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日报
搜索
手机客户端
iPhone · Android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凛冬已至,矿业求索 | 2019“大佬说”

2019-01-06

我的一切都是国家的,除了矿场。

凛冬已至,矿业求索 | 2019“大佬说”

新一年的钟声已经敲响,属于 2019 的喧嚣、疯狂、奇迹、感动正在开启。

2018,作为区块链行业媒体,Odaily星球日报既陪伴了区块链行业疯狂的从零到一,也见证了非理性繁荣的泡沫破裂。有人感叹,这短暂却精彩的时代片段,再也无法被复制了。

因此,我们希望记录下那些行业亲历者、开拓者的真实声音,为行业的探索者、守望者指引前路。

《 2019  大佬说》是 Odaily星球日报推出的区块链访谈栏目,我们采访了 50 余位区块链行业引领者,将访谈精华整理沉淀为系列文章。

文 | 雪姣、吴盐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追随着巨浪入场,裹挟着泡沫退去。

这或许就是矿业去年的影像。17 年底 18 年初的币价拉升,让矿业吸收了各路人马。他们不计成本地抢购矿机、买电造厂,却在算力的大幅拉升中回本无期。年底的币价暴跌更是让行业陷入深渊。难以计数的矿工关机清场,矿机巨头亦在现金流大幅收缩中裁员收缩。

凛冬已至,“矿难”随时发生。本期我们邀请了行业一线从业者,看矿业如何暗夜求生。

本期嘉宾:

嘉楠耘智科技总监                                                           陈峰

狼神矿机联合创始人                                                       张利

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                                                       朱砝

20万机位矿场主                                                              楚涛

11年骨灰级矿工                                                              王伟男

矿机托管综合服务平台哈希时代 CEO                             郑巡

算力资产配置平台Minebank CEO                                  李日升

五问五答

1. 2018 最扎心的是什么?

王伟男:卖矿机的朋友好多都去做微商、卖橘子了。

楚涛:矿机按废铁卖。

2. 你的过冬秘诀是什么?

陈峰:挖矿挖到省下暖气费。

王伟男:找便宜电。

楚涛:借用大佬的名言——熊市有三宝:挖矿、定投、冷钱包。

3. 亿邦又申请上市了,这孩子还有救吗?

王伟男:在熊市还想上市的公司是有追求的。

陈峰:一路走好!

4. 你准备好把矿场献给国家了吗?

王伟男:随时,不过国家目前鼓励民营企业和创新。矿场也带动边陲地区的实体经济和就业。边陲很多电都是弃电和废电,劳动密集企业和工厂也不愿搬过去。

郑巡:会积极的响应国家,但是严格意义上说矿场是私有财产哈。

陈峰:我的一切都是国家的,除了矿场。

5. 最后有什么想对江湖兄弟说的?

王伟男:兄弟们,伟大是熬出来的!寡妇会熬成婆的。如果你们守不了活寡,耐不住寂寞,要改嫁转型,希望日后你们幸福!

楚涛: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朱砝:认准老团队老品牌。一些企业在熊市里现金流出问题后就开始坑蒙拐骗了,遇上在这个行业没干过两三年的人要琢磨下,不要被信赖的人骗了。

访谈如下

问:你觉得 2018 年矿圈的大事件是什么?

王伟男:12 月 3 日,比特币挖矿难度下降超过 15%。这意味着大量算力切走甚至矿机关机。自有 ASIC 矿机以来,从来没有这样,哪怕上一波熊市也没发生这种情况。

陈峰:首先是 7nm ASIC 芯片的问世。其次是 BCH 分叉,比特大陆和澳本聪就 BCH 的发展方向出现分歧,进行了一场耗资巨大的算力战,就结果而言没有绝对的胜利者,但对整个加密货币造成了深远的影响,有可能成为了做空势力引发这一轮暴跌的诱因。

楚涛:矿业 2018 年是很尴尬的一年。去年币价的急速拉升吸引了不少圈内外的投资热潮,托高了矿机和电力的价格。投资者不计成本进入,又在币价下行中血亏离场。

大事的话我想说两个。一是矿机厂商赴港上市。矿商上市,主要是希望获得更多的资金以便研发新型矿机、购置原材料、保障现金流。在前几次熊市的时候,一些倒在了黎明之前的厂商,大多是因为研发资金及流动资金枯竭而难以为继,只能破产清盘。从另一个角度看若能上市也可对矿机厂商的知名度及市场认可度做变相广告。

其次是矿场的监管问题。2018 年新疆、云南等地的矿场检查及引导退出的文件频发,让全国各地的矿场主、矿工人心惶惶,深怕政策一刀切,让自己的投资血本无归。故而大批矿工都打算选择出走海外。

问:币价低谷算是矿难的开始吗?

王伟男:挖矿投资某种意义就是做多,币价低谷对大部分人确实是矿难,但是那些电费低、矿机成本低的人还是没事儿。熬死了大多数人,挖矿难度降低,收益就回来了。比如种小麦,价格降低了,但是亩产提高了。

张利:2018 年顶多叫熊市,14 年才是“矿难”。熊市挖矿是利润受到损失 ,“矿难”来时根本没有利润,有大佬因资不抵债而破产,像 14 年。2018 年有割肉止损的,但还没轰然倒下的。

现在的状态是很多散户亏了就卷铺盖走人。但 14 年的时候本来算力就小,再遇矿难,网络就很危险。于是,就有一批人为了保护网络安全筹钱去挖矿。到了 2017 年这些信仰者的财富就实现了大幅增长。

问:这一年相比于 14 年熊市有什么区别?

王伟男:14 年熊市无论在资金体量上、用户数上跟这次熊市没办法比。14 年圈子小的多,主要是极客、技术爱好者,还有一些喜欢高风险的投资者。这次熊市中还包括新进入的 P2P 的一帮人、搞传统电力能源的、传统网吧、电脑硬件转型过来的老板等等,已经形成很有规模的产业链条了。

郑巡:熊市驱赶小部分人离场,但他们投入的资金部分留了下来,行业或者说算力共识的影响力也比上个熊市大了很多。

问:谈谈 2018 年整体的算力起伏,及背后的行业变革。

王伟男:算力从年初的 13EH/s 左右涨到 10 月份最高峰的 51E 左右,现在算力降到 38E 左右。行业的变革是入场的人越来越多。矿机厂商在激烈竞争,技术也在更新迭代,2018 年推出了 7 nm 矿机。虽然是熊市,2019 年 30W/T 的矿机很有可能出来,到时候竞争会更残酷。

楚涛:这个过程中其实是一个市场洗牌。中小散的矿工选择在低谷关机或者清仓止损,而有实力的大矿工、大型矿场却能抄底、稳步扩张。上面说过,随着一些人离场,熊市挖矿也有可能是赚钱的。在此基础上矿场的洗牌可能会更剧烈,未来应该是走向规模化、专业化、产业化、合规化的经营道路。

问:大矿商为啥要一定要上市? 

楚涛:矿机商上市的主要需求是希望获得更多的资金量用于研发新型矿机,购置原材料及保障现金流充足。前几次熊市的时候,一些矿机厂商倒在了黎明之前,主要就是因为矿机的研发资金及自己的流动资金枯竭无法支撑,只能破产清盘。从另一个角度如能成功上市,也是对矿机厂商的知名度以及市场认可度做了一个变相的广告。

朱砝:阿瓦隆是率先宣布上市的厂商,这主要是因为他们和传统资本市场的互动非常亲密,去上市也是资本市场运作的手段之一,很正常。阿瓦隆宣布上市后,亿邦和大陆也跟进了。主要是同为矿机巨头,既然你去了那我也去。

张利:厂商要上市还挺困难的。这个行业起伏太大,太不稳定。去年大家要是听说厂商要上市,会觉得搞笑的成分多一些。但到了 2018 年似乎有了希望。但我们看这些厂商一年来的财报,像坐过山车一样。那港交所一看这个行业的数据,就是一只妖股,要来干嘛?

问:2019 年矿机厂商会做什么,大举挖矿?转型做服务?

朱砝:挖肯定是要挖的。大公司的布局很难说。但要转型的话挣不了很多,比如给矿机降频一台也就 30 块吧。至于融资的话,传统资本看得很清楚,他们不会在这时送炭火。要接他们宁愿等厂商愿意出售时再接,岂不是更划算?

楚涛:我认为主要有三个方面:

1. 面向矿工提供一站式托管服务,让海内外客户可以从买矿机到矿场托管一站式解决。

2. 能生存的大矿机厂商积极选择做过“合规化”处理的矿场进行长期合作。

3. 直营矿场可能是用于消纳自身库存及算力的经营,作为矿池或者对外进行算力拆分出售。

问:今年矿业的核心竞争力将是什么?2020年比特币产量减半,到了那时会有变化吗?

王伟男:矿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三个:第一是电,第二是矿机功耗率,第三矿机性价比;2020 年还是如此,未来永远如此。

楚涛:关于 2020 年比特币产量减半,大多人都有一个以史为鉴的观点,关注每一次减半之后出现的大牛市,币值的翻倍数据。

朱砝:(对于厂商而言)在熊市中,新机器是缺乏市场的。也就是说,还在生产的老机器,大家的性能都差不多。这就考验了厂商的供应链管理、成本控制能力。做得好就活得好。我觉得大家对比特币产量减半的市场信心太高了,到时就未必是那样的。

问:国内矿圈有拥抱监管的可能吗?

李日升:我觉得矿场很难合规化。要合规的话一定要政府、央企等“国家队”来干这件事。为什么这么说呢?用人民币投资挖矿,换回比特币就可以兑换成美元这样的法币。对于对抗美国政策风险而言,无疑是一项战略储备,就像导弹、石油等行业一样。上升到这个层面的话就要放在国家的手里。

郑巡:矿圈拥抱监管有几个问题,最大的问题是哪个部门管归谁管没有明确,经信委、电监局、税务局、央行、互金办似乎都有点挂钩。

其次,如何防止人们用挖矿来偷税甚至洗钱还没办法进行监管。因为挖矿产出的币是干净的,可以全球流动,让人难以追溯资金源头,因而成为灰色地带。要合规化就要让这些流程可监管。我们其实有设想过,因为对于法币的监控可以做到,那么就从这块做起也许能杜绝非法所得流入矿业,从而满足监管的需求。到时合规化或许就有希望。

(作者雪姣、吴盐,专注矿业、区块链报道,交流可加微信 hxjiapg、BIG-BYE,劳请备注职务和事由)

原创文章,作者:吴盐。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 ;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吴盐

新锐作者

吴盐

吴盐,Odaily星球日报记者,交流可加VX:BIG-BYE

总文章数: 7


分享至

微信扫一扫分享

0
区块链比特币

Copyright 2017-2018 Beijing Star Node Media Culture Co., Ltd. | 京B2-20190107