之内端掉“丝绸之路“,其创始人将被关在监狱里,他将被称为”英雄“……

FBI 和国税局卷入

随着“丝绸之路”生意越做越大,媒体关注越来越多,除了芝加哥的 HSI、巴尔摩的特派队在调查“丝绸之路”之外,联邦调查局(FBI)和国税局(IRS)也开始加入并逐渐引领这一案件。

FBI 派出的特工队长塔贝尔(Chris Tarbell)是经验丰富的网络安全警察。数月之后,他们获悉“丝绸之路”的服务器 IP 地址在冰岛。 

IRS 派出的是加里(Gary Alford),他喜欢研究“丝绸之路”创作者的帖子。当他看到有个早期帖子写道,“从街上购买毒品,其他人可能会殴打你,从‘丝绸之路’购买将是安全的……”这句话时,作为一个在贫民窟长大的黑人,他对“其他人”这个词有点反感。

他认为这句话表示,DPR 没有和“其他人”一起长大,如果他和他们一起长大,就不会称为“其他人”而是“我们”。所以加里断定,DPR 是白人,可能来自郊区。

他还发现,“丝绸之路”的 URL 后缀是“.onion”而不是“.com”,onion 这是 Tor Web 浏览器上使用的域。

他接着用谷歌搜索“Silk Road.onion”,然后按日期过滤,找到 2011 年的一些文章。这些文章都在一个名为 Shroomery 的论坛上。写文章的人名字叫Altoid。

他再次用谷歌搜“Silk Road.onion”和“Altoid”,又出现一些链接。

紧接着,加里联系了这些论坛,并使用他的政府资料,要求提供与“Altoid”帐户相关的姓名和电子邮件地址。他找到一个电子邮件地址为“frosty@frosty.com”的人,最后他发现,该帐户属于“RossUlbricht@gmail.com”。

而搜索结果显示,Ross Ulbricht(罗斯)是一名白人男性,来自德克萨斯州郊区,二十多岁。

在一次会议之后,几个调查小组开始共同行动。

Jared 在持之以恒的抓捕经销商并接管他们的账号之后,终于有个账号能和“丝绸之路”领导人联系上了。他开始冒充这个人成为“丝绸之路”的志愿者。

加里看到其他小组的调查结果,更加确信自己找到那个人就是丝绸之路创始人。

在一次电话会议之后,他们决定开始他们的逮捕计划。

沦陷的英雄

但是缉毒局特工卡尔在冒充毒贩的路上越走越远。

他跟 DPR 的聊天内容涉及家庭、健康、音乐以及生活小窍门。卡尔认为屏幕对面的那个人是孤独的,他想利用这一点跟他做朋友。

比如,卡尔会跟他道晚安,会提醒他保持安全,会称赞他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人,甚至开玩笑说“我爱你”,DPR 回答:“你让我脸红了。”

随着二人关系的发展,卡尔甚至告诉 DPR,你可以搬到另一个国家逃避警察,他还告诉他国际毒品走私路线是如何运作的,经销商一般会如何藏匿毒品,并建议他最好聘请一个律师。

这其中有伪装,也有真实。

作为一个和毒贩斡旋十几年的缉毒警察,卡尔对DPR 的某些观点持认同态度,如“将毒品合法化”。他甚至有点模糊 DEA 特工和自己所冒充的毒贩之间的界限。

甚至他开始通过“丝绸之路”从中赚钱。

2012 年夏天的一个下午,他写信给 DPR,说有位叫凯文的政府官员愿意向 DPR 出售他们所获得消息。实际上凯文是他伪造的身份。

“凯文来找我,告诉我政府对我的调查,我给了他一笔钱。他说也愿意为你提供。”卡尔对 DPR 说。

意识到他们的聊天内容会被上司看到之后,他们转而用加密的私人聊天系统。在接下来的数月中,卡尔借助凯文以及不同的伪造身份从 DPR 那里累计获得 75.5 万美元的收入。

除了卡尔之外,他的同事肖恩也走上了腐败的道路。有一次,他们捕获了一位“丝绸之路”的核心成员 Gree,在接管了 Gree 的账号之后,肖恩在 Gree的账户中偷走了 35 万美金的比特币。

卡尔和肖恩都以为,就像比特币是匿名的一样,他们的行为不会被发现,但事实证明他们错了。

卡尔甚至非常自信,案件结束后他试图联系图书出版商和好莱坞电影制片人,希望将他的故事出售,给大众传达一个缉毒英雄的形象。在 FBI 没有找到他之前,卡尔确实被认为是 DEA 的英雄,他悄悄地卖掉一些比特币,还清了房屋贷款。

但在无数的证据面前,他不得不选择投降,并对盗窃政府财产/电汇欺诈/洗钱和利益输送等指控表示认罪。最终被判处 78 个月的刑期。

他想要得到“英雄”称号的初衷最终化为泡影。

而肖恩在逃亡的路上被逮捕,最终判刑 71 个月。

另外,在卡尔伪装成毒贩和 DPR 斡旋时,曾受雇谋杀过格林,那位被捕的“丝绸之路”核心成员。当然谋杀是假装的,格林最后并没有死。

之后罗斯收到了一张照片,照片中的格林毫无生机,厚厚的下颚垂到一边,嘴边挂着一些呕吐物。他知道格林已经被卡尔实施了水刑。随后给卡尔账户发送了4万美元的比特币。

这不禁让人唏嘘,有时候正义与罪恶、野蛮与文明之间的界限可能仅仅是一个胸章或者一身制服。

审判

法庭上,检方展示的数据图表清晰地显示了“丝绸之路”的巨大增长:数亿美元的销售额、8000万美元的利润。

当罗斯的辩护律师 Dratel 向陪审团解释比特币和区块链是如何运作的,为什么加密如此重要时,陪审团的目光似乎有些茫然。 

罗斯被指控 7 项重罪。一、麻醉品贩运,有可能被判 10 年。二、通过互联网分发麻醉品,有可能被判10年。三、毒品贩运策划。四、负责经营一家持续犯罪的企业,有可能被判刑20年。在这项罪名中,如果企业经营者谋杀了人,就会升级为死刑。最后五到七,指控罪名包括,黑客攻击、洗钱、贩卖假身份证和虚假文件。

罗斯对以上指控拒不认罪。他的辩护律师 Dratel 为他进行了辩护。

“罗斯并不是 DPR,他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十几个人。”Dratel 辩护说。他承认罗斯确实在几年前创建“丝绸之路”,但是在该网站运营者的绰号变成“DPR”之前。随着网站失控,罗斯的压力很大,最后把他转让给了别人。

为了证明这一点,律师请罗斯的大学同学和室友作证。该室友表示,他早期为罗斯提供计算机技术,因担心违法逐渐退出,后面罗斯告诉他,这个网站已经与自己无关,他转让给了别人。检方认为这很有可能是罗斯为了让室友安心所撒的谎。

“他的行为是肆无忌惮的,他非常清楚他在做什么。”检察官说。“他电脑上的所有数据可以解释这一切。”

“反对!”辩护律师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其中一个基本原则是 DPR 和罗斯先生不是同一个人。保存这些聊天记录在自己电脑,这听起来像是 DPR 会做的吗?”他指出 DPR不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

律师指出,在笔记本电脑上发现的证据,是已被其他人放在那里的。

“罗斯被真正的 DPR 诬陷,”他认为,当罗斯在图书馆将电视节目下载到他的笔记本上时,真正的DPR乘机将数据放到了他的电脑上。律师声称,罗斯最大的错误是建立了这个网站。

检方和辩方僵持不下,审判进行了三周。 

在诉讼期间,法庭每天都挤满了人,包括记者、博主、来自全国各地的罗斯的支持者。支持者认为,罗斯只是做了一个网站,如果那是犯罪,那么 eBay 和亚马逊的 CEO 由于有人在这些网站出售非法商品,也应该受到审判。

罗斯的母亲林恩每次都在陪审席。她厚厚的黑色外套上带着精致的黑色围巾,脸上有哀伤的表情。她不相信这一切,她认为她的儿子善良、聪明,去年已经通过研究生考试成为一名分子物理学家,而现在却正接受审判,她不敢相信。

审判进行了三周之后,到了宣判的日子。

法官福雷斯特首先指出,辩方称丝绸之路可以通过鼓励销售质量更好、更安全的药物,使药物在社会上的使用更好,同时也能减少暴力。福雷斯特对这一观点表示抗议:“仅仅因为在电脑后面卖毒品,就跟其他毒贩不同了吗?”

“没有哪个毒贩向法院提出过这类论点。”法官福雷斯特说,“这是一个特权论点。你并不比其他毒贩子更好,你的学历并不会使你变得特殊(在刑事司法系统中)!”

法官同时又对罗斯的另一观点进行反驳。罗斯认为吸毒是在茧中进行,并不会伤害任何人,但法官认为并非如此。法官表示,经常有人因“丝绸之路”上出售的危险物质受到伤害。比如吸毒而死会造成社会成本,比如吸毒成瘾者失去了照顾子女的能力,会使下一代的成长受到伤害,如此造成恶性循环,比如通过“丝绸之路”进行的暗杀……

所以,2015 年 5 月 29 日下午,法庭最终的审判结果是:判罗斯终身监禁 40 年且无假释权。

罗斯站在那里,对听到的话语无动于衷。

请愿

“我的儿子罗斯·乌布利希特(Ross Ulbricht)被判终身监禁 40 年,且没有假释的可能。就因为他 26 岁时做了一个网站,以及对自由市场和隐私充满热情。”判决生效后,罗斯的母亲发起了释放罗斯的请愿。

5 年来,不断有人加入请愿的行列。

人们主要认为,罗斯自己不是贩毒,而是为其他人做了个网站,而这个判决却比许多杀人犯、恋童癖和其他暴力犯罪的惩罚要严厉的多。

此外,罗斯的调查和审判中充满了虐待,包括联邦调查员的腐败和检查机关的不当行为、违反宪法、以及审判时依赖未经证实的证据。

“罗斯的审判是不公正的。”人们认为。

去年 11 月,请愿释放罗斯的人们突破了 10 万。其中有著名企业家、律师、法官、记者和议员,迄今为止,他们已经向法官写了 70 多封信,募集了100万美元以帮助罗斯出狱。

罗斯为此发了推特。“掐我!”他说,表示不相信这么多人请求释放他。

最新数据是,参与请愿的人们已经突破 12 万,121932 人

正如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参议院候选人 Carla Gericke 所说,这个案子不是关于丝绸之路,而是关于数字世界自由、自治和隐私。这个故事除了有耸人听闻的情节之外,也有原有法律和数字世界之间的矛盾,有人性在法律边缘下的选择,也能看到政府庞大体制的冗杂与低效。这是数字金融犯罪审判的首例,但未完待续。

(注:本篇细节主要来自《American Kingpin:The Epic Hunt for the Criminal Mastermind Behind the silk Road 》一书。)

原创文章,作者:小派克。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总文章数: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金融区块链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